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浮生三剑

更新时间:2019-08-21 11:18:59

浮生三剑

浮生三剑 君蓝允 著

连载中 玉灵步容 欢喜冤家历史豪门架空

主人公叫玉灵步容的书名叫《浮生三剑》,它的作者是君蓝允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两方武者乱江山,三柄神剑定乾坤。剑血浮生难扭转,蜀王春恨终定局。怒风扫河道,暴雪卷狂刀。影人剑缥缈,胜者仰天笑!...

精彩章节试读:

她本是无意穿堂风,可却偏偏孤踞引山洪。

‘慕容仙。’步容喃喃低语,心中算是记下了,脑海中也一直浮现她那芙蓉如面柳如眉。过了好一阵,等到步容收拾柴火回来以后,天已是大亮了,他看到之前在打坐调气的陆游原已经醒了,正在调整自己的内息,这边的慕容仙坐在地上虽然身体是难以动弹,但是双手却一直在抚摸她那把亮黑长刀,眼神十分凌厉,不时还透露出阵阵杀气,步容见状,心中猜想慕容仙可能是江湖上的一位女杀手。

显然定坐中的陆游原已经听到了步容沉重有力的脚步声,他笑着问道,‘大哥,柴火收拾好了吗?我们已经是饿得不行了。这位慕容姑娘重伤刚愈也急需食物调整身体。’他与步容二人自从出了金刀王家就一直在赶路,一路上没有进食,到现在都快一天一夜了,即便他们是习武之人,可是离开五谷也是不能活的。这个慕容仙在旁虽未作声,不动神色,但是在那张芙蓉柳面上已经可以看出来她也是饥肠辘辘了。

步容被陆游原这么一说,略显尴尬,不由加快了脚步,看来拾柴火用了不少时间,他还不忘回答道,‘好了,好了,催什么,我来生火就是了。’这边的野鸡在他去拾柴的时候已经是被陆游原清理好了。

不多时,步容他们三人围坐一圈,在这荒郊树林提着树枝烤野鸡,野鸡通体金黄,肉质饱满,‘吱吱’地冒着油,滴在下面的柴火上,时不时发出‘噼啪’地声音,那香气弥漫在树林中,真的是让人垂涎三尺。‘好了,可以吃了。’瞅准时间,刚看到那野鸡烤好,陆游原便大叫道,那张俊美的脸上仿佛就写着‘我快饿死’这四个字,他也不管什么谦谦君子形象,伸手拽过一只烤鸡,就是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慕容仙此时也是难保淑女风姿,她在遥远的家中,什么样的山珍海味没有吃过,不过她此刻却觉得什么美味远不如这眼前的烤鸡,在旁的陆游原怕她玉女形象会有尴尬,忙腾出一只手来给她递过去一只烤鸡。任劳任怨的步容见他们二人都吃上了,这才敢偷偷地吃了起来,他也是饿得不行了。

在一顿狼吞虎咽、大快朵颐之后,烤鸡被步容他们三人风卷残云般地一扫而光,地上只剩下鸡骨架子了。吃饱无事的陆游原趁着旁边的慕容仙仍在吃最后一根鸡腿的时候,他拍了拍步容,然后指了指毫无发觉的慕容仙。步容见到慕容仙那邋遢状,哪还有才开始醒来时的凌冽之气,他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声好不干脆、好不爽朗。

慕容仙被这笑声一惊,抬头看到眼前的步容这么肆无忌惮地笑她,顿时恼怒,她一把拽起身旁的长刀,电光火石之间,刀已直直地抵在步容的脖子上,步容顿时不笑了,一旁的陆游原见此情景,是笑得合不拢嘴,显然是他使坏故意让步容上当的。‘**,我要一刀杀了你!’慕容仙怒道,虽然这双柳叶眼对着步容怒目而视,可是那芙蓉脸却无丝毫杀气。‘唔,慕容姑娘,你这是为何?’虽然对于看人脸色这方面,步容是属于比较笨的那种,但是他再笨也能看得出来慕容仙并无杀心,不过他也只能呆呆地任她的长刀卡在他脖子处,不敢动弹。

陆游原活生生是笑了好一会,才开口解围道,‘慕容姑娘,我大哥就是这样的,不太会说话,你千万不要生气,’他一边说一边伸手将慕容仙的长刀卸下,然后又客气地问道,‘见你这长刀甚是不凡,不知是出自何方?我竟不曾见过。’此刻慕容仙虽然满脸油垢,但是依旧无法掩盖她那绝世容颜,她沉默着犹豫了很久,仿佛也思考了很久,然后冷冷地回答道,‘我这把刀叫做黑夜樱花刀,是家传宝刀。吹发即断,削铁如泥!你这个兄弟的脖子会被我这刀瞬间割断。’步容听到慕容仙这样的回答,忍不住吓了一个哆嗦,惊出一身冷汗。

这黑夜樱花刀,长约两尺半,重约三斤三两,明明通体呈黑色,却又如同黑夜里的天空发着淡光,整条刀身比一般的刀直很多,刀背细长刀刃锋利,看起来似刀似剑的,刀首处顶端刻这一朵刚绽放的樱花,栩栩如生飘飘然。其实这把刀理应是江湖神兵,可是见多识广的陆游原却未曾见过,更不用说初入江湖的步容了。不过陆游原心想既然是家传宝刀,而且慕容仙也没有透露自己是出自何门何派,所以这把刀可能就是哪个隐藏在江湖中的门派所拥有的宝刀。

‘敢问慕容姑娘出自哪里?为何昨夜那无极门的少主要至你于死地?’陆游原见场面有所缓和,慕容仙已经低头将她的黑夜樱花刀收入了刀鞘之中,还是问道。‘我若跟你们说了,你们会帮我吗?’慕容仙头也不抬地反问。‘怎么帮?’陆游原看着身旁逃过一劫的步容说道,他用眼神示意步容来问,然而步容却一点没有理解,动都不动地看着他与慕容仙二人之间的对话。

‘我偷了他们无极门的黄冢御龙诀,那男人便带手下从蓬莱岛追杀我至此。’慕容仙漫不经心地回答道,美丽的脸上毫不动容,仿佛昨夜与死神擦肩的并不是她一般。然而陆游原听完之后却大惊失色了!他话都说得断断续续,可还是连续问了三个问题,‘什么?黄冢御龙诀?此话当真?’步容对陆游原的性格也是了如指掌,知道他平日里一向从容镇定,即使遇到一些大事情也不过是略有惊讶,可是现在他那瞠目结舌的表情却是步容从来没有见过的,步容好奇问道,‘那是什么?’

‘没想到真的存在,没想到真的存在,没想到真的存在。’陆游原整个人都仿佛痴了一般喃喃自语,一直在重复这一句话,而旁边步容就像是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相反慕容仙倒是显得淡定得很,显然她是早就知道了这个名为‘黄冢御龙诀’的秘密。慕容仙只得向什么都不懂的步容解释了一番,不过她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放眼全天下知道这个秘密人的寥寥无几,‘呆子,我跟你说这个秘密,你得欠我一个人情。’‘好说好说。’步容迫不及待地回答道。‘简单一句话,黄冢御龙诀就是当年人祖黄帝用君子剑打败蚩尤的剑法,当年有人曾目睹了那场神魔大战的整个经过,将黄帝的剑法用这羊皮纸记录了下来,然后埋在了黄帝的衣冠冢之中。传说这黄冢御龙诀是唯一能驾驭君子剑的剑法。’听完慕容仙的解释,步容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这套剑法不可能存在于人世间,不然若有得到者岂不是天下无敌?这时候陆游原已经恢复了正常,从惊愕之中走了出来,停止了自语,他说道,‘君子剑已是上古神话中的神器,存不存在尚无人可知,更别说这剑法了,真的让人难以相信。’

‘你不信?’慕容仙心中明知陆游原是故意在激她,说罢她从自己的黑衣怀中掏出了一张破旧不堪的深黄色羊皮纸,步容与陆游原二人拿到手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只是半张。

这羊皮纸上密密麻麻的写着上古文字,隐隐约约能看出来有京城、燕山、许州等地名字样,并且是画了数十条黑线将它们连在了一起。‘这是什么?黄冢御龙诀吗?’步容愣是没看懂,只得问道。

‘大哥不是的,这是一张地图,若我没猜错的话,这上面的目的地应该就是黄冢御龙诀的所埋之地!然而只有半张!’陆游原回答步容道,他一边说一边在心中一目十行地强记,想把这些地名都记在脑子中,可毕竟是上古文字,很多他自己都不认识。

‘还是你这个兄弟比较聪明,你这个呆子这么笨,真不知道要你帮我做什么事。’慕容仙撅嘴,感觉步容真的是老实人,榆木脑袋不开窍,‘呆子’这个称号突然就这么两三下喊上了口,当然了笨的人对她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我数天前在蓬莱岛上偷了这半张地图,因为我知道他们的这个秘密,所以他们追杀我到这里,要杀了我夺回地图而且以防我走漏了风声,现在好了,你们两个也知道了,他们也会派人来杀你们的。哈哈哈!’慕容仙笑道,那张绝美的脸都笑得微微颤抖,那笑声如铃般悦耳动听,有丝丝让人迷醉,然而步容与陆游原二人现在却一点都迷醉不起来,他们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上了眼前这位美人的套,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她的这一句话把他们三个人捆在了一条绳子上,必然要让他二人趟这一趟浑水。

‘你怎么知道这就是黄冢御龙诀的地图?’陆游原问道,显然现在他很好奇这件事的真伪性。‘这你们不必管,当帮我找到另一半地图,然后我们三人便是这中土第一高手了,传说这黄冢御龙诀虽是剑法,但是却可以完美融入各种神兵利器,而且它更是天下绝顶的独到内功心法,练了它就是赤手空拳也可以劈出震天之威!’慕容仙这样说道,接着又补了一句,‘它若是能配上君子剑,神魔都不放在眼里!’

听到慕容仙这么说完,陆游原脑中闪出一幕幕,若有这神功他就更有能力挽救大夏,他的神情复杂表情忧虑。相反旁边的步容倒是兴奋了,他在心中摩拳擦掌,一是他想去会会那无极门,看它究竟是何方神教,当年竟然能夺走师祖独孤空的英雄剑,二是想习得那神功,日后找到仇家方有十足的把握报仇雪恨。连步容都是如此了,黄冢御龙诀真的是强得能让人胆战心惊,也可让人蠢蠢欲动,正所谓‘自古野心出枭雄’。

这时候的陆游原心中七上八下反而拿不定主意了,他无奈地看了看旁边的步容,问道,‘大哥,你说怎么办,我听你的。’步容诧异,没想到陆游原会找他问意见,他便回答道,‘我们三个先去将今日这剩下两家的英雄帖散了,然后上路去找另半张地图,无论找不找得到,你我二人都得在三月之前赶去武当。’其实步容与陆游原二人隐瞒了一个君子剑将要出世的预言,他们怕生瓜葛没有告诉慕容仙。

‘我还能告诉你们,另外半张地图可能还在蓬莱岛上!’慕容仙放出这样一个消息。

‘可是我们已经拿了这张地图了,剩下的那半张地图怎么还会在无极门呢?’步容不相信慕容仙说的,他平时很少动脑子,今天多动了一点脑子。

‘你怎么这么多顾虑?在不在去看下不就知道了吗?’慕容仙怒道。

‘说的有道理,我们去蓬莱岛看下吧,说不定有什么线索。’陆游原看步容与慕容仙二人已经决定去找黄冢御龙诀的地图,所以也就当机立断,建议去蓬莱岛无极门找找线索。

步容他们三人在原地简单做了调整,并且商量着计划。此去蓬莱岛路途遥远,中间还要走水路,所以他们要做好万全准备方能出发。慕容仙的黑衣之上满是血渍,她要先找一间铺子换身衣裳,而且她身负重伤,也需要带些药材上路。所以他们三人便决定先将剩下的两张英雄帖散到那两门派手中,然后回一趟京城,一切妥善后再出发去蓬莱岛。

‘我去牵马。’步容看都大家商议得差不多了,就去前面的林子中将两匹宝马牵过来。‘你们就两匹马?’慕容仙看到步容只牵过来两匹红色的无尾马来,便问道。‘不然呢,我们两人不就两匹马,现在我就想问你的马呢?’陆游原漫不经心地回答道,然后就起身跃到他自己的那匹马上。

‘我的马在被追杀的半路上被那狗屁无极门少主给杀了,’慕容仙很生气地回答道,然后她看了看站在旁边的步容,又指着他说,‘你们两个人骑一匹马,你这马给我了。’‘那怎么行?我们两个男人,这马带不动啊!’步容听到慕容仙这么说,忙回答道,然后自己死死地抱着马腿,示意绝对不行。‘哈哈哈。’可谁知,这边已经上马的陆游原用力一拍自己的马身,马儿便飞奔了出去,他一个人先行了,留步容与慕容仙二人在原地。他二人无奈,慕容仙气得直跺脚,对着步容怒吼道,‘知道你是个呆子,没想到你的兄弟也是个坏坯子!’奈何她重伤在身,本就是行动不便,最后只得委屈自己跟步容骑一匹马,步容带着她追了上去。

他们三人快马加鞭,一路呼啸,才不到半日就回到了京城南面城墙外的郊野,不过此时已经是晌午了。京城城墙共分东南西北四个面,其中北面正对着万丈悬崖,与北海草原的边境遥遥相对,西面是泛滥的护城河,河外便是山林,所以并不通行,就属这东南两面最繁华了。

‘大哥,我在这里跟你们俩分头,去城外那两家门派将这帖子散了,你带着慕容姑娘去买些衣服和伤药。我们三个时辰以后在这里会和,连夜出发!’陆游原这时候勒马停了下来,对着另外那匹马上的步容与慕容仙二人说道。

‘好,那你快去快回,我们晚些见!’步容知道这两家门派好说话,像他们这样的小门小派巴不得去武当山上亮一亮牌面,所以他也没管身后的慕容仙怎么想,便爽快地回答道。陆游原听罢,驾马便走,一道俊俏的背影和火红色的马影消失在他们二人的眼线之中。‘慕容姑娘,我们把马停在这,进城去买衣服和药膏吧!’步容将慕容仙扶下马,然后去把马牵了停下,随后便带着慕容仙进城了。‘你这衣服上面都是血迹,太过显眼,进城之后肯定会招来很不必要的目光。’步容难得细心一次,一边说一边将自己身上的灰色小袄脱下,递给了慕容仙示意她披上。慕容仙看他递过来衣服,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伸手拿过自己披上了,淡淡嚷了句,‘多谢。’也不知道步容听没听到,但是后面接的那句‘呆子’步容是肯定听到了,他顿时脸黑,心想这个女人真的是不识好歹,不禁有些恼怒。

晌午的京城繁华自不必多说,前两天步容跟陆游原二人是深夜进京城的,所以他当时没有感受到帝都的喧嚣,不过今天他倒是感受到了,当然,这一切是他强忍着心中悲痛所感受的。

城中的酒家店铺处处林立,那楼房上横突竖出的飞檐与摇曳在风中的商家旗号相对应,路边的小贩吆喝声熙熙攘攘,来回的行人川流不息,不知他们是在赶路还是在闲逛,呈现出一片繁荣昌盛的景象。步容心中惊讶,他自下山之后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第一次看到这么繁华的场面,他想到若是大夏国的每一个地方都是京城这样的繁荣,那还怎么会走到如今岌岌可危的地步。身旁的慕容仙倒是觉得没有什么,她若是看到步容现在的表情,定要又狠狠嘲笑他一番。

慕容仙看到一家让她觉得中意的商铺,便拉着步容进去了。

‘随手拿一件就好了,何必要挑?’步容忍不住好奇地问道,慕容仙已经挑了足足半个时辰,进去里面换衣服后又一直不出来,他等得甚是着急。‘呆子,你懂什么?’慕容仙这时候才从里面的更衣间走了出来,她用那双柳眼狠狠地瞪着步容。

步容是真的呆了,眼前的慕容仙身着一袭白色锦缎制的外衣,一头秀发被她束上了一条金丝带,芙蓉面如玉,柳眼中透出一股英气,在阳光的照射下肌肤如雪,光彩照人,她在步容面前转了一圈,身法轻盈衣衫飘动,宛若九天之上仙子,当真是美丽透了!步容就这么痴痴地看着慕容仙,也不说话。

‘呆子,本姑娘美吗?’慕容仙狡黠地问道,笑得好不甜美。步容被她从沉醉中喊醒,不知怎么了脑海中一直浮现出小师妹玉灵的样子,‘我喜欢灵儿。’他默默地告诉自己,说得很小声,仿佛是在告诫自己什么。‘你在说什么?’慕容仙看步容在那喃喃自语,就问道。步容无语,然后向店家付了银两就带着慕容仙出来了。‘你都买了衣服了,为何不将我的小袄还给我?’步容边走边问道,他看到慕容仙又将自己的灰色小袄披在了身上。‘你给我就是我的了,还想要回去?这以后就是我的了。’慕容仙笑着回答道,说什么也不肯把袄子还给步容。步容无奈便不说话了,心中却甚是不解,心想眼前这个女人吃了他的赤朱流苏丹,又霸占他的衣物,到底有何企图。随后他们二人又去药铺买了疗伤药和金创药。

大概又过了一个时辰,已经是天黑了,步容就带着慕容仙出了京城,来到了城外与陆游原约定好的地方,步容心想还有一个时辰才是约定的时间,自己跟慕容仙二人回来的肯定比陆游原早,料定要在这等陆游原了。谁知道陆游原早已经在那等着他们二人了,只见他悠哉躺在一棵大树上,嘴巴里还叼着根木牙签。‘你们太慢了!’陆游原悠闲地笑道,他缓缓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从树上跳了下来。

‘你怎么已经回来了?’步容好奇地问道。‘本来就很近,而且我是送了英雄帖就立即回来了,他们拉着我喝茶我都拒绝了。’陆游原回答道,那张有棱角的脸上突然又有了坏笑。‘看来还挺顺利的,挺不错。’步容倒没有发觉,还笑着说道。‘话说我这来回跑都回来了,你们俩干什么去了?买衣服买药要这么久。’陆游原大笑着问,然后他又盯着慕容仙说道,‘慕容姑娘这样的打扮甚是好看啊!白色外衣加灰色小袄。’顿时步容哑口无言,慕容仙在旁边给他这么一说,可是羞红了脸,还好天黑未被发觉。‘哈哈哈,走吧。’陆游原矫健地跳上马,向步容与慕容仙二人招招手,他们二人也上了马。就这样,步容他们三人在黑夜之中冲着蓬莱岛去了。

夜晚皇宫之中的德昭宫依旧灯火通明,德昭女皇此时已是身心疲惫,那张仙姿玉色的脸上写满了苍白,她坐在龙椅上,一身金色龙袍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熠熠生辉。‘太师来了吗?’她问宫下的侍卫,现在下面的侍卫都换成了她的心腹。‘禀女皇,太师尚未到。’侍卫拱手弯腰回答道。女皇已经等太师两个时辰了,她心中愤怒是止不住的,那双玉手攥得通红,她怒道,‘这刘申心中还有朕这个女皇吗!让朕等了两个时辰!’

‘有,怎么会没有!’这时候女皇听到德昭宫外有人大声地回答,能听出那不急不慢的声音低沉嘶哑却傲慢无礼,是刘太师来了。‘老臣来迟,实在罪该万死!请女皇恕罪,’刘太师径直走到宫中,也不下跪就对着女皇说道,‘老臣身体不适耽误了点时间,女皇莫怪。’

‘太师是在对朕不满吗?就因为朕没有将虎贲军交给你?’女皇直接问道,那声音清脆有力渐露皇威。‘臣不敢。’太师回答,他其实心中一直纳闷,不知道眼前的德昭女皇为什么在这几天转变这么快,之前的十年她一直都是不主朝政的,现在却把那个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唾手可得的虎贲军交给了别人,就因为兵符这件事他才装病在东厂不上朝。

‘你是三朝元老,在大夏现在如此困境之下,当应站出来,’女皇也不管他怎么想,就直接步入正题,‘如今江南地区的雪灾严重,朕本是交给步王爷的,奈何王爷遇害,朕无人可托,只得向你请求意见。’‘女皇应该找虎贲军的新领袖,臣乃一介文人,实难担此重任!’太师拒绝的果断。一时间,在这德昭宫中,一上一下,两人对峙着。‘好,那朕命你手下东厂的金哮将军去江南救灾!’女皇说得铿锵有力,毫不含糊。

‘什么!’刘太师一听,心中大惊,眼前这个女人刚才的命令无意是要斩他一臂,折他羽翼,将金哮分到江南去,那他在京城东厂的实力就要大打折扣!正好戳中了他的要害!‘女皇,还请三思,现在大夏动荡,臣怕金将军不在会影响京城安危!’说罢,他一下子跪了下去,就是磕头,他身上冷汗直冒,显然心中是怕了。‘无碍,朕有虎贲军镇守京城,现在江南的雪灾才是朕之牵挂!’德昭女皇从龙椅上起身说道,‘太师无需多言,朕意已决。’那金色龙袍印着她那水蛇般的细腰,她若不是女皇,定是享尽人间垂涎的女子。

‘臣遵旨。’刘太师回答得颤颤巍巍,也不敢站起来了,他再无来时的嚣张气焰。‘好,你退下吧。’女皇冷冷地说道,‘对了,如果太师身体真的不适的话,朕就准你去乡下养病!等养好了再来!’‘无妨无妨,老臣身体是小,当以大夏天下为大!’刘太师都懵了,赶忙回答道,估计以后再也不敢称病不上朝了。随后他便领命退到德昭宫外,宫外他带的侍卫见他面色古怪,表情阴晴难定,也不敢多说话。直到他们出了宫,才听到刘太师在轿子中的阵阵怒吼,‘这个女人,当真以为自己是先帝!那我们就斗下去!’可能刘申再也不是那个‘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的那个刘太师了,他已经在权力之中沦陷。

‘你说,朕刚才像一位天子吗?’刘太师走后,德昭女皇便一下子坐倒在龙椅之上,似问非问道,此刻的她再无刚才对峙刘太师的神威,她面红气喘,在那娇面之上难掩紧张,显然她刚才是故意激怒刘太师的,当然这也是她第一次命令他。德昭女皇已经是要掌权了,她要以自己的方式去拯救整个大夏。‘像极了。’下面的侍卫回答道,‘但您本来就是天子。’‘朕要对得起大夏国的诸位先皇,对得起心有遗憾的皇兄,对得起深陷水火中的黎民百姓,更要能去面对那位为了朕去背负的外甥。’女皇喃喃自语道,心中不禁起了担忧。

小说《浮生三剑》 第八章 黄冢御龙惊现世,女皇怒斥刘太师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欢喜冤家小说
  2. 历史小说
  3. 豪门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