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更新时间:2019-10-28 17:26:50

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风雨各一程 著

连载中 易天甄若兰 总裁神仙妖精豪门世家穿越

小说主人公是易天甄若兰的书名叫《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它的作者是风雨各一程创作的武侠情缘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北宋末年,杨家将西征西夏全军覆没,仅有浑天侯穆桂英孙媳等三人逃脱并生下一双遗腹子取名易天、字山河,易地,字江山,两人在生母及其侍女分别带领下遁入江湖,成长为两个性格截然相反的角色。在对外战争对内倾扎中...

精彩章节试读:

好歹看来那个穿红裙子的小姑娘并没有吹牛,那个手摇纸扇的青年竟然是个杏林高手。在花了几乎近一个时辰时间将俗不可耐小腿上粉碎性骨折慢慢地接好、理顺,然后找了两块木板夹住绑好之后,又花了很好长时间治疗受了严重内伤的凡夫俗子胡景太。针灸、点穴几乎全用上了,最后还正儿八经的让凡夫俗子坐在床上,他自己还坐在凡夫俗子后面,双掌抵住前者的后背用了整整一个时辰的功、才稳定住了后者的病情。

也直到此时,沧州七俗、乃至山庄主人才知道这青年竟然还有如此深厚的内力,虽然几乎看不出他会什么武功。

这一切都办完之后,已经是是四更天了。

看到青年一幅疲惫不堪的摸样,沧州七俗也顾不得客套就让青年抓紧休息去了。至于那个白天出尽风头的红裙少女,来到庄子不久就去找周公聊天去了。毕竟她还是个孩子,估计折腾了一天早就累得不行了。

因为昨夜一行人等来的太晚,加上沧州七俗又有人受伤、主要是人家主人显然意在隐瞒行踪,当时众人没有仔细观察、当然也不便仔细观察,所以自然没有发现有啥异常。天亮后大家才发现他们一行九人居住的地方竟然是一个看似独立的西跨院内。与其说是一个跨院,倒不如说是一个小岛。因为除了门口正对的那一座小桥连接着的院内其它陆地外,其他三面竟然都是水面,是天然的还是人工改造的就不知道了。北方寒冷之地竟然也有南中国水乡般的神韵和匠心,不能不让人赞叹庄园主人品味之独到。

小院的院墙不高,但因为三面皆水的缘故就与世隔绝和保安上来说确属上上之选。当然,对于这九个江湖人士来说、除了俗不可耐和凡夫俗子因为受伤不便外根本构不成障碍。只是大家有了这一发现后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或许是大家江湖人物散漫惯了、又或者是此时此地大家都保持着先天的警觉、对一切有形的和无形的束缚都会从骨子里感到反感吧。

“这的确是个养伤修行的好地方。既不会有人打扰、更不会被人发现。我看你们俗几位就安心呆在这里好了。我们可要离开了,今天是百戏大会开幕的日子,如果赶不上我们两人可就是白来这沧州一趟了。”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经过一夜休息的穿红衣服的小丫头之一阵叽叽喳喳立即把大家从睡梦或者入定中叫回了尘世。能说出这番话说明小丫头虽然聪明伶俐几乎到了极致,但毕竟还是个孩子,对江湖险恶、人心不古更是没有什么戒备。也或者小丫头有意这么轻描淡写,以便沧州七俗心里感到好受一些吧。

“舍妹说得对!现在他们两个伤势已经没有大碍,何况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兄妹等在沧州可是专门为了看百戏擂台赛的。烦请几位代我们向主人告一下别,我们这就去也!”

这两兄妹也真够让人不可思议!见解往往别出心裁不说,行为更是匪夷所思。是因为发现有什么不正常、不想君子立于险地?还是确实因为此间事情已了、小孩心性,赶着去看热闹、想出一出是一出?个中原因恐怕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才清楚了。

“沧州七俗今天承两位大恩、不敢言谢!还请两位留下高姓大名,容当后报!俗不可耐王红兴尚未开口,入乡随俗高太尔首先上来说话。

“人生处处是凡尘,聚散无常若浮云。能援手时且援手,得饶人处且饶人!七位虽然号称沧州七俗,但以学生看来行事也远非那样俗不可耐。举手之劳而已,何必三番五次道谢。大家江湖中人,更不用那么多的客套。如果有缘,再会之日我们自当相识,如果无缘,又何必为今日之事和在下兄妹的姓名耿耿于怀?”

这兄妹两人看起来真有点过分了!不知是有意隐瞒还是故弄玄虚,都到这个地步了,竟然还像昨天对待真定常山再一样顾左右而言它,连自己的姓名都不见告。

“二弟何须多问?人家兄妹乃当世高人,自不屑与咱们这些凡夫俗子为伍。咱沧州七俗虽然本事低劣,但也未必非要攀龙附凤、赶鸭子非要跟人家交朋友。只是一码归一码,感谢的话我们不多说也就罢了,但我们毕竟是受主人之邀来到此地。两位就这样不辞而别是不是有点太别出心裁了?总得顾忌点最基本的江湖礼貌吧?何况、何况这里可是飞鸿山庄呀!”

俗不可耐王红兴显然感到受到了轻视,愤愤然地说道。虽然碍于情面不好直接呵斥道你们两个小孩子太不懂礼貌了!但显然有这个意思在里面。尤其在提到什么飞鸿山庄的时候,一脸庄严肃穆的神色更让人有点不明所以。

“俗不可耐、真是俗不可耐也!俗老大可真不愧了你俗不可耐的称号。我们来到人家山庄自然应该客随主便不假,但君不闻还有一句叫客走主安?我们兄妹早一刻离开、人家主人早一刻心安。于人于己都有百利而无一害。再说了,人家小姑娘是因为见到你们沧州七俗见义勇为、拔刀相助这才伸出援手、邀请你们前来治伤养病的,我们两个也就是赶上了当个帮手而已。既不算人家邀请来的客人、更不是人家的朋友。现在此间事情已经了,我们又要赶着去看百戏大会开幕,就不用搞这些繁文缛节了。至于所谓的飞鸿山庄什么的,咱兄妹二人实在不知所云、更无意打扰。相信能建如此雅致的一个庄园,主人定然不是俗人,更断不会为咱兄妹这些小节斤斤计较。几位俗大叔、大姑就勿需多虑了。二哥咱们走吧!各位俗大叔、俗大姑后会有期了!”

穿红裙子的小丫头又来和稀泥了。这小女孩心思如此缜密,话说出来让人根本就没有反驳的余地。话未说完,竟然拉起男青年的手就要离开。

“沧州七俗竟能交到如此不落俗套的朋友,倒令本夫人不得不刮目相看!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青年才俊能有如此大的魅力,竟然让我家大小姐都忍不住朝三暮四、主动相邀?”

正当两个男女青少年无所顾忌地迈步走出房门的时候,随着一声温柔中听、慈祥又不失威严的打趣,门口突然走进几个人来。

来人中除了昨天夜里见过的那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在充当引道的角色外,再就是由三四个侍女丫鬟簇拥着一个看起来大约四十来岁的中年贵妇。

好一位端庄、典雅的贵妇人!什么丰满绰约、什么高贵典雅、什么芙蓉如面、什么神若秋水、肌若羊脂什么的,一切言语在这里都显得哪么无力和词穷。说美-----简直是美不胜收;说雅-----简直是雅到了极致。尤其是那种先天的、骨子里透出来的高贵气质,举手投足之间、语笑嫣然之际无不恰到好处、无法挑剔。

天地乾坤竟能造化出如此尤物,什么祸水红颜、什么国色天香都要相形见绌了。

“沧州七俗见过飞鸿夫人。多谢贵庄收留和款待!”

“夫人过奖了!我兄妹二人只是赶着去百戏擂台看个热闹,绝无对贵庄不敬的意思,更不敢对贵庄所作所为有何微词!”

人群中沧州七俗虽然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但此时此刻,不仅是男人、连庸脂俗粉这样的女人也被这位夫人的绝妙姿色惊得目瞪口呆、手足无措。

而那位一直显得高不可攀的男青年、乃至那个穿红裙的小女孩也不禁住下脚步、放下了他们的高傲和优越。连一直以来的伶牙俐齿竟然也不好使了,开始有点呼吸急促、语无伦次。

沧州七俗剩下能动的人在入乡随俗高太尔的带领下的毕恭毕敬、那对青年男女的语无伦次和举止仓促无措再次证明了美人、特别是真正美人的秒杀效应。

美人、尤其是真正的美人之作用和影响从来就是这样惊心动魄、惊世骇俗。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如果说法兰西近代那个矮个子皇帝关于女人作用的诠释多少有点粗俗和歧视的话,古罗马三代执政凯撒飞蛾扑火般争前恐后、非要拜倒在那个埃及女人的石榴裙下则用实际行动对女人对历史发展的作用作了无可辩驳的证明。

从特洛伊之战到冲冠一怒、从为了人家大小乔修建的金凤、铜雀引起的赤壁之战到为了争夺那个被称为洛神的有夫之妇而发动的官渡之战,古今中外女人改变世界、改变历史进程之例子简直如此司空见惯、举不胜举。夸张一点说,一部人类进化史说穿了就是一部活生生的狮王、猴王争霸史。所以也才有了那句谁征服了谁、又是谁征服了世界的绕口的异端邪说。从这个意思上讲,达尔文老先生的人是猴子变来的理论肯定不是什么异想天开、空穴来风。

问题是后世诸人、特别是那些卫道士们偏偏出于维持父权社会的需要硬要把红颜说成祸水,把罪过推给女人就有点本末倒置了。男人们为了征服女人而拼命地想征服世界本来虽然并不怎么光彩、但也情有可原、无可厚非,但非要把男人的错误和胡作非为与那些无辜的女人牵涉上,就属于文不对题、至少是太不厚道了。

说来说去又扯远了。这虽与我们现在的主题有点风马牛不相及,但也不算是完全意义上的无的放矢。我们还是书归正传。

“沧州七俗勿需客气,正所谓既来之则安之。虽然我飞鸿山庄从不过问江湖之事,但既然已经住进来了,只需养好伤即是。至于这位小哥和这位小丫头也不必急在这一时。既然住进了飞鸿山庄,而且听小哥的意思好像对世间繁文缛节并不十分在意,哪又何必再分什么主客次客?实在是因为我家大师兄因为要帮忙处理今天百戏擂台开幕,所以不能前来招呼大家,至于我家小姐则因为别的原因不能见客,还请大家原谅!本夫人亲自来见大家就是表示这层意思的。”

是那位绝色贵妇娓娓道来。看来她不仅听到了刚才少年男女和和沧州七俗的对话,而且也意识到由于邀请者也就是那位小姐和那位被称为大师兄的人迟迟没有露面、显然已经怠慢了这些所谓的客人,所以才有这么一番说辞。

“夫人客气!小生兄妹只是为了帮忙才叨扰贵庄。现在事情已了,舍妹小孩心性,这次逗留沧州就是为了凑百戏大会这个热闹,这才急着走人。无礼之处还请见谅!至于那位大师兄我们也只有一面之缘,算不上朋友、甚至相互姓名都不知道,也算应了那句君子之交淡如水吧。而那位小姐虽然和舍妹有过交谈,但自始至终都是蒙着脸的,连面都不算见过。何敢轻言怪罪二字!只是、只是小生有一点想说明,那位小妹妹也是因为看到沧州七俗因人受伤、急需要一个僻静安全之所疗伤才善心大发、邀请我们这些不速之客的。如有违庄规什么的,还请夫人不要惩罚太重才好!”

听到这位绝色贵妇的一番话,那位手持纸扇的少年立即似是辩护、似是说明道。

“小哥好风度、好涵养!处处时时不忘替他人考虑,更显仁者、医者之心。看来是本夫人想多了。不过,无论如何大家都应该用过早饭再走。总不能让外人说我飞鸿山庄不懂待客之道不是?”

绝色贵妇很有分寸,干脆直接转向其他话题。

“我说二哥呀!既然这位夫人如此盛情,我们不妨就吃了早饭再走也好。我还真想与那位白衣姐姐告别一下呢!”

又是穿红裙的小姑娘在插话。而对小姑娘的话几乎言听计从的青年也不再勉强。

“小姑娘这么说就对了!本夫人还想知道两位尊姓大名?籍贯何处?小哥年纪轻轻竟然对岐黄之术如此精通实在令本夫人佩服之至!想必家学渊源一定非同寻常吧?”

绝色夫人竟然如此好心机。说了半天前来赔罪道歉、留大家吃饭什么的,敢情这是来探听虚实来了。

“夫人过问小生不敢隐瞒!我们兄妹原籍北京大名府人士。父母时期迁居潇湘以南。敝姓长,名书红;这是舍妹,名书黛。”

男青年犹豫了一下,终于极为勉强地道出了自己的姓氏。似有难言之隐,或者根本就不想说出来似地。至于居住地也只是笼统的什么潇湘以南,显然还是不想和盘托出。

“呃,原来是------潇湘以南长家子弟!果然是好俊的小哥,好靓的小妹!也难怪会有如此医学造诣!书红、书黛,书尽赤橙黄绿,画阙绿水青山。好名字、好意竟。本夫人还真是有点看走眼了。时候不早了,想来打大家应该早就饿了。大管家你看看早饭准备好了吗?赶快招呼大家吃早饭,然后再送几位到百戏擂台赛场去吧!”夫人微一沉吟,立即转而正常道。

“夫人谬赞,我兄妹实在诚惶诚恐!名字身体受之父母,更是不敢妄言。倒是夫人才是真正的天下绝色,让人一见即终生难忘。并禁不住想起曹子建那几句千古绝唱:翩若惊鸿,宛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青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绿波。襛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承权,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

也不知道这个少年这是怎么了,竟然对着一个半老徐娘摇头晃脑地背诵起曹子建的洛神赋来。尽管面前这位夫人确是绝色中的绝色,尽管她风华万代、风情万种,但他一个十五六岁、最多十六七岁的少年,连成年都算不上,又如何知道情为何物?对于美的看法恐怕也只是那种表面的抽象和朦胧吧!难以想象的是,就这么一个小屁孩竟然对着一个中年贵妇如此长篇大论起来,丝毫没有一点难为情的样子。难不成有恋母情结?又或者有其他特殊的嗜好?

“好了、好了,小哥就不要再念下去了!没想到你年纪不大,倒是聪明至极。本夫人真是自愧不如了呢!行了,行了,大家还是赶快用饭吧!”

坐中诸人除了穿红裙子的小丫头好像见怪不怪、若有所思的样子听男青年在那里絮絮叨叨地念书外,其他如沧州七俗要么是知道一切内情、要么干脆就是不知所云,一幅不知所从的样子任由绝色贵妇和男青年在那里谈天说地、或者干脆说是在打哑谜。当然,也不排除他们坚信男青年这些赞扬就是如此天经地义、无可厚非。

早餐倒是相当丰盛。诺大的一个庄园的主人估计财力绝对不成问题,而且他们这一行九人又是被称为大小姐的白衣少女邀请来的客人,自是安排照应十分周到。

非常有意思的是,那位绝色贵妇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而且,不仅那位大师兄、连同那位蒙面的白衣小姐也没有露面。只有那位被称为大管家的一直陪在旁边,热情地不行。

用过早饭,众人自然随着那位大管家走出庄园。由于各有心事,也不多言语。

沧州七俗中除了老大俗不可耐王红兴和老七凡夫俗子胡景太因为伤重暂留原地养伤外,剩下的五俗因为惦记着那个被抓走的小要饭的安危,竟然也跟着长书红、长书黛兄妹一起赶赴百戏大会赛场。

“我说大小姐你可不敢这样偷偷跑出去的。夫人可是因为昨天的事情明令要你禁足七天的,除非有大师兄的陪同连大门都不准出!我的大小姐,你就行行好、别为难我们下人了吧!”

“环儿妹妹你就别拦着我了!难道你不想去百戏大会开幕式上看看热闹?难道你不想为大师兄他们加油喝彩?”

“得了吧,我的大小姐!看热闹不假,但大小姐恐怕还不仅仅是想看热闹吧?是还想着救人呢、还是惦念着哪位公子哥呢?你可要小心,让大师兄知道了可会生气的呀!”

“环儿再不敢胡说八道!更不能让夫人知道,不然我一定会狠狠地惩罚你。再说大师兄才没有你那么小心眼呢,更不会为了这点小事生气。”

正当众人就有走出庄园大门的时候,突然左面一个圆形边门旁边的花丛中两个少女的对话声传了过来。

“二哥你听,这不是那位白衣姐姐在讲话吗?我想和她告别一下行吗?”

众人谁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昨天见过的那位一身白衣的少女。而其中那个穿红裙的、叫长书黛少女反应最快,马上就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小妹不得莽撞!你没听那位夫人说过这位小姐因故不能与我们见面吗?为人最难做到的就是设身处地知道吗?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人家既然不想与我们相见,自然有人家的苦衷和考虑。你我更不能因为自己一己所愿而勉强别人。”

自称长书红的青年还是那么一幅老气横秋的样子。

“咦!小姐,这不是你的客人吗?他们怎么还没有走呀?”事情就有这么凑巧的,那个丫鬟听到长姓兄妹的对话后率先反应过来。

这一声赞叹不要紧,紧接着又引来了一行众人更多的叹为观止。

“咦!这不是那位夫人吗?她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呢?”先是沧州七俗中有人发出感慨。

“不对、不对,虽然两个人长得一摸一样,但那位夫人应该更成熟一点、更丰满一些。而这个显然要精干一些,而且显然还是个小丫头嘛!不过两个人长得也太像了!不,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情?我明白了、明白了,原来传说的一切竟然都是真的!”沧州七俗中庸脂俗粉戎二娘开始赞叹不已。

“好漂亮的姐姐呀!你真的是那位白衣姐姐吗?你怎么长得跟那位贵夫人一模一样呀?小妹我真的都不敢认你了呐!”穿红衣的、叫长书黛的小姑娘更是毫无顾忌地跑到那位穿白衣的姑娘身边,姐姐长、姐姐短地寒暄个不停。

“小妹妹真的对不起了!由于家母的阻碍,姐姐没能很好地招待你们。此刻趁着家母忙着其他事情顾不得管我了,我才得以出来。现在正想出去看百戏大会呢?既然你们还没走,我们干脆一起去可好?”白衣少女这番话也就意味着承认了一切。

天地造化,钟毓神秀。好一个绝顶漂亮小姑娘!直鼻薄唇、杏仁桃腮,前挺后翘,凹凸有致。上下左右无一处不尽善尽美,无一处不符合黄金分割。众人自然又一次禁不住惊叹大自然的神功和造物主的威力,竟能把一个女人塑造成如此尽善尽美。

沧州七俗子在原地不住地啧啧称奇,自称长书红的青年也不禁有点目瞪口呆,禁不住想把曹子建的洛神赋再从头复述一遍。

人们终于见识到了脱掉面纱的白衣少女的庐山真面目,也终于理解了什么叫天姿国色、什么是芳华绝代。

最重要的是,这个少女竟然长得跟原来见过的那位绝色贵妇简直一模一样、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不仅形像、更兼神似。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那位贵妇人多了些成熟和丰满,高雅典庄、像盛开的牡丹,美得让人仰视;后者则充满青春气息,身形更具曲线高挑,像马上就要开放的花蕾,美的让人不敢直视、也无法直视。唯恐一不留神就会无法自制、失魂落魄地靠上去。

难怪这个丫头在外出时要把脸蒙住。大家实在想不出来,如果就这样走上大街,恐怕真会出现所谓的万人空巷、甚而是交通堵塞和人们相互践踏都不一定。

“奇迹、奇迹、真是奇迹!世人风传飞鸿山庄的女人一代一代均具绝代芳华、而且遗传的一模一样。我们一直以为只是传说而已,尤其是长得一模一样之说更绝非可能。现在看这一切竟然是真的。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

不仅是约定俗成宋二宝在摇头晃脑地发着感慨。旁边众人更是无一不目瞪口呆!

这白衣少女到底是何来历?这飞鸿山庄又是何方神圣?

今天的事真是让人喘不过气来,一个不可思议连着又一个不可思议。

小说《天网恢恢之山河同在》 第九章 天地造化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神仙妖精小说
  3. 豪门世家小说
  4.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