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素手毒医:公主归来

更新时间:2019-05-23 18:28:05

素手毒医:公主归来

素手毒医:公主归来 未泠城 著

已完结 慕锦华辰钰 都市轻松爽文惊悚悬疑腹黑

完结小说《素手毒医:公主归来》由未泠城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慕锦华辰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双儿哽咽住了,一双眼哭得通红。慕锦华点头,心中百转千回,定定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城门,一颗心忽上忽下没个着落。她拍了拍双儿的手,笃定道:“最后一次了。”不知是说与她听,还是在安慰自己。双儿怔怔的看着她的眼...

精彩章节试读:

宴会继续进行,不少贵女都开始表现才艺。

不过,让她惊讶的是,南棠玥竟然没有来,而是南棠家的另一个庶女。

一时间索然无味,不禁多喝了几杯果酒。

“公主,你不能再喝了。”双儿上前按住了她的手,“很多人都在看着。”

她抬头,果然看见好几双眼睛一直盯在自己身上,红唇间溢出了笑语。“双儿,你看看他们的嘴脸,像是我真的做了什么大事一样。”

“公主,你喝多了。”

“我没喝多,是看得太清楚了,以前我怎么看不出来?”

“因为你是荣华公主。”

她顿住了,任由双儿夺去了酒杯。曾经她有着无上的荣宠,肆意快活。现在她却要在权谋中生存,很多由不得自己。

不,她还是荣华。

想到这,她复又挺直了脊背,巧目顾盼流光,脸上满是自豪。

“皇上,臣妾忽然想起来,荣华公主与摄政王是有婚约的,是吗?”

周围静默。

她抬头看过去,刚好接到一个良善的笑容,十分友好。

良妃,南棠歆。

‘哐当’一声,晚烟打翻了茶杯,溅湿了一袖子。她慌忙跪在了地上,急声道:“皇上恕罪。”

她身形本就娇小,所有人的目光朝这边一望,更是吓得瑟瑟发抖起来,惹人怜惜。

她知道怎么利用自己的优势。

甚至是对她的挑衅。

进京那日大闹摄政王府这件事早已传遍京城,甚至有传言说她阻挠晚烟生产,这样一个妒妇当了主母,啧啧,很多人都投给她不怀好意的笑容。

傅长宵沉下了脸,“皇上,贱内才刚生产,身体尚未恢复,才会手软了,请皇上恕罪。”

他这么说,更是把慕锦华推到了风口浪尖,周遭都是戏谑。

慕玄烨垂下了眼脸,“朕赦免你无罪,起来吧。”

傅长宵心疼的扶起了她的双肩,晚烟似乎是太过惊吓,直接腿软靠近了他的怀里。

男的健壮、女的娇弱,看起来就是天造地设的一队。

慕锦华不得不承认,这一幕看起来极其碍眼。她费尽千难万险赶回来,甚至是……可是她回来后,得到了却是看着他和别的女人成双入对。

她,是真的恨!也为自己那一年来的坚持所不值。

“公主。”双儿担忧的看着她。

她这才松开了手,只是袖摆已经成了一团褶皱。

“晚夫人温婉良善,等王妃进门日子一定不好过。”

“她可是公主身份,千金之躯!”

“那倒不一定,晚夫人深得摄政王宠爱,又产下了第一位子嗣,地位可不差……”

双儿正欲回嘴,慕锦华按住了她,不过是妇人间的细话,深究反倒是失了身份了。

闹剧尚未尘埃落定,良妃又开口了,“听说月前晚夫人为摄政王产下了一个儿子?本宫亦是准备了贺礼,在此恭贺摄政王了。香兰。”

闻之,在她身边的绿衫宫女端着托盘走了下去,里面盛着一根长命锁。

晚烟慌忙跪下,举手接礼,“谢良妃娘娘恩赐。”

慕锦华瞥见良妃在望着自己,心下好笑,她该要大闹才让她称心如意么?

“荣华公主似乎有话要说?”良妃蹙眉问道,就是抓着她不放。

慕锦华没想到她会问自己,当即一愣。莞尔,“摄政王与晚夫人真是郎才女貌,羡煞旁人。”

所有人都愣住了,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傅长宵虽不言语,骤凝的气氛还是传递了他的不悦。

无人敢大声呼气。

“华儿。”慕玄烨眼里闪过一丝担忧,瞪了良妃一眼。

良妃抿了抿唇,委屈道:“臣妾不过是担心荣华公主,怕她做出什么不合时宜的事来。”

她为何要百般针对她?慕锦华想不明白,就算是以前,也与她相交较少。

这个女人,对她充满了敌意!

傅长宵抬头,用眼神询问她。

她气极,站了起来。

目光嗖嗖嗖一下子集中在她的身上,她明白了,这些人今夜就是来看她的笑话的。

慕锦华怒了,毫不畏惧的走到了殿中,趾高气扬的说:“本宫心里的确不太舒爽。”

“公主。”双儿捂住了嘴。

晚烟笑意岑岑,仿佛都在意料之中。

良妃笑意更浓了,惊讶出声,“所以你才会大闹摄政王府?”似是察觉自己失言,她慌忙用丝帕捂住了嘴。

“那又如何?”慕锦华挺骄傲的扬起了头颅,毫不掩饰自己的讥讽,“如果本宫没有猜错的话,晚夫人该是我失踪的第一个月怀了身孕的吧?”

她侧目,凤眸骤冷,纤细的玉手指向晚烟,“本宫流落在外生死不明,而你们花前月下好不快活,午夜梦回之时可曾有梦见我?晚夫人的确是从一个好地方出来的,才有这样的好手段。”

“慕锦华,你够了。”傅长宵拍桌而起,怒目而视,对于自己唤了公主名讳无所顾忌。

她固执的看进他的眼里,“你到底有没有找过我?”

“有。”他没有丝毫犹豫,他确实找过她,但结果都是……令他心凉。

她松了一口气,“我记得不错,父皇本来打算要下旨赐婚的。只是,你娶的不是我,而是晚烟。”

傅长宵有些歉疚,允诺道:“摄政王妃的位置永远都是你的,华儿。”

她的视线恍惚起来,却想起了那一双始终含笑的美眸。

阿云,他果然比不上你。不,是没有人能够比得上你。

事到如今,她只觉心凉,再也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是她,错把鱼目当成了珍珠,才会辜负阿云的一往情深那。慕锦华,事到如今你看清楚又又什么用?

稳定心神,她双膝跪了下来,“皇兄,臣妹只求你一事还望你能应允。”

慕玄烨没直接应允,沉声问道:“你想好了?”

“恩。”她坚决的点了点头。

才要张口,就被良妃打断了话,“荣华公主是要向皇上请求赐婚么?”

傅长宵移开了目光,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无数道视线齐刷刷的射了过来,讥诮、讽刺、鄙夷……

不,至少还有双儿和皇兄是不同的。

看出了他们的忧虑,心下渐暖。

她鼓足了勇气,掷地有声的道:“不错,我是怨他们的。”

此话一出,周遭都是抽气的声音。

侧斜面的那道凌厉的视线更是激得她脊背发凉。

“皇兄,我乃是天辰的荣华公主,皇后所出,身上流着尊贵的血统,用度向来不凡精细无二。我要的男人,也必是天下独一无二之人,更何况还要与其他人共伺一夫。荣华善妒,眼里容不得妾室受宠。”

“荣华。”慕玄烨厉声打断她的话,他唤她称号,已是愠怒。

“皇兄先听我说完。”慕锦华不为所动,笑意嫣然,“摄政王既然已经娶了晚烟,荣华绝不自贬身份,与一个教坊舞姬共伺一夫。”

咔擦几声,傅长宵手中的玉杯被捏成了碎片,站了起来。他本就高大健壮,这一来更是让人无法忽视。

他警告她,“荣华公主,晚烟乃是我摄政王府的晚夫人,还请慎言。”

他为了她,再次狠狠的‘打’了她的脸,双颊发烫。

慕锦华早已料到会是这样,可还是觉得难受。“摄政王及其晚夫人伉俪情深,第三人实在无法插足。皇兄,荣华不愿将来做那等深闺怨妇,所以在此请求你,解除我与摄政王的婚约。”

没人会料到她这么说,大殿里又瞬间安静下来,只闻呼气的声音。

她一一的看过去,良妃、晚烟,甚至是傅长宵,眼底的惊愕那么显眼。

她重复道:“皇兄,臣妹请求你解除我与摄政王的婚约。”

傅长宵如遭雷击,当场愣在了原地。

他一直都以为,他们之间有着一条线,不论离得多远,只要他拉一拉她就会回到自己身边。可是这一次,这条线却不知什么时候岔线了。

惊愕之后是心痛,然后变成了被羞辱之后的恼怒。

“我不同意。”傅长宵第一个反对道,走出了席座,一步步向她逼来。“皇上,臣不同意,此婚事乃是先皇定下的,岂能说改就改。”

慕玄烨不答话,只是看着慕锦华,等待她的回答。

她说的对,慕锦华是公主,晚烟只是舞姬,皇家颜面何存?

良妃唯恐天下不乱的道:“难道公主是要摄政王休妻?”

傅长宵握紧了拳头,鼻息加重。讥诮问她,“是吗?”

晚烟抿唇,肩膀耸动瑟瑟发抖,眼泪应声而落。“皇上,晚烟愿意让出侧妃之位。”

此举哗然,慕锦华不知被多少人唾骂。

她只是奋力的挺着脊背,自己无意招惹她们,却被她们多番算计。好一个温婉良善的良妃,好一个大度痴情的晚烟。

傅长宵也被她感动了,“烟儿,你放心,有我在一天,无人能动摇你的地位。”这一句,是对着慕锦华说的。

忍到此时无需再忍,慕锦华爆发了,大笑出声,“好一出棒打鸳鸯的好戏码。”

她站了起来,美眸流转,轻蔑道:“无论如今你晚烟是什么身份,舞姬就是舞姬,也有资格跟我争?”

她正面皇上,声音清脆决绝:“皇兄,荣华决不愿与舞姬共伺一夫。我遵守的,不过是自古以来的礼制。我与皇兄乃是皇后所出,若嫁摄政王,岂不是要天下诟笑?如果皇兄不愿解除婚约,为了维护礼制,荣华明日起便上云清寺落发为尼。”

她不是当初被人牵着鼻子走的傻公主,也慢慢学会了权谋。

双儿热泪盈眶,在心中默道,王爷,公主终于可以保护自己了。

要不是有众臣在此,慕玄烨一定拍掌叫好,她今日,才有了当年母后的一点风采,不愧是天辰的公主。

他暂且不答话,反而是扫向众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轻松爽文小说
  3. 惊悚悬疑小说
  4. 腹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