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秘密进行时

更新时间:2019-06-19 12:14:36

秘密进行时

秘密进行时 爱上萌面叔叔 著

连载中 生田优弥中岛夏薇月 穿越种田灵异冤家空间

《秘密进行时》是由作者爱上萌面叔叔最近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秘密进行时》精彩章节节选:有人说一见钟情的爱情是缥缈且虚幻的,世间上的恋人都希望对方是彼此的唯一。第一次与你相遇,就知道这是一辈子只会碰上一次的恋爱!...

精彩章节试读:

他俩,在这样的出发点上,一个是学校成绩优秀的资优生,一个是校学里的不良少年;这样的他们,却讽刺地成为了校园里叱吒风云的人气旋风。

坐在教室位子上。

靠窗的位子,视野非常好,能看到远处操场上三五成群努力练习的各种社团,以及学校角落茂盛树林里枝叶盛开的白色花蕾,就连左边那栋楼废弃大楼内,吉他社、音乐社及声乐社时不时传来的悠扬乐器演奏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教室外的走廊,是学校的主要通道,这儿的窗外与她的座位恰巧在反方向,从阳台望去,正好是面对校门口的方位,这里能正好能清楚地瞧见任何进出学校的人们。

夏薇月一直很喜欢这两个位置,因为不经意间,可以瞧见很多不同的人事物,包括人心这种虚无飘渺的情感。

除了看见之外,夏薇月也能很好地控制,就像生田所说的:‘就算可以掌握人心,纵而潇洒从容地应付,恣意游走在人与人之间,却也永远不晓得何谓真心。’

所以夏薇月总是,花很多心思,细心地去观察自己身旁的人,然后用最恰当的方式去对待他们。

但只有一个人,只有生田优弥,是到她永远也无法看透的!

每个人都说她不知道什么是真心,说她的一星期恋人不过是玩弄情感的游戏;不论朋友又或者家人,甚至是生田优弥,还是曾经和她在一起过的那些人;甚至有些时候,连她自己都会怀疑这一切是不是真的只是一场游戏罢了!?

但,其实夏薇月一直是知道的,知道自己对每个交往对象都是付出百分之百的真心,虽然到头来往往仍是徒劳。

为什么?

她不过是想要一个能够真心爱着她,而自己也能够真心爱上的人,不过如此。

很难的吧!双向的感情向来就难找,何况自己还要求对方要付出百分之百的真心。

怎么可能呢!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大家都说,每个星期一,只要是第一个跟你告白的人,不论是谁你都会答应,真的吗?’

望着窗外,突然地想起了今天早上生田对自己说的那句话,当时那阵阵喷吐在脸上的气息,此刻依然灼热地烫在肌肤深层。

十六岁的最后一个夏天,迎来十七岁的人生前,生田的告白,在连自己也未察觉间,悄悄的触动了她的心。

再次从回忆里醒过来,才明白与生田再次相见那天,那句告白话语为何听来如此熟悉。

生田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是一个那么热爱大阪的男人,为什么会出现在东京都的城市里?

其实是很想知道原因的,却又怕知道真相后,那种与自己想像落差的失落感。

夏薇月总觉得现在的生田让她感觉很陌生,冰冷冷的,没什么温度,脸上总是挂着一抹淡淡的忧伤。那种悲伤的气息,就像是十七岁那年,要离开大板前对生田说‘不喜欢’时,他脸上露出苦涩神情。

让人想伸手,紧紧拥抱他。

中午一过,夏薇月早早就把店关了。

今早生田离开前,回头丢下一句,‘下午去约会吧!两点,转角那间咖啡厅等我。’

话说完对着身后的夏薇月挥了挥手,踏着缓慢的步法离开,留下一个孤独的身影。

午后,生田靠站在街边的墙,看向对街咖啡厅。从透明玻璃窗里,能看见夏薇月正拿着手机讲电话,还时不时开心地笑着;他点了根菸,就这样凝视着她好一会。

坐在咖啡厅里,夏薇月试想过无数次与生田优弥再次见面的情景;她猜想生田大概会假装看不见她,或者搂着他小时候最喜欢的那种身材姣好、长相甜美的女人招摇地从她身边走过。但想过太多次,却迟迟没遇上,到后来也渐渐的没再指望遇上了!

所以当生田出现在她面前,还一脸完全没认出她的模样对着她告白时,稍微的有股想送他一拳的冲动。

夏薇月刚放下电话没多久,生田便出现在桌子旁边看着她。

“啊!”夏薇月叫了一声,愣了半天也没能顺里挤出个字来。

讲电话讲的太投入,导致她完全没察觉到生田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她旁边的。

‘喂喂。’生田自然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动作不轻不重。

“喔!好久不见。”夏薇月合上了半张的嘴,笑了笑,随口说了句无关紧要的话。

生田温柔的笑着,丝毫不在意的于夏薇月对面坐下,‘什么好久不见。不是早上才见过,还是说你这么快就想我了?想不到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很有自知之明。’

他拿起服务生递上来目录,稍稍认真的看了起来。

‘呃……,这个,谢谢。’生田伸手指了指,将目录递还给服务生,礼貌的微笑。

“还是一样不会念片假名的生田优弥呢!一点也没变。”夏薇月抿了口奶茶,盯着生田变的有些微妙的脸笑。

生田从嗓子发出有点干涩笑声,‘哈,看来你还记得我嘛!那干麻还装做一副不熟的样子,害我以为你把我忘了。’

“明明是你自己一开始没认出来,还莫名奇妙跟我告白的!叫我怎么好意思跟你相认。”夏薇月有意无意的搅拌着奶茶,嘴里嘀咕着。

沉默了一会,生田缓缓开口:‘还好吗?这些年。’

“嗯!过着很阳光很美好的日子,每一天都是,没什么不好的。优弥呢?来东京会女朋友吗?”

平淡的语气,挂着淡淡的笑容,想起这些年,夏薇月内心掀起阵阵波澜。她心里想着,就算过的不好又能怎么样呢?知道了又如何?这些年,一个人,无论好坏,不都这样过来了吗!?何况当初是自己一声不响的,执意要走。

当年,是可以选择不走的,奶奶说了,只要她想留下;但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没来由的想逃,逃离这些让她厌倦的一切,逃离一个叫生田优弥的家伙。

‘蛤!?’生田抬眼看了眼夏薇月,又低头喝着咖啡,霎那间有总被她看穿的感觉。‘嗯,也不能说是来看女朋友的,应该说是来挽回,不过失败了!所以我就从东京逃到横滨,然后就遇见你。’

“原来如此,难怪你说的是陪你淡忘感情。所以你是看到花店的名称才走进店里的吧!我就奇怪了,日本也不小,怎么偏偏在这给你遇上。”

一派轻松的口吻,虽然是早就预料到的事情,夏薇月却还是不免介意着生田来东京不是来找自己,而是来挽回女朋友的。不过若不是如此,恐怕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再遇上也说不定。

‘是啊。’

盯着陷入回忆中的生田,夏薇月知道,他在想那位挽回不了的女朋友,同时她也明白,为何几次见到他时,他脸上总带着一抹淡淡的哀愁,虽然他很努力的在掩饰,却还是轻易的被自己给发现。

“哈哈哈,听你这么一说,现在想来我好像有些吃亏呢!成了现成的替代品了,不过其实也无所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平时店里也没什么客人,就当是做善事好吧!”

想到这,夏薇月突然笑了起来,笑的意味不明、笑的神态自若,却让坐在她对面的生田看的胆颤心惊。

生田沉默不语,望着夏薇月,他从以前就看不透夏薇月,就像夏薇月看不透他一样。此刻的他,实在无法判断夏薇月现在心里是怎么想的,只是面对这样若无其事的她,心不免抽痛着。

“呵呵。好啦!不要苦着一张脸,我跟你说笑的,知道你没那意思。反正就像我的一星期恋人不是吗?只是这次的期限长了点,不过你放心,既然答应跟你交往,我就会付出百分之百的真心。”夏薇月看着面无表情的脸生田,愣了一会,“优弥还真的是一点也没变,和以前一样。小心别又爱上我了!”

‘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又爱上,都傻了一次不会再傻第二次。’生田像刚进来时那样揉了揉夏薇月的头,又露出了那抹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温柔笑容。

面对寂寞,我们总是心怀恐惧;面对幸福,我们总是心存不安,于是,我们戴上伪善的假面,用谎言浇灌虚幻的美丽。

“你说的轻松,那要是我爱上你怎么办?”

‘爱上就爱上,还能怎么办,真要怎么办也得等你真的爱上我再说吧!’

生田略为嘲讽似的笑着,也非刻意,有点半开玩笑的模样,似乎不相信夏薇月会有爱上他的一天。也对!毕竟当初生田向她告白时,她丢下一句不喜欢,把人家狠狠的伤了个透彻不打紧,然后逃之夭夭。

而且这一逃还逃了那么多年,要是他们这回没遇上,恐怕要逃上一辈子也不会想主动去联络对方。

“健康、阳光,却温柔地要死的大阪男人啊!”

夏薇月拨开生田放在自己头上不愿撤开的手,却在拨开的瞬间,有点留念那双手停留在自己头顶上的温度。

‘喂喂喂,哪来这么多形容词,是什么啊。’生田不满的回应。

“说你啊!什么。傻啦?!”

接着两个人便没再说话,生田端着手里那杯还有些发烫,却怎么也叫不上名字的咖啡,和她一起坐在咖啡厅里发了一下午的呆。

后来结帐完,将她送回店里的时候,生田望着夏薇月递过来的纸条一脸茫然,‘干麻?’

“私人电话和MAIL,回到住处记得打给我,或传个讯息也行,要是你不想打我也不会介意。”

随后转身走进店里,快速上楼。留下还呆愣的拿着纸条站在原地的生田优弥,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回到房间没多久,等她洗好澡坐在沙发,拿起手机,撇见不久前一封没见过的号码发来的讯息,又再次露出了灿烂的笑颜。

“到了!别担心,早点休息。”

“谁担心他了!笨蛋。”

随手将手机丢到沙发的另一端,打开电视有意无意的转换频道。

夏薇月并没多认真看着电视在演什么;脑海里占据的,心理想着的,全都是那个人。

时间会在一天天中慢慢的改变一些事情,不是面目全非的表面,而是水滴石穿的彻底。

再次遇见你,只是一个意外。而我也从来没去思考这个意外到底是不是一场美丽的意外。谁叫命运,从来都是爱作弄人的东西。

此刻的夏薇月内心波澜不断,心头突然涌上一股说不尽的恐惧,她不知道继续和生田拍拖下去是好还是坏。她明白,一直都明白,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不变的。

静,一室叫人难忍的静。

心,忍不住抽搐了一下,久违的害怕再度飘浮上来。

忍不住,又让自己掉入记忆的漩涡之中。

拒绝生田告白后的隔天,夏薇月不带任何表情的跟着父亲搭车离开东京,来到一间她完全不熟悉的新学校。

夏薇月离开大阪的时候曾对自己发过誓,要是她再想生田优弥那个臭小子,她就是王八蛋。

但当她拎着很轻的行李箱,站在父亲的身后来到了新家门口,打开门的那一刹那,夏薇月心里有点说不出的难受,好像突然有什么真的没了,就在自己眼前,硬生生的消失了!

至于到底是什么消失了,她自己也说不上来,如果说是生田优弥的话,那是早就没有的事实;在坐上开往东京的列车那一刻,就已彻底明白,已回不去。

只是想着,那家伙大概会伤心好一阵子吧!说不定还会天天破口咒骂着自己没良心,丢下他一走了之,又或者庆幸终于不用被自己祸害了?夏薇月时不时想着些有的没的,浑浑噩噩的度过了在东京的第一年。

新学校距离繁华的是中心还有一段距离,附近没有溪流,但是有一片广大的海。海边没有草地只有沙滩;没有翠绿只有虚假的白;没有生田优弥温暖的手心,只有一个人无止尽的孤单。

所以中岛夏薇月依旧是中岛夏薇月。

不断想着某个骄傲的不得了,但会对她时不时展露温柔,又很健康阳光的大阪男孩的中岛夏薇月。

当然在这一年里,夏薇月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原来自己已经做了很久的王八蛋,所以当她被班上同学无意的骂了句‘王八蛋’时,就突然没由来的失去了控制,紧握着拳头就冲了上去。

大概是自己从小就不像一般女孩子温静,再加上一天到晚都和生田优弥混在一起的关系,她的个性倒变的像男孩子些,打打架什么的,对她来说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不过再怎么样她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孩子,结果当然是被揍的很惨,跟生田优弥比划的那两下子完全不够应对和她对打的人,况且她身边早已没了那个会在她快打输时冲出来拯救她的人。

和夏薇月对打的同学也有些郁闷,明明只是开玩笑骂着玩的,任谁都听得出来是说笑的语气,而她居然就这么不要命的就扑了过来,明明是个女孩子,又不怎么会打。

小说《秘密进行时》 第三章 爱上就爱上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穿越种田小说
  2. 灵异小说
  3. 冤家小说
  4. 空间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