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绝色毒妃:皇叔放肆宠

更新时间:2019-02-10 10:56:16

绝色毒妃:皇叔放肆宠

绝色毒妃:皇叔放肆宠 七宝宝 著

连载中 秦长越楚凤歌 种田仙侠重生豪门

热门小说《绝色毒妃:皇叔放肆宠》由七宝宝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长越楚凤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再活一世,她杀伐果断,冤仇尽报,想着此生再不谈情。天下人都把她当成杀神,当成满身血腥气的妖孽。到最后,绝色皇叔拍了拍床榻,“长越,上来暖榻。”一夜春宵,她咬牙,“我杀了你!”他挑眉,轻揉她的腰,“夫人...

精彩章节试读:

“余下九十万两,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了,我晓得你一下子也拿不出这许多来,我会另行想办法,但是你能不能,先借我一点?”

楚天阔的意思很清楚,我虽说只和你借一点,但是你要是真的爱我,那就把全部的九十万两都给我凑齐吧。

“我一时间的确也是拿不出许多来,前段日子大伯娘的哥哥家出了点事,现在又恰逢年节,铺子什么都不赚钱也不好卖,如今家中现钱,怕是只有不足两万两,我且回去给你凑一凑,大不了我也出去借一下,总是要给你凑出十万两的。”

楚天阔神色一僵。

十万两,这和他预期的差的也太远了,他原想着,秦家的家产全部变卖,百万两总是有的,自己需要的钱一下子就够了,就算再不济,依着秦长越的性子,五十万总是不在话下的。

十万两?确实也不是个小数目,可是剩下的亏空,自己要去哪里弄钱来补?

楚天阔的笑容有几分尴尬,“阿越,还是你对我好,你这样的兄弟,我有个七八个,这次难关也就不算什么了。”

你还听不出来其中意思吗!你不是我最好的兄弟吗,你才借十万,剩下的八十万我去找谁!

秦长越却只当楚天阔是在夸她,拍了拍楚天阔的肩膀,“无事,你若不想说到底是什么事情也不要紧,总会过去的。”

这一句话,便又把楚天阔跃跃欲试的心给压了下去。

你都不告诉我是发生了什么,怎么有脸和我借钱?

“不是我不想说,阿越,实在是很麻烦……”楚天阔讪讪开口。

秦长越爽朗一笑,“你我兄弟,你若觉得难开口,不告诉我也无事,钱你等我几日,到时候我差人送给你,你且拿着用,欠条什么的便算了。”

秦长越既这么说了,按楚天阔的性子,肯定是要给写的。

十万两也是钱,秦长越才不会白白给楚天阔。

而且楚天阔瞒得这样紧,先前秦长越还没觉得有什么,可她试探了几次都没试探出来,反倒叫她觉得,也许这事,她该好好去查查了。

秦长越回去的时候,张清成就在门口等她。

“将军,王爷来了。”

“王爷?”秦长越挑眉。

“裕王爷,已经坐了一会儿了。”张清成伴着秦长越一道往里走,低声道。

秦长越一脸疑惑进门,内心微微有几分忐忑。

楚凤歌提前查了她的身份,刚刚又恰好在湖上遇见,恐怕是已经怀疑了自己。

但秦长越岂是个怕事的人,整理了衣裳便打着帘子进去,不等楚凤歌开腔,弯腰拱手道:“多谢王爷救命之恩。”

楚凤歌将秦长越从头到脚扫了一眼,眉眼冰凉,却姿韵无双。

他垂眸,清冷开口,“将军不必客气,算起来,也该是本王先谢过将军才是。”

“本王深夜叨扰,将军不会觉得厌烦吧。”楚凤歌抬袖抿茶,没有一丝叨扰了秦长越的不好意思。

秦长越懂了楚凤歌言中之意,遣了身边人退下,屋中便只剩他二人。

“两年前的关山之战,将军还记得多少?”楚凤歌开门见山问道。

秦长越没想到楚凤歌会问这个,瞬间一愣。

两年前她十四岁,初时不为人所知,纵是常胜,不过也都是一些小战役。

直到关山之战,她才彻底打出自己的名声,可那也是她最不愿意回忆的一段记忆,她于此处开始崭露锋芒,可也就是那时,她的大伯伯和父亲,都死在了战场上。

后来有人曾悄悄说,秦长越就是秦家的扫把星,她每一次人生的发光点,都伴随着秦家人的去世,而一个家族仅靠一个人,是完全撑不起来的。

秦长越的出名史,也就是秦家的败落史。

不过秦长越还是一一回答了楚凤歌的问题。

“也就是说,当时将军只是一个前锋,奉命前去埋伏,并不和大部队在一起。”

秦长越点头。

楚凤歌若有所思。

“秦家与楚天阔的关系,当时就很好吧。”

“秦家一向公立,于皇子夺位之中从不站队,所以也不存在与谁关系格外好的说法。”秦长越最是知道自己那些叔叔伯伯的脾气,便是他们不在了,她也要为他们辩驳一句。

楚凤歌好像并不在意这个,只轻浅抿了一口茶,没有反驳她。

还是秦长越自己开口,“不过那时候,三殿下的确是在军中,算是磨炼,没有过多参与谋划。”

“听闻秦将军与楚天阔一道长大,想来感情很好吧。”

秦长越猛地抬头,正对上楚凤歌一双凤眸,寒冰掩盖了湖水里全部的颜色,秦长越看不分明楚凤歌的意思。

她与楚天阔是自小一起长大不假,可细想来,好像是从关山之战以后,二人的关系才突飞猛进。

她死里逃生,只剩下在京中养病没有出战的小叔叔一个亲人,是楚天阔在旁安慰,才让她走出了那段阴霾。

关山之战以后,楚国元气大伤,秦家更是差点一蹶不振,多年来,秦长越和楚天阔都默契地不去提这个。

可今日,被楚凤歌这么一问,秦长越的眼皮忽然跳得厉害。

难道关山之战,竟然另有隐情?

“对了,”楚凤歌临走前状似无意开口道,“先前给将军把脉,仿佛有几分异常。”

秦长越的眼皮狠狠跳动了一下。

楚凤歌发现了什么?

秦长越知道,医术高明的大夫是可以通过脉象分辨男女的,难道,楚凤歌也有这个本事?

楚凤歌脸色苍白,捂着嘴咳了两声,“脉象来看,将军近来似是身子虚弱,夜深了,本王身子不好,就先行作辞了,将军纵然年轻,也该好好保重身子才是。”

秦长越这才松了一口气,然也知道,这个裕王爷,绝非等闲人物。

楚凤歌走后,秦长越越想越不安,到底是叫了张清成来。

“关山之战?”张清成沉思一会儿,“将军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当年的凶险,时至今日想起来还是头皮发麻。”

“当年的兄弟,除了跟着将军的侥幸逃过围剿,剩下的,没有一人回来。”

张清成的嗓音也沉重几分,那段往事,凡是经历过的人,都不想回忆起来。

秦长越也叹了一口气。

“对了将军,这次,属下发现了一件事,但是却不敢笃定。”

“快说。”

“那伙袭击裕王的流寇里,有一人,瞧着有点像李进达,但……属下也不太敢认。”

李进达?

秦长越蓦然一惊,差点没想起这个人是谁。

他是张清成的同乡,从前是跟在大伯伯身边的,关山之战中马革裹尸,从此就没有回来。

一个已经死了的人,怎么会变成流寇,袭击楚凤歌?

张清成不去认他也是对的。

一来这么多年过去,长得像的人也不是没有,许是他认错了。

二来他本来是去帮楚凤歌的,要是再和流寇扯上关系,就更让这事说不清了。

楚凤歌本来就怀疑秦长越,要是这么一来,恐怕更觉得这从始至终都是她贼喊捉贼了。

可是这件事,也绝对不能就这么轻飘飘过去了。

“你去查一查,记得,不要走漏了风声。”

如果那人真的是李进达……

秦长越的眼皮狠狠跳动了几下,她知道不可能会有什么奇迹发生,当年,还是她和楚天阔一起去给父亲伯伯收的尸,为了避免被敌人发现追踪,她甚至没敢把他们的尸首带走,只匆匆埋在了大漠里。

秦长越忽然觉得,她派人去帮楚凤歌,好像会发现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还有一件事,你也找人去查查,楚天阔从秦家拿走了十万两银票,应该很快就会兑现,你去查查那些银子的去向。”

看来事情,要比她想象得,扑朔离迷得多。

这一夜,秦长越近乎无眠。

猜你喜欢

  1. 种田小说
  2. 仙侠小说
  3. 重生小说
  4. 豪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