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我即王

更新时间:2019-10-18 10:30:12

我即王

我即王 我有一刀 著

连载中 陈君临虞雅南 豪门游戏古装灵异

主角是陈君临虞雅南的小说是《我即王》,它的作者是我有一刀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剑,可平西境。一刀,可斩千雄。一名,可裁生死。一姓,坐镇中州!吞龙战旗插在哪儿,他陈不败的蟒雀铁骑便踏尘到哪儿!...

精彩章节试读:

夜色,星辰点缀。

迷彩越野车载着陈君临和虞雅南,缓缓驶入了钱江城的一片老宅街区。

最终,越野车在一处斑驳破旧的老寺庙面前停下。

陈君临下车,目光平静,缓缓抬头,看着面前这座寺庙。

整座老庙,早已灰尘遍布,蛛网蔓延整扇庙门。

庙门上方,挂着一块斑驳的牌匾,上面提着三个大字:鱼隐庙。

一别三年。

而今,他终于又回到了这里。回到了这座儿时长大的地方。

自从他有记忆开始,便是在这座老庙中长大。

而他,唯一的亲人义父,也是这座老庙的住持。

外人,称他义父为......道鱼。

从小,是义父道鱼,将他抚养成人。

除此之外,他别无亲人。

不知生父生母何在,更不知族门在何方。

三年前,陈君临身陷滔天大劫。

那年,他回到钱江城,与义父诀别。

可那年,义父却替他,背负劫难。

义父整理行囊,孤身一人,身赴帝都。

义父临行前告诉他,好好活着......

而后,陈君临离开了神州。

自此之后,义父赴京,便再也没有回来。

谁也不知道,帝都发生了什么。

义父仿佛人间蒸发,一切了无音讯。

这三年来,陈君临在海外,不断派人打探消息,却毫无所获。

义父失踪了。

只留下这座空荡荡的废墟老庙,还坐落在江南老街中,似乎等待着被岁月摧毁。

陈君临站在老庙前,目光无尽复杂。

他缓缓从怀中掏出一只皮夹,打开皮夹,里面夹着一张泛黄的照片。

那,是他仅存的一张,义父照片。

还是小时候,虞思凡用家里的相机**的。

照片中,是一个满脸狰狞烧伤的老和尚。他面色平静,盘腿坐在蒲团前,闭目打坐。

印象中,义父从不爱笑。谁也不知道,义父的脸为何会被烧成这样狰狞,自从陈君临有记忆以来,这就是义父的容貌,未曾变过......

“木头哥哥,道鱼叔叔他......肯定在哪里等你。他会回来的。”身后,虞雅南声音轻柔,来到陈君临身边,轻轻挽住了他的胳膊。

虞雅南自身才刚经受过巨大的家破人亡打击,此时,却还要安慰陈君临。

此时的两人,更像是相依为命。

陈君临收回了照片,轻叹了口气。

“丫头,从今以后,愿意跟我,一起住在这老庙里吗?”陈君临问道。

虞雅南点头,很用力,“我愿意。”

“好。”陈君临目光中,无尽温柔。

他踏步上前,缓缓推开了这扇封尘了三年的庙院大门。

从今天起,鱼隐庙,便是两人的家。

而他,也将代替虞思凡,尽到一个哥哥,应尽的责任!

......

深夜十点,淡淡的月芒笼罩着整座钱江城。

可今夜的江南,注定不眠!

一排黑色面包车急速飞驰过午夜街头,朝着沪钱江城市区的某片庄园疾驰而去。

“嘎吱!”数十分钟后,黑色面包车队猛地急刹车,急促的停在了一栋奢侈宅院门前!

豪华宅的院门廊上,挂着一块牌匾,上面刻着两个苍劲大字:钱宅。

一群保镖们面色凝重难堪的下车,小心翼翼地从面包车厢内抬出了一个担架。担架上,盖着一块白布…隐隐从白布之下能看到…一具尸体的轮廓。

一名保镖面色悲呛,急促冲到宅门前,用力锤响了大门!

“禀老爷…!丧报!!”

丧报声穿透回荡在整座钱宅庄园的上空!

数分钟后,整座大宅内…灯光全亮。

钱家大宅那两扇浑厚的木门打开!

钱家家主钱蓬面色凝重,披着长袍,身躯如尊,一步一步…缓缓跨门而出!

“何事报丧?!”钱蓬声音苍毅厉然,散发着如虎般浑厚的气息!

他钱家屹立江南数十载,天地无惧!今此午夜,却突传来丧报?!整个江南竟有人不怕死…敢动他钱家之人?!

哗啦~!门口在场数十名保镖尽皆凄惨跪倒在地!所有保镖身躯颤抖惊恐,尽皆低头!

钱蓬眼眸一凝,似乎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你们少爷呢?”钱蓬声音凝厉,叱问道!

今夜…他长子钱旭阳去了苏宅,出席苏倩的庆功宴,莫非…宴会上出了什么事?那逆子冲动之下…杀了什么不该杀的人?导致惹下祸端?

可转念一想,钱蓬却又摇头,整个江南…能与他钱家抗衡之族…屈指可数。又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惹他钱家?!

“快说,你们少爷呢?!”钱蓬目光厉然,怒道!

那群跪地的保镖更加颤抖惊恐…他们轻颤着身躯,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那台担架上......

钱蓬眼眸猛地一凝,扫向那台担架?!

他的虎躯突然猛地一震!心脏都差点窒息!这是…?!!

钱蓬脚下步伐一挪,身影急速瞬移至担架前…他猛地掀开了担架上的白布!!

轰…!那一刹…他整个人如遭雷击!!

儿子钱旭阳的尸体…正冰冷惨白的躺在担架上…喉间透着一个血淋淋的窟窿!

钱蓬的身躯在颤抖,双腿脚下…整片地面龟裂蔓延!

数小时前…儿子钱旭阳还活生生的从府宅内离去......

眨眼间…竟生死两隔?!

“呃啊——!!!”钱蓬双眼震怒血红…仰天怒哮!!

钱家庄园门前,所有保镖们纷纷跪地颤抖,惊恐如蝼蚁。

“是谁......!!”钱蓬面目狰狞如恶鬼,他猛地一把将保镖头领从地上就起来,狠狠掐住了头领的脖子,“是谁…是谁干的!!”

......

而,同一时间,冯家宅院。

冯海洋心绪凝重混乱,面色煞白的回到了家。

几小时前,苏家宅院…苏家的庆功宴上,那个高中同学陈君临的突然出现。

并且,在临走前,一番威胁。

‘你冯家,我记住了。过些时日,我会亲自上门。’

这句话,简直就像一柄刀,狠狠悬在冯海洋的心头,让他心惊胆颤,如坐针毡啊。

他心中震惊骇然,更是难以想通。

高中时,那个默默无闻的男生,此时此刻,怎会以这种这状态出现?那…君临天下的气场,让人无法直视啊。

冯海洋面色有些煞白,那个男人的警告,成了他内心最大的惊慌。

终于,他神情复杂,小心翼翼地来到了父母的卧室阁楼前,深夜敲响了门。

几分钟后,父亲冯有山穿着睡衣,蹙眉打开了房门,“深更半夜,何事那么紧张?”

“爹…我今天,被人威胁了......”冯海洋面色有些复杂难堪,小心翼翼说道。

“威胁?这点小事,你自己难道处理不了吗?你看看此时几点了,有事明早再说。”父亲冯有山没好气的叱道。

深夜十点了,这点芝麻点大的事情,也要找自己?

“不是…威胁我的…是高中时期的同学,叫陈君临......”冯海洋面色复杂,急促的解释道。

“陈…君临?”父亲冯有山一愣,记忆中好像有点印象,问道,“是那个…鱼隐庙丑和尚所养的男孩吗?”

“是,就是他!”冯海洋连连点头,“父亲,我们要怎么办?”

“呵......我倒以为是谁呢?瞧把你吓成这样,没点出息!”冯有山恨铁不成钢,自己这儿子,平日里挺嚣张跋扈的,今日…怎么见到老同学,却突然怂了?

“那小子高中念完,不是就出去当兵了吗?怎么…现在回来了?他威胁你了?这点小事你自己处理不了吗?随便叫几个人,打断他的腿不就成了!”冯有山冷喝了一声,转身便要回房间关门。

“不是,爹…”冯海洋面色复杂难堪,一把拦住父亲,迟疑凝重着说道,“他…他今夜,把钱家长公子给杀了…!”

唰~!那一刻,冯有山的脚步猛地一顿。

“你说什么?!”冯有山扭头,面色紧紧盯着儿子。

冯海洋面色凝重,复杂无比,将今夜宴会上发生的一切,给父亲讲述了一遍。

那一刹,父亲冯有山的身躯一颤,几欲跌倒。若非扶着房门,恐怕当场就要栽倒。

那陈君临......先杀钱旭阳?后威胁苏倩?还要,一挑五族??

这。

冯有山只觉得,额头冷汗直冒。这种震惊的感觉,前所未有啊。

那个鱼隐庙丑八怪和尚…所养的野孩子,怎会突然变得,如此不可一世?

十年未归,一回来…直接杀人开场啊。

一个月前,虞家的那场案子…恐怕,要重新洗牌啊。

但,转念一想,冯有山的心绪,却又安定了下来。

“不要慌,此事…应该惹不到我冯家头上来。”冯有山目光深邃,缓缓说道,“那姓陈的,敢杀钱家长公子......已经必死无疑了。恐怕,还没等他上门,估计就得横尸街头了。”

的确,胆敢在江南,杀钱家长公子?

这简直,就是找死啊。

他敢保证,那陈君临,绝对活不过24小时。

钱家,又岂会......善罢甘休?

......

而此时,黑夜中…钱江城另一端的苏家宅院,作为今夜晚宴当事人的苏倩,同样心绪混乱不宁。

如今的苏宅,前身是虞家宅院。

这座数千平米的巨大宅院,完全是苏倩强取豪夺而来,将虞思凡的妹妹虞雅南赶出府邸。

而后,用特殊手段,更换产权名字。强行将府邸名字换成了‘苏宅’。

此刻,苏倩一身睡裙披身,站在书房落地窗前,美眸复杂失措,带着惊慌,凝望着窗外夜空。

此时的她的心,已经乱到了极点。

今日,那个突然出现的青年,彻底…打乱了她的全盘计划。

而,更让她心中强烈不安的,还有那股神秘出现的集团力量......

那股力量,以及那个突然出现的陈君临,究竟代表何方势力?

要知道,历来征战......这片钱江城江南,都并非备战之地。

所以,集团本垒,是不可能在钱江城驻扎的。

可这几日,那神秘集团......为何,会驻扎在江南??

并且,还封锁了整个杭湾港?

他们,目的何在?

难道,一切…真的只为了…给虞思凡和虞靖江那两个已死之人复仇??

若是如此......那结果,简直…太过可怕!

那个陈君临…如今,究竟混到了何等衔位?

苏倩心绪极度不宁,更是不安。

莫非…他已封將成帥??

不过,她很快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这不可能。

那个陈君临,年仅不过二十出头。

同龄人的年纪,怎可能封將成帥?

几乎比登天还难。

更何况,他若是將帥,早就踏平这片江南了,何必…还要一番威胁?多此一举?

“来人!”苏倩心绪愈发不安,对着书房门外喝道。

很快,一名秘书疾步匆匆走进了书房内。

“那势力,现在方位何在?我要知道他们的全盘动态消息!”苏倩凝重问道!

如今,那支神秘势力,成为了苏倩心头的一柄刀刃,随时悬在那儿,随时可能会落下来。

要知道,那可是…整整一个集团势力啊。

这是,规模级的备战力量。

这股力量,若介入钱江城,恐怕…钱江城所有内线武装调动,都不够打的。

“禀苏总,那势力…目前已尽数撤离了钱江城,他们的速度太快,我等的眼线势力,来不及跟踪查勘,便已失去了消息。”秘书鞠躬欠身,凝重小心翼翼地汇报道。

那支神秘队伍的机动反侦察力量太强,如此庞大的规模,在一夜之间,消无声息…就这么撤离了钱江城......仿佛,凭空消失一般。这,太过神秘可怕。

当听到秘书的汇报,苏倩的心不仅没有安定,反而,更是不宁?

神秘势力......消失了?

这一切…总给她一股,天将大乱的感觉。

小说《我即王》 第9章 今夜不眠,天将大乱!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豪门小说
  2. 游戏小说
  3. 古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