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一胎二宝:神医嫡女宠上天

更新时间:2019-12-13 15:06:30

一胎二宝:神医嫡女宠上天

一胎二宝:神医嫡女宠上天 猫可爱 著

连载中 江浸月李宗煜 校园仙侠言情欢喜冤家

主角叫江浸月李宗煜的书名叫《一胎二宝:神医嫡女宠上天》,是作者猫可爱所编写的穿越古代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江浸月穿越了!她一个二十一世纪最强特工组织头号杀手,业内闻风丧胆的医毒天才,竟然穿越成了一个怀着龙凤胎的孕妇,还在穿越当天生产了!孩子爹是谁?她一个半路穿越过来的人给忘记了…没人认领她就只得自己养,拿...

精彩章节试读:

江浸月这么乖巧,几乎没怎么废口舌就肯听大夫人的话回京退亲,符妈妈对此很是满意。

孩子毕竟太小,留在乡下更好解决,所以看着薛妈妈抱着两个孩子站在门口挥手道别的时候,符妈妈还专门说了一句。“薛妈妈,你可要看管好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小心大夫人怪罪。”

薛妈妈只当她放屁。

儿子白子昂脸上神采奕奕,一双眼睛黑曜石一样骨碌碌的看了一大圈,然后抱着江浸月的脖子,亲昵的叫了一声。

“娘亲......”还没等江浸月安慰,白子昂快速又小声的说道,“娘亲我刚研制出来一种新型的痒痒粉,你要不要带着去试试药效......”

他话还没说完,江浸月伸手一推,把白子昂推开自己一米远,皮笑肉不笑用只能两人听见的声音说道。

“你留着自己用吧,白子昂你要是再敢进我实验室看我不扒你的皮,把痒痒粉丢进你的皮下组织里。”

白子昂缩了缩粉雕玉琢的脑袋,消停了。

女儿白子荔则是一脸睡意,缩在薛妈妈的怀里半天没动弹,江浸月去抱她的时候,她柔柔弱弱的小脸上浮现了惹人怜惜的表情。

“娘亲,我好困。对了,昨夜那头大熊被我杀了,娘亲不要忘记去割熊掌哦,晚了就不新鲜了......”

“......”

江浸月哪里是因为两个孩子太弱小才不能带啊,分明是两孩子太能造,一起去让敌人太有戒备心。

......

马车走了大半天,车里垫了三床厚被褥江浸月也难受的厉害,一直到晚上换成水路之后,这种颠簸的感觉才稍微好点。

一直到第二天上午,他们才到了京城。

古代的交通方式真的是落后,这种时候,真心想念飞机高铁大巴车。

定国候府比江浸月想象的还要大,清晨的阳光落在古朴厚重的紫檀色大门上,连古铜色的锁扣都散发着这座古宅的庄严。

这是江浸月外祖父的府邸,是他兢兢业业挣来的功业。

这一整个侯爵府,从里面到外面,都跟江家一丁点关系都没有,甚至祠堂供着的,也是母亲的祖辈。

所以,这理所应当是江浸月的家。

结果她这个正主,却被撵去了乡下,一去就放任着四年,连个银钱都没给过一次。

她们没走大门,围着院墙绕了一圈,走的是左侧的侧门,那符妈妈进去了好一会,才从门里探出来,把江浸月迎了进去。

因为是春盛,阳光透过天井落下来,整个院落生机勃勃又不失情趣。

七绕八拐的,江浸月进了主屋,这才看见今天的正主。

一个穿着滚着金边薄纱襦裙的细弱女子,正拿着香勾,小心的拨弄香炉里的香灰,看向江浸月的时候,眼角带笑,弱柳扶风。

这就是江浸月的继母,苏若水,一个精致玲珑的江南女人。

果然人如其名。

江浸月敛下眉目,露出一个怯弱又讨好的笑容。“见过大夫人。”

“瞧这孩子,出去了四年就生分了,连母亲都不愿意叫了。”

苏若水弯着眼睛,说的温婉慈祥。

江浸月笑容腼腆又羞涩,只当苏若水放屁。

母亲?这词她也配?

符妈妈和苏若水都以为江浸月害羞了。

江浸月被留下来喝茶。

杂七杂八的聊了不少,苏若水这个人,滑不溜手的,江浸月试探过一次,被她不着痕迹的躲了过去,之后江浸月就只得老实坐着,苏若水问她什么,她就说什么。

她的演技可是专业训练出来的,稍微一揣摩就能明白穿越前她是什么样子,她将一个想要讨好,却又怯弱,没什么主见的小家子气少女演的滴水不漏。

也只有放松了苏若水对她的警惕,之后报复起来才能更加有爽感。

苏若水很满意,江浸月还是一样好拿捏。

坐了接近一个时辰,接近晌午的时候,门房过来传话,说是老夫人想让二小姐过去一趟。

江浸月动了动已经酸软的腰,皮笑肉不笑的几乎是想生吞了苏若水。

这身体本来就孱弱,四年的调养内里是好了很多,但是表面看起来,还是柔弱的样子。

大概女儿那扮猪吃老虎的本事,全是她无形中教出来的。

苏若水神色动了动,笑着让婆子把江浸月带走了。

主屋离江浸月外婆住的屋子貌似很远,江浸月跟着走了十来分钟,刚要想问问还有多久的时候,前面来了几个小厮,肩膀上竟然抬着软轿。

来叫人的妈妈前一刻还优雅端庄一丝不苟,见到软轿之后几乎是抱着的,把江浸月塞进了软轿里,边走边说。

“小姐您身子弱,乡下地方又清苦,一点都没养起来,您瞧瞧,老夫人还是嘴硬心软,说着让你走过去,结果我刚来就让软轿也过来了,小姐啊,你可千万别再跟老夫人置气了。”

江浸月坐在被细心铺就过的软轿里,心头发软,就连声音也轻了起来。

“妈妈说的,我晓得的。”

“晓得就好......”

这原主得蠢成什么样子,才能把自己亲外祖母气成这样?

没一会儿,就到了老夫人住着的院子,因为是坐着软轿,老夫人直接让人抬进了主屋,江浸月也没看见这院子到底叫什么。

轿子落地,就听见一声接着一声的咳嗽,还带着微微的气喘。

江浸月下了轿,就闻见了浓郁的草药味,屋内窗户被布帛包裹严实,透不进一丝风,光线也昏暗不少。

这草药味江浸月大概能闻的出来,是一种治疗咳疾的常用方子。

被这个妈妈带着往内走,这才看见了头发花白的老夫人半卧在床上,手里还拿着白色的锦帕,脸色微微露出病态的红,是刚刚咳嗽出来的。

老夫人也没说话,就指了指屋子另一角落的软塌,让江浸月过去。

“我叫你来,也没别的事情,自己的身体最重要,你应该有点数的。”

老夫人声音沉沉,带着气音,也没看江浸月,只是不冷不热的说了这一句。

江浸月穿越前就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从来没有享受过关于亲人的任何一点温暖,如今见着了老夫人,突然,从脚底板就生出了许许多多的温暖出来。

她没睡上软塌,而是两步走到了老夫人床前,情不自禁的跪了下来,给老夫人磕了一个头。

“外祖母......”

江浸月原先准备了不少说辞,想大段的陈述给面前的靠山听,想让靠山帮自己夺回侯府,结果这时候才想起来。

这他妈,得怎么解释清楚自己突然转性大彻大悟了?总不能生个孩子鬼门关走一趟在乡下生活了四年,突然就悔悟了自己以前的蠢事?

总得找个借口吧?

屋内所有都吓了一跳,原先领进门的妈妈连忙走过来,想要搀起江浸月,嘴里念着。

“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可别弄坏了膝盖......”

“除了王婆子,其他的人都出去。”

一直没开口让江浸月起来的老夫人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伺候汤水的几个丫鬟婆子悄无声息的出去了,到最后还关上了门。

“你可懂得了?”

老夫人声音沉郁,一点点的冷漠里,又出现了很多的无可奈何。

江浸月跪在地上,头靠地,这一瞬间,千万情绪也不知道属于她的,还是属于这个身体的,让她不自禁的微微颤栗。

“浸月,懂得了!”

静默良久,老夫人忽的叹了一口气,对着地上的江浸月说道。

“罢了,起来吧,去坐着回话。”

江浸月也松了一口气,乖乖的上了软塌,看着几乎是半隐在暗处的老夫人。

老夫人捏着锦帕,眼神直直的看向江浸月,这一瞬间,似乎是温暖,又似乎是爱怜。

“你娘是个蠢货,当初不顾我和侯爷的反对嫁给江有才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原先还以为,你这辈子也同样心盲眼瞎浑浑噩噩......既然你悔了,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外祖母会帮你的。”

江浸月几乎是有点想哭。

这得是多剔透的老人家,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呀,她都一句没开口,人老夫人把她要说的,要问的全给说了出来。

这靠山,靠谱!

小说《一胎二宝:神医嫡女宠上天》 第5章 你可懂得了?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仙侠小说
  3. 言情小说
  4. 欢喜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