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桃花转入此间来

更新时间:2019-05-15 11:35:18

桃花转入此间来

桃花转入此间来 单芥 著

连载中 郑宛清黄烨 轮回重生贵族冤家鬼怪

主人公叫郑宛清黄烨的小说叫做《桃花转入此间来》,是作者单芥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相府九小姐拒婚跳河,被救上来的是否仍旧是故人?一见钟情者是否又是真的一见钟情?故人,知交,归来后是否依旧。谁布下的局,最后谁又在此迷失?三届之中,魂灵寂寥,我只愿为你一人,历百世情劫。...

精彩章节试读:

郑宛清一直在床上昏睡,脸上的异红也一直没褪下去,嘴里还一直念叨着“阿钦”,莫说小碧不知道有这个人,就是全京城上下也没有人敢叫这个名的。

京城百姓有一个传说,据说远古之前曾有一位帝王便取的这名儿。

这个帝王一人身兼三公之职,为人仁厚,用兵如神。纵使是一直为人称颂的毓华帝都不如那帝王半分。偏偏这个帝王还画了一副盛世江山图,所有版图至今为止,就没有一块落入蛮夷之手。

因为这个原因,至今为止,没有一人敢用这位的字,怕犯了忌讳。

可是如今这小姐又怎么会提起这样的名字,而且听上去甚是亲切,不像是刚认识的人。

小碧看着床上一脸绯红的小姐像是蒸笼上被煮熟的虾子,看起来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不似平时模样。

自打小姐醒过来以后,她总觉得小姐和原来不一样了。虽说在他人面前总是一副痴傻模样,但是小姐那双眼睛所漏出的光却永远不是以前的小姐所会发出的。

在夫人死后,小姐眼中就没有再出现那样的光芒了。

小碧心事重重,没有注意到大开的窗门后一个影子将金龙玉坠投下。坠子滚落在一床软被中,郑宛清一个翻身,马上就不见了。

不出意料,当天晚上的家宴,郑宛清自然还是处于深沉的睡眠中。

近日西南边境幽稷侯处一直有异动,兵权还未收归,郑相在这一场家宴之后自是要长住尚书阁,日日议事。

第二天一早,府里的人就梨花带雨地送了郑相去宫里。旁人看见了自然说是右相府上下同心,是难得的福气,谁又会看到一转头之后府里的腌臜事。

可世人看的,不就是这样一个表面功夫,什么内子里子,只有身处其间,水深火热的人才会懂。

一整个府里的人在看到郑相的马车转过街角时心中都是一喜。再一转头过去,一场好戏又要开场。

郑宛清的烧已经退了大半,坐了起来。昨晚小碧一直守在床边,现在已经累得睡去,趴在床沿,只有低声的呼吸传出来。

一大帮家丁涌进来,连门都没有敲,直直冲着床上而去。藕色的床幔被拆了大半,一大把泛着灰尘气的红色床幔重新被扔了回来,像丢开垃圾一般。

小碧强撑着一双眼看着家丁们粗暴的动作,鼻腔里好像灌了醋一样,可是满眼都是灰尘,哭都哭不出来。郑宛清倒是一脸镇定,她早就料到秋姨会让人把所有的东西拿回去,只不过没想到事情做得这么绝,就连床幔都不洗就拿回来。

郑宛清高烧刚退,强撑着身子站起来,兴许是因为躺在床上许久的缘故,竟有些站不稳,一个踉跄挨着了郑宛宁。

可她怎么都没想到,郑宛宁这次居然没有躲开,反而是结结实实地挨上了自己。

郑宛宁比郑宛清高了不少,微微低下头,贴着郑宛清的耳说了几句:“姑娘家家的,这样弱怎么能行?昨日出去时那般鲜活的这样看来可不像妹妹了!”

昨日?

呵!原来这些人早就知道了,只是,这样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动手呢?

她尚在纳闷这些,身旁的郑宛宁倒是已经耐不住了性子,一把将郑宛清推开:她原以为,若是将郑宛清所做的那些事说出来,郑宛清必会自乱了阵脚。

又是跌了个踉跄,郑宛清堪堪扶住桌案,才能站住。可是这满屋子的人似乎并不打算就这样饶了她。

狭窄的房间里灰尘四起,遮掩这一场欲盖弥彰的设计。

扶着桌案站了许久,一个丫鬟终于出了声。

“姨娘,已经全部归整好了,少了一对金龙玉坠。”

这丫鬟禀告就禀告,偏偏眼神还止不住地往郑宛清身上瞟,如同看窃贼一般。

秋姨看着郑宛清笑了笑,眼中一片了然。丫鬟把装有首饰的盒子打开呈给秋姨看,可秋姨却摆摆手,轻轻地将那盒子拨到了正朝郑宛清的方向。

“这间事,问她就好。她应该比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

若说方才郑宛宁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她没看到,这戏演到这份上也没有看不懂之理了。

昨日出去,于秋姨而言,只是一个契机。于秋姨而言,杀人灭口或许不是堵住自己嘴最好的办法。纵是上次看戏时自己没有露出马脚,但依秋姨之心智,定不会就这样放自己过去。这府中让人闭嘴的最好办法,便是让人变得在这府中毫无地位。

毫无地位,便是可以抹杀的存在了。

而杀人一出,反倒是脏了自己的手,若是有一日被他人知道了,这又是一桩可以定罪的事。若是连着从前那件事也被剥离出来,她秋姨,莫说实在这右相府上,便是在京城,也是再无立足之地了。

这样想来,慢慢讲自己变得在府中无立足之地倒是最好的办法。

郑宛清冷冷的看着那一盒首饰,这些天里,除了昨日出了府,其余的日子,都是躺在床上养病,就连认清那满盒子的首饰都是稀奇事。

只不过但凡这群人想要找个理由出来,就没有找不出来之理。

郑宛清淡淡看了秋姨一眼,不带任何情绪。可是被秋姨看在眼里,却写满了对她的不满,火气更甚。

“事已至此,九小姐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秋姨捏着藏在绣帕下的指节早已发白,她看着早已经被下人缚住的小碧,这次,纵是天王老子也没法来救你。

郑宛清还没开口,但是小碧直直昂起头开了口:

“小姐,我们没有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就是没有干,也没有什么

好说的,这些人就是故意嫁祸,没什么可······”

话还没有说完,一鞭子接着一鞭子就打了下来。

小碧硬是一声都没有发出来,牙关死死咬着,额头上的青筋爆着,脸色惨白无助。

郑宛清站在屋子,恰巧被窗门挡住了视线。可纵是看不见,皮肉与鞭子接触时绽开的声音光是听见就叫人难以忍受。

若是小碧叫出声来,她兴许还能继续保持镇定,可是小碧就一直把那痛楚全都藏在肚子里,偏偏这痛楚还是由他而来。

若是这满门庭上下的人对她做出什么,她尚且还能忍下去,可偏偏,现在被鞭子撕扯的人,是小碧。

这,叫她能如何忍受!

这,叫她能如何忍受!

偏偏这时,又有一道尖利了的嗓音闯了进来:

“姨娘,找到了,找到了,就在床里,藏的很隐蔽。”

一个秋姨娘的贴身侍女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脸上是一副惊喜过望的表情。

说完还巴巴的把只有一只的玉坠子呈给秋姨娘看。

感受到这满屋子的人鄙夷的目光,这一次,郑宛清,没有选择回避。

傻子做久了,她还真怕这些人真就忘了人本该有的心气到底是如何!

直直对上秋姨那一双怨毒的眼,平素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双眼登时掀起波涛来。

“接着说啊!想说什么这一次不说出来以后我可就不保证还有这样的机会了。”

倏忽之间,原本一张艳丽如四月灿阳的脸变得阴损,一屋子的人都有些诧异,唯独秋姨。

面对着这满屋子的哑然,郑宛清却笑了。朝阳暮雪,顷刻之间,蓬荜生辉。

她不过是不信,这一屋子当真有这么多人都看不出来她在装傻。现在看来,也真是自己高看他们了。

看是但是看着秋姨,一瞬之间却也明白。有些事情,聪明人能得见,只不过愿不愿意让他人得见,又是另一回事了。

秋姨也似了然,摆了摆手让外头的人停下来:“我果真没猜错。”

郑宛清也笑,只是唇角一边勾起,难看的很:“秋姨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猜错。”

未曾理会这满屋子的沉寂,郑宛清走到外头去,扶起小碧就回了房。

淡然地像是所有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一般,只是背影决绝如苍鹰。

她若真是这般淡然便好,视无关之人为蝼蚁,可这人世,偏偏愁杀多情人。

猜你喜欢

  1. 轮回重生小说
  2. 贵族小说
  3. 冤家小说
  4. 鬼怪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