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心蛊

更新时间:2019-05-23 16:15:54

心蛊

心蛊 月蓉 著

已完结 陈碧落樊守 民国古代种田古言

经典小说《心蛊》是月蓉所编写的灵异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碧落樊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大二那年暑假回校,因赶时间坐错车,在车上睡了一觉,醒来后,我已经到了穷乡僻壤的小山村,被一位农民哥收留,没想到居然被他下了情蛊……...

精彩章节试读:

“……”我听到他这种话,心里说不上来的难受,泪水又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他简直是做梦!我要是真的给他这粗野的村夫生孩子,还不如死了算了!

他这句话倒是提醒我了,我这两次被他那啥,可都没有做防护,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避孕。可这深山老林的,我去哪搞到避孕药呢?

“又哭……”他见我哭,颇为烦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行了,别哭了,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和我过日子,我保证,让你活的好好的。”

我听这话,心里还好受点,擦了擦眼泪,四处打量了一眼,问他:“你们这是哪里?”

“云南的某个小山村,我们的祖辈,是从苗族分离出来的,时间久了,成为另外一种少数民族,风俗习惯与现在的苗族差的很远了,但政府也把我们归属苗族。这里群山环绕,就算你逃出这个村寨,面对那些大山,你这样弱的身体,也跨不过一座山,就死在山里头了。所以,我劝你还是打消逃跑的念头。”他走到我跟前,挡住了我面前很多的光亮。

说实话,别说是逃出这村寨了,眼前有他这座大山,我哪也逃不了!所以,我得想办法征服他这座大山才行。

“我不逃了。”我低下头,假装认命的说,“叔叔,只要以后你能对我好点就成。”

“什么叔叔,喊得我好老,听的也不舒服。你以后要么叫我守哥,要么叫我老公。不然的话,我让小虾子闹腾你。”他厉声警告我。

我气愤不已,可还是忍下怒气,说了一个“好”字。

我的顺从让他很满意,随后居然蹲下身,背着我往山上继续走去。

被他这么背着,就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草药味和腥味,让我排斥极了。但是,这种时候,我还不会傻的让他放我下来。

他背着我,我提着鸡,这样爬了好长一段山路,我实在忍不住又问了他一句,“叔……守哥,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啊?”

“去喂大虾子。”他淡淡的回了我一句。

大虾子?莫名的我想到了一只特大号的蜈蚣,吓的我呼吸都不稳了。

结果,真的见到大虾子时,我差点吓晕了!根本就不是大蜈蚣,而是一条超大的花皮蟒蛇!

樊守把鸡直接扔到蟒蛇的洞口,蟒蛇就迅速的一张嘴,把活生生的鸡连毛一起给咽到肚子里去了……

吃完,大花皮蟒蛇还从山顶的岩洞里嗖的一声滑出来,朝樊守这边游过来。

我吓得“啊”一声尖叫,就顾不得什么肚子痛了,拼命的要往山下跑。

身后还传来樊守爽朗的取笑声,在这样寂静的山谷里显得格外慎人。

最终我跑了一小会,就被剧烈的腹痛止住了步伐,又不得不捂住肚子折回了一点。抬头一看,发现那条花皮蟒蛇缠着樊守,对他吐着长长的信子,看起来好可怕,可樊守却一点都不怕,还笑着腾出一只手抚摸蟒蛇的头,我简直是惊得目瞪口呆了!

樊守和这条蟒蛇玩了一会,就扶着我下山了,路上告诉我,这是他另一条宠物,叫大虾子。今天带我来让它认识什么的。

我吓得身子都软了,一句话也没说的出来。我心里只想着,要赶紧的想办法,离这恶心、变态、可怕的村夫远点再远点!

好不容易下山,来到村里那条石子路上,却看到几个男的骑着摩托车,朝我们这边冲过来,我吓了一跳,本能的往樊守身后躲了一下。

樊守却淡定的站在那,看着那几辆摩托车朝他冲过来。

摩托车在离他半步距离的时候,一一停了下来,几个其貌不扬,皮肤黝黑的矮小男青年,就下了车,其中一个光着膀子,头上扎着黑色头巾的男的,打了站脚朝樊守阴冷的瞪过来,嗤笑说,“阿守啊,你还真是不死心,这么快又买了一个媳妇。”

说话间,他的目光从樊守身上,移到我身上,看到我面貌之后,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呦,这次这姑娘长得真不耐,可惜咯!”

这男的说这话时,我看到他小眼里朝我闪过一道阴狠的凶光,这让我有些害怕。

樊守气愤的朝他们吼道,“樊子,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害我老婆,我绝不会放过你。”

“哼,我才不怕你,别忘了,你只能帮人去蛊,不能下蛊,哈哈哈!”这个男的一笑,其他人都附和他笑了起来。

不能下蛊?可樊守却给我下了蛊!

我看到樊守气的双手捏拳,似乎在忍怒。

最终樊守都没有爆发,那叫樊子的矮个青年,骑着摩托车下山了。似乎他上山,就是为了来气樊守的。

“守哥,他们是谁啊?”我等他们走了,好奇的问了一句。

“不是好东西!记住,见到他们离的远远的。”樊守丢下这句话后,就转身往他家那山坡上走去。

我自然跟上。

因为我不会做饭,所以,午饭是樊守做的,我跟着他后面看到他抱柴、生火、舀水、煮饭,蒸熏肉什么的。他也压根没让我动手的意思,自己三下五除二,一顿饭很快就做好了。

我帮忙拿了筷子和碗,他负责盛饭什么的,也算是协调。

吃饭的时候,我四周打量了屋子一眼。

他见状,淡淡的说了句:“要不是因为遵循祖训的原因,我不能离开这里,否则,我不会这么穷的。”

“可你不是说,你穷是因为买老婆买多了吗?”我低声反驳了一句。

他就放下碗,没说话,出了屋子。我看他只是站在门口看着村那边,并没有走远,我就没起身去追他,而是继续吃饭。他煮的柴禾米饭和熏肉真的味道不错,是我在城里吃不到的。这会我倒是吃的津津有味。

“樊守,你给我出来!”就在我吃的快饱了的时候,屋外突然传来一抹凌厉的男声。

这声音不像樊守的洪亮,但也醇厚好听。这让我不禁扭头往外看了一眼。

只见一个身穿白色短袖衬衣,下身着西裤和皮鞋的男人,领着两个穿民族服饰的小青年快步走到樊守跟前。

樊守看到他,不耐烦的说:“你又来干嘛?”

“我不来,难道让你再害一条性命吗?赶紧的,把你买来的媳妇放了。”这个男的我一开始没怎么注意。但他这话一出,我立马放下碗,走到门口处,仔细打量着他。

发现他戴着金丝边的眼镜,文质彬彬的,相貌英俊,一看就不是坏人。

我心里激动了,难道这村子里还有好人?我是不是快要得救了?

“进去!”樊守发现我出来,朝我吼了一句。

我要是这时候真的进去,那就太傻了!所以,我不但没有进去,还朝白衣男人跪地了,“救命啊!他给我中了蛊,这位先生求求你帮帮我!我要离开这……求你们了!”

“滚进去!”樊守这下急了,伸手就来拽我的胳膊,要把我往房间里拖。

我死活把住门沿,哀求的看着那个男的,“快救救我……呃……”

结果我话还没说完,樊守的口中就传来“哒哒哒”的声音,我的肚子痛的要死。我松开了门沿,不等手捂住肚子,樊守就把我扔到床上了。

因为肚子太痛,我没力气下来,只蜷曲着身子,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喊痛。

“樊守!你太残忍了!”这个男的声音焦急,但是,他却不敢靠近樊守来救我。

“姓汪的,你少来说教我,赶紧滚回去,不然,我真给你下蛊!”樊守停下咂舌的怪声,朝那个男人警告说。

那个男人没开口,他身后的两个小青年却相继开口,大多说樊守太狠毒、不识好歹、不尊重汪神医什么的。

我这会肚子不太痛了,所以,听到汪神医三个字,眼前一亮,这就是村民口中那个神医呀!看来他是个好人!

可惜,他最终没有救出我,而是被樊守拿出黑色的蛊虫给赶走了。

他们一走,樊守气的把家里的东西差不多都踹翻了,我吓得躲在床角落处不敢乱动。

“我都警告过你了,你已经是我的婆娘了,这辈子除非你死或我死,否则你都别想离开我!”

他这话一出,我心里极其愤怒,更是在心里反驳他,我不会认命的!总有一天我会逃离,然后把你绳之于法!

比起那个黑出租车的司机来,我更恨眼前买我的这个男人!因为“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他就是拐卖妇女儿童那样的源头。

他盯着我好一会,估计见我目光倔强,气的他不行,直接扑上来,把我又一次给强迫了。

绝望的感觉一遍又一遍的朝我袭来,某一刻,我真的想到死。可是,我死了,我的爸爸妈妈怎么办?他们好不容易把我拉扯大,我还没好好孝顺他们,怎么可以就这样死了呢?他们要是得知我的死讯得多悲伤痛苦啊!

所以,我忍了。

随后的几天时间里,我彻底的学会了隐忍,不再表现的反抗了。甚至于,我还会主动做一些家务。

樊守一开始不愿领着我出门,后来的几天,看我老实下来,就领着我开始上山下山摘草药,喂养他养在家里床底下的蛊虫子,还有偶尔有些村民前来给他送东西,大多是大米、熏肉、鸡蛋什么的,我发现,这个村里的人似乎把他当神供奉,是又敬又怕。

今天他拿草药喂完蛊虫,就带我去看了大虾子(花皮蟒蛇)了,因为他嫌弃我爬山慢,所以,半道上,是他背的我上去的。我害怕蟒蛇,在他和蟒蛇玩耍的时候,我就躲得远远的。

而就在我躲在一棵松树后面,怯怯的看向他和蟒蛇玩耍的时候,我的肩膀被人重重拍了一下,我吓了一跳,刚要喊,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巴,耳边也传来一抹好听的女声:“嘘,妹妹别说话,我是好人,是来救你的。”

猜你喜欢

  1. 民国小说
  2. 古代小说
  3. 种田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