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重生之鬼手狂妃

更新时间:2019-04-20 14:27:19

重生之鬼手狂妃

重生之鬼手狂妃 梧桐墨雨 著

已完结 苏芷曼司马昱 悬疑青春民国穿越

苏芷曼司马昱是小说《重生之鬼手狂妃》这本小说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梧桐墨雨,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大婚第二天她被踹出门,受尽凌辱。臭名远扬?呸,她替原主扳正了。继母欺凌,姐妹坑害,还有恶货一大堆。举步维艰?哼,她把他们扳碎了。时运不济,又招惹到大夏国最尊贵的男人。麻烦不断?得,对付这么冷酷傲娇拽上...

精彩章节试读:

这张脸绝对不比司马昱辰差,或者说因为那层冷,看起来要比司马昱辰更多了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孤傲之气。

只是,这张脸怎么看起来有点别扭,好像脸的主人在隐忍着什么,也或者有什么事似乎举手间就会爆发一般。

苏芷曼想要收手后退,可就在收手间,她明白了!

天哪!

她刚才右手支撑的位置,为了把握好力度,她还顺势捏了那么一把……

“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苏芷曼趁那冰山没有崩塌前赶忙道歉。

虽然她是无意的,可毕竟她做的是有那么点……小小的过火……

真是突然来到人生地不熟的时代,出手都那么没谱了么?

刷!

一把短剑横在苏芷曼的脖颈,卷起丝凉的寒气。再看那人在初秋的季节就裹上了裘毛披风,苏芷曼不由觉得周身气温一下降了二十度,仅着一层单衣的她,受不住!

“大哥,真的对不起,都是那刺客……”苏芷曼说着,小心的抬手朝上指了指,眼睑低垂,瞟见车帘外的套马杆上似乎倒着一个人,手正好若隐若现的伸进马车,黑色的袖口,应该正是那出手不利的刺客。

此时的马车像飞一般的奔驰,刚才碰撞时的惊吵声早就远远的被抛到九霄云外。

这位贵公子的危险是过了,可她的危险还抵在眼前。

司马昱承仿若没有听到苏芷曼的话,冰冷的视线落在她的衣衫上。

由于躲避马车,翻身跳跃,原本凌乱的衣衫更是扯开了许多,露出大半个肩膀。

这破衣衫,实在太不方便动手了!

“大哥……”

苏芷曼刚又开口,那把短剑逼近了几分,剑刃擦着脖子,沁凉沁凉。

那双锐利的像把寒刀似得眼睛将她从头到脚扫了个遍,即使这人一句话都没吭,都感觉仿佛无数冰渣子向你砸来。

这人的神气这么差,该不会她碰了他,就非得要了她的命吧?

“大哥,真的很对不起,我也不想……”

苏芷曼定了定神,低垂下眼睛,闪动着长长的睫毛,小心的注意着那把短剑,几乎就差那么毫厘就能抹到自己脖子上的皮。

短剑一看就无比锋利,一下划过去绝对不见血的那种极品货色,不能不说,在这个冷兵器的时代,这把短剑绝对是上等武器,被苏芷曼看进眼里拔不出来了。

嘶!

一声马叫冷不丁的在空中撕裂开。

快马带着车厢好像跃过一道沟壑,落地的时候一个猛的颠簸,苏芷曼的身子先是朝后扬,紧接着朝前趔趄。

前面也是还抵着一把剑啊,撞上去可就抹了脖子!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苏芷曼的头跟着一侧,身子蹭着车厢划过,惊险避开短剑。

但随着趔趄的惯性,还是再次撞到了那个男人的身上。

不过,这次苏芷曼乖巧了,手不乱碰,而是搭在了那个男人的肩头,顺势将他持剑的胳膊压了下去。

好冷!

在碰到那个男人的刹那,一股寒意席卷而起,本就仅着一件单衣的苏芷曼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苏芷曼一边按着男人的肩,一边将头移开男人的胸膛抬起来。

有那么憋屈么?

看到那男人的脸色,苏芷曼不由得撇撇嘴。

明明是他招惹的刺客迫使她倒霉的撞进了马车里,耽误了进宫的时间,还不知道怎么跟皇上老人家交代呢!

可他一个大男人,却好像是被她给强了似得,冷脸拉的那么长。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张脸还是挺耐看,是越看越觉得有味道,越发觉得男人味足,如果不是面色冷峻,绷得太紧,一定是个人见人夸的大帅哥。

司马昱承被苏芷曼注视的有些不自在。

活到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一个陌生的女人这么盯着,那眼睛里分明是品头论足的意味。而且,谁不知道他司马昱承最不喜欢女人接近,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大胆的……碰他!

怎么?见他刚才手软了一下,让她避开了短剑,就又要得寸进尺么?

“大哥,你别生气,我这就下车,保证再也不会碰到你。”

见那男人脸色越来越不好,苏芷曼赶紧拉开距离,直起身,不过手并没有从他的身上拿开,而是继续压着那条持剑的胳膊。

她可不想在没跑走之前再次被剑抵住脖子。

司马昱承垂下眼睑瞟向苏芷曼的手,看起来不经意的举动,实则五个指尖掐的恰好是他整条胳膊的脉门,冷峻的脸色上又多了几分深沉。

苏芷曼自然知道这男人的脸色为何变了又变,可是她不能松手。

这男人的神色这么差,她不是看不到,他想为自己报仇,她还不想乖乖送上自己的小命。

一个寒气逼人不肯松口,一个明显也不是省油的灯。

于是,狭窄的车厢里,空气骤然凝重起来。

“主子,到了。”外面一道恭恭敬敬的声音传来。

马车停止了,没有任何减速的征兆瞬间停止,让苏芷曼毫无准备,若不是她一直提高着警惕,肯定又会被惯性使然朝前扑。

车厢里的男人还是没有发出只言片字。

难不成这家伙是个哑巴?苏芷曼不由去想。

那个死在套车架上的刺客不知被什么人给拖走,接着车帘被人掀开。

苏芷曼打算拽着手中的人一起跳下车,可就在她动手的同时,掐着脉门的手中好像有所松动,那条原本被她压着的胳膊好像是泥鳅一下滑出了她的掌心。

苏芷曼一顿,立马想要回挡,可为时已晚,那把短剑再次抵在她的脖子上,沁凉刺骨。

拥有十几年特工生涯的苏芷曼,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简直败得毫无征兆。

换成是司马昱承逼着苏芷曼退出车厢,有什么东西从她身上飘落也无暇多看,生怕一走神,就错过了那一晃而过的机会。

可是,她没有寻到任何机会。

这个男人的每一步都走的毫无破绽,而且轻松自如,踏着脚下的秋风落叶,好像是在郊外散步般消闲。

“主子。”身边的车夫将从苏芷曼身上掉出的东西捡起来。

正是那片白布休书,是她来到这个世上收到的第一份礼物,关系到她的自由身,肯定很重要。

车夫看了眼那休书,又狐疑的看了看苏芷曼,将休书递给司马昱承。

司马昱承的另一只手接过,快速的扫了眼休书上的内容,如冰湖般清澈而冷凝的目光重新打量起苏芷曼。

苏清河的二女儿?是这个样子?

“没错,我就是苏芷曼。”苏芷曼清了清嗓子,自招身份,“现在皇上还在等着我进宫受审,你要是不放我回去,等皇上派人查来,你可就麻烦了。”

威胁他?

司马昱承墨眉一挑,收回持剑的手。

苏芷曼以为这人有所忌讳打算放过她了。

谁知短剑在司马昱辰手中眨眼翻转一百八十度,剑柄冲着苏芷曼的双肩点了两下。

苏芷曼的眼神也是非常好的,竟然看不清他的招数!

只听得一道清冷而不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麻烦的人应该是你!”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2. 青春小说
  3. 民国小说
  4.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