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总裁 > 霸爱成瘾:首席别碰我

更新时间:2019-05-23 18:21:20

霸爱成瘾:首席别碰我

霸爱成瘾:首席别碰我 步步生莲 著

已完结 杜悦沈家琪 重生女强情有独钟仙侠

完整版小说《霸爱成瘾:首席别碰我》是步步生莲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主角杜悦沈家琪,内容主要讲述:原以为是一场绝对蜜恋,她义无反顾嫁入豪门。没想到深陷复仇的漩涡,结婚就是想要将她推进坟墓,她所谓的丈夫亲手将她送上了另一个男人的床,只为了得到另外一个女人。她背负着小三的骂名,含泪签下了离婚协议,没想...

精彩章节试读:

“别拉我!”青年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劝,不客气地拂开同伴的手,咬牙切齿地指着屈润泽:“想英雄救美也不撒泡尿照照,惹得小爷不高兴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屈润泽眼中的冷冽突然淡去,反倒笑意不明地望向青年后方,没有开口。那里,张总推开唐晏的门出来,因为太过匆忙,衬衫扣子都错位了。

青年以为自己将他唬住,气焰更加嚣张,还想再放狠话,后脑勺就挨了重重一拳。

“臭小子,**白长眼睛了,屈总也敢惹,还不快滚回去!”

张安平一面偷偷观察屈润泽的表情,一面又是一个大巴掌盖过去,揪了青年的耳朵就上前赔不是:“屈总,这孩子喝高了有眼不识泰山,你别介……”

有冷芒的光在屈润泽眼底流溢,说出口的话却不痛不痒:“既然喝多了,那就该好好休息,至于生意上的合作,还是慎重些好,往后推一推吧……”

张总脸色骤变,眼看着千求万求来的机会就要泡汤,急忙解释:“不是,误会,都是误会啊,屈总你听我……”

屈润泽打断他:“我老婆身体不太舒服,我先送她回家了。”

张总望着屈润泽携杜悦快速离开的背影,懊恼不已,回头对着儿子又是一个巴掌伺候:“混帐东西,看你惹的好事!”

屈润泽用大力扯着杜悦往前走,她酒劲上来,踉跄地朝地上栽去。

“要走就快点,别让我等。”

屈润泽站定,朝半蹲在地上干呕的杜悦吼道,他浓密的眉毛皱着,神情阴沉。

杜悦双手叉腰勉强站起来,屈润泽的厌恶像重锤压在她心口:“我不想走了。”

“杜悦,不要让我失去耐性,你知道我不喜欢矫情的女人。”

“或者……”屈润泽勾了勾嘴角,吐出的话更伤人:“你在怪我坏了你的好事?”

“屈润泽,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

杜悦听着他的冷嘲热讽,忍不住拔高音量,唇瓣轻轻颤抖,纤细的身影在风中摇摇欲坠。

屈润泽侧眸,避开她夹杂失望、受伤的眼神:“我说什么不要紧,重要的是我很忙,没有空闲时间跟你耗,快点走。”

他的所有话语,如同寒冬里尖锐的冰锥直捣杜悦心头,她愣愣地仰头看他,笑得很是苦涩:“我没有要你陪我,我已经习惯了独自一人……”

“你想表达什么?”屈润泽突然被激怒:“你是说你很寂寞,因此想要回去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杜悦,你是我屈润泽的老婆,难道连基本的廉耻都没有吗?”

杜悦怔住,这些豪无厘头的推断和指责令她红了眼眶:“你就是这样看待我的吗?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娶我,造就一场痛苦的婚姻?”

屈润泽的怒火似要喷涌而出,双眸阴郁地盯着她:“我再问一遍,你到底走不走?”

他的眼底冰凉一片,杜悦却像是被灼烧了般别过脸。

然后,她听到屈润泽上车的声音,点火的响动格外清晰地传入耳朵,当她回头,只有一道车影闪过。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汽油味,她没有动,路灯下,长长的影子黑沉沉的。

杜悦的眼睛干涩酸痛,盯着前方久久不能收回,道路上早就没了轿车的踪影,她站到四肢僵硬,以为麻木了,却能敏锐地感受到心口凌迟般的疼痛。

她脸如菜色,又在那里杵了许久,直到仅剩的一抹期待化为乌有……

她转身,步履蹒跚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夜深,风更劲,呼呼地在她耳边吹过,昏黄的路灯透过斑驳的树影照射下来,只剩下淡淡的光晕,忽明忽暗得不真切着。

杜悦盲目地走着,直到两腿发虚才停下来。

交叉路口处,远近的车灯交织成片,橙黄黄的,像是一场梦……

脚上重如千斤,杜悦靠着最后一点毅力迈开双腿,眼皮沉沉的,已经分不清前方是红灯绿灯。

一波强过一波的酒劲袭上来,她强忍着呕吐的欲望,加快脚步想通过斑马线,却不想双腿一软,整个人便朝前方栽下去。

一双强有力的手抢在她跌倒前接住她,杜悦抬头,透过朦胧的眸子看他。

他穿着浅灰色大衣,脖子上挂着条白色的围巾,傲然挺立。

四周强烈的灯光,刺耳的刹车响动,还有惊魂未定的咒骂声都无法撼动他半分。

突然,杜悦腰上一紧,整个人撞进一堵温暖结实的怀抱中。

而刚刚她所站的地方,有一辆水泥灌车急驰而过,发出可怕的碾压声。

杜悦吓得脸色苍白,下一刻,身子被反转过去,那人捞着她的后脑勺,将她脸埋在自己胸口。

温暖宽厚的怀抱,淡淡的烟草味中夹杂柠檬的味道。

杜悦意识到这个姿势太过暧昧,挣扎着仰起脸,下巴却被钳住,接着,那人温热的唇覆盖下来,下颚的胡渣扫过她的,酥酥麻麻。

不断有车从旁呼啸而过,他们相拥亲吻,时间仿佛在他们身上定格。

杜悦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若不是脸上温热的气息太过明显,她几乎要以为这是一场梦……

她甚至忘了要去推开那个男人,只是怔怔地想着,果然是柠檬的香气。

片刻后,杜悦自嘲地扯了扯嘴角,她抬头,不意撞进一对深邃黝黑的眸子里,如丛山般幽远,又如同流水般清澈,让她不由停滞了呼吸,太阳穴也突突地疼着。

“三哥……”身侧,传来其他男人不可置信的呼声。

杜悦两耳嗡嗡作响,唇齿间涌上一股苦水,来不及有所准备便“哇!”地一声吐出来,酸涩的酒水和未消化全的食物全都喷到男人衣服上。

男人拽过她的手臂,似是要将她推开。

杜悦紧紧抱住他才勉强稳住身形,耳旁充斥着汽车鸣笛声,还有不真切的抽气声。

“抱歉……那个,衣服等下我带回去干洗了还你,哇……”

“我的天……”

又是一声男人惊讶到无以复加的呼喊。

杜悦晃了晃脑袋,抬眼打量那件被自己吐得稀里哗啦的呢大衣,而那个男人的手依旧攀着她的,淡然耸立。

他没有埋怨,反倒让杜悦更觉不好意思:“对不起,我……”

她话还没说完,只觉得整个人凌空而起,男人一手扶住她的背,另一只手托着小腿,将她打横抱起。

杜悦下意识地圈住他的脖子,那股若有若无的柠檬清香再次蹿入口鼻,夹杂着男性特有的沉稳气息,她完全不在状态,傻愣愣地问:“你是谁啊?”

男人没有接腔,抱着她大步朝前走去。

“哎呀,爷,我的三爷,你往哪儿去呀!”

身后传来男人郁闷的声音,又是一股酒劲涌上来,杜悦两颊肌若胭脂,嘟着娇艳的红唇,媚眼如电,竟调皮地拍了拍抱着自己的男人的脸:“三爷?好俗气的称呼……呵……”

男人停下脚步,垂眸,和她四目相对,他的眼像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潭,幽幽的,叫她移不开目光。

不知过了多久,杜悦只觉得双眼皮沉沉的,鬼使神差地将头往男人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接着,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清晨,橙黄明亮的阳光透过窗纱缝隙闯进房内,为床头那张秀气的小脸镀上一层金色。

杜悦抬手遮住光线,扑眨的睫毛在眼帘上投下一片阴影。

她的意识正在逐渐恢复,宿醉叫她头痛欲裂。

她伸手揉太阳穴缓解疼痛,一面睁开双眸。

入目的是一顶浅灰色的天花板,墙纸上是纹路规律的暗花,正中央挂着一盏水晶吊灯,四周是欧式花样的石膏线。

相较于她家中简单的装潢,这个房间显得大气奢华。

杜悦的脑袋有瞬间短路,然后“嚯”地从床上坐起。

她快速地扫视一圈,发现自己处于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昨晚的记忆零散地在脑海过一遍。

停留在最后的画面上……

车辆川流不息的交叉路口,一个男人吻了她,接着……

杜悦晃了晃脑袋,她想不起更多事情了,她撂开被子,骇然发现自己身上的白色套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件烟灰色圆领毛衣。

宽大的毛衣下摆并不长,两条白皙修长的腿大部份露在外面,墨黑凌乱的头发披在肩膀上,眼皮肿胀,却有说不尽的风情柔媚,杜悦打量着镜中的自己,想死的心都有了。

“杜悦,酒量不好就别学人家喝酒,你看看现在……”

毛衣下什么都没有,好在黑色底裤还在,杜悦在检查身体无恙后,才松了口气,瘫软在盥洗盆边。

杜悦上下打量这个卫生间,地上铺着厚实的米色地毯,沿着右边台阶拾级而上,中间是个圆形的坐式浴缸,对面的墙壁上挂着色彩繁杂的壁画,复古水晶吊灯散发出美轮美奂的光晕。

这样的奢华,也只有顶级总统套房才会有。

显然,昨晚救下她的男人若非有钱便是有势,可是他却没任何逾越的行为,除了……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女强小说
  3. 情有独钟小说
  4.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