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更新时间:2019-05-23 18:21:06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云中飞燕 著

已完结 阮瀚宇木清竹 现代暖婚种田民国

小说主人公是阮瀚宇木清竹的小说叫《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它的作者是云中飞燕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曾爱他上瘾,如愿嫁进豪门的她却心如死灰,逃离去了美国。“陪我一夜,我就答应离婚。”三年后再见面时,他却提出了屈辱的卖身要求……当真相渐渐露出水面,幡然醒悟的他这才发现原来……“谁也无法抢走我的女人和...

精彩章节试读:

“看来你似乎随时都想走了。”他注视着她冷冷说道。

哼!木清竹腹中冷哼,如若不是被逼到了这一步,她怎么可能还会踏进这里,还要面对这个魔鬼,只怕是八抬大轿也请不来她,杀父之仇不更戴天,阴冷的光从她眼里闪过,心里隐隐作痛,牙关咬紧,不发一言。

阮瀚宇心中涌起的热潮极速冷却,阴沉的脸上寒霜笼罩,声音出奇的冷:“给你十天时间,设计出五款豪车模型,必须要冲击全球市场的,其中有一款定要超过现代爱迪亚,你,能做到吗?”

他讳莫如深的眼睛望着她,凉薄的唇缓缓开启。

十天时间,五款?这不是有意苛求她吗?须知好的创意来源于生活的灵感,这也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有的。

面对他咄咄逼人,轻视的目光,木清竹知道就算是火炕,她也要答应。

“我可以答应你。”她咬了咬牙,一字一句地说道,“可你也要答应我的要求。”

又是要求?下属竟敢跟老板提要求?阮瀚宇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向沙发背靠去,手指不由自主地敲打着沙发背,眼里是冰冷的光。

木清竹却不看他。

海外景氏集团是阮氏集团旗下产品全球化的最大竞争对手,景氏集团凭着她设计的现代版爱迪亚,风靡全球,风头现在已经盖过了阮氏,而雄心壮志的阮氏岂肯就此退却?

即将举行的新闻发布会,说白了就是对景氏的挑战,为了赢取全球市场的契机,据她所了解,现在的阮氏并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出色的汽车模型。

她不怕阮瀚宇不答应!

“阮氏旗下海外生产的帕尼卡全球**版豪车,有二台在A市,我要。”她神情淡漠,毫不犹豫地说道,眼睛却紧紧盯着他俊朗的面容,不放过他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如果爸爸的事真与他有关,不相信他能隐藏得那么好,一点点心慌都没有。

阮瀚宇眸色平静,瞳孔微缩,墨瞳里如同浓浓黑云中霹开的闪电,迸出点点亮光,他适时将身子前倾了下,手指弯了起来藏进手掌里,眸子里冷而静的光渐渐少了几分寒意,多了几分探究,脸上的肌肉舒展,闪过丝若有似无的笑。

除了惯有的冷,实在瞧不出他的脸上有什么异常的慌乱,甚至可以说很平静!

木清竹有丝失落,却也有丝期待,她其实并不愿相信阮瀚宇真会是如此心狠歹毒的人,就算是恨她,也不至于如此绝情。

他点燃了根雪茄深吸了几口,俊美的面孔在烟雾中若隐若现,眼眸幽深,脸上是讳莫如深的沉默。

木清竹呼吸突然变浅,她看不懂他的心!

紧张的对峙中,木清竹听到他低沉的磁性的声音平静地响起:“我答应你。”

“咳。”木清竹松了口气,被他的烟味呛得轻声咳嗽起来。

“好,望我们合作愉快。”她微微一笑,站了起来,转身欲走。

一条铁臂突的圈过来匝紧了她的芊芊细腰,她瞬间竟不能动弹。

眸中闪过丝恼怒扭头朝他望去。

阮瀚宇嘴角勾起丝莫测的笑,手仍然落在她的腰间,俯首向他望来,眼眸深深。

木清竹没想到他在这种办公场合竟会如此轻薄手下的职员,传闻中他工作时认真严肃,看来她错误的轻信了谣言,惊得张开红唇,就要发怒。

他炙热的唇竟向她的红唇贴来,她的呼吸瞬间被他强势的吻霸占了去!

鼻息间全是曾让她深深迷恋的气息,大脑瞬间缺痒,她挣扎,却被他匝得更紧,他贪婪地汲取着她的清香与美好。

木清竹脑中轰轰响着,呼吸渐渐不畅,胸前似要炸开般难受。更令她气愤的是,此时的她竟然还会迷恋着他的气味,潜意识中并没有完全抗拒,甚至舍不得推开他。

“你既然有这等本事,为何还要跟我交易索要巨额的钱?亦或是你本身就是一个贪慕钱财,水性杨花的女人?”许久后,他离开了她的唇,回味着她的美好,可话语却极尽嘲讽。

他轻薄的话里淬毒,狠狠撞击着木清竹脆弱的心脏,她头脑瞬间清明,不过是羞辱玩弄她而已,寒光熠熠的眼里闪过一丝愤怒,猛地一把推开了他。

“阮瀚宇,请你自重,若再羞辱我,我不会放过你的。”木清竹满心难受,厉声喝道,夺门而逃。

“不放过我?呵呵。”阮瀚宇冷哼,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这样的威胁,直如掻痒痒,望着她凌乱跑出去的脚步,眼里浮起一丝捉弄的笑意。

他双臂环胸,微微沉吟了下,走到办公桌前按了下电话键:“传连成进来。”

不一会儿,一个古铜色皮肤,鹰隼双眼的高大男子走了进来。

“阮总,好。”

“连成,马上赶到美国,调查清楚设计师Alice在美国的三年详细生活,做成报告呈上来。”阮瀚宇双眼望着木清竹离去的方向清晰地吩咐道。

“好,阮总,我马上去订机票。”连成点头快速离去。

阮瀚宇复又在沙发上坐下来,脑中却有些模糊,这个女人似乎离开他三年后变了许多,变得都让他难以置信了。

还是她根本没变,是自己以前太过轻视她了?

他真的错过了什么吗!

木清竹心神不宁地冲回办公室,跑进洗手间,双手撑在光洁的云石台上,抬头打量着镜中的自已。

双颊绯红,被他吻过的红唇娇艳欲滴,上面还残留着他的味道!

该死,她拼命地用水冲洗着。

不,她怎么可以让他吻她,他们之间早已玩完了。

决不能再让他碰自己了,这是她的底线也是她的尊严,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联系了,今天她之所以还会来这儿,不过是为了寻找害死爸爸的凶手,仅此而已!

眼前闪过他嘲讽捉弄的眼眸,心中阵阵刺痛,她怎能如此践?

整个上午都在心神不宁中度过,眼睛盯着电脑屏幕的汽车模型,思绪却是混乱成一团,十天之内设计出五款冲击全球的汽车模型,她心情如此糟糕,真的能吗?

木清竹双手轻抚着脸,脸颊还在发烫,奔进卫生间拧开一尘不染的高档面盆龙头,用冷水冲了下脸,抹干,补了个淡妆,准备先出去吃午餐。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暖婚小说
  3. 种田小说
  4. 民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