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戏精小妾,我不是细作

更新时间:2019-06-18 11:01:41

戏精小妾,我不是细作

戏精小妾,我不是细作 小鱼姬 著

连载中 虞清珞顾瑾瑜 悬疑现代腹黑科幻

主角叫虞清珞顾瑾瑜的小说叫做《戏精小妾,我不是细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鱼姬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虞清珞就是个现代三线小女星,一朝穿越到历史里追溯不到的西武国!而且还是王府里最不受宠的软弱小妾?!君主大人上来就要用白绫吊死她!细作?间谍?怎么可能!虞清珞琴棋书画啥都不通,演起戏来可是最在行的!于是...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十一章私自出府,该当何罪

就这样对视良久,虞清珞尴尬的干笑几声,打着哈哈道,“君主,今天的月亮好圆啊,你要不要一起来墙头上看?”

“是吗?从外面爬到墙头上观月?”

顾瑾瑜的语气淡淡,听不出什么情绪,可那双幽深的眸子,却是冷冷的盯着她。

完了完了,她今天怕是在劫难逃了!

“君主,妾身不是……啊!”

顾瑾瑜的面色冷冽,看得虞清珞头皮发麻,心下微微有些慌乱,正解释着,身子却是突然失去了重心。

扑通一声,硬是栽了下来。

疼!

不过还好古代院墙不高,不然可要摔坏她这把老腰了!

她扶着墙,弱不禁风的站了起来,咳嗽了几声,做西子捧心状,虚弱道,“君主,你看……”

哪知顾瑾瑜根本不给她演戏的机会,墨色的眸子嫌弃的瞧了瞧她那灰头土脸的模样,转过身去,边走边说着,“跟本王来。”

不知顾瑾瑜要搞什么幺蛾子,虞清珞收起那幅模样,乖乖的跟了上去。

心里暗自腹诽着,顶多被罚几日不许出门,她忍!

转过弯弯绕绕的花园,当虞清珞看到客厅那桌子山珍海味的时候,她立刻找了个椅子坐下,笑眯眯的向顾瑾瑜抛了个媚眼,自以为很感动的说着,“君主竟然知道妾身晚上没用膳,谢谢您啦!”

她的手还没碰到那只焦黄的鸡腿,顾瑾瑜冷冰冰没有感情的声音响起,“允你坐了?”

语气虽淡,却不怒自威。

虞清珞被这声音吓得立马收了手,她委屈的望着对面坐着的顾瑾瑜,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像随时能浸出眼泪似的。

“君主,您准备这么多菜肴难道不是心疼妾身晚上没用膳,又染了风寒吗?”

这男人当真阴晴不定的。

“染了风寒?”

顾瑾瑜冷淡的眸子在她身上扫了扫,怪异的笑了笑。

“对啊,君主,妾身……”虞清珞谄媚的捏起了一个笑脸,正欲辩解。

“跪下。”

还没等她解释完,顾瑾瑜冰冷的声音再次打断了她。

他冰冷却满含威严的声音让人不自觉的想要臣服,虞清珞感觉自己脆弱的小身板一震,立马起身跪了下来,身板挺的笔直。

再不好好表现,她就真的要完蛋了!

夜色微凉,些许月亮的清辉撒落下来,映着虞清珞一张颇有些憋屈的脸。

她跪在桌前,不安的绞着手指,鼻腔里时不时钻进饭菜的香气,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了几声,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君主,妾身要跪到什么时候时候?”

听到她肚子的叫声,顾瑾瑜颇有些嫌弃,几不可闻的皱了皱眉,清冷的声音富有磁性,煞是好听,“虞姬,你可知错在哪里?”

虞清珞水灵灵的大眼睛微微闪了闪,认真的承认着自己的不是,“妾身不该大晚上去墙头上看月亮,更不该当着君主的面从墙头上跌落下来,失了您的颜面!”

“哦?今天的月亮很圆?”

顾瑾瑜拿起茶杯浅酌了一口,动作优雅,淡淡的问道,清冷的眸子好似只是谈论着今天的月亮圆否。

他真的只是跟自己谈论这个?不可能!

思绪间,虞清珞正要开口,顾瑾瑜又生生的把她的话堵了回去,“虞姬,今天的花灯节可好玩?”

糟了,她竟然忘了顾瑾瑜的眼线遍布天下!

“不,一点也不好玩,妾身满眼满心想的都是君主,妾身发誓!”

虞清珞鼓起勇气,开始了她的飙戏,抬起眼,深情满满的看着他,认真的表着忠心。

顾瑾瑜不紧不慢的又优雅的喝了一口茶,就坐在那里淡然的睨着她,似要让她主动交代一切。

好吧,顾瑾瑜这厮果然不好糊弄。

虞清珞的肩膀沉了下去,叹了口气,委屈的看向他,清亮的眸子里还闪着泪花,声音软糯着撒娇。

“君主,您也知道妾身性子本就活泼,加上染了风寒,郁闷的很,就想出去散散心,您就原谅妾身这一次嘛好不好。”

得亏自己前世是演员,这眼泪还不是说来就来,只不过顾瑾瑜这厮,目光像是能穿透人心似的。

顾瑾瑜面对她的说来就来的眼泪,不为所动,继续品着茶,清冷的眸子里有几分让人摸不透的笑意。

“君主,整日闷在这院子里会憋出病来的,妾身从小就没怎么出去过,您就原谅妾身这一次,妾身以后一定当牛做马的伺候您!”虞清珞声音哽咽,时不时掩面小声啜泣,眼眶都红彤彤的,可那余光,分明是在瞅着顾瑾瑜。

放下茶杯,顾瑾瑜不冷不淡的笑了一声,轻飘飘的说着,“私自翻出府去,该当何罪?”

虞清珞黑白分明的眼珠子转了又转,装模作样的擦了擦眼泪,蹙着眉,叹了口气,“君主,妾身想您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

“哦?”

顾瑾瑜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目光颇是嫌弃。

这一眼让虞清珞的心都要颤出来了,她咳嗽几声,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虚弱的说着,“您也知道,妾身今日染了风寒,可我与这后院之人又不甚熟悉,私自克扣东西的事您也不是不知道,便私自翻出府去找个郎中给扎了几针排湿气。”

她这话半真半假,因着不受宠,管家克扣她俸禄和东西的事倒也是事实。

顾瑾瑜握着茶杯的指节有些泛白,他浅酌一口,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见他有几分相信,虞清珞再接再厉道,“本来妾身是不想跟您说这些后院的繁琐事扰您清净的,可是妾身从小怕疼,自然是不想挨板子的,只好实话实说,妾身也相信您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所以还请您宽恕妾身这次。”

这话满含真诚,听得顾瑾瑜有些恶寒,他嫌弃的皱了皱眉,挥挥宽大的衣袖,边站起身往门外走着,边淡淡的说,“起来吧,此事我自有主张。”

跟他打交道果然难熬,衣服都要被冷汗浸湿了。

“好嘞!”

虞清珞心下一喜,当即站起身来,向顾瑾瑜鞠了一躬,劫后余生似的拍着胸口给自己顺了顺气。

没料到的是,才走出去没几步的顾瑾瑜突然转过身,幽深的眸子让人看不清楚情绪。

天,他怎么又转过来了!

小说《戏精小妾,我不是细作》 第一十一章 私自出府,该当何罪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2. 现代小说
  3. 腹黑小说
  4. 科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