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安得此生若繁花

更新时间:2019-09-18 17:02:51

安得此生若繁花

安得此生若繁花 顾念因 著

连载中 慕容酒颜无涯 现代科幻悬疑鬼怪

小说主人公是慕容酒颜无涯的小说叫《安得此生若繁花》,本小说的作者是顾念因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穿越异世,却发现五岁之前的记忆全部丢失。她是个非典型的大家闺秀,别人都忙着琴棋书画,她却总是吊儿郎当。他是皇帝最小的弟弟,辈分上还是她的长辈。当两人步步靠近,在诡谲云涌的朝廷中,如何相守此生?...

精彩章节试读:

颜无虞本来对这个弟弟一向疼爱,却又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气愤,可他毕竟不忍心对弟弟过多苛责,看到这幅梅花图,他眼里闪过一丝欣赏,便放下了书,站了起来,“这画不错,谁画的?”

颜无涯撇嘴,“我说是我画的,你信吗?”

“不信。”

颜无涯翻了个白眼,他哥哥看着温和,实则属于内里有脾气,不轻易饶人的那种,尤其是对他而言。

“这是慕容酒画的,就是我时常跟你提起的那个。”

颜无虞自然记得,虽说没有见过,但因为颜无涯经常和慕容家的慕容宇、慕容酒一起玩闹,名字倒是听过不少回,而且慕容家的双胞胎很是出名,因为他们小时候出生的时候出名,当年慕容家双胞胎出生的时候,慕容老爷子特别高兴,摆了三天的宴席,他虽然年龄不大,不过这事在锦安城并不算秘密,大多数人都是知道的。

看着颜无涯手里的画,颜无虞疑惑,“你怎么不挂在自己屋里?”

颜无涯挠了挠头,“哥,你也知道,我那屋子放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好端端的一幅画实在没地方挂了。而且你这书房总是冷冰冰的,半点装饰也没有,这画不正好给你做装饰吗?”

“那你还带回来?”

.......

颜无涯无言以对,他有个习惯,但凡看到好看的或是觉得有趣的东西,管他有没有用,都会先带回来。

“行了,你将画放在那吧,回头我会挂起来的。”

“谢谢哥,就知道你最好了。”颜无涯瞬间绽放笑脸,“对了,哥,慕容酒和慕容宇他们俩都要参加庐天书院的考试。”

“所以呢?”颜无虞似笑非笑。

“没事没事。”颜无涯说完便跑了出去,亏他还准备给自己壮胆,想要让自家哥哥到时候多关照关照他们。可颜无虞这人一向对庐天书院的事情极为严格,估计要真说出来了,今天他会被狠狠揍一顿不可。

慕容府的安和苑里,慕容酒正站在屋里徘徊,前几日她跟慕容宇抱怨,说屋里太过空阔,一进门便能看见床榻,便想要个屏风来着。结果第二天,大哥慕容朗便给她送来了个上好的梨花木屏风,说是慕容宇在外面和柳嘉轩聊天的时候说起了这事,慕容朗听见了,便送了一个屏风过来,正好满足了她的心愿。因此这么一来,她对慕容朗的印象倒是好了许多,不像之前那般惧怕了,毕竟是自家大哥,不管再怎么严厉,总归是对自己好的。

听雨端了一碗银耳莲子羹进来,看见慕容酒正徘徊着,不仅劝道,“小姐,要不先坐下来歇歇吧,你这转悠好半天了。”

听雪也跟着从外边进来,怀里用布抱着什么东西,双手微微泛红,互相揉搓着取暖。

慕容酒见了,好奇的问道,“听雪,你这是去哪儿了?”

听雪将怀里的东西展开,是刚摘下的腊梅,“小姐喜欢梅花,我看着院子里梅花开的好,便摘了些下来。”

她将梅花放在屋里的青玉花瓶之中,慕容酒瞧着那梅花上竟然还有点积雪,连忙打开了窗户,一阵冷风袭来,果然,下雪了。

早上出门那会天气还晴朗着,现在却已经是纷纷扬扬的大雪了,这冬天的天气变化,也不比夏天缓慢。慕容酒看着外面的雪,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听雨连忙过来将窗户关上。

慕容酒回头坐下,端起那碗银耳莲子羹慢悠悠的喝着,有些苦恼的问道,“你们说,我要是给人送谢礼,送个什么好呢?”

听雪刚把梅花插好,走到暖炉前继续搓了搓手,回答说道,“那就看小姐送谁了,若是女子,便可送些胭脂首饰之类的,若是男子,那就送些珍贵的书籍或者摆件。”

“摆件?”慕容酒想了好半天,叶莫离是个王爷,皇帝对他比对自己儿子还疼爱,估计家里什么样的摆件都有吧。“还有吗?”

听雨温柔问道,“小姐,你是要送给谁啊?”

“睿王呗,不然还能是谁,他几次照顾我,我也不能什么都不送吧。”

听雨和听雪齐齐点头,礼尚往来是基本礼仪,更何况小姐还被睿王救过一命呢,若不去道谢,实在说不过去。

听雪想了想,歪着脑袋说道,“小姐,要不改日天气好了,去街上逛逛?锦安城里有不少的店,说不定能选到小姐觉得适合的东西呢。”

对啊!慕容酒心里赞叹,她在这想来想去,就算想破了头也想不出来个什么,还不如去街上逛逛。这么一想之后,慕容酒瞬间觉得心情都舒坦了,那碗银耳莲子羹也被很快吃了下去。

这雪一下便是下了一整夜,到了早晨,整个世界都被铺上了一层白色。红砖绿瓦、白雪相伴,院子里的腊梅裹着点积雪,反而显得更加吸引人了。慕容酒睡了美美的一觉,早上醒来看见外面下了雪,也顾不得什么形象,赶紧多穿了几件衣服,身体是本钱,她很惜命的。

慕容酒正准备去滚个雪球来玩玩,还没迈出房门,就看见慕容朗过来了。他倒依旧是穿的单薄,大雪也掩盖不了他的气质,慕容酒有时候觉得,大哥若是不笑,便和冷冰冰的积雪有的一拼,可若是笑起来,那就如冬日暖阳了。

慕容朗没有直接进屋,似乎是怕身上裹挟着的寒气对慕容酒有影响,只是站在门口说道,“阿酒,学习是今日开始,所以我特来告诉你。”

“二哥呢?”

“他早就去了我院里。”

慕容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那我现在便过去吧。”

“你吃了早饭吗?”

“吃了,喝了两碗热粥呢。”

雪下了一夜,走在路面的时候会踩下去一个凹印,发出轻微的“咯吱”声。慕容酒的院子和慕容朗的住处相隔不远,只需走一条小路便到了。相比慕容酒房间的温馨,慕容朗的屋子显得更有男儿气息一些,屋子很大,右侧是床榻,用了一扇檀木屏风隔开,左侧则是一张书桌,原本有些空旷,不过因为慕容酒和慕容宇要过来读书,便多了个低矮些的长桌,桌上放着厚厚的一摞书,慕容酒看到就脑袋发晕。

而慕容宇正坐在那里,手里捧着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慕容酒觉得很神奇,二哥一向是只喜欢武术,对看书这种事情是见了就跑的,怎么会这么认真的看书。

果然,等慕容酒凑近了,才发现他看的是一本鬼怪杂谈,这种书像是小说一般,故事曲折离奇,偶尔还有几个感天动地的传说,非常吸引人。

屋子里本身就加了暖炉,比起外面暖和许多。见慕容酒坐好了,慕容朗也坐了下来,说道,“今日我先为你们介绍一下考试的情况。庐天书院的考试共分为五门,分别是:礼、乐、骑、射、算。这五门的意思便是字面意思,不过考法却有不同。礼,是分为笔试和面试的,笔试便是考你对礼仪常识、法治制度这些内容是否了解,而面试,则是看你的礼仪姿态。乐,考的是对乐器的运用,考试的人可以自己选择擅长的乐器,但是要考三次。骑,则考的是骑术,射,考的是射箭,算,考的是算数。这三门除了算需要笔试之外,其他的两个便是实际发挥。”

慕容酒和慕容宇听了后都皱着眉头,慕容酒觉得礼、乐、算对她来说并不难,乐器她本身就会,弹的也是非常好的,礼和算都是笔试,大不了看书便是。可是骑、射,这两门对她来说难度极大。她这身体本就如同林妹妹般柔弱,需要体力的项目便是一个难题。

而慕容宇则是觉得,礼、算这两门对他太难,他自幼喜欢武术,可以说几乎就在练兵场上长大的,骑马射箭对他来说简直是小事一桩,而乐器,在母亲卢玉婵的逼迫之下,他早年和慕容酒一起学了很长的时间,也不算什么难题。但他最怕看书背书,所以一想到礼、算这两门,他就头疼。

小说《安得此生若繁花》 第十一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科幻小说
  3. 悬疑小说
  4. 鬼怪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