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诡门匠

更新时间:2019-09-10 09:30:14

诡门匠

诡门匠 天空任鸟飞 著

连载中 刘肯天邪 贵族古言穿越种田幻想

主人公叫刘肯天邪的书名叫《诡门匠》,它的作者是天空任鸟飞创作的灵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深度揭秘那些不能惹的阴匠.........

精彩章节试读:

没站一会儿她就说回家吧,这里又冷又吵的。

感情不是你要来的呀。

走就走,反正我一直都想离开这个地方,临死之前挣扎的圣地,等死队的天堂。

回家的路上,穆溪涵问我和王爽怎么好上的。

说出来,我想起一个人,文龙,最早还是文龙看上了这个女的,那个时候我们两个人关系不错,可后来他总是拉着我去王爽家,不过他有理由,王爽的哥会玩吉它,他也买了一把吉它打算跟王爽的哥去学,不过自己一个人又不敢去,于是就拉上我了。

开始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我明白了,感情是看上王爽了。

从那以后我就不去了。

谁知道有一次晚上九点多出来的时候,那天正好十五,月亮挺皎洁的。

我遇到了王爽正在买东西。

停下谈了几句话后,我们两个就成了。

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后来文龙还和我哭,说我夺了他爱的人。

我说完后,穆溪涵又笑了半天,她说我们两个还真是浪漫,日久生情啊。

快到我家时,就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回头一看,是村子里的那几个光棍子,小流氓。

我平时挺讨厌他们的,平时见了单身的姑娘连个屁都不敢放,没有勇气搭讪。

见了谁牵着对象,可来劲儿了,不占两下便宜准没完,甚至还想把那个女的带走当他自己的女朋友,虽然希望不大,但是也有过成功的例子。

他们叫住我,和我打招呼,也朝穆溪涵的身上扫来扫去。

“天邪,你媳妇儿?”

农村里没有那么多的词汇,女朋友对象媳妇儿都统称为媳妇儿。

他们说话流里流气的,流氓像,总觉得这样子好像会有更多的女人喜欢。

其实他们错了,色的男人女人喜欢,流氓的男人女人讨厌,很多人就是分不清这两样有什么分别,色是一种幽默,流氓是败类。

“嗯。”

“拉蛋倒吧,你这样的,她能看上你,看上我都比看上你强。”

这话让我听了那么的不爽。

“你不信得了,她是我朋友,就是朋友。”

“朋友,都拉手了?”

人就是这样,说真话不信,说假话也不信,到底我说什么才信,我也不知道,这就是嫉妒,嫉妒迷惑了人的思维能力。

贱是我的本性,嫉妒是所有人的本性。

“不信拉倒。”说着我拉起溪涵就想走,实在不想在这里和这样的人浪费口水。

谁知道我们刚转过身,有人就拍住了穆溪涵的肩膀。

“别走啊,带个媳妇儿也不给我介绍!”

我本来想把手扒拉开的,谁知道穆溪涵突然抓住了他的手,用力一按再一扭。

大叫声传遍了大行小巷。

穆溪涵推了一下,那家伙捂着自己的手哎哟直叫。

“记着点儿,下次你那脏手再敢碰我,我马上把你的手掰折了,你信吗?”

“你还学过擒拿是吗?”

我走出几步问穆溪涵。

“是啊,就是防狼的。”

回到家里,我爸的表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他们正在看电视里的小品。

我们进了屋子里,我爸的表姐又是倒水又是拿糖的。

睡觉之前,我爸的表姐把我叫到了一边,说我们家西院的那个晴晴出去了三个月就带回一个姑娘来,都怀孕了。

我说那叫娘们儿好不,姑娘有怀孕的吗?

这叫先上车后买票。

我说那个娘们儿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别人上的车吧。

春节已经过去,人们渐渐的开始工作,赵家的各种流言已经渐渐停止,没人说的清楚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月十六那天,我正在屋子和穆溪虑下着象棋,无意一转头,就看到了赵福贵的大儿子还有赵福贵的媳妇儿走进了院子。

我爸立刻走了出去,恭敬地对赵福贵的媳妇儿说,

“老婶,您怎么来了,快进屋。”

我停止了下棋,向外看着,嘴角泛起冷笑。

终于来了。

他们来的目的很简单,因为大火把赵家的坟地给烧了,打算让我把墓碑都换成新的,出的价钱也可以。

我爸本来是想拒绝的,可我满口答应了。

由于墓碑数量太多,我一时刻不出来。

赵福贵的媳妇儿告诉我,先把赵福贵的碑刻完。

这一切我早就算计好了,那块汉白玉的石碑就是为现在准备的。

赵福贵之所以停了这么多天没有出殡,是因为赵家的人始终不相信赵福贵是自杀的,而且他死的那么蹊跷,似乎已经意识到了自家的坟地里有问题,所以一直找半仙来看风水。

赵福贵的媳妇留下了不少钱,“噗通”一声跪到了我和我爸的面前。

这让我始料不及。

“妈,你这是干什么,你跪他干什么,本来我就不想来,你非拉着我,现在又给他跪下。你疯了。”

赵福贵的媳妇儿一把拉着他大儿子跪下,又狠抽了他一个耳光。

“现在我们本家也死了,死者为大,无论以前有什么恩怨,现在都应该结束了。希望你们墨家放我们赵家一马。”

赵家虽然经历大火与伤亡,但瘦死的骡子比马大,出殡自然办得风风光光,十里八乡的人都来看了,见人就发礼物,他们是想告诉其他人,别看我赵家遇到了劫难,但依然不倒。

我把那块汉白玉的石碑搬了出来,赵家的同族往车上搬,出殡立碑同一天进行。

棺材板钉上的那一刻,赵家的人哭成一团,吹打声音一响,风水师对着抬棺的人大喊一声,

“棺起!”

赵研,被人领着,本来是大哭的日子,他却拉着把扫把高兴的活泼乱跳。

有人看不下去了,对着赵研就是一顿揍,他“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村子到坟地路很长,抬棺的人中间换了好几次,终于到了坟地,赵家的坟地被烧得面目全飞,墓碑已经全部不见了。

风水师又一次喊起来,

“时辰已到,落棺。”

“咣”的一声轻响,棺材放进了坟坑里,风水师跳到了棺材盖上,手里拿着个罗盘看看,接着喊,

“左前右后,动!”

左前右后就是你站在风水师的前面看棺材,棺材并不正,棺头向左移动。

动,就是让人动手移动。

几个年轻人举着棍子开始撬动棺材。

“已正,止!”

风水师从棺材上面跳了上来,拿过旁边一个人手里的工具,递给了赵新,当所有的直系亲属都铲了土,风水师接着喊,

“死者已逝,生者节哀,前过金桥银桥,后当奋发图强。跪!”

直系亲属都跪在坟前,再一次哭成一团。

当坑填平还没立坟包的时候,风水师又喊道,

“无关者,离开,埋坟者继续。”

我很奇怪,这坟还没有填完就让人离开,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突然我想起来了,这是个陈法。

小说《诡门匠》 第008章求碑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贵族小说
  2. 古言小说
  3. 穿越种田小说
  4. 幻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