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莫氏录之凰戏人间

更新时间:2019-08-17 10:28:58

莫氏录之凰戏人间

莫氏录之凰戏人间 巫马舞 著

已完结 莫小婉烈殇 重生欢喜冤家穿越娱乐圈

主人公叫莫小婉烈殇的小说叫做《莫氏录之凰戏人间》,本小说的作者是巫马舞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莫小婉坐在庭廊上悠闲的荡着腿。看着院子里的一草一木叹了口气。旁边身形一闪,烈殇出现在身旁。一贯的冰冷语气问:“醒了?”莫小婉点点头“恩,我这次睡了多久?”烈殇回答:“人间记593年。”小婉毫无情绪的回...

精彩章节试读:

人间记一千三百二十九年前,仁圣王不知道从哪得知莫小婉收上了一世心魂,一路颠颠跑到莫小婉身边死磨硬泡让莫小婉给他,好去人间玩耍。

而这一世心魂是莫小婉应人所求为慧灵仙师收的,自然不能给。仁圣王明知道莫小婉逢赌必赢,从来没输过,可还是提出赌约。赌约内容很简单,就是猜今夜星星是单数还是双数。莫小婉赢了那地府的居民不用经过仁圣王,任由她随意驱使,若她输了,那一世心魂要交给仁圣王。单双可由莫小婉先选。莫小婉一听来了兴致,星君值班,地府未必知道,她可是知道的,所以单双不是问题。随意差使仁圣王的居民,不用经过仁圣王,她会省很多麻烦。还由她先选。关键是仁圣王逢赌必输,谁都没赢过。这买卖稳赚不赔啊。于是击掌为誓。莫小婉猜单,志得满满。眼瞅着扒拉的就剩一个单独的星星了,莫小婉刚想说话,那颗星星竟然滑落了。莫小婉瞬时目瞪口呆。仁圣王看此结果哈哈大笑,还没笑完莫小婉已经没影了。

不是莫小婉跑了,而是她不敢相信星星怎么会掉下来,是不是她刚才扒拉的太狠了?以至于有震动震掉了?这可不行,得找着安上去。这可不能输,要不输给从来没赢过的仁圣王,以后没法混了。顺着星星掉落的位置赶去,她想着在没掉在人间地上之前都不算输,眼看着自己马上就要追上,就差几米,那星星竟然一道金光没入了一株植物之上。坏了,莫小婉心道,这可拿不回来了,植物沉星,那是要成精啊。我得看看,要是什么祸害,算它倒霉,我先了结了它。走到跟前一看,她又乐了,原来自己遇见宝了,“金玉奎元~你在这呢。即便是我也寻了你这么久,只算到这几日便会遇到你,却没想到是这么个机缘。”她自言自语道。“跟我走吧,我护你成人,你认我为主。”说着她便要把金玉奎元收入体内。可偏在这时仁圣王追了上来,也看到了金玉奎元,先是扭捏了一阵,发现莫小婉似乎什么也不想给时,两人又一次撕了兄妹情~

莫小婉打赌输了,她要交一世心魂给仁圣王,可心魂在人中找万里难挑一,实在难寻,又是别人预定的,莫小婉自然不想给。万年难寻一株的金玉奎元对于仁圣王也是必然心动的,当然他的心动点与莫小婉不一样,金玉奎元对于仁圣王而言就是绝品美花,而仁圣王爱花如命众人皆知。莫小婉的心动点是沉星的金玉奎元必化为人形,除了可治百病,如果化人为女性还拥有快速腐蚀控制催化人心的能力,有了它在,当她完成主线任务的时候会更加便捷。所以这两样莫小婉一个也不想给。

仁圣王怒气暴棚,他的威压已经释放。首先他认准莫小婉是赌输了想溜,其次看到了金玉奎元知道莫小婉不能让给他,他觉得应该用抢的了~

而这时莫小婉知道金元奎元刚刚没星,这节骨眼儿是最脆弱的时候,经不起折腾,这架不能打。脑中飞快的跑过各种应对方法,最终她开口说:“仁圣王,收了威压,金玉奎元受不了,咱俩谈谈。”爱花如命的仁圣王一听金玉奎元受不了,马上收了怒气。憨憨的说道:“那你不许跑了。”莫小婉一脸嫌弃“跑什么跑啊。我刚才也不是跑啊。”

仁圣王挠挠脑袋说:“那你跑什么啊?”莫小婉说:“我跑什么了?”仁圣王说:“你跑了。”莫小婉一皱眉不耐烦的说:“好了,好了,好了,别纠缠这事儿了。说正经的,现在是这样,金玉奎元,一世心魂,你只能要一个。”她看着仁圣王又开始瞪眼抢先说:“你别瞪眼,我赌输了我认,但这一世心魂是慧灵仙师度假用的,我给你了,你自然得让出金玉奎元,让我心里平衡平衡,你知道慧灵仙师的脾气,这因为我他假期取消了,你想想,他那张碎嘴,我不得让他郁叨死?咱俩可不是一般的交情,你不能让我白受罪吧。”仁圣王觉得莫小婉说的有道理,但他真舍不得那花,以至于一直咂么嘴儿,也挺为难。莫小婉看他上套了,接着说:“你要哪个?我劝你要一世心魂,你知道想休假不容易啊~”莫小婉说这话的时候心砰砰跳,她是故意把话往反了说。就赌仁圣王爱花和对她的私人人品不信任的程度。仁圣王果然没让她失望,自己站在那想了一会儿觉得莫小婉让他要假期,是因为反正心魂给谁都是给,怎么对她也没用,而金玉奎元可是真真儿的能留在她手里。“她让我要心魂,肯定是因为这个,她想自己能留下花。哼,我这回不能再让她骗了,我就要花。”自以为想明白的仁圣王很愉快的表示自己要花,不要心魂了。莫小婉假装很吃惊仁圣王的决定又再假意的推荐了一次心魂。仁圣王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要定花了。这时莫小婉叹了口气说:“你真要花?”仁圣王说:“就要花。”莫小婉假装无奈的和他击掌盟誓,先把这事儿定下。然后趁仁圣王一个没注意就把金玉奎元收到了怀中。仁圣王又要瞪眼。莫小婉马上换上了一付嬉皮笑脸的模样说:“哥哥,别急,听我说,我刚才之所以跑,是去追掉下的那个星星了,星星正好沉了这株金玉奎元,它现在已经不是单纯的花了,你知道的,沉星的金玉奎元终成人形,但在这之前有人间记几百年是必须长在人间的,你不可能在人间常驻,所以我替你养着,待得这几百年过了,你拿走便是,好不好?”仁圣王听完,狐疑的看了她一眼,说:“当真沉星了?”莫小婉一撇嘴“哥哥你又不是凡人,我骗得了你嘛?你自己查看一下便知。”仁圣王静心查看,果然。喃喃道:“原来今日落星竟是为它。”莫小婉没听清他的喃喃之音,问了一句:“什么?”仁圣王老脸一红,马上摇头说:“没什么。”“哥哥,你也查完了,可信了妹妹的话,先交我保管你可愿意,如果不愿,我现在给你。”说着便假装要从怀里掏花。仁圣王:“妹妹说的在理,先交你管理,只是你可别又耍泼皮,赖了为兄的账。那为兄可会把今日你输我之事,传扬到四海八荒,人尽皆知。”

莫小婉听了之后脸色先是一变,随后马上眨眼陪笑脸。说道:“你我皆为上古之神,说话自然不会像凡人那般胡沁。你还信不过我吗?”仁圣王想了想说,总觉得信不过,说:“还是击掌为誓吧。”

莫小婉突然一本正经的说:“金玉奎元现在经不起任何震荡,击掌力量太大,我不喜花草,哥哥知道的。既然答应给你了,自然给你,你听谁说过我输了不兑现吗?。”

仁圣王虽一脸狐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但确实从没听过莫小婉赌品不好,输了不兑现。再加上莫小婉这个几十万年的“老妖精”是很注重名声的。她要是不给,就把这事儿告诉所有人,她断然不敢不给的。于是双方达成协议,各自回家。

可仁圣王忘了一件事,之所以没听说过莫小婉赌品不好,是因为她从来没输过......

思绪回到现下,莫小婉发现仁圣王还在那种扭捏的样子看着自己。忍不住看着他说:“我回忆了那么久,你还没恢复正常吗?算老娘倒霉,给你一世假期。”圣王微笑着摇摇头:“不,这是利息。“莫小婉怒气值瞬间飙升:“利你......”仁圣王一个指头横在她嘴上表情哀怨的说:“好神不骂街。一世太少了,我都有几千年没渡过假了。”莫小婉认命的点点头:“好,你说要多少?”仁圣王露出他自以为很迷人微笑,说道:“五世。”莫小婉一听直翻白眼:“大哥,你能不能有点职业操守,你离开五世,这心魂可是能活人间记百岁的。人间500年,您这可是5000年呢。你想地府解散吗?这不行,最多三世,我每醒一次给你一回,金玉奎元抵销。”仁圣王瞪眼,大吼:“不行,一口价四世,金玉奎元也得给。”莫小婉更大声吼:“你跟谁一口价呢?金玉奎元要也行,出了就给你,两世。要不就没有金玉奎元,三世,你自己选!”仁圣王无奈的看着莫小婉,莫小婉眉毛一挑大有“不服,再战”的气势。仁圣王从小就没打赢莫小婉过,自然是不打算再打,他见莫小婉如此,扬眉说了一句话“我会让四海八荒都知道的。”莫小婉就彻底灭了火儿,马上换了一副“万事好商量”的表情,说道:“三世,我真不能再多给了。加金玉奎元,出了就是你的,不落星的,保证你想在地府怎么养就怎么养,总可以了吧?我的好哥哥~”要多谄媚有多谄媚。仁圣王也知道三世是极限了,只是觉得每次和莫小婉过招都落败,今次能逼她如此,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便也识趣的点头答应。旁边一直观战的鬼差们激动的老泪纵横:“吾王终于在交易上没被莫神人占了便宜。人间记万年突破了0的记录,这次大殿不白砸,值得纪念~快,画师呢?要把这一刻记录下来。吾辈要大似传扬。”听到这话,莫小婉大吼一声:“你们敢,老娘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你们相关人等都等变油炸鬼儿吧。”群鬼瞬间再无声响。莫小婉环顾四周,随后正言同仁圣王说:“今日之事已定,我与你的赌约也就此完结,三世心魂待得我那个交易完成时交与你,切不可一次用完。金玉奎元育成定亲手奉上。打赌之事不得与任何人提起,如若三世同用,或赌约传出,我定取你十世真魂,让你空渡十世。地府将会换天改地,我以末世法神之名与你击掌盟誓。”边说边伸出手,莫小婉此时突然瞳孔变红,发髻散开,头发越长越长,倾刻间已化做拖地银发,肤色雪白,显出真容,美到言语无法描述,仁圣王也是很久未见她真容,再次相见,忆如初见那般震撼,下意识的与之击掌盟誓,誓言已定。许久仁圣王才回过神来。再看莫小婉又是皮囊下的面容。仁圣王小声嘀咕:“至于嘛,就为了不让我心魂同用,竟用法神跟我盟誓。”莫小婉翻了个白眼,说道:“你想多了,我是为了不让你把赌约说出去。我这老脸丢不起。”仁圣王立时无语,心里暗道:“唉,小饭碗这心眼一点没随时间长大~还和小时一样。”莫小婉淡淡的说道:“老在心里嘀咕人不好。行了,我走了。”刚走出两步,又翻头回来了。仁圣王疑惑的看着她。莫小婉说:“差点把正事儿忘了,你帮我个忙。”仁圣王问:“什么忙?”莫小婉说:“凤梁城东赵家八姨娘金贵女,人间记七日后申时,不小心堕楼,改成吃毒药毒死。”仁圣王说:“就这事?”莫小婉点点头“就这事儿。”仁圣王说:“这也叫事儿嘛,叫即行官改了就行。”突然想起即行官让他罚去投胎了。随后说到“额,叫判官带你去吧。”仁圣王看看了脚下的这片废墟,叹了口气说:“还好这次毁的只是主殿”

莫小婉随判官找到金贵女的生死簿,把上面改成误食大量毒害主母之药物致死。随后离开。

这时仁圣王突然想起忘了问莫小婉金玉奎元下次育期是何时。又把等着投胎的即行官喊来让他去问下莫小婉,谁想即行官直接告诉他人间记4500年,地府历45000年。仁圣王听完后,再次大吼一声“莫~小~婉~”

这时的莫小婉刚进大宅,仿佛听到了仁圣王喊她,她下意识的摇摇头,心想“不应该,刚见完面,哥哥不会这么快就又想我了。”随后哼着小曲往中堂走,这时一道黑影闪至身旁......

小说《莫氏录之凰戏人间》 第5章 十世心魂4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欢喜冤家小说
  3. 穿越小说
  4. 娱乐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