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纵横大陆

更新时间:2019-11-30 16:11:36

纵横大陆

纵横大陆 玉少爷 著

已完结 许天晴埃德蒙 婚姻爱情架空仙侠悬疑

小说主角是许天晴埃德蒙的小说叫《纵横大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玉少爷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许天晴暗暗好笑,看这自称埃德蒙的样子装得还真象,不过这导演也是的,连晚上也不放过,一点时间也不给大家休息。一场游戏的战斗与争夺,中间又发生了什么呢?...

精彩章节试读:

埃德蒙上校的声音仍在鼓励着大家,我一直怀疑他是不在也是鼓励着他自己,要是少了他的吆喝是不是就会倒下?再见城底下那恶心的家伙仍是嚣张十足:“卑微的人类,你们还在犹豫什么?站在你面前的将是莫大的荣耀,为伟大的兽人族而欢呼吧!”

“闭上你的鸟嘴!”埃德蒙上校终于忍不住喝道:“我们人族是不会向任何人臣服的,伟大的大主教阿伦索斯.法奥就象永远星辰在照耀着我们。”看了看身后的众人,埃德蒙上校再大叫道:“而你们兽人则受到恶魔的引诱,失去了你们古老高贵的传统。就算的谁的悲哀?帕希法——我的兽人巫师!”

那被叫着帕希法的兽人巫师闻言大怒,嚷道:“埃德蒙,你不可是人类中一名小小的猎头,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一指城门大叫道:“咆哮吧,兽人的荣耀!”

巨大的云梯缓缓开进了城墙的周围,看来兽人部队再见到投石车的威力之后仍不能攻进城来,便又想到其他的主意。将所有的火力全都聚集到了城墙的防御上来,看来他们是要在短时间内打开一条缺口。

我站在城墙之上,看着飞啸的石块,感受到生命的脆弱。再见到站在我们身后的一排身着白色服装的男子们,正将一些白色的光芒洒向站在城墙上的每个人,在经过这白色的光芒之后,所有受伤的人伤口便自动的收复,最奇妙的是连体力也在恢复,正是他们才使得在面临三倍以上的敌人下我们仍能坚持。

看到这些白衣人站在城墙之后,白衣飘然,让人瞧着心底那最后的能量也被激发了出来,我都不觉得自己已经在城墙上站了整整一夜。

后来我问了维桑才知道他们都是牧师。这些神圣的战地医生穿梭于战场上,以神赐的光明力量医治那些倒下的同伴。军队里主要就是给战士们恢复体力和愈合伤口。不过平时绝难见到这么多的牧师在一起,也只也在军队里才能召集起这么多人来,看那群白衣足足有三千多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做白衣人站在一起,就冲这个这一夜也就值了。

站在牧师身后的是一群着红色衣服是女子,他们看起年纪都不是很老,正用一种金色的光芒铺向周围的每一个人,所有在她们身边的人都享受到了她们的祝福。

维桑告诉我她们便是女巫,都已经到达牧师的境界。看起足足有一千多人,这么多的女巫站在一起足可吓坏所有见到她们的人。

这些女性魔法师在战场上使用她们神秘的魔法力量辅助联盟的士兵作战,虽然她们并不直接参加战斗,但她们仍然在残酷的战斗中运用熟练的魔法技能帮助勇敢的战士。

在这些超自然能量魔法的帮助之下,我们终于看到了东方第一抹缕霞光,将整个黑暗的世界一扫而光,又再次给人们带了皎洁的白日。

刺眼的日光将所有的火把全都暗可下去,当兽人的首领无奈的灭了最后一枝火把的同时也发出了退兵的命令。这让持续了整整一个夜晚的战争暂时的停下了脚步。

帕希法巫师看着人类的埃德蒙上校,忽然大笑萨那声后转身离去。

看到兽人的进攻终于无功而返,虽然我的防御措施已经被破坏得相当层度,照我的估计要是兽人再坚持几个小时的话,现在的结果可就不一样了,当好歹现在我可以休息一下了。

就在我一**坐到在城墙之上后,我才知道什么的他妈的叫人累啊,以前我包夜的时候怎么就没这么累人呢?

亚拉凑到我跟前,推了推道:“你小子还真命好了,战了一个晚上你竟然连块皮都没破,真让人惊讶。我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可就被人砍了三刀,好在我平时身体结实,不然你可见不到我了!”

我看着他已收住血的额头,真正的感觉到了来自战争的不可抗拒性,每一个个人站在他面前的如何的渺小,而要在其中生存下去更是多么的艰难,绝不比你在寝室啃着面包上着网那样。满怀感伤的道:“是啊,我现在才知道我以前是多么的幸福,只可惜已经不在了,我真希望眼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到了该醒的时候它就醒了那它该有多好啊!”

“谁说不是呢?可是站在这里就是连梦也做了不啊!”维桑不无感叹的道。这小子看样子也和我差不多,昨天晚上他可是救了我好几次呢!

想到那个什么牧师,我又忍不住的问道:“你看他们是怎么回事啊?”指着身后的那群白衣人,看别人都趁着时间坐到在地上休息,他们却人穿梭在人群之中,不时的将神秘的力量洒带人群之中,一刻也没见休息,就象永远使不尽的能量。

“他们都是牧师啊!难道你不知道么?”维桑一脸惊讶的看着道:“现在这个很受欢迎的,特别是在战争时期,我看你的智质就很适合当一名牧师,以后我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还可以找你给我医治呢,最好连医药费都省了。”

“去你的!”我苦笑着问道:“现在我连什么是牧师都不知道呢,还给你免费啊?”

“牧师就是法师们修炼的一个阶段,一共分成十个阶段,分别是法师,巫妖,牧师,巫师……”亚拉接过话才说了就一句,那边的战号又已经吹响,没想到兽人这么快就发起了新一轮的战事!

我慌忙的站起身来,握在手中的龙吟不住的颤抖,但仍然结实的抓在手中,让我生出相依为命的感觉来。

在经过长时候没有休息下,我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我相信就算木来自兽人的压力我也会支持不了多久。就在我要欲坠的时候,一名牧师恰好走到我跟前,在看到一些光芒洒到我身上后,似乎无穷的力量又回到了我身体里,感觉就是那么的神妙,连抓在手中的龙吟有饿似在颤吟起来。

在这场持久战中我明白了一件事情:要在战争中保存下来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情!

由于我们是在守着一座孤城,终于在第三天的时候时,兽人在伤亡惨重下,终于成功建立了三条跨河的临时木桥,搬来云梯攻城,又以巨木撞击城门,后面的部队则是填埋护城河。

人类的战士则以矢石火器还击,又以类似长钩的武器对付敌人的攀攻,并用一镬镬的沸水滚油往下浇去,杀伤了敌方近二万人后,兽人才退下去,只守着三座木桥。我们方面亦死了五千多人,伤了数万人之多,伤者立即被运往城内接受牧师们的治疗。

西卡迷也在战斗中负伤被送走了,我们第九队本来有一百多人,现在却只剩下了不到三十人,可见战争的残酷!

至此我才真正感受到在战争里,个人的力量是多么渺少,那对我是绝不愉快的感觉。而着眼观来我们的命运只怕已经可以决定了。

埃德蒙上校张红着眼睛大声的指挥着众人,作为我们这边的最高指挥官,他已经整整三天没有睡觉了。而我在众人的守护下还睡了几个小时,但也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来,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守到第五天,兽人部队终于成功把河水引走,又花了一天时间以土石把护城河填平,阿胡拉玛多大要塞亦呈大势已去。

兽人的大举进攻,把攻城的有护甲保护的投石车,推过填平了的护城河。集中火力把城墙打开了一个缺口,接着便的蜂拥而至的兽人步兵!

在兽人数千先遣武士的冲击下,战争呈现了一边到的局势。护甲很厚的兽人步兵纵横在人族群中,而埃德蒙上校只能拉着我们迂回而战,借助防御塔的帮助之下我们消灭了一波又一波的敌人,但我们的防御塔也受到相当层度的破坏,要不是镇民们的拼死修理,只怕现在已经没有一座好塔了。

我看着潮水般涌进的兽兵,第一感觉便是我要死了,面对这么多的敌人,我连拿龙吟的力气也没了,我那见过这阵势啊?

维桑大喊着冲了出去,全身的力量全都撞到了一个近两米高的绿皮傻大个身上,不过兽人的身体不是一般的强壮。

兽人步兵只后退看了一步便站住了身体,但维桑的斗气没有让他马上作出反应,这正是维桑所期待的,这这工夫肯定可以将他收拾了。

我亲眼见到我身边的战友消灭了一个敌人,第一次见都一个生命就在自己眼前被消灭,绿皮污浊的血溅了我一身都是,却仍是傻傻的站在那里,完全失去了反应。

“许,你身后!”维桑跳跃起来冲着我大叫:“绿皮!绿皮!”一边向我这边冲了过来。

我下意识的回头看去,见到一名足足比我高一个脑袋的绿皮家伙正高举起战斧向我披来,这刹那间我似乎听到了死亡的声音,而维桑离我仍足有一米之距,以我目前的实力看来只有待宰的份!

冲到我面前的兽人步兵举起的战斧给人以冷酷的感觉,就象在夕阳下反射出了一抹冷光,不可阻挡的挥了下来。

是埃德蒙上校救了我。

赤红着眼睛的上校已经没有更多的力气再来教训我,只记得天空间忽然划过一段美妙的痕迹,跟着我便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那高个头的绿皮就象一堆山一样的塌了下来,手中的战斧‘砰’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哦!”维桑惊心的发出一声赞叹:“许!”

我却完全没反应,看着那绿皮就倒在我的脚下,是那么的陌生而又遥远。

“如果你不想被杀死,就去杀死他们!”埃德蒙上校冲到我跟前只说了这一句话,然后又冲了出去。

“许,让我们一起去消灭这些恶性的家伙!”维桑在我面前挥舞着拳头,不等我的答应便又似一阵风的冲了出去。

再看我身边满地都是死去的尸体和破碎的肢体,鲜血染红了土地,就连我身上的衣服都已经分辨不出颜色,望眼所见到的都是漫野的杀戮。

我看见就在我不远的城角,一个兽人步兵正艰难的移动着身体,看他已经失去了一条胳膊,却仍在挥舞着战斧。忽然间我眼前闪露出鲜血的诱惑,不知从那里来了力气,我想也不想就冲了过去,手中的龙吟再不受控制的刺了出去。

当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龙吟已经坚实的刺进了那名兽人步兵的体内。跟着一阵寒意涌进我的身体:“我杀人了,我真的杀人,我亲手杀了一个兽人!”一惊之下,退了一步,连手中的龙吟都留在了那名兽人的身体里。

那名兽人步兵仍睁大着眼睛看着我,象是不相信的般的举起的战斧怎么也挥舞不下来,却是早已经失去了呼吸。

看着我亲手杀死的第一名兽人,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滋味,似乎什么都有一点:“不用怕,没什么,这只的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等醒来就没事了!”我安慰着自己,却怎么也不能释怀。毕竟眼前的着俱尸体是我亲手造成,那是用任何言语都掩盖不了的事实。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当会,维桑闯到我跟前,见到我的龙吟还留在那名兽人的体内,惊讶道:“是你干的么?许!你真厉害,我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可把我吓成什么样子了!”却是转眼见到的模样,一愣之下便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拔出龙吟交到我手中,拍拍我肩头劝道:“没什么的,以后你会习惯的!

我看着站在我身边的他,心中微微有点感觉,随手接过龙吟,象是麻木了般的道:“我没事的!”

维桑见我这样说,拉着我叫道:“那好,就让我们杀过痛快!”和身撞向一名正冲向我们的兽人步兵,向我大叫道:“许,刺他的腰身!”维桑尽量用最简洁的言语通知我要攻击的方向,在我面前已经站了不少兽人,能以最快的速度干掉连斧子都没**的兽人就显得十分有必要。更何况我们现在是已经被包围在了其中。

我都不知道自己的怎么反应过来的,在维桑的掩护之下,我手中的龙吟准确的刺中那名兽人步兵。

那名兽人步兵见我刺中了他的腰身,那里正是他全身保护最脆弱的地方,连哼后没哼一声出来就已经倒下,却仍是张着不能相信的眼神。

“好样的!许!”维桑大声赞扬着,一边冲向了另一名步兵。在战场上似乎变成了他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在让他疯狂。

和维桑的联手中,我们有干掉了几名兽人步兵,维桑还受了一点伤,我却完好,也难怪每次都是他先冲上去。

饶是如此,纵观看来仍是如事无补,如果我们的救援部队不能在短期时间内赶来的话,我们就算再多杀几名兽人也改变不了大局变化的方向。

就正我和维桑联手攻击另一名兽人步兵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地方转出一名兽人队长来,看起来似乎还是名猎手。在我和维桑中他只算得上是名战士,而我却还什么都不是,尽管我们有俩人,但面对一名猎手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许,你快走,我们是打不过他的!”维桑再见到那名兽人猎手后就向我喊了出来,可能是杀红了眼,我已经傻乎乎向那猎手的冲了过去。

靠!我那里知道什么猎手战士的?后来大家听说了都大笑不止——从来还没有一名什么都不是的竟敢主动的冲向猎手,那和找死没多大分别。

然而当时我那里知道?手中的龙吟不住的低吟,在听了维桑的言语后我向退也来不及了:“你说什么?”

维桑大叫道:“许,快回来!”在解决了那名兽人步兵后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切已经没抱多大的希望。

那名兽人猎手见我向他冲了过去,先是一惊,随即看清了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恶狠狠的道:“你自是在找死!”

小说《纵横大陆》 第六章 孤城孤寂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婚姻爱情小说
  2. 架空小说
  3. 仙侠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