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奇幻 > 未知世界的少女

更新时间:2019-12-01 13:07:06

未知世界的少女

未知世界的少女 书命 著

连载中 凛杰拉斯蜜菲儿 暖婚虐恋豪门世家异世

主角叫凛杰拉斯蜜菲儿的小说是《未知世界的少女》,是作者书命最新写的一本魔幻奇幻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以第一名入学世界第一学府“奥帝斯学园”的天才少女“凛”,本对未来的学习之路抱着无限的信心与期待,但在学园长的委托下,她触及一本名为“幻想拟造”的书后,一切却已不再如她预想般的简单……当莫名其妙的来到学...

精彩章节试读:

在阴冷深渊洞的某区域,那彷如是毫无出入口的巨大石窟,在石窟中央有着一处散放耀眼蓝光的水池,而在水池中还有着一座祭台。

祭台上所雕饰的刻纹都燃烧着火焰,一名少女无惧这些烈焰带来的炎热,一步步地走上了祭台,只不过在这台上却早已站着另一个人。

“你可终于来了,九魅澄零。”

“天草……神主大人。”

“哼哼,亏你还记得我的身份,那你也应该记得自己的使命吧?”

天草神主险恶的笑容与问题并没有马上得到回覆。

回想起艾莉希雅所查得的目的,本来没有任何后悔地要奉献生命保护国家的澄零,现在也显得有些犹豫。

“……神主大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背叛真矢殿下……却还想篡夺这个国家。”

“背叛?篡夺?身为九魅巫女的你,难道忘了自己是为民牺牲,而非是为了御堂皇室牺牲吗?对于那样毫无作为,一直只认为每20年牺牲一名巫女就可换得太平生活的庸碌皇室,已经失去我等天草一族效忠之心了,现今只剩你的奉献,就能让我带领着祭灵乡的人民,走出这块平凡的土地并统一整座大陆!”

澄零沉默地思考着天草神主的话后,却仍没有接受继续仪式的要求。

“那么人民也将在炼魔兽完全控制后,开始成军与他国战争吧……”

“祭灵乡是个小国度,若是为了让后代子孙们得到更多的幸福,牺牲当然也是必然的,那也将是我身为领导者该负起的罪孽……回答我!九魅澄零,你的存在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

从这番话看得出眼前的天草神主并未改变过,依旧是替国家未来着想的神社之主,只不过那本消极、单纯祈求和平的想法,如今在极端的作为下,也显得令人难以认同……

这时候在奉灵神社里,一见到澄零失去了踪影,平时冷静的真矢也变得有些慌忙,在屋外也感应不到任何炼魔兽气息,其他人虽然因为处境已安全而松了口气,但面对澄零的失踪,却又是另一个难题。

“难道是趁我们休息的时候,被天草神主带走的吗?”

凛环看周围却也没有发现任何缠斗的痕迹。

“她自己离开的,看来是打算跟那个天草神主谈条件。”

“莲?你知道?那么你怎么不阻止她呢?”

听到从屋社慢慢走出来的莲说着这些话,也让凛相当的讶异,只不过她的笑容却并没有对这样的情况感到在意。

“跟我无关的事,我何必要管,不过嘛……去处方面我倒是有点头绪。”

“你知道吗?澄零去了哪里?”

一听到莲知道澄零的去向,真矢似乎也不顾身为皇子的形象,那手在急着询问的情况下搭住了莲的肩膀,但却瞬间换来重重的拍击。

啪!

“别碰我,令人厌恶的男人……就算要回答也只会告诉奥菈,没想告诉你。”

对于莲的的反应如此激烈,虽然令众人无法理解,不过既然莲指名了晓,她当然也未等凛的示意,便赶紧向莲请教澄零的去向。

“莲,澄零小姐的去向你知道在哪吗?”

“其实也并非是我自己知道,是这书上写的。”

莲一边说着也将一本书交给了晓。

看着这本书的封面标题,便能得知并非是用和式文字所纪录,而在晓翻开这本书后,莲也继续说着书的由来。

“这本书是从克洛里斯国拿出来的,着者就是那位使用“寄灵召返”的家伙,本来我是想找出那家伙为什么要让我跟奥菈成为人偶,不过却意外找到了有趣的东西。”

书中很明显的是一部旅行祭灵乡时的记事,但最令众人吃惊的是……这二十年前的异界客竟然到过深渊洞中,内容里也描写了许多关于自己遇到炼魔兽时的状况。

“这书的最后写到了他目睹仪式的经过,那仪式真正进行的地点也不是在这里,而是……”

莲这时指着地下,也能明白在这地底下还有着一处封闭的洞窟,只不过这本旅行纪录最后却没有提到任何离开的办法,为此凛等人也显得有些失望,但见到莲拿出这本书也能明白她的目的跟这本书有关。

“你来到这里的目的……恐怕也是因为跟这书的纪录有关吧?”

“那个人对炼魔兽的存在有兴趣。”

“那个人?难道……是你的主人?”

曾看过莲强大力量的晓,对于莲所跟随的主人,一定也拥有着相当厉害的实力,因此凛也想看看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但为了先找寻澄零,这想法也只好先暂搁一旁。

“嗯……那么我们该如何到地下去呢?书中似乎也没有纪录办法……”

来回翻阅着书中的内容,也如凛所说的毫无进入地下洞窟的办法,这时莲却发出了阴冷的笑声。

“呵呵……说什么蠢话,直接下去就行了呀。”

“什、什么───!?”

莲的话让凛大吃了一惊,不过就算想阻止却也为时已晚。

莲的手中早已燃起了灼焰,而那手中的燃焰之剑也随即插入了地面,瞬间那裂开的地表也开始崩坍。

“咳咳……晓,谢谢……咳咳。”

在莲燃起焰剑的同时,晓也早已查觉可能发生的情况,于是便先一步抓住了凛与艾莉希雅,也因此没有直接坠落到地下洞窟,而真矢则是藉踏着落石缓缓降落到地上,当然……在他们眼前的景象,正有着一座祭台的水池……

“澄零!”

一见到澄零人就在高台上,真矢本想赶紧冲过去,只不过一见到天草神主,却也停下了脚步。

“天草!?”

“唷……真矢殿下,真亏你们找得到这里,只不过未免也太过鲁莽了吧。”

就在天草神主说完的同时,真矢等人面前也凭空燃烧起熊熊的烈焰,也在这瞬间,烈焰变化成炼魔兽,那巨大的手爪随即挥向了真矢。

“唔哇!”

面对突来的攻击,真矢只能进行防御,但也因为体型上实在有太大的差距,就算是再稳固的防御,也被这一击打飞数尺。

“真矢!”

见真矢受到炼魔兽重击,澄零也赶紧走下了祭台并到了真矢的身边。

“唔……澄零。”

“这伤……稍等一下,我马上替你治疗。”

虽然真矢并非是柔弱之人,本对这一击应该不会伤得倒地不起,只不过那肩上与武对战时的创伤,因为一直没有治愈,在时间的拖延下已经成了行动上的累赘,

而炼魔兽的行动并没有停止,那移动的身形似乎还想继续追击。

“冰呀,凝造出高墙阻碍眼前的敌人吧!冰墙术!”

艾莉希雅的魔术一施展,随即挡住了炼魔兽的去向,当然对于阻碍自己的敌人,炼魔兽是毫无犹豫地列为第一消灭对象,但当它转身要往艾莉希雅的方向去时,晓跟莲却早已挡在它的面前。

“奥菈,若你仍天真的认为靠那点力量就挡得住这家伙,最后可是会成为焦炭的。”

面对莲的劝说,晓不发一语地挥起了风造之剑砍向炼魔兽,当然莲也不打算让晓独自作战,焰造的长剑随即从另一方向攻击炼魔兽。

风与焰的斩击不断来回地砍在炼魔兽身上,对炼魔兽而言虽然只不过是如同蚊咬般的搔痒,但对于这彷如被苍蝇缠绕的战斗,也让它显得相当烦躁。

“冰呀!化作冻结水气的箭矢───冰矢术!”

一旁的艾莉希雅也不断施展着冰系魔术掩护两人,但一旁的凛却也因为自己的无能,既紧张也不知该如何帮忙。

“唔!”

再怎么急速的闪避也有被击中的一次,被炼魔兽击中的晓,也被打飞并坠落到地上,但就算她想马上站起来,却因为这一击相当的沉重,也只能暂时用风剑撑住身体。

“晓,没事吧?”

来到了晓的身边,一见她身上的灼伤缓缓地恢复,凛也感觉得到已复元的体力似乎正一点一滴的消逝。

“……对不起,凛。”

这是无法自主的治愈,晓的表情也像是对着凛有着无限的歉意。

“晓,力量……试着用看看吧!”

“凛……?”

“我……什么都帮不上忙,但我真的想帮助你,所以……用吧!!”

如红宝石般的双眼,映照在晓那翠绿的眼瞳里,所看见的是无惧与坚持。

晓紧握着风造之剑,当然也没有回以拒绝,毕竟……这就是主人的意识。

“我知道了……凛,请离远一些,就请交给我吧!”

“嗯!”

在凛离远之后,晓的周围便开始卷起强烈的暴风。

虽然手中没有莲当时重创炼魔兽的神兵利器,但那暴风之流却也未逊色于当时的狂焰之气,而凛也马上感觉到体力正一点一滴的急速消耗。

“终于要用了是吗?”

“嗯!”

莲来到晓的身旁,那彷如藉着晓的风气而燃起的烈焰,也环绕在两人的四周。

此时莲的手上也再度地出现了那曾重创炼魔兽的焰色异形长剑,而见到两人散放出这般强势的元素能量,也让天草神主为之震惊。

“什么!?这两个家伙竟然有这种力量─────!?”

两人虽然拥有着不同的元素力量,但风气与焰气的交错下,优雅与华丽的外貌也让两人如同静止于风焰中心的剑之精灵一般。

“莲,上吧!”

“早就准备好了!”

两人相对的站位与举剑方向,瞬间那环绕在周围的焰气与风气也急速凝聚到手中,随即挥出的斩击也同时冲向了炼魔兽。

“呀─────!!”

这击一轰出,光是环绕在斩击周围风气与焰气便开始引起整座石窟的崩裂。

看到这样强大的力量,炼魔兽也并不打算像上次要直接迎下这一击,张开的双爪与大嘴,也构成了一个巨大的焰色三角地带,而这三角地带释放出的冲击波即刻与两人的斩击冲撞在一起。

两股能量的冲击除了令人难以站住脚的余波外,更有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也在这样相互的冲击下,替这已残破不堪的洞窟带来了更大的破坏。

同时艾莉希雅也早已第一时间带着凛来到澄零跟真矢的身边,并使用了防护术抵挡住了大部份的余波,只不过为了挡住这波冲击的力量,魔力却也已经消耗了大半。

“艾莉希雅,没事……咦?”

就在凛想关心那魔力消耗过度而跪下来的艾莉希雅时,那被晓用掉的体力却也让她不自觉地倒了下来,而在晓与莲虽然也都还站在原地,但也因为消耗了大量的魔力,她们连元素凝造的剑都显得相当薄弱。

“失败了是吗……?”

看到炼魔兽身上有着两道剑痕,却如上次一样缓缓地复元,晓也终于无力地跪了下来,看向倒在地上了凛,她也明白这样的力量绝不能再使用第二次。

“奥菈,你到底在搞什么……竟然只耗掉主人的体力,这下可换我们麻烦了。”

莲因为上次使用的魔力还未完全恢复,再次消耗大量魔力后连脚步都无法站稳,只不过炼魔兽恢复的速度也相当的惊人,就在伤将近完全恢复时,炼魔兽也开始移动,但方向却并非是重创它的两人……

“哈哈哈,炼魔兽,你终于也明白了吗?自己力量的不足,只剩下吸收那九魅澄零的灵力,就可以使用长年累积在体内的灵力,看来就是远古魔兽的余灵,依旧脱离不了就算将灵魂出卖也要成为强者的意识。”

天草神主的话也让所有人明白炼魔兽的目的是澄零,而这时澄零见真矢伤还未痊愈,便拿起了御纹刀。

“凛小姐,麻烦你们带真矢到安全的地方,这里……交给我吧,炼魔兽只想催促我将灵力传给它并不会伤害我。”

“澄零,你在说什么傻话!连刀都拿不稳的你,咦……”

就在真矢想阻止澄零时,却发现她手里握着的御纹刀竟然缓缓散放着翠绿色的光芒,在一旁的凛与艾莉希雅也对这样的现象感到不可思议。

“这……御纹的主人不是真矢殿下吗?那为什么澄零小姐会……?”

“看样子说不定原因是灵魂,看样子御纹对圣洁的灵魂会产生共鸣的反应,就像杰拉斯当时的圣纹剑只对深爱者之血产生反应是同样的道理,九魅澄零身为九魅巫女修来的无暇之魂,正是启动御纹刀的动力。”

对于异常的现象,艾莉希雅用着自己所能解释的方式告诉了凛,可是就算御纹刀的力量在澄零的影响下有了苏醒的情况,不懂剑术与战斗的澄零,既然非是御纹所认定的主人,更不可能用御纹与炼魔兽战斗。

“好不容易才发现御纹刀的苏醒办法,竟然会是这样……果然我还是太过弱小,纵使身为御纹刀的主人,还是没办法做什么吗……可恶!”

面对这无法改变的现状,真矢不甘心地重捶着地面,但这时澄零却又再度将刀交给了真矢。

“有办法的。”

“澄……零?”

“所幸这把祭魔琴的灵力很强大,只要利用祭灵术的附魂之术就好……将我的灵魂附托在刀上。”

“将灵魂附托,那你…?”

灵魂附托,这是多么众人难以想像的词语,当然真要去思考却也只好最坏的想法,只不过澄零却露出了笑容。

“别担心,这只是一个藉灵力将魂体转附在刀上的术法,不会危及到我的生命,但必须在我术力耗尽前结束,不然……术力耗尽也无法使用这项术法。”

“真的吗?那么……就拜托你了。”

握起了御纹刀,真矢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而澄零也盘坐下来。

“凛、艾莉希雅,澄零就拜托你们了。”

“嗯!”

在凛应声后,两人也随及站到了澄零的两旁,这时祭魔琴声响起,祭灵咒文也随即由澄零的嘴边响起……

“御灵奉诏·万象升华·冥行祭渊之路·幽想祭术之道·即奏往吾魂归附之处!”

随着咒文之力,九魅澄零全神灌注,灵力也随着附魂之术的效力直传御纹刀身。

这时站在祭台上的天草神主,原本不了解真矢等人的目的,但一见到御纹刀光越闪越亮,也终于看出了端倪。

“难道……御纹刀真要苏醒了吗?哼,无所谓,那样的小刀就算有什么力量也无法对炼魔兽怎样。”

对着炼魔兽恢复力信心满满的天草神主,根本没将御纹刀放在眼里,毕竟他认为真矢等人就算对炼魔兽有再多的伤害,最终都还是只造成整块祭灵乡土地的的损坏,并无法解决什么问题。

“接招吧,炼魔兽!!”

真矢见刀身光芒已达极限,便踏步而出地直奔炼魔兽,也因为御纹刀的力量,真矢的速度竟疾速地让所有人捕捉不到身影。

“好快!”

身为风的驭使者,看到这样疾驰的速度,也让晓不得不吃惊。

就在炼魔兽因为敌人动作的迅速,而动作显得有些迟疑时,真矢却早已跳到了它的面前,那高举的御纹刀也毫不犹豫地直斩而下。

吼────!!

这一刀既细也没有方才晓跟莲那样强力的重创,但见到炼魔兽的哀吼与伤口缓缓散出的光粒,彷如这一剑并非是直接伤害到炼魔兽,而是给予净化的斩击。

当然这样的伤势却仍旧因为灵兽本身治愈力而迅速地恢复,只不过这轻轻的一剑,却让炼魔兽相当的痛苦,。

“不够。”

这时澄零身旁的艾莉希雅忽然的一句话,也让凛相当的疑惑。

“什么东西不够?”

“灵魂的力量,御纹刀的光芒太不稳定了。”

如艾莉希雅所言,御纹刀的光芒虽然相当亮眼,但却显得闪烁不定,在这样的力量下,每次真矢挥出的斩击虽然快速地让炼魔兽无法抵抗,但伤口却都被马上地复元,根本没有太大的成效。

“御灵奉诏·藉予祭灵之术·唤请万冥苏生·颂魂之歌·赞灵之曲·召请众生归返!”

澄零在听到艾莉希雅的话后,却也似乎开始改变咒文的念诵,瞬间那周围竟开始散出淡淡的白光,并且直灌御纹刀身,在这瞬间御纹刀的光芒也终得稳定。

感觉到力量不断涌出的真矢更专心于战斗,而情况也随即改变,那轻轻的一砍竟就砍掉正挥向他的尾巴,脱体的尾巴竟就在瞬间被升华净化,就连自己复元的速度也跟不上真矢的攻击。

见到御纹刀这样的力量,也让天草神主明白不能再这样袖手旁观,只是当他想走下祭台时,却被晓和莲给阻挡。

“碍事的家伙……”

晓与莲两人虽然魔力耗尽,但依着自己的实力还是拖得住天草神主的行动,只不过天草神主也没有示弱,那身为神社之主的实力也不容小觑,瞬间也召唤出数十只式神与使用攻击性的祭灵术回以颜色。

看到御纹刀的力量这般惊人,凛却依旧无法明白澄零后来施展的术法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不过无法言语的澄零只能继续弹奏祭魔琴与念诵咒文,而身旁的艾莉希雅却已经发现了其术法内容的效果。

“原来如此……明白单靠自己灵魂之力无法胜利,即刻施展召唤灵魂的术法吗?的确历代巫女的灵魂也都是圣洁之灵,但是……”

两人看向澄零,也发现澄零的脸色显得相当的疲惫,更可明白这样的祭灵术比附魂之术更加消耗术力,若真矢再不尽速解决炼魔兽,恐怕术力耗尽也将功亏一篑。

这时候另一边天草神主所召唤的式神数量实在太过繁多,晓与莲也显得有些应付不暇,就在两人大意之时,天草神主已藉隙奔向凛等所在位置。

“糟了!?凛,快阻止他!”

听见晓的唤声,凛也看见天草神主直往她们的方向而来,当然艾莉希雅使出魔术来攻击敌人。

“哼!我的……我们天草一族的大计岂容你们这些家伙破坏!”

天草神主使用了祭灵术的防护结界挡掉了艾莉希雅的攻击,但接连而来的却是凛拟造成形的圣纹剑刺击。

“唔!”

凛从未杀过人,当然这一击并没有杀害天草神主的意思,只见那圣纹剑刺穿了天草神主的腹部,却只换来他一阵冷笑。

“哼哼……异国客,你真是太天真了。”

“什么!?”

天草神主话一说完并非是攻击眼前的凛,而是直接使用祭灵术攻击澄零所拿的祭魔琴。

“阿!”

一听到澄零的哀鸣与祭魔琴的破损,彷如断了所有人的希望,琴音的静止与御纹刀光的消逝……炼魔兽身上被升华的部份,也渐渐地又恢复了原样。

“澄───遭了!”

看到澄零倒下的真矢也失去了注意力,炼魔兽即刻挥起手爪击飞了他,那御纹刀也脱离了他的手。

“澄零……”

为了赶紧知道澄零的情况,真矢并没有先捡回御纹刀,反而是到了澄零的身边。

“真矢……祭魔琴呢?”

“祭魔琴……已经坏了。”

看着身旁祭魔琴的残骸,虽然遗憾但见到澄零只是因为术力消耗过度,也让真矢松了口气,毕竟一旁的艾莉希雅在神主进行攻击时,即刻将祭魔琴的爆破做了阻断并降低余波的冲击。

“哼哼……哈哈哈───!!术力的耗尽、祭魔琴的毁坏,就算还找得到跟你有同等灵力能使用召灵之术的人,没有了琴根本就成不了什么事!刚才的战斗也已经让这地方的地灵之气被吸的差不多了,看样子崩坍是在所难免,既然都是要毁灭,那么……炼魔兽毁灭祭灵乡的时刻,也将在我生命结束时开始!哈哈哈!!”

“什么───!?”

天草神主说完也紧握住凛的手,并更用力地将已刺入身体的圣纹剑刺穿自己的身体,鲜血的喷洒染红了凛的衣衫与白发。

从未杀过人的凛也因为这样大量的血液,双手颤抖地放开剑柄并倒坐了下来,天草神主也在狂笑数声后,终于因为失血过多而倒地身亡。

吼────!!!

似乎是因为感受到天草神主生命气息的消失,炼魔兽的吼声彷如因为不再有人能够控制它而感到喜悦。

对于百年来见过多次的祭魔琴也已毁坏,它更明白短时间内再无人能对自己造成威胁,至少在这制琴20年间……它就能一举消灭整个祭灵乡。

“……奥菈,看来我们这边可不妙了。”

炼魔兽是拥有智慧的远古魔兽灵魂所构成,那灼眼也随即看向曾给予它重创的两人。

“……把我们当成目标了吗?”

在天草神主死后,大量的式神们也都一一地消逝,不过方才本已消耗大量魔力的莲与晓,在与式神战斗后更显得无法再继续战斗下去,现下又成了炼魔兽第一消灭的猎物,两人用元素的造剑撑着身体,也似乎无法再进行任何的反抗。

“莲……你还能动吧?那么───”

“在讲什么蠢话,你的主人没用到没法恢复你的伤,我怎么可能就这么走掉。”

比起晓身上的伤势,莲的恢复速度从未减缓过,当然晓身上的伤也已经是连站都显得相当的吃力,眼见炼魔兽已逐渐逼近……

“莲,你在搞什么阿,交代的事完成不赶紧走人,竟然在浪费我的力量在跟这杀不死的怪物玩游戏,不觉得很无聊吗?现在还需要我们救你,你可真是个爱添麻烦的家伙。”

忽然的一句话打破了凝重的气氛,瞬间炼魔兽的脚下结起了巨大的魔法阵,从阵中急速散放的寒气也冻住了它的行动。

这时在莲跟晓的面前也漩起了水涡,当水涡散去的同时,一男一女便直接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而真矢脱手的御纹刀也被这名说话的男性拿在手里。

“我又没叫你来救我,用点力量就撑不住了吗?看来你也是个没用的主人,反正男人都这么没用,我也没看好你能帮上什么忙。”

不满的莲出言便是斥责这名男子。

眼前这名男子拥有着雪白色的短发,穿着鲜艳如血的红色皮衣,只不过那脸上戴着似乎是来自御灵城市集的和式鬼面具,被盖住的脸却只看得到那与凛相似的红色双瞳。

“真是喜欢硬撑的孩子。芙,这两只就交给你了。”

男子对着身旁的女性说完,也一步步地走向凛一行人所在的位置。

这时候冻住炼魔兽的巨冰似乎在热度的反噬下,渐渐地崩裂溶解。

只见那与白发男子一同出现的女性,将手中的晶杖指向炼魔兽,瞬间爆裂开来的冰块也让炼魔兽的上身部份跟着四分五裂。

“真厉害……”

眼前被男子唤作“芙”的女性,那魔力的强大也让就在身后的晓大吃一惊,当然其他人也都相当的吃惊。

芙的穿着是黑底蓝纹的华丽长袍,只不过在她的表情上与其说是跟艾莉希雅相似,却该说是格外的冰冷,那并非是没有感情,而是将情感完全封闭一般。

“芙,难道你们难道从战斗开始就一直在看了吗?”

“嗯,因为“煌”发现有趣的事,所以决定插手。”

莲的询问也让晓看向那被称为“煌”的白发男子,只见他一派轻松的步伐,却依旧改善不了环境的紧张,因为炼魔兽上身的尸块似乎仍可以藉吸收地气来复元……

“你……就是莲的主人?”

方才因为惊吓而有些呆滞的凛,这时也终于恢复了意识。

一见到白发男子来到自己的面前,那与着自己相似的眼瞳,却只带来一股深不见底的压迫感。

“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煌”,只不过是杀个人罢了,竟然怕成这模样。”

对于煌的话,凛一脸哀愁地低下了头,但煌却并没有兴趣再与她交谈,继续踏出步伐也来到真矢与澄零的面前。

“你想做什么!?”

“闭嘴,背负整个国家的皇子,竟然为了个女人弄得这么难看。”

“什───喀!?”

就在真矢对煌这番话感到不解的瞬间,煌的手一甩却似乎还带着一股黑影。

这黑影连真矢都无法看清楚其真面目,就将其逼离数尺,而煌也蹲了下来…

“九魅澄零,你也应该多少猜得到那种三流的术法,只不过是御纹刀做了暂时性的虚伪苏醒吧?那么真正的苏醒办法,你想到了吗?”

“……嗯。”

术力耗尽的澄零就连说话都显得相当疲倦,当然真矢被弹开后也第一时间地想冲回澄零的身边,只不过……

“你这家伙────!”

“芙,挡住他。”

在煌一声令下,与着煌和澄零所在的位置为中心,地面结出了魔法阵后,随即窜出冰之高墙并围住了两人,就连艾莉希雅也被强迫退离到高墙外。

碰!

“可恶!”

真矢空拳重击在冰墙上,却对冰墙毫无效用,而煌也扶起了澄零,并将御纹刀交予到她的手上。

澄零藉着反插地面的御纹刀,缓缓地走到了冰墙前,这透明清晰却寒冷的一面墙,彷彿并未隔开两人的心,而那微苦的笑容,以及那听不见声音的嘴形也彷彿在对真矢说着…

“真矢……绝对要活下去,因为你是要将这国家带向繁荣的天皇,别担心……接下来就交给我吧,用我的灵魂……来与你一同保护这个国家。”

圣洁的灵魂,就算使用召魂之术将再多的巫女灵魂附着在御纹刀上,所换来的皆是虚伪的假象,因为……御纹刀真正渴望的是灵魂的奉献,之所以回应这些黏附在自己身上的灵魂,只不过是要告诉众人让他发挥力量所需要的条件罢了……

“澄零!?不……不要阿!!”

背对着真矢的澄零,既听不见真矢的呼喊,更选择背对着这牵动她心弦的人。

眼见炼魔兽也将完全复元,澄零反握住刀柄,只见那脑海中不断浮现过去与真矢相处的记忆,以及────身为九魅巫女的使命。

吼!!

就在那刀刃穿过了澄零的身体,炼魔兽也终于开始再度地活动,而那围住煌与澄零的冰墙也随即崩裂,真矢也赶紧抱住了倒下的澄零。

“澄零……”

巫女的衣衫虽然染上了自己的鲜血,但脸上却保持的笑容。

“真的是……谢谢你,能和你相遇……真的觉得非常幸福……”

最后的言语一结束,巫女缓缓阖上的双瞳失去了色彩,身体也慢慢地升华成光粒,而御纹刀也像是回应了她的遗愿,剧烈的光芒彷彿胜过了承受召魂之术时的强度。

“祭灵乡的天皇呀,拾起你的刀,为你的国家战斗吧。”

“你这家伙────!!”

失去了澄零,真矢双眼直瞪着煌,那手也挥出了御纹的第一刀,但煌单手一张,那从掌心飞窜而出的黑影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盾,当挥斩的冲击波与盾面相冲的瞬间即刻发生了爆炸,而当尘烟散去时,却已经见不到煌的身影。

“哈哈哈,你有更应该做的事才对,再不快一点……这洞窟的地灵之气已经被吸尽了,炼魔兽要是逃出去可就难办了喔。那么……我可就告退了,哈哈哈───!”

在煌的笑声消逝后,芙与莲也被水涡给围住。

“奥菈,下一次……就由我来取你的性命吧。”

在莲与芙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后,晓也赶紧到了凛的身旁。

“凛,没事吧?”

“嗯,总感觉……意识渐渐……”

“看来我伤得太重了……艾莉希雅,快点!”

明白凛的身体状况必须赶紧使用治愈术治疗,艾莉希雅当然也早已在晓的催促下展开了治疗。

吼!!

炼魔兽的吼声与巨洞的崩坍,御纹刀闪耀的光芒,彷彿也在催促着真矢尽速结束炼魔兽的暴动。

“……澄零,我明白了,一起战斗吧。”

就在双手紧握住刀柄后,真矢疾走直奔炼魔兽的方向。

就算炼魔兽想藉焰化与环境融合,真矢疾速的挥砍而造成的连锁性升华,也让炼魔兽毫无反抗的余力。

这就是完全苏醒的御纹刀之力,捕捉不到的身影,斩如恶鬼的刀光,和那无法复元的创伤,炼魔兽的眼中第一次出现了恐惧………

小说《未知世界的少女》 第14章 御纹之力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暖婚小说
  2. 虐恋小说
  3. 豪门世家小说
  4. 异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