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一纸契约:前夫,求放过

更新时间:2019-04-14 16:12:17

一纸契约:前夫,求放过

一纸契约:前夫,求放过 不消雪 著

已完结 岑兮封曜 武侠古装民国青春

小说主人公是岑兮封曜的小说叫做《一纸契约:前夫,求放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不消雪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两年婚姻受尽屈辱,一朝离婚终得自由,就在岑兮以为自己终于摆脱了那个恶魔时,没想到他又用一纸契约将她绑在身边日夜欢索。然而,就在她日渐沉沦于他的温柔中时一场巨大的阴谋正在朝她无声袭来,某一天在书房里她无...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她用余生来还债

听岑兮这么一说男人的脸色果然变了变,你想一个欲求不满和求欢不成的男人他能高兴吗?

“岑兮,我这可是在给你机会你确定不要,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他还以为那种事对她来说是有多求之不易吗?

岑兮垂眸摇摇头,“我不是陆佳琪,我没那么饥渴!”

恰巧这时门被敲响,门外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是曲茵茵。

“总裁,您要的衣服我给您送来了!”

岑兮犹如大获将至,她眼底的欣喜被男人看了去,封曜一把推开身边的女人厌恶至极,真不知道他刚刚怎么就萌生了想要她的想法。

“贱东西,真能够装的!”

岑兮不理他仍旧兴奋的跑去给曲茵茵开门。

“小兮姐?”女孩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裹着浴巾来给她开门的岑兮,刚才总裁打电话让人送衣服上来她还以为是给那个陆佳琪的呢。

岑兮看到曲茵茵这个表情就知道她有些误会,她讪讪笑了笑,“茵茵谢谢你啊,这件事你不要出去乱说我回头跟你解释!”

曲茵茵走后岑兮重回浴室换了衣服,这次出来时又没有看见封曜的人影,她目光随意看了看确定他真的已经离开了。

就在她抱着自己被弄脏的衣服准备出去时突然碰掉了桌子上的一堆文件。

她连忙弯腰去收拾结果就在一堆白纸中看到了五个显赫的大字。

离婚协议书。

她怔的坐在了地上,目光顿时涣散,脑子里满是那黑色的字体,他什么时候连离婚协议书都准备好了,他终于忍受不了自己想要摆脱她了吗?

可是封曜,我还不想离开你,我还没有得到你的心……

晚上回到封家的时候岑兮都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吃完了饭她被白薇打发去厨房洗碗,结果一失神一个碗掉在了地上,瓷片碎了一地,然后又听见白薇尖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可是岑兮却跟听不到一样。

她蹲下身子去拾碎片,结果手不小心被锋利的瓷片割伤了手。

鲜红的血液从食指涌出,她也感觉不到疼,一边继续捡瓷片一边掉眼泪,反正也没人看见。

回房间时她突然迎面撞到了一个人,她连忙抹了抹眼角抬头时发现一张俊逸的脸出现在自己头顶上方,正眯着眼睛看她。

“大哥!”

她又低下头礼貌性的喊了一声。

封易泽一身酒红色格子衬衫不似封曜的干净简单的白衬衫,他总给人一种放荡不羁的感觉,尤其是他脸上常年拽着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整个人看上去很不正经。

他瞄了眼眼眶红红的女人目光落在她流血的手上笑眯眯的,故意疑声道,“呦,玩自残呢?不对啊,想自残应该割手腕,”说着他还伸出自己的手朝岑兮示意性的比划,“诺,就是这里,狠狠的一刀下去保证血流不止,要是怕自己还死不了就放水里泡着,准能把你的血放干!”

封易泽这话听上去根本就是在劝她自杀啊,哪有人这么变态的,封易泽在封家地位其实比她好不到哪去,他的事她也不太了解就是知道这个大少爷是个**,整天不务正业花天酒地。

岑兮瞥了眼他伸出的手腕却足足吓了一大跳,她本以为封易泽是在跟她开玩笑罢了,**嘛说的话不去理会也就罢了,可是当她看到他手腕上那数条触目惊心的伤痕时她震惊了。

难道封易泽以前也自杀过,割腕自杀。

而且看疤痕不止一条,他应该是割过好几次腕。

“看见了吧,还想不想死了,我告诉你自杀可是很疼的,没那个勇气就别试着自残,无聊!”封易泽收回自己的手将袖子放下,一脸的风轻云淡丝毫看不出他曾经发生过的事。

岑兮回到房间时封曜正在洗澡,他高大的身躯在打磨过的玻璃门上倒映出他的伟岸,今夜他出奇的没有出去应酬一想到奶奶催她要个孩子和今天无意间看见的那张离婚协议书岑兮忽然有些慌乱。

如果他真的要和自己离婚的话那她又怎么能要孩子呢,让孩子生长在一个离异家庭对孩子太不公平了,可是就这样和他平白无故的离婚她又不甘心,她当初是为什么嫁给封曜的她还没忘记,想到这里她才发现有一个人她已经很久没有去看望了。

公园的一处座椅上,一个穿着蓝白条衣服的中年女人神情呆滞的坐在那里,她怀里抱着一个灰色的小熊娃娃,嘴里似乎在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

有护士坐在她身边给她喂饭可是女人很不配合,甚至差点把碗给打翻。

看见岑兮来了护士这才如释重负,“岑小姐你终于来啦!”

岑兮点点头看向女人的时侯多了些无奈,“她这段时间怎么样了,病情有好转吗?”

护士摇摇头,倒也不生气女人刚才那副不配合的样子,反而脸上有些同情的看着女人,“还是老样子时好时坏的,苏女士这几天一直抱着这个娃娃在叫她儿子的名字,吃饭睡觉都不松手上次还因为这个娃娃差点掉河里呢!”

岑兮光听着护士的描述心里就已经难受的一塌糊涂,她抹去了眼角的泪在女人面前蹲下,哽咽着轻唤了一声。

“苏阿姨,是我啊,我是小兮,我来看您了。”

女人听到岑兮的话呆滞的目光渐渐有了些神色,她一边紧紧抱着娃娃一边念叨着,“小兮,小兮,你是小兮?”

听到苏灵在一遍的唤自己的名字岑兮的泪涌的更多了,“是啊,我是小兮,阿姨你还记得我吗?”

可是突然间女人就变了脸色,眼神凶恶起来看着岑兮就像看到了仇人一般,“是你,是你害死了我儿子对不对,都是你害死了我儿子,你还我儿子啊……”

女人失控的抓住岑兮的手疯狂的大叫着哭喊着,岑兮心里同样不好受,因为就像她所说的那样的确是她害死了她儿子,那个和她青梅竹马,曾是她心中最爱的少年。

“儿子,我的儿子死了,我再没有孩子了,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我啊,为什么啊……”

女人痛彻心扉的哭声在公园里贯彻,灰蒙蒙的天空似乎因为她悲痛的心而同情的快要落下泪来,岑兮最后是被好几个护士一起拉开的,她两条手臂被苏灵抓出一道道血痕,可是她都感觉不到痛至少没有那个中年丧子的女人来得痛。

苏灵之前在岑兮眼里一直都是温婉美丽的女人,气质端庄,她从小就喜欢跟在她身后亲切的喊她苏阿姨,而苏灵也一直拿她当女儿看待。可是一切从晏苏去世以后就都变了,可能是丧子这个打击对她来说太大了,苏灵的精神一下子崩毁后来连人也分不清,所有人都说她疯了。

是的,她的确疯了,早年她因为一场阴谋和前夫出了车祸,前夫死了,她因为被诬陷出轨也被夫家净身出户,再后来她又得知自己刚出生不到十个月大的小女儿得了急性病去世了,她好不容易熬了二十多年从这个悲痛中走了过来却又一个晴天霹雳得知自己的儿子出车祸死了。

一次次她白发人送黑发人,一次次她承受丧子之痛。

她人生所有的信念和希望似乎都在那一刻崩塌,她仿佛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婚姻不幸,两度丧子,她的人生何其悲苦啊!

苏灵被带回医院病房里医生给她打了一针镇定剂她才勉强入睡,岑兮隔着玻璃窗看着那个少顷安静的睡在床上的女人她终是忍不住蹲下了身子靠着墙痛哭起来,对不起苏阿姨,如果可以我愿意用自己的余生来还债,我会好好的照顾守护晏苏哥哥留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一颗心……

猜你喜欢

  1. 武侠小说
  2. 古装小说
  3. 民国小说
  4. 青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