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万相八荒

更新时间:2019-07-23 14:54:31

万相八荒

万相八荒 逆擎横天 著

已完结 苏九笙陆欣颜 古装女强冤家游戏

《万相八荒》是作者逆擎横天所著的一本武侠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万相八荒》精彩节选:万岁千秋几风雨, 相闻尘世多苍茫。 八方明照登盛景, 荒楚飞烟龙音唱。...

精彩章节试读:

在陆欣颜将苏九笙按倒的同时,四周本来看着就十分弱不禁风的船篷几乎就在一瞬间便被这箭雨扎成了筛子,碎屑横飞。

苏九笙甚至听见了箭翎划过耳畔带起的那阵阵风声。

眨眼间,这方小船的有半边儿几乎都被扎成了刺猬,在波涛中无助的晃动着。

陆欣颜和苏九笙都能听到彼此沉重的喘息声,和激烈的心跳声,苏九笙缓缓凑到了陆欣颜的耳边低声说道:“陆神医……我怎么觉得这船越开越快了是怎的?”苏九笙话音刚落,对方又是一阵乱箭齐发,船身在水波中猛烈晃动,已开始往扎满了箭的一侧缓缓倾斜。

陆欣颜瞪了苏九笙一眼示意他别出声,自己则悄悄挪着身子,移到了船舱的另一边,并向苏九笙打着手势。

苏九笙会意,小心翼翼的往陆欣颜旁挪动。待两人都爬了过去,这船才多少有了些平衡的意思。

苏九笙擦了把额头的冷汗,大气都不敢出。

就在这个时候,船尾船头忽然传来一阵响动,接着就是两点火光一闪。

苏九笙心头一惊,回头看向陆欣颜。陆欣颜将食指放在唇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接着又向着苏九笙一通比划,意思是你顾前我断后,苏九笙会意,点了点头,伸手从腰间拔出了随身的短刀,反握在了手中……

船篷外,一头一尾站着两个身着夜行衣的蒙面人,眼露寒光,手持着火把正要进船篷察看。

站在船尾的那人先人一步,用手中的十三节铁鞭撩起了遮掩的帘子,接着就准备将手中的火把送前些,方便察看。

而就在这片刻功夫,说是迟那是快,一道青光从这黑洞洞的船篷内一蹿而出,那人当即反应,抬手就将手中的铁鞭迎了上去,可这青光就似长了眼睛一般,居然绕过了那铁鞭,直奔那人脖颈就去了。

那人猛地想向后退去,可大势已去,不待其动作,一抹红线已在其项间悄然而生,刹那之间血雨喷洒而出,淅淅沥沥的洒在了江面和船板上,那人倒地前呜呜的挣扎声与那血珠溅落之声,片刻间就一并被这江水的奔流声淹没了。

船头那人似乎还未察觉船尾发生的变故,半个身子已探进了船篷内,火光隐隐约约闪动着。那人躬着身子似乎想在地上能找到些什么,就在这时,藏在篷顶的苏九笙一跃而下正好骑在了那人脖子上,抬手就是一刀,接这伸手抓住篷顶,腰上借力抬脚一踢,直接将这人踹出船舱外落入了江中。

陆欣颜听见这么大的动静,回头一看,暗骂了句该死,船篷的窗栏被苏九笙这一脚踢的是支离破碎,赫然呈现出一个大洞。舱内的情形在这时隐时现的月光下看的是再清楚不过。

突然间四周是一片出奇的寂静……

陆欣颜借着掉落在船板上的火把向四周那么一瞥,心里暗叫不好,一把拎起了地上那具被他抹了脖子的尸体转身冲进了船篷。

“小心!”陆欣颜大喝一声。

不远处的江面,似乎有那么一条黑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迅速向着这条千疮百孔的船奔来。

“该死……”

有那么一瞬间,苏九笙以为自己已经带一世英明被乱箭射成了筛子,十分落魄的就在这条破船上一命呜呼了,然而当他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陆欣颜正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自己,他们依旧在这条破船上,四周依旧都是飞蹿的箭影,而代替他们被扎成刺猬的则是陆欣颜手上正举着的那具不幸死了第二次的尸体。

“很惊喜是吗?”陆欣颜喘着气说道。

说话间船尾又有火光闪烁,不一会儿船头也亮了起来,看来是又有人趁乱摸上船了。

这群人摆明是冲着这地陨刀来的,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想到这儿陆欣颜不由的目光一寒,冷冷的说道:“船头还是船尾,你先选……”

苏九笙看着陆欣颜充满杀意的眼神,默默的咽了咽唾沫,前后一打量说道:“我还是前面好了。”

船头和船尾的火光正一步步的靠近,二人趁着箭雨略见悉数的功夫一冲而出。

陆欣颜抢夺先机,手中的软剑如银蛇般在这漆黑的江面和朦胧的火光间舞动着,寒光时隐时现,似一阵阵刺骨的寒气在面前二人的项间徘徊着,游走着。

面对陆欣颜游走虚实的剑法,这二人也是丝毫不敢马虎。二人前后夹击,处处设防的同时,犀利的进攻也夹杂其中。

比起刚刚那个还没来的及动手就死了的炮灰,这两人的攻势是张弛有度,攻守兼备,看这一招一式间也明白,这后来者绝不苟同与刚才探路的二人,定非等闲之辈。

陆欣颜的招式虽是让人难以捉摸,出剑快如闪电,诡异如蛇行,处处压制着这二人,但只奈何这小小一方舟子,容二人是足够宽敞,四人也勉强能够进退,而此时抛开这经历了几轮乱箭攒射后已饱富箭重外,还要有六人在一头一尾打斗,怎么都显得局促不堪,再加上没了人掌舵任其顺水漂流,这船身是摇摆不定,随时都有可能将船上的人翻入江中。

但都这个时候陆欣颜和苏九笙哪还管的了这么多,只见苏九笙站在船头,一手反握着短刀护在胸前,一手快速将链镖掷出。链镖带着金属穿破空气的‘嗡嗡’声直直的冲着离苏九笙最近那人的眉间就去了。

这人借着火光见这链镖飞来,抬起手中的刀就是一挡,然而这一挡并没能将这一击化解开去,反而被这镖身带着的锁链将刀缠的是死死的。

苏九笙冲着这人咧嘴一笑,蹭蹭两步,一步一借力就蹿上了船篷顶,接着就见其手拽着铁链纵身那么一跃。

来人见苏九笙向自己身后腾空跃去,慌忙反应,全然忘了被铁链牢牢缠住的刀。

苏九笙令其手中利刃失去了劈砍的能力,无不是给自己减少了件麻烦事儿,只见其在半空中身体一转,回手一刀刺向那人,刀身嵌入大半,那人吃痛想要转身反抗,苏九笙则手腕一抖,铁链随即就在那人脖颈上那么一绕,片刻功夫不到已将那人勒的不敢再有丝毫动弹。

于此同时这另一人则手握一双铁拐向着苏九笙就是迎面劈来,试图解围,苏九笙抬腿就是一计横踢招呼了上去,将那人踢的是猛退几步,被船舷一绊,翻下了船,溅起的水花即刻就被四周漆黑的江水吞没了。

苏九笙一把将短刀从那人身体里拔出,又狠狠的从背后**了那人的心窝子里,刀身一拧,那人抽抽了几下便没有了动静。苏九笙松开了锁链,又恐其不死,架着这人挪到了船舷边扔了下去。

眼见似乎自己还没怎么动手就解决了俩,苏九笙心理不免一阵小得意。四下看了看,从怀中掏出火折子点燃了船头的那支火把,举起那么一照……

“我滴个天呐……”苏九笙大睁着眼睛看着眼前在火光照耀下出现的巨大黑影喃喃道,随即猛的一回头就冲着船尾的陆欣颜大喊道:“姓陆的!快抬头看!”

陆欣颜听见了苏九笙的喊叫声,回头向着船头方向这么一看,不由的也倒吸了口凉气。

那巨大的黑影不是别的,而正是这秦江十八弯中以暗潮急流众多著称,由两岸呈环抱之势的峭壁形成的葫芦口。

刚才的慌乱之中没来得及顾及到船行方向,也不知什么时候就已被卷进了葫芦口的急流之中,船行速度之快,这百米距离不过转瞬间,眼看着就要撞上面前的石壁了。

“苏九笙,你现在听好了,我让你干嘛你就干嘛。”陆欣颜冲着苏九笙喊道。

“你说什么?”四周水流翻涌,另陆欣颜的话显得模糊不清。

“去拿包袱!快!”陆欣颜喊完,回手就是一剑,‘啪’的一声与对手利刃相击溅起无数火星,紧接着左手指尖银光一闪,一枚银针飞出直击那人面门,那人躲闪不及,银针正中睛明穴,那人中针,摇摇晃晃欲倒,陆欣颜直接飞起一脚将其踹下了船。

另一人见状,似有些犹豫上前,陆欣颜趁其不备,手腕一抖,剑芒似银蛇一般一击之下就了结了那人性命。

苏九笙会意,一缩身钻进了船舱,在一片废墟碎屑中找到了装着地陨刀的包袱,连忙将包袱背在了背上。

苏九笙刚出船篷就见着了那人缓缓倒地的一幕,前后不到两分钟,刚才还是两个人,现在只余下一具尸体躺在了船尾。

“东西拿到了没?”陆欣颜问,苏九笙拍了拍背上的包袱,点了点头。

“好!上船顶上去。”陆欣颜说完,二人一前一后的跃上了船篷顶。

“你到底想干什么?”看着越来越近的崖壁,苏九笙冲着陆欣颜喊道。

“他们怎么过来的,我们怎么过去……”

陆欣颜话音落下的同时,苏九笙借着火光也发现了不远处那两艘同鬼影般的黑船,正一点点向他们靠近,这下他算是大概明白陆欣颜想干嘛了,连连摇头说道:“要跳你自己跳!让我从这儿跳过去,还不如让我跟这破船一起撞死得了!”

“只要刀还在你手上,那些人是不会舍得让你死在这江中的!与其等他们抓了你让你生不如死,还不如我们杀过去,方还有一线生机。”陆欣颜打量着水流流速和两船间距离说道。

苏九笙看着那黑船上晃动的人影,果真如陆欣颜所说,在拿到刀前,这些人定然不会让他轻易去死,想到这儿,苏九笙的眉头都快拧成了一团儿,“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你不觉的这个选择对我这种人很尴……”

苏九笙还没说完,只见陆欣颜从袖中摸出一枚银针,在自己面前晃了晃,说道:“你是想自己跳,还是我帮你跳,先说,我可不保证不会掉水里。”

苏九笙看了看陆欣颜面无表情的脸和手中那根寒光阵阵的银针,又看了看水流湍急的江面,咽了口唾沫,无疑,他的内心在此时分外崩溃……

小说《万相八荒》 第十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船迟又遇打头风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女强小说
  3. 冤家小说
  4. 游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