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乱世谋,绝色蚀骨师

更新时间:2019-07-20 11:26:32

乱世谋,绝色蚀骨师

乱世谋,绝色蚀骨师 千绿 著

已完结 宁书槿宋祁 重生青春豪门神仙妖精

主角叫宁书槿宋祁的小说叫做《乱世谋,绝色蚀骨师》,它的作者是千绿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蚀骨师宁书槿与剔骨师宋祁是势不两立的死对头。 两人相争数年,不相上下。 一次,宁书槿“蚀骨”之时,宋祁闯入,两人大打出手,宁书槿不慎将蚀骨秘术上古梦貘打入宋祁体内,使宋祁失去了记忆。 ...

精彩章节试读:

岳婷所求之事,有些让宁书槿难以置信。

彼时,月色幽暗,岳婷跪地不起,泪珠渐落说道,请求姑娘,为隋远蚀骨,清除掉,他脑海中所有关于我的记忆。

这种情况,自出师以来,宁书槿从未遇到过。当下情况,她唯有推托道,“此事再做商议。”

这一商议,便又拖了数日。宁书槿飞鸽传信于师姐,师姐却回道,世间诸事,随心而行。果真是师姐,境界都不同。宁书槿当下便放宽了心,让岳婷道出往事。

那日,宋祁不在,宁书槿与岳婷对坐于小院之中,细听着岳婷娓娓道来。故事同那老妈子虽说的,却是无甚差异。只是,少了一段。那是岳婷之父还为落寇为水匪之前,渡船的渔夫们都丢了生计,因而,决定要上告到官府那里去。可一层层上达,哪有那么容易。仅在衙门这一关,便被卡住。原是那衙门总管本就不顾民众生死,一次次阻拦后,更在见到了岳婷之时,提出了要将岳婷纳为妾的想法。这要求过于荒谬,岳婷之父知道上诉无望,这才落了寇。可偏偏也是这一小插曲,让岳婷认识了隋远。

往事重现,岳婷似乎心绪有些不宁,她缓缓道,“那日,隋远是第一日到衙门里,瞥了那总管一眼,后来,那总管便少了一只眼睛。”

热血的少年手法实在残暴,可岳婷却不知怎的,再也无法将那少年忘记。

宁书槿颌首,心下却想到,这般残暴的手段,难怪隋远剿灭水匪后,竟不肯留一个活口。

“那水匪?”脑海中似乎什么一闪而过,宁书槿问道。

“当年,”岳婷缓缓开口,“是那些水匪,串通了官府,才将我父推了出去。”

所以,隋远此举,是为了给她报仇?

“当年,他一声不响走掉。”岳婷却还沉浸在往事之中,“我便认为,是他负了我。”

此后风月场上,便笑着逢迎,甚至教娘将她许了出去,她也不多说半个不字。可隋远剿灭水匪的消息四散,心底那尘封的弦,才又铮铮作响。

一切看似理所应当,可为何要为隋远蚀骨呢?

岳婷便又说道,“我欠了他一条命。”当年既有人从中作梗,让岳婷编入乐籍,又怎肯放过她。就在下放到乐坊的那日。光天化日,竟就有人,一身夜行衣闯入她房间,想取了她的性命。

“又是隋远救的你吧?”宁书槿问道,自古英雄救美,真是一出俗套到可以的戏剧。

故事纷乱复杂,宁书槿忽就没了听下去的兴致。

岳婷有些心急,便忙说道,“事成之后,我可以给姑娘原定双倍的酬金。”

早这样不就结了,宁书槿嘴角一翘,道,“那此事就这么……”

说定了三字还在口中,宋祁却自院墙翻入,“且慢!”

宁书槿不由得翻宋祁一个白眼,不搅和她的生意宋祁是不是就不高兴?宋祁却只抬头望着那堵院墙,不多时一黑衣男子翻入,身手甚是敏捷。

宁书槿一脸疑惑,岳婷却哭噎着道,“隋远。”

隋远?那个残暴血性却专情的怪人?宁书槿一听,忙吓得退后三步。虽是主顾,虽有钱赚,可是宁书槿更珍惜自己的小命。那隋远却无暇理会宋祁和宁书槿,他快步走至岳婷身边,什么话都未说,便将佳人拥入怀中。

场面一时,很是感人。宁书槿倒也不怕了,只歪着头看着。

宋祁悄悄走至宁书槿身后,一只手还未伸至宁书槿腰间,便横空飞出一只枕头。

宋祁白目,这是哪儿来的?

宁书槿便笑着指向院中石桌,方才和岳婷姑娘聊天,觉得有些凉,便从房中取出了两个枕头。还有一个?宋祁本能往后闪躲,却见宁书槿抱着另一个,像看傻瓜似的望着他。很是尴尬。

宋祁从怀中取出折扇,轻摇起来。而这时,隋远与岳婷总算是两两相望够了。岳婷依偎在隋远边上,眼眸中水光闪烁。隋远望向宁书槿,“感谢二位,救出岳婷。”

所以呢?宁书槿侧头看着隋远。她的生意,看来真真是黄了。两倍的酬金,仿若流了那条通往淮安的河里。

“隋远此次前来,”正待宁书槿心灰意冷之时,隋远开口道,“是请姑娘为我蚀骨的。”

峰回路转,宁书槿错愕到下巴点地。怎么回事?宁书槿忙问宋祁。宋祁摇头,他哪儿知道怎么回事。

“那你怎么把隋远找来的?”宁书槿气的一下将怀中枕头丢出去。

能是怎么回事。宋祁脚掌轻点,那枕头还未飞到他身前,便被他揽手接过。“解铃还须系铃人。”

既然岳婷这事已然成了个死结,她竟不肯另嫁她人,而往事错综复杂,她与隋远都似乎没有了在一起的可能,倒不如设法让她和隋远见上一面。有怎么样的决定,两个人一起面对,总好过一个人。

待帮助隋远蚀骨成功了之后,宁书槿同宋祁踏上了回大梁的道路。一路上宁书槿愁眉不展,叹声道,这世间多少有情人,却始终有缘无分。

宋祁本想笑她,可宁书槿说的着实有理,便像那隋远和岳婷一般,分明生死相许,却……思及此处,宋祁恍然问道,“究竟他们惹了什么样的人?”

宁书槿侧目,回想起那夜,隋远要求蚀骨,与岳婷泪眼相望,却始终不愿透露当年事一丝一毫。

小说《乱世谋,绝色蚀骨师》 第七章:江南柳(2)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青春小说
  3. 豪门小说
  4. 神仙妖精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