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借命

更新时间:2020-01-15 17:34:09

借命

借命 轩辕瞳 著

连载中 方贤柳茵 轻松爽文种田轮回重生宫廷

主角叫方贤柳茵的小说是《借命》,本小说的作者是轩辕瞳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山上学了五年,为了寻找师父下山,刚下山就遇到了诡谣阴婚,夜晚才出现的明清大院,和穿着啼血霞帔的鬼新娘。我明明学了一身的技艺,却只能在老骗子的算命道馆做学徒。他赚的满盆满钵,我每次险死还生,而我眼中这...

精彩章节试读:

我让师洪曼把果子领到院子里来。然后把装着淘米水的瓢拿在手里。右手则是拿着没毛的旧笤帚,笤帚上面缠着红色的尿布。果子看我的眼神阴森而冰冷,仿佛一条毒蛇。我却笑了笑,忽然说道:“我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你让出这个身体,我让你走。怎么样?”

“果子”不说话,依旧眼神阴森的看着我。

我知道商量是行不通了,既然它不走,那也就不能怪我心狠了。我拿着笤帚头触地,用脚一踢那红色的尿戒子,瞬间地上被划出了一个半圆。“果子”当即脸色就是一变。我看见他眼神变了,冷笑两声,直接把手里一瓢淘米水向她身上泼了过去。

“果子”怪叫了一声,似乎浑身有火烧一样,整张脸的表情变得狰狞,我更是生气,拿着笤帚开始往“果子”身上招呼。

“果子”一边跑,一边喊疼,绕着院子跑,院子早就被用符咒围起来了,他跑不出这个距离,但是这家伙还真能跑,院子并不小,我就这样追着他一圈又一圈,离得近了一笤帚就甩上去。

旁边不管是师洪曼,还是胖子和师洪杰,都是看的两眼发直,我隐约还听胖子震惊的喊道:“我糟,这个……太NB了,根本停不下来啊!”

那家伙被我追的急了,也是破口大骂道:“今天你敢打老子,你给老子等着!”我压根就不搭理他,这大笤扫轮起来带着呼呼声风,旁边师洪曼心疼孩子了,刚想说话,倒是师洪杰给她拦住了,冲着我这边努努嘴:“姐,你没发现点问题吗?你看这扫帚打在果子身上,果子身上连红都没红。”

师洪曼这才发现不对劲,当下也就没吱声,就看着我一下又一下的抽在果子身上。就在这个时候,那家伙的声音整个都变了,变成了一个男人的凶狠的声音。

“我不管你是谁,你给我记住了,等老子将来修成了第一个回来找你。”

我听他这么说,忽然站住了,见我站住,“果子”也站住了,眼神狰狞凶恶的仿佛要吃了我一样。我倒是浑然不惧。但是在姜胖子等人眼里,也发现了奇怪的事儿。

因为连跑了这么多圈,连我都微微喘粗气,可是一个六岁的女孩,竟然连喘息都没有。就是稳稳的站在那里,死死盯着我。

我对他说道:“我告诉你,现在十字路口那边有个纸幡。你要走现在就走,如果你要是不走,你也别怪我。”

那凶狠的男声怪异的响起:“这么多鬼修,你为什么偏偏盯上我?”

我冷冷的看着他,开口说:“如果你今天进的躯壳是个成年人,我不至于这样,也就是说一说,请走也就是了。但是你现在占据的躯壳是一个仅仅六岁的孩子,对这个孩子一生而言,后果你比我更清楚。

如果你现在走,放了这孩子,我积你一段阴德!”

那家伙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声音阴惨惨的,大白天的整个院子里却吹起了阴风,凉飕飕的直寒到人骨子里。

他笑了一会儿,恶狠狠的瞪着我说:“就凭你?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我也笑了,点点头:“对,就凭我。我不算什么,小小一个阴阳缚灵人,但是却是专对付你们这些没羞没臊,死皮赖脸的家伙。”

说完,我也不在和他磨叽,从兜里摸出个打火机,顺势点燃了手上的笤帚头。我这一点火,那家伙整个脸色都变了,变得惊慌莫名。

我冷声说道:“我搭了红布条,是为了教训你,因为你人事做绝,连个孩子都不放过。现在我点燃这东西,就是要送你走。

对了,我还忘了告诉你,这红布条上面还沾着童子尿。童子尿本就是至阳之物,再加上人间火点燃。打在你身上是个什么结果,恐怕不用我说。那时候你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我说的听天由命,一般来说,也就是个魂飞魄散的结果。显然这东西听到上面沾着童子尿,更是惊恐了,整张脸缩成了一团。浑身也开始打着摆子。

我扬起笤帚就要往他身上招呼,这家伙向后一闪身,忽然大叫:“等一下”

我没有立刻挥笤帚,而是盯着他,这家伙忽然跪倒在地上说道:“上仙饶命!我走,我走就是了。”

这么一说,反而把我搞得一愣,看不出来,还真是明哲保身。这家伙也算是聪明。其实我本人也不愿意打散人的魂魄,因为修道之人修的是自身,有的时候太过刚硬反而易折。我本修的就是“有情道”,这世间有妖修,有鬼修。

人死以后如果多行善事,也是会积累阴德,甚至有很多好的阴灵,死后帮助活人指点夜路,为人帮忙,最后周围的人都会为他立堂供奉,到一定时候,成为地仙儿。守护一方土地。

所以万事不赶尽杀绝,我们小时候看的《白娘子传奇》就是个例子。里面的白蛇就是妖修,一样可以修成正道。相反,打着除魔旗号的法海,反而就是过于极端,拆人姻缘,为人所不耻。

当然,至于妖修,鬼修,都是师父在山上告诉我的。我还没有见过真正的妖修。不过这鬼修当年和师父下山行善缘的时候,倒是见过一些。

而我之所以选择晚上五点多这个时辰,也是因为这个时候太阳下山,阴气渐浓。如果这家伙还有悔改之心,倒也不至于出了躯壳魂飞魄散。

“我饶了你也不是不可以,你先从这躯壳里出来,我与你约法三章,咒心为誓。你愿意吗?”

所谓“咒心为誓”是一种以灵魂为代价的誓约,也是缚灵人的一门手艺。大多数的道修不会赶尽杀绝,但是为了不让恶灵继续为祸苍生,还有机会继续修行,便可以用咒心之誓束缚其行为,让它以后不会继续为恶。

听我这么说,那家伙整个就是脸色一变,我微微眯起眼睛,捏紧了笤帚,那东西立刻就颤抖的点头答应,随后,果子整个人软倒在地。我直入“观境”,就看到眼前一个飘飘忽忽的灰白色人影站在那里。

我连忙让师洪曼带果子进屋,然后叮嘱师洪杰把昨晚招到的果子的招魂幡拿起来烧掉。烧掉的同时,要大声喊果子的名字,让她回来。

招魂幡一烧,果子的灵魂没了可以呆的地方,这个时候在用“叫魂儿”把果子的缺失的灵魂引入其躯壳。就可以完成了。

我这边正在叮嘱师洪杰,可是一个没注意,那阴灵竟然猛地向大门口冲了出去,这一冲不要紧,因为我已入观境,只见院子门外的大门上,黄红两色符光闪烁,阴灵凄厉的惨叫着,整个身体仿佛被烧着了一样,魂魄皆灭,魂飞魄散。

这一声凄厉的惨叫和魂魄飞散的情景,看在其他人眼里是不一样的,他们只能看到一团模糊的影子在空气中消散溶解,却看不到符咒的符光。但是那声凄惨的叫声倒是直入耳际。丝毫不影响他们心中的震惊。

对很多人来说,一生都没办法这么真切的见一次“魂飞魄散”所以,这情景会让看到的人绝对震撼,终生难忘。

我也是叹了一口气。我本欲留情,并让柴枫在十字路口立了招魂幡,只要这阴灵肯与我立咒心之誓,我会打开大门,为他引一条路离开。奈何他怀有侥幸心理,或者说依旧有为恶之心,不愿立誓,最后撞到了我画好的符咒阵法上,灰飞烟灭。

我不由有些感慨,鬼俨如此,人亦复何?很多人不也是明明有大好的未来,可以去走,但是却抱有侥幸心理想要走一条捷径,最终落得凄惨收场?

我忽然明白了师父让我下山的目的,五年前我未习道法之前,是不会以这种眼光看世事的,可是习得道法,在重新下山历练,在红尘中修道心,很多事情看在眼里,便是为我心“证道”。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也是感慨万千。事情结束以后,果子也恢复了一些,只是有些虚弱,师洪曼喜极而泣,抱着果子不肯松开。果子眯着月牙一样的眼睛,给师洪曼讲了一个“怪梦”,也是从这个“怪梦”里,我才知道。原来当时那“大师”给果子招魂的时候,果子是听到了的,但是因为妞妞拉着她不让她走,所以她迷迷糊糊的留了下来。

估计也正是这样,才会让那阴灵有机可乘,就势进入了果子的身体。不过妞妞也没恶意,虽然死了也是孩童心性,只是想找个伙伴给自己作伴罢了。

这一整天我很是累,一天办了两件阴事儿,这种效率要是让我师父知道,估计也会斥责我胡闹。很多人处理一件事都是要修养数日,而且一次驱鬼也要准备好几天。

我毕竟不是师父南老三那个活了百多年的老怪物,也没有他那种步行千里的道行。这种情况对于我的“精气神”来说是一种考验,一个搞不好就可能元阳致虚。

小说《借命》 第19章 魂飞魄散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种田小说
  3. 轮回重生小说
  4. 宫廷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