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婚战不休:首席盛宠入骨

更新时间:2019-05-23 18:32:06

婚战不休:首席盛宠入骨

婚战不休:首席盛宠入骨 灰常狗血 著

已完结 赵恬儿梁楚笙 民国总裁科幻惊悚悬疑

小说主人公是赵恬儿梁楚笙的书名叫《婚战不休:首席盛宠入骨》,本小说的作者是灰常狗血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赵恬儿被童劲宠成东城“凶器”是家喻户晓的事情,却没人知道,这朵小白花突变成食人花。那一年,宠她入骨的男人昏迷不醒。她继承巨额股票,顿时成了香饽饽,叔伯婶娘慈心善目之下却包藏祸心,恨不得将人给活剥生吞。...

精彩章节试读:

童家,数百年底蕴的大家族,童劲从众多子女中脱颖而出本就是不容易的事情。何况童氏盘根错节,一旦总裁之位悬空,其动荡已是不难想象。

赵恬儿再得童劲宠爱,掌控童劲名下股权也是名不正言不顺,要拿住童氏,简直是痴人说梦。

“爷爷,我一定会努力的,等童劲醒过来,完璧归还。”

此刻,对上童老决绝坚毅的目光,赵恬儿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才挤出一个字来。

“傻孩子。”

心下大石落定,童老绷紧的神经松下来,疲惫之感顿时遍布全身。

童老目光慢慢放远,仿佛在缅怀久远的过去。

“没想到……我们的小丫头也长大了。”

赵恬儿眨了眨闪烁的泪眼,回想到儿时坐在童老膝上卖萌撒娇的画面,再也忍不住,痛哭出声。

一个月后。

巨人大厦。顶楼。

偌大的总裁办公室,黑白相间,线条简约而不失柔和,设计师还别具匠心添了一个接待空间,装潢利落清雅。

只可惜,此时氛围并不美好,无人欣赏这独到的设计。

“不知梁少考虑得怎样?”

“注资童氏集团十个亿?小心肝,你不会以为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吧?”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赵恬儿局促不安地坐在梁楚笙对面,一排银牙几乎要咬碎。

“这个项目已经得到了政府的审批,一个月前,童氏还签下了美国威廉的节能专利,不出五年……”

“嘘!”梁楚笙撑头看她,戏谑道:“你跟我说这个,还不如说说你的三围来听听。”

“梁楚笙!”忍无可忍,赵恬儿拍案而起,怒不可遏,“你耍我。”预约了半个月,爽约六次,苦等了三个小时,如今依然被如此戏弄,赵恬儿怎么受得了。

梁楚笙眨了眨眼,一副“我好怕”的表情,煞有介事拍了拍胸膛,“小心肝,你那么大声,把我吓坏了怎么办?”

额上青筋欢快地跳动,赵恬儿恨不得照着他的脸拍过去,拳头紧握,耐着性子道:“梁少,我是诚心诚意来和你谈合作的。”

“小心肝,我对你也是真心诚意的。”

赵恬儿闭了闭眼,只觉得浑身充满了无力感,破罐子破摔道:“你和我先谈公事,我们再谈感情。”

梁楚笙眨了眨眼,嘴角斜斜一勾,露出了一贯邪魅的笑容。

“谈完公事,小心肝就接受我吗?”

赵恬儿浑身汗毛竖起,却无可奈何,心不甘情不愿道:“是的!”

梁楚笙倏然凑近赵恬儿,暧昧地眨了眨眼,“小心肝何苦给童劲卖命呢?嫁给我当梁家少奶奶不是更好么?”

赵恬儿扯了扯唇,露出公式化的笑容:“梁少身边美女如云,我这不是自行惭愧么?”

梁楚笙故作神秘道:“你怎知我不是心里只有你呢?”

赵恬儿盯着梁楚笙似笑非笑的面孔,心头一跳,下意识往后倾,挤出一个笑容,讷讷道:“别开玩笑了,我有自知之明。”

梁楚笙轻轻叹息一声,摊了摊手,无奈道:“好吧,你想怎么谈?”

赵恬儿专心致志地诉说着。

金色的薄光从天边的云缝中倾泻而出,金箔一般的光晕自赵恬儿身后的落地窗投射进来。

她嘴边的微笑仿佛勾勒出一道光芒,那样美丽夺目。

梁楚笙看着赵恬儿出了神,削薄的唇不自觉勾起一抹浅笑。

这样美好的女孩,却不是自己的,真是可惜。

梁楚笙一脸的惋惜,回过身来,猛然打断了她。

“小心肝,你肯定从来没有和对手谈判过吧?”

赵恬儿停下来,眉心微蹙,一脸严肃看着他。

梁楚笙微微一笑,纤长的手指指了指,慢条斯理道:“你的眼神是飘的,这告诉我,你十分心虚。”说罢,点了点唇:“别急着辩解,你的数据都很精准,说得也很认真,这里的一字一句你大概已经倒背如流了吧?可恰恰如此,让我知道,你恐怕都不知道这份报告说的是什么。”

赵恬儿脸色陡然一白,“如果你不满意我的解说,可以……”

梁楚笙惋惜地摇摇头,声音低浑动听,却也犀利尖锐:“小心肝,就我所知,你们童氏现在资金链断裂、多个大项目停滞不动,不仅是银行黑户,恐怕连合作多年的企业恐怕也拒绝来往了吧?更别提童副总连同一干董事窝里反了。你觉得如果不是你,我会耐着性子听一个下午么?”

赵恬儿茫茫然瞅着眼前一针见血的梁楚笙,瞪大着双眸,眼里闪过一丝怅然。

原来不管多么努力还是不行吗?

短短一个月,赵恬儿受尽奚落历尽人间冷暖,此时此刻,听梁楚笙这么分析,却一点也不恼了。

良久良久,嘴边勾起一抹礼貌的笑容,低声道:“很抱歉,耽误梁少了。”慌忙地收拾着文件,从椅子上站起,这才抬眸微微笑起:“今天谢谢你,我还有事,先走了。”

看着女人纤细的背影渐行渐远,梁楚笙翻了翻白眼,就这点道行还想玩过那群老怪物,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可谁让这是小爷看上的女人呢?

梁楚笙叹了口气,终究舍不得下手太重。

“小心肝,别急着走啊。”

若是以前,赵恬儿铁定置若罔闻,但形势比人强,只要有一线生机,她绝不放过。

几乎是即可,赵恬儿乖乖顿住脚步,翩然转身,水雾弥漫的双眸直勾勾看向梁楚笙。

梁楚笙胸口一跳,心里暗骂了一句妖精,眉梢微扬,似笑非笑道:“注资童氏不是不可以……”

赵恬儿满脸期盼看着他。

“除非,嫁给我。”

宛如被一道雷当头劈过,赵恬儿浑身一僵,瞪大双眼愣愣地看着梁楚笙。

梁楚笙看着赵恬儿一副惊吓不已的神情,嘴角抽了抽,一股怨气油然而生,咬牙道:“我比童劲那老东西年轻,比他英俊,虽然我钱不一定比他多,可等我到了他那岁数必然也是富甲一方。”顿了顿,梁楚笙的自信重新建立起来,恨铁不成钢地瞪着赵恬儿,愤愤道:“小心肝,你的眼光是没带出娘胎么?”

被梁楚笙这么一吼,赵恬儿回过神来,只觉得脑仁儿刺刺发疼。又来了,每次梁楚笙耐心耗尽总这样,这哪里能比得过成熟稳重的童劲。

赵恬儿垂眸,低声道:“梁少,喜欢一个人不是因为他年龄外貌财富,只是因为这个人是他。”

“你就那么喜欢他?”

“喜欢,我打小就喜欢童劲,你不是知道吗?”

闻言,梁楚笙便觉得胸口一阵阵发胀,疼得不轻,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是找虐。伸了伸手,想要龇牙让这不识货的女人滚蛋!可偏又舍不得,厚实的大掌落在她的发顶,有些烦躁地揉着,莫名想起这亲昵的动作正是他所嫉妒的,不禁心情转好。

“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把心思都收起来,以后只能喜欢我一个人。”

赵恬儿抬头,看着梁楚笙煞有其事的模样,顿时哭笑不得,感情的事情随人心左右的话,她也不能一颗心落在童劲身上。

眼下不是讲道理的时候,赵恬儿这些日子深谙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抿了抿唇,这才慢吞吞道:“你知道我喜欢童劲很久了,我只能答应你尝试着不去喜欢他,不过我没办法忘掉的,他自小宠我疼我……”

小爷我也自小宠你疼你,只是一直没机会展现!你还在娘胎,我便早早定下来了,谁知道回过神那老东西就把你霸占了去。

梁楚笙摸摸鼻,瓮声瓮气道:“我没让你和他断绝关系,按照辈分,你该喊他一声叔叔,我以后是你丈夫,你的爱人,肯定会和你一起孝敬他!”

赵恬儿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梁楚笙哼了哼,傻眼了吧,爷我大方着呢。每年清明时节到他坟前烧香拜祭,美女丫鬟都大把大把送下去孝敬他。

赵恬儿神色有些松动,“可是梁家……”

梁楚笙不以为意,撇撇嘴,“我家里你放心,能乖乖娶媳妇生娃,他们就烧高香了,不会多为难你。”说吧,眉梢飞扬,脸上是掩不住的得意。

这难道是值得得意的事吗?

赵恬儿抬头望了望白晃晃的天花板,她一直以为即便不是童劲,也该是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视线拉回,黑白分明的双眸直勾勾看向梁楚笙,他漆黑深邃的双眸熠熠生辉,十分夺目。

良久,赵恬儿启唇:“梁楚笙,我一直不明白,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你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

网络流传的段子瞬间飘入脑海,梁楚笙脸色难看起来,暗自发誓,赵恬儿敢这么说,他一定就地劈咚了她!

“我就是喜欢你,浑身上下都喜欢!”

梁楚笙看着,赵恬儿愣了愣随即展颜一笑,心像是蔓开了一湖莲花,碧波荡漾,幽香沁脾。心里的郁结消散一空,脸上的笑容像是抹了蜜一般。

这话放在以前,赵恬儿必然是不信的,有能力帮她,有勇气说这话,独独这一位跋扈任性的梁家少爷。她不动容,那是假的。

只是……赵恬儿将梁楚笙脸上的坦荡荡看在眼底,忽的有些不忍了。童氏已经泥足深陷,何苦拖个垫背呢?何况,他要的,她恐怕也是给不起。

赵恬儿眼底泪花闪闪,嘴边却是笑意不减。

“梁楚笙,谢谢你。”

谢谢?!这是什么鬼东西?梁楚笙脸色陡然一黑,手心痒痒得,恨不得把眼前的女人给掐死。她的心是冷的吧?怎么都捂不热。换别个,早就感激涕零投怀送抱了。

猜你喜欢

  1. 民国小说
  2. 总裁小说
  3. 科幻小说
  4. 惊悚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