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冥情难了:老公不是人

更新时间:2019-05-23 18:26:01

冥情难了:老公不是人

冥情难了:老公不是人 喵五殿下 著

已完结 江流烛炎 宫廷民国娱乐圈青春

主人公叫江流烛炎的小说是《冥情难了:老公不是人》,它的作者是喵五殿下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江流,女,D大历史系古代史专业二年级生。她来自坟墓,身份不明,人不人鬼不鬼,她究竟是什么?又有着怎样的灵力?风城接二连三离奇死亡事件?都跟她有关?所有矛头都指向她。大帅哥亲自出马查案,没想到他竟是驱鬼...

精彩章节试读:

吃过东西,我靠在那休息,苏米坐在那给我削苹果,温暖的阳光透过阳台的玻璃门落下来,暖暖的,空气里有淡淡的桂花香气,“你收拾的?”我有气无力,嘟囔了一句,细细嗅了嗅,一点尸体呆过的味道也没有。

“不是,是烛炎老师。”苏米把苹果递过来,笑看着我,苏米气色看起来好很多,没有原先的丧气,跟我住在一起还是有好处的,邪灵不敢轻易靠近,想到这我得意笑。

“又是他!”我撇撇嘴,“阴魂不散。等等,你叫他烛炎老师?他算哪门子老师?”我追问。

“你说谁阴魂不散?”我话音未落,苏米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见宿舍门被推开,烛炎跟施坤走进来,施坤粗声粗气的说道,不过我看他脸色还不算坏,没那么讨厌了。

“没,我什么也没说。”触到烛炎那张冰山脸,我立即改口,硬生生的挤出笑来,心底暗道,他们怎么会来?我还真是倒霉,说人一句坏话就被逮了个正着。

“女生宿舍,你们怎么进来了?”我岔开话题,烛炎没回答,只是冷冷的盯着我,上下,左右,看了个遍,我被他看的心里发毛。

烛炎一身黑色西装,气质绝尘,深邃的黑眸闪着凛冽的光,我喜欢他身上的味道,那味道一点点落进我心底,渗透每一寸皮肤,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就像是谁附了我身。

施坤瞥了我一眼,冷哼道,“我是警察,来你们学校是来办案,宿舍怎么不能进了?”说着,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来,喘了一口粗气,看来爬了三楼着实让这个胖子费了不少力气,脸上也憋得通红一片。

我没跟施坤计较,转眸看向烛炎,语气诚恳,“多谢救命之恩。”

烛炎嘴角微微一勾,似笑非笑的望着我,我脸上堆着笑,烛炎却移开了视线,我虽笑着,但竟有点失落,那是一种我很陌生从未有过的情绪,密密麻麻覆满心脏。

“小流,我还有课,让烛炎老师照顾你,我先走了,我一下课就回来。”苏米收拾着东西,回头对我笑,我皱了皱眉,想起苏米跟我不同系也不同专业也不同年级课程也不一样,想了一圈我点点头。

苏米一走,就留我一个人面对烛炎跟施坤,气氛尴尬,我撑着身子盘腿坐起来,拿抱枕垫在腿上,用手撑着下巴,淡淡的看着烛炎,“说吧,什么事?事先声明,我可不知道那个出租车司机的事。”

“那人都死三年了。”施坤瓮声嘟囔一句,这次他倒没怀疑我,我也算松一口气,“江流,你到底是什么?”施坤躲着我的视线,小眼睛盯着别处,粗着声音问道。

我是什么?我吸一口气,看向烛炎,烛炎立在那,冷冽的看着我,眸光深沉至极,我忽然很想跟他说实话,但很快那股子做个诚实孩子的冲动就被对人类世界的警惕心制服。

“烛炎,我累了。”我看着烛炎,烛炎转过身看着我,我就坐在他形成的阴影里看着他。

“施坤,你先回去,她的事我来处理,你先调查杜佳佳的案子。”烛炎冷淡的说道,语气沉沉,带着一丝不容抗拒的压迫感。施坤听罢也没拒绝,摸了摸锃亮的脑门,起身出去。

施坤一走,我稍稍松口气,但烛炎没有要走的意思,**咳一声,“烛炎我想睡觉了。”

“睡吧。”烛炎淡淡道,“我在这。”

我心里翻个白眼,我不需要你在这!

“烛炎,我想一个人睡。”我笑着,盯着他黑灿灿的冷眸,他眼睛里一定很冷很冷,我心底忽然冒出这个想法,忽然很想摸一摸他的眼睛,感受一下瞳孔的温度。

“不行。”烛炎直接拒绝,“我是你心理辅导老师,校长已经同意,顺便说一句,你爷爷,江老也同意。”烛炎凝视着我,我忽然有些晃神,呆愣一会反应过来、

“你见我爷爷了?”我凑上去,被烛炎按住,他微微颔首,顺手扯过被子给我盖上。

“以后,我照顾你。”烛炎淡淡道,语气平静毫无波澜,“江老已经把你交给我。”说到这,烛炎眼中闪过一丝光,我撇着嘴,不可思议得看着烛炎,人家一脸认真严肃。

烛炎冷淡着脸,意味深长,“也许你本来就是属于……”

“什么?”我皱眉,撇撇嘴,烛炎蓦地一笑,沉默不言,我见也问不出什么只好作罢。我躺在被子里,但没有睡着,我除了受伤,或者心力耗尽,很少需要睡觉。

烛炎坐在床边椅子上,手上捧了一本书,修长的手指摩挲着纸张,发出好听声音。他偶尔会抬头看我一眼,每次他看我,我也看他,烛炎总是被我的视线给憋回去,嘴角微微掀起,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沉默。

有他在,也还不错,我心里暗自道。

“烛炎,我不会害人,你放过我。”我望着宿舍门的方向,声音轻飘飘的,不像是从人的嘴里发出来的,很不真实,毕竟我也不是人,“虽然我很不喜欢人类,但我不会杀他们。”

我没有去看烛炎,不知道他此刻的表情,只觉得气氛瞬间多了几分压迫感有点压抑,我转过脸看向烛炎,烛炎面色冷冽的很,我小心肝顿时一冷,烛炎冷冷道,“我是不会放过你,尽管我还不清楚你是什么,但绝不会伤你。”

“真的?”我心肝一跳,手撑着床板撑起身子。

“是。”烛炎一脸冷淡,似乎还有点生气,我对人类的情感向来不了解,我管不了那么多只觉得这样的烛炎还挺可爱。

“不想睡的话,就跟我出去,我想找到杜佳佳被杀的地方。”烛炎冷着脸话锋一转,凉薄的唇微微动着,我立刻点头,同意他的提议,我答应过杜佳佳会让她走的安心。

“我帮你。”我吸了吸鼻子,从床上跳下来,随便套上一件外套,就跟着烛炎出了宿舍。烛炎果然很招人喜欢,一路就没少了议论和欢呼声音,我暗自感慨道,在人类世界有一副好皮囊是多重要。

刚出宿舍,迎面就见施坤,手上提着两大包吃的,他一见到我们,神色顿时有些尴尬,下意识的想把吃的往身后藏起来。我被他的滑稽动作逗乐了,三步两步走上前,“施队,是给我买的吗?”

“废话!”施坤冷哼,看上去很不自在,好像做什么错事被抓了正着。施坤岔开话题,“你们要出去?”说着,施坤视线掠过我看了看烛炎,我也一同看向烛炎,见他点点头,施坤清了清嗓子,“要我去吗?”

“不用,你先去调查杜佳佳那些同学,尤其是她宿舍里那些。”烛炎沉思着说道,“小心点,你面对的人里很可能不全是人。”烛炎提醒,施坤点了点头。

“江流,我把东西放在宿舍大厅宿管那,你回来的时候自己去拿。”施坤冷声说了句,没等我回答就快步离开。

我抿嘴一笑,一觉醒来,人都变可爱了。

“烛炎,我们走吧。”我快步上前挽住烛炎的胳膊,烛炎下意识的想要挣脱开,我坏笑一下,抱紧咯。烛炎眉峰紧蹙,似有些无奈,最后也就随我去了。

“去后山吧。”我脸贴着他的胳膊,声音很轻,“杜佳佳的味道在封天山,我们走吧。”我补充一句,烛炎视线微微一侧俯视着我,神色难懂,我笑笑,推了他一把。

“你对死人很敏感。”烛炎压低声音,带着些性感。

“是他们喜欢我。”我瞥了他一眼,敛起了目光。后背总是有一股冷意,就好像有一只阴毒的眼睛一直盯着我,无论是睡觉,吃饭,走路,他都盯着。我心暗自一沉,直觉告诉我我躲不了多久。

我们学校占地很广,但有很多地方并没有开发或者说不能开发,尤其是学校后山,也就是‘封天山’。

封天山并没多么雄伟就是个小山,一个小时就可以爬到山顶,传说我们学校从前是个某个亡国皇帝修建的行宫,而封天山很久之前是用来埋行宫里的死人的。

从前人死归土,成鬼,如果传言是真的那封天山其实就是个乱葬岗,我暗自想着,不由得挽紧烛炎的胳膊,烛炎回眸瞧我一眼,我报以微笑,依然使劲抓着他。

杜佳佳是被人虐杀,受尽折磨,死后又被人用术法唤醒跑去学校跳楼,我们进入封天山,我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除了杜佳佳还有其他人的味道。我不由惊得松开烛炎的手,快步向前走去,烛炎紧紧跟在我身后,我感觉得到来自他的视线。

“江流,怎么了?”烛炎跟在我身后。

我皱着眉头,快步走到一颗松树前停住,这棵松树散发着恶臭,味道极其令人恶心,我跺了跺脚,猛地趴在地上,一股股恶臭从地下传过来,“烛炎,又死人了。”

“在哪?”烛炎走上前,将我从地上拉起来。

“这下面。”我皱着眉,“得找施坤来,毁掉这里。”我抬起脸来望着面前的烛炎,“死了好多人。”烛炎微微颔首,面无表情,他缓缓地伸出手动作小心的擦掉我脸颊上的土。

“是谁在找你?”烛炎注视着我,一边说话一边擦掉我脸上的脏东西,“你知道吗?”找我……我心肝一抖别过脸,眼前浮现那次看到的赤红眼睛,后颈顿时生出凉意,难道是他!

猜你喜欢

  1. 宫廷小说
  2. 民国小说
  3. 娱乐圈小说
  4. 青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