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奇幻 > 萱花的往事

更新时间:2019-11-28 10:59:28

萱花的往事

萱花的往事 我真的在修仙 著

连载中 尤里西塔图 幻想游戏虐恋情深穿越种田

主角是尤里西塔图的小说叫做《萱花的往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我真的在修仙创作的奇幻科幻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泽尼尔人曾经在灾厄中流离失所数千年,诅咒笼罩在整个种族上空。直到英雄降临,直到皇帝仗剑,开拓的誓言回响在山崖与平原间。时至今日,他们已经建立了伟大的帝国,以及这梦幻中的壮美城池。只是,在历史不为人知的...

精彩章节试读:

恶魔深渊,“皇城”地基。

数日以来,整个深渊都沉浸在一种诡异的寂静里。所有恶魔都似乎没有反应过来,或者没有接受现实。上至龙翼魔下至烈焰小鬼,都来不及思考那个从远方传过来的消息意味着什么。

“皇帝”败了,在与恶魔大君因菲尼特的决战中战败了。

纵横深渊三百年,睥睨万物统合四野的那位最强统治者居然也有失败的一天。恶魔们在经受了三百年的三观冲刷后,都普遍认为西泽尔大帝是无敌的代名词了。而今一朝反转,反而让人觉得不真实。

而这里,西泽尔所指定的皇城,距离那前线战场太遥远了,消息传递到这里时,已经经过了多次扭曲和改版。

有说皇帝实际上没死,被他的部下莫罗斯救回,正在某个角落养伤以图东山再起的。有说是和因菲尼特同归于尽,双方残部都是群龙无首的。有说莫罗斯已经取代了原本的主子自己称帝,马上要兵逼皇城让另一位元老安德萝莎归降的。还有说西泽尔和因菲尼特相逢一笑泯恩仇过上了幸福生活的……

传最后这个版本的家伙昨天让安德萝莎拖出去打死了。

这些谣言里总是有些真实成分的,比如莫罗斯确实回到了皇城,确实在和安德萝莎商量事情。

这里是还未建成的皇宫地下,一间只有数人知道的密室,独属于安德萝莎的“工房”。

莫罗斯接过安德萝莎递过来的岩浆,一饮而尽,终于缓过口气来。

“说说吧,你们两倍多的兵力,而且装备精良兵强马壮,到底是怎么输给因菲尼特的?”安德萝莎坐到了莫罗斯的对面,目光透过红宝石的眼镜直直地盯着这位“老炎魔”。

“原因很多,其中最主要的……我怀疑,是有内鬼。”

“不是我。”

“我知道不是你,你是我们之中最忠诚的一个。”

“我不效忠于西泽尔,我和他只是——”

“合作。”

“……是谁?”

“凯撒斯。”

“怀疑,还是确定?”

“怀疑,但吾主失踪后,他立刻叛变到了对面去。无论如何,他都要死。”

“嗯。”

工房中一时之间沉默下来,安德萝莎的视线也从莫罗斯身上移开了。尽管她没什么表示,但多年的共事让莫罗斯知道,她是怕被人看出来眼中的情绪波动。莫罗斯还知道,是什么让她感到激动。

他刚刚亲口说了“失踪”,而不是死亡。

过了一会,安德萝莎似乎平静了下来,继续问道:“凯撒斯现在在哪?因菲尼特呢?”

“因菲尼特被吾主带走了,离开了深渊。要么死了,要么重伤。”

“我需要切实的答案。”

“我也不知……好吧,难逃一死。”

“凯撒斯?”

“因菲尼特的残部没有死光,他的二把手试图接管,凯撒斯必然也参与了进去。峡谷对面局势动荡,消息杂乱,这么几天里,我也得不到确切的情报。”

莫罗斯的情报显然并不能让安德萝莎放心,她也曾认为西泽尔是无敌的,是深渊注定的皇帝。这位皇帝的离去对她的打击远远大于她所表现出来的,这几天,她虽然仍生活得按部就班,把皇城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但内心总是萦绕着一股烦躁与幻影。

这位女性亡灵之主去给自己倒了杯鲜血,那咸涩的口感终于让她找回了点真实感。

“洛肯和萨沙呢?”

西泽尔称帝之前,就有五位高阶恶魔追随着他。除了安德萝莎、莫罗斯和凯撒斯,这是剩下的两位。

“洛肯当时在前线,或者说,他和吾主当时是并肩作战。他……亲眼目睹了‘大哥’的离去。”

莫罗斯说到这里,安德萝莎已经明白了。洛肯是最强大的熔岩领主,单论武力西泽尔都未必打得过他。但这孩子唯一的问题是,智力有点缺陷。他的心智相当于人类五六岁的水平,一直把安德萝莎、莫罗斯他们当作“哥哥姐姐”。而西泽尔,是他最信任的“大哥”,是他最重要的亲人。

安德萝莎压下了自己的担忧,说道:“那孩子很固执,但也很强大,整个深渊没人能欺负他。等我们找回西泽尔,再去安抚他。”

莫罗斯点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然后,萨沙。你知道,这一战之后,吾主算是失败了。那么,他和萨沙的契约也就到此为止了。”

“愚蠢,西泽尔是她的族群唯一的希望。深渊不会再有任何一个皇帝会给予魅魔尊严和地位。”

“这是她的选择,她只是输怕了。”

“……仍是愚蠢。”

莫罗斯没有再替萨沙辩解,他看见安德萝莎握着白骨杯子的手轻微地颤抖着。

这次沉默降临得更久。莫罗斯和安德萝莎所坐的这组沙发一共有六个位置,从很久以前就是这样的六个位置。西泽尔坐在最上首,他和安德萝莎坐的最靠近西泽尔。凯撒斯沉默寡言,萨沙总是打趣西泽尔非要保留一个空椅子。西泽尔在这件事上很固执,即使洛肯根本坐不进正常大小的沙发,即使他很不要脸地给洛肯做了套“鞍具”,那鞍具上面也有一套六个位置的沙发。

现在这套沙发上只剩下两个人了。

“只剩我们两个了。”莫罗斯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安德萝莎瞄了他一眼:“你想做什么?”

“去找他。”

“你来找我要线索?”

“他带着你的实验品,危急时刻,他必然会用那个传送。”

“地上,人类的世界。”

“那比深渊还广大。”

“所以你要仔细找。”

莫罗斯捕捉到了安德萝莎的潜台词:“你不打算找他?”

安德萝莎挥挥手,两人面前的桌子上忽然浮现出了一个幻影,一个虚幻的沙盘。沙盘所显示的,是整个深渊。

“他的,我们的理想在这里。尚未完成……远未完成。”

“你效忠于他,自然应该追随着他。而我只是他的合作者,我应该追随我们的理想。”

莫罗斯微微一笑,他忽然有点分不清这个亡灵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洛肯在峡谷附近的呓语深渊徘徊,他应该愿意相信你这个‘姐姐’,需要武力的时候就去找他。”

“好。”

“萨沙应该也去了地上,如果遇到,我会联络你的。”

“……好。”

“你现在很虚弱,做事不要鲁莽。”

安德萝莎猛地抬头:“你看出来了?”

莫罗斯一摊手:“你要是状态良好,早在一周前就会到前线去找我算账了。我不问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一定要小心。执着,但不要拼命。活着才有资格谈理想。”

“……谢谢。”

莫罗斯起身,手抚左肩,沉声道:“以皇帝之名,黎明必至。”

安德萝莎也行了同样的礼节:“以皇帝之名,黎明必至。”

短暂的重逢到此为止,莫罗斯化作流火,离开了安德萝莎的工房。

望着远去的友人,安德萝莎直到确定他真的离开,才收回了目光。她再次挥了挥手,前方矮桌上的幻影沙盘再次变动,这回显示的竟是小半个人类世界。

无垠的大地,穷尽想象的极限也无法窥其全貌的广阔。仅仅是将其小小的一部分纳入法术的范围,就抽干了安德萝莎的力量。

幻影沙盘上,无数红色的圆形光环均匀地分布在大地之上,就像一场豪雨,下在整个世界留下的痕迹。那是神话时代以后几乎绝迹的超大范围禁咒,撬动深渊深层的力量才勉强成功了的超环法术。

那每一个红色圆环的核心都是一块来自深渊的物质,每块物质上都带有安德萝莎的印记。它们是信物也是道标,可以让持有者链接上安德萝莎。

安德萝莎确实没想过要去把西泽尔找回来,但她在得知西泽尔失踪后的第一时间就不管不顾地发动了这个不成熟的禁咒。这个禁咒让她虚弱到今天,而且没有得到任何反馈。

现在想想,真像是小孩子冲动的决定,缺乏思考,毫无意义。

可安德萝莎还是愣愣地盯着沙盘,仿佛想要透过那些虚幻的光环,望向某个家伙。

*******

圣域之内,岩缝之下,位面门前。

盖乌斯发现自己猜错了,而且错得很低级。他忽略了泄漏火元素的位面之门其实有两种,一种确实是通向火元素位面的,而另一种通往……恶魔深渊。

这是个深渊之门。

盖乌斯心想还好他一开始就打算把这个门关上。要是他当初想着火元素泄漏危害不大就放着不管的话,这门里天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来一只恶魔。而恶魔里像他这样善良守序的而是凤毛麟角。

盖乌斯伸出手去。

他虽然用不了法术,但他本身非常强大。如果他要跨越这个深渊之门的话,门就会因为承受不了这么“大”的货物而崩溃。

而他的手还没碰到门,一只燃烧着火焰的蹄子就从门里伸了出来。

结结实实地踹在了他胸口。

“?!”

他连惨叫都没发得出来。

小说《萱花的往事》 第十一章 深渊与遥远的凝望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幻想小说
  2. 游戏小说
  3. 虐恋情深小说
  4. 穿越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