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我在灵案组那些年

更新时间:2019-10-19 15:34:26

我在灵案组那些年

我在灵案组那些年 小白兔奶糖 著

已完结 顾曼张垚 婚姻爱情青春女强古代

《我在灵案组那些年》是由作者小白兔奶糖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我在灵案组那些年》精彩章节节选:爷爷说我命带正官,决不能步入仕途,直到有一天警花小姐姐碰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精彩章节试读:

这的确是件值得庆祝的事儿。

反正案子也交掉了,老丁还说他给顾曼放了假,只要刚刚那两个神秘兮兮的人需要她配合的时候在就好了。

我赶紧驱车去了躺医院,见到我时,她笑了笑,说自打进了重案组还是头一遭进医院,一进就是两次。

“你运气算好的了,那人没拿你开刀。”

我买了点水果,给她放到了床头,这家医院和病房从风水上来讲没什么忌讳,所以我也就瞎操心。

坐下之后我问她还记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顾曼摇摇头:“不记得了,我就记得自己在招待所准备睡觉,再醒过来就是在医院了。”

“刚我都怀疑是不是这几天发生的所有事都是我脑子里一个梦。”

她说着,还敲了敲脑袋,那模样倒有几分俏皮可爱。

我拿起水果刀给她削了个苹果:“要真是个梦就好了,案子已经交接完毕,老丁给你放了假,但这个案子是经你手查办的,他们需要你的时候,你要在场。”

“什么?案子交接了?”

一听我说案子交接了,顾曼表现得十分激动。

我点点头说是啊:“怎么?你还想继续查下去?”

“我......”

“老丁让我交代你,收收心,这案子咱们解决不了,你可是差点把命给搭上。”

顾曼的性子摆在那里,这是她第一个受挫的案子,她当然不想善罢甘休。

“你一定知道什么对不对?”

她忽然把目光转向我,像是有求于我一样。

我笑着说自己知道是知道,但你别指望我,我只能保你周全,没本事把这案子给你弄回来。

“我不要继续办这件案子,我只想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就…我......”

看得出来,她对前前后后发生的这些怪事都不能理解。

“这个......”她忽然拿起脖子上挂的无事牌:“你给我的?”

我点点头:“这枚无事牌的品相可以助你龙游于水上青天,只要你别瞎掺和,不出一个月,你就能像以前一样,两天一小案,三天一大案,不过我劝你以后还是别接稀奇古怪的命案了,你一个小女生,架不住那么硬的八字,会出事的。”

以前我说这些东西的时候,顾曼总是不相信,要么明里暗里的嘲讽一番,要么就一副不屑的表情。

但现在,轮不到她不信了。

她摸了摸那块无事牌上的雕刻,忽然又问一句:“张垚,这世上是不是有神仙啊?”

“......”

我第一次感受到她的天真,神仙?想什么呢。

见我没搭理她,她又问:“那你说的那些灵体啊、魂魄啊,祭祀啊,又是什么意思?”

“不该问的别问,来,把苹果吃了。”

我将削好的苹果递到她面前,她扭过头:“不吃,你不告诉我,我就不吃。”

“那你别吃。”说完我就咬了一口,接着大口大口吃了起来:“嗯,真甜。”

“你......”

她被我气的不轻,脸上青一阵红一阵。

“你要是听我的,凭这无事牌,日后必是一番风顺,我再给你看看家中风水,仕途直上青云也不是没有可能,为什么非要调查这件已经有更专业的人接受的案子呢?”

我这么问是想听听顾曼到底怎么想的,她的那股子执着劲让我很好奇。

然当我问到这的时候,顾曼的脸色却沉了下来。

勾起了她的伤心事吗?

与此同时,我观察到她印堂口上那片本该消失的浊气又生了出来。

她的身上有故事,这是我的第一直觉。

但感觉像是不愿提起的陈年旧事,她不说,我也没问。

“这样吧。”我说:“案子我肯定给你弄不回来了,接手的级别比老丁还高,但他们事后如果有需要肯定会找你,另一方面,我答应你,不管祭坛背后是什么弯弯道道,我都会调查清楚。”

看着顾曼脸上逐渐展开的笑颜,我又加了一句:“带上你一起。”

这下,她彻底笑了出来。

“谢谢你,张垚。”

她骨子里那份执着依旧是个谜,我们聊了一会,但大多都是工作,她也跟我说了这件案子确实是她工作之后遇到的第一个绊子,所以心里有个疙瘩。

但做我们这行的,每年不知道得遇上多少破不了的案子,甚至过段时间就要把许多年前没破的案子拿出来从新梳理一番,反复调查有没有新线索。

要像顾曼这样,遇到一个绊子就不撒手,那工作还做不做了。

正聊这些的时候,赵幼发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顾曼恢复好了没有。

我刚纳闷赵幼发问这个干什么,他才说出了来意,原来他想请我和顾曼去家中做客,也算是给顾曼压压惊,还说如果顾曼身体没有恢复的话,时间可以往后推。

看这情况,他估计以为我和顾曼关系匪浅,而从女人下手,我也不好拒绝他。

但这赵幼发就有些多此一举了,我拜托他帮忙找顾曼的时候就答应过她,事后去他家中做客。

只是不知什么原因,他对这件事似乎很着急。

我将手机拿远,跟顾曼讲清楚清楚,复又问她愿不愿意去。

顾曼一听赵幼发也参与了搜寻自己的队伍,欣然表示愿意,这种事是她该登门道谢才对。

我原话复述给赵幼发,他爽朗的大笑几声。

“哈哈,顾小姐客气了,登门道谢不敢当,张先生驾临寒舍才是我赵幼发的福分,那张先生,我们就......明晚?”

“嗯好,那就明晚。”

“好好,明晚7点,我派人去接先生和顾小姐。”

说完,他便挂了电话。

对赵幼发称呼我为先生这事,我还有些不习惯,像我爷爷那样的可以称之为先生,我这样吊儿郎当的还是算了吧。

不是我贬低自己,而是确实不合适。

挂到电话,顾曼倒是很好奇,问我怎么解释的这个赵幼发。

我说算命算来的。

能派人去找她的非富即贵,肯定手里有些资源,是个生意人或是大人物,顾曼自然懂这个道理,她愣了一下,问我:“你真会算命?”

“你觉得我之前那些都忽悠你的?”

“就是觉得,有点悬?”

“哪你现在信了没?”

“我应该信吗?”

我们就这么互相问了半天,谁也没给谁答案,但我觉得以顾曼的智商,辨别这些应该还是很容易的吧?

第二天。

这案子结了之后也就没事了,我的工作就是负责收集整理档案卷宗,相当轻松。

但风水灵杀局发生过后,我也想参与到破案当中了。

当初选择档案室,完全是一个妥协的决定,家里爷爷都闹到局里来了,没办法,我才说那去档案室,不去案发现场,再加上老丁帮我从中周旋圆场,这才让我留下来。

印象中,那一天我几乎都在胡思乱想,顾曼休假了,晚上的饭局我也没多想,去赵幼发家做客,也只是看看风水。

但那天下午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我此后一生的轨迹。

那两个自称巡视组的上级又来了,以及是邋遢胡子的皮夹克中年,和西装革履戴着金丝眼镜的青年。

昨天卷宗已经全部都交到他们手上了,他们再来这里,只意味着一件事。

来找我的,或是顾曼。

果然,他们径直去了老丁的办公室,过了一会老丁就过来喊我去一趟。

我跟老丁一起去他办公室的时候,那两个人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邋遢胡子的中年人像瘫痪了一样躺在那,西装革履的青年表现就好很多,他正襟危坐,尤其是看到我时,眉头紧皱,狐疑、不屑,两种复杂的情绪全都写在了脸上。

“小张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巡视组的同事,找你来想问问你关于那三起自杀案的事。”

虽然昨天老丁就给我介绍过了,但碍于程序,他还是毕恭毕敬的对那两位说:“秦组长,这就是小张,张垚。”

邋遢胡子的中年人点了点头,话也没说,倒是那青年人笑着看向老丁:“丁局长,我们想和张垚聊聊。”

“欸好好,你们聊,你们聊。”

老丁一开始还没准备走,后来才意识到他们是想单独跟我聊,便尴尬的说自己出去有点事,就走开了,临走还把门给关上了。

我估计老丁得郁闷死,这好歹是他的办公室,结果现在给我们让出来了。

老丁走后,房间里的氛围瞬间变的紧张起来。

那个被称为秦组长中年男人也晃晃悠悠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你就是张垚?”

说完,他便睁开了眼睛,在他睁眼的瞬间,我身子兀的一怔。

他印堂饱满,从面相上来见,是典型的迁移宫,又生一副八字眉印堂乃十二宫之首,这迁移宫位于眉角,天仓至额头两发髻旁的部位,俗称驿马,又名交游宫,主迁居以及职业变换又或外出的运势。

这种面相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主要是因为迁移宫低陷的人出外无力,白奔波,说白了就是不适合外出工作,也不适合做管理者。

但这秦组长一看在巡视组里就是个小官,还是没人能管他的那种,否则形体也不会这么散漫了。

再者,他气色有些黑暗,尤其是刚刚睁眼看我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浑身都怔了一下,像是被下了降头,但是很快就恢复过来。

迁移宫起色黑暗,则代表有阴灵侵入,外出不力,甚至会屡遭凶险,可他却好生生的,甚至一副吃饱喝足,天塌下来也不会动摇半分的模样。

他的命格,有点悬乎啊。

小说《我在灵案组那些年》 第十一章 命格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婚姻爱情小说
  2. 青春小说
  3. 女强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