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爱如烈火,夜如歌

更新时间:2020-01-21 09:46:35

爱如烈火,夜如歌

爱如烈火,夜如歌 酸酸甜甜 著

已完结 傅词昕钟定 宫斗轮回重生民国虐恋

甜宠新书《爱如烈火,夜如歌》是酸酸甜甜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主角傅词昕钟定,书中主要讲述了:幼时生死关头,她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令人难以忘怀,他早已认定她就是他今生唯一的女人。十几年后在酒吧偶然的相遇,他一眼就认出了正在跟自己的表弟索吻的她!真是岂有此理,他的女人,任何人都不许碰!钟定强势霸道...

精彩章节试读:

傅词昕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泛白的屏幕上,显示着此时的时间,5点18分。

天刚蒙蒙亮,马路上并没什么行人,几只鸟在树上叽叽喳喳地叫着。

折腾了一晚上,傅词昕有些疲惫,身体直直地靠在后面的椅背上,闭目小憩。

大概是因为和那个变态的男人纠缠时太过剧烈,此刻的嘴唇破了两个口子,淡淡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口腔。

傅词昕揉了揉额头,手腕紧跟着疼了起来。

傅词昕苦笑,昨晚的宿醉此刻倒是清醒了几分。

想到昨晚差点失身于那个浑身散发着冷傲气息的男人,傅词昕就有些后怕。

同时又觉得烦躁,想自己花钱找乐子,碍着他什么事了,非过来横插一杠搅局。

自己的车还在会馆停着,不过此刻傅词昕也已经没精力去管了。

她现在只想赶紧回家,躺在床上美美地睡上一觉。

包里响起了手机铃声。

傅词昕赶紧翻出手机,就看见手机上显示着令人作呕的名字,程诗语!

傅词昕烦躁地按下了接听键。

果不其然,在手机里听见了令人恶心的虚情假意,”姐姐,昨晚睡得还好吗?“

“嗯。”傅词昕冷淡地回应。

“那就好,那应该有时间出来见一面吧?”程诗语热络道,口气不容人拒绝。

傅词昕本想回绝,不过脑子转了转,却答应了下来。

“好,那一会见。”电话那头的程诗语似乎很高兴。

傅词昕将电话挂断,枕着靠枕,闭目养神。

程诗语能有什么事?无非就是跑过来气自己嘛。

不过他傅词昕也不是好欺负的!

刚走进咖啡厅,傅词昕就看见坐在中间位置的程诗语。

程诗语显然也看见了傅词昕,热情地向她招手。

那感觉,似乎两人是亲密无间的姐妹一般。

傅词昕冷着脸走过去坐在了程诗语面前。

既然大家各有目的,势同水火,又何必虚情假意?

程诗语见傅词昕的第一句话便带了刺。

“姐姐,听说你昨晚没在家里,去了酒吧?”程诗语眉眼弯弯,“你可小心着点,唐朗最讨厌女孩子去酒吧了。”

“是吗?”傅词昕漫不经心。

“唉,我知道你肯定会心情不好,不过没想到你会用这种方式排解。”程诗语幽幽说道,语气里满是得意。

傅词昕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过累了一晚上,此刻也没心思和程诗语周旋,开门见山道:“有什么事吗?”

程诗语笑了,甜腻腻地开口,“姐姐昨天怎么没推门进来?”

傅词昕愣了一下,马上意识到程诗语昨天是故意没锁门,做给她看的。

只是她又怎么可能让这个贱女人舒服?

傅词昕出声嘲讽,“因为我很了解唐朗,不可能太慢。”

“你看我去楼下喝杯茶的功夫,不就结束了吗?”

傅词昕将身子移了过去,脸凑到程诗语身边轻声,“君子成人之美,我也不太好打扰妹妹的好事,毕竟,多享受一分钟是一分钟。”

程诗语被气得面容扭曲,身子微微发抖她怒视着傅词昕。

傅词昕好整以暇,甚至还端起了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

程诗语低头看自己面前的那杯,褐色的液体映出人的脸,轻微颤动。

她真想把这杯东西泼到傅词昕脸上。

不过转念一想,程诗语没有动。抬起头,轻轻微笑,吐出的话确带着毒液,“姐姐这么说,必是因为唐朗还没碰过你。”

傅词昕对这场对话彻底失去了兴趣。甚至连和程诗语斗嘴也不屑。折腾了一晚上,傅词昕此刻只想找个地方睡觉。

“你还有事吗?”傅词昕面无表情,身边随手带着的小黑包已经被她拿在手里。

程诗语坐在座位上,没有说话,复又低下头搅动自己杯里的咖啡,完全无视傅词昕。

傅词昕此刻只觉得半个小时前肯定是困傻了,才会答应面前这个女人无聊的邀约。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马上离开的时候,座位上程诗语一直盯着咖啡的目光才落在傅词昕身上,轻飘飘地开口,“爸爸把棠湾山上的别墅卖了!”

傅词昕的身体愣在原地,棠湾山是母亲留给自己的嫁妆,更是小时候一家三口住的地方,因此对自己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可是……爸爸,居然就这样卖了!

意识到程诗语还在旁边看着,傅词昕顿了一下,转身若无其事地往门口走。

程诗语看着傅词昕的身影,有些得意,慢悠悠地喝了一口咖啡,又加了一记猛料,“还有那套绿宝石首饰。”

傅词昕身形明显一动,高跟鞋敲击在地板上发出有节奏的响声,转眼出了门,消失在街角尽头。

程诗语脸上露出不屑地神情,低头看了看已见底的咖啡。

傅词昕!这还只是开始,总有一天,我会将你所有的东西都夺到手,把你踩在脚下!

绿宝石首饰是家传的东西,不知道经了多少代人的手才传到傅词昕这里,现在,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东西被卖而坐视不管。

拿出手机,傅词昕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片刻后,电话被接起,生冷的不带一丝情感,“有事?”

“爸,听说你要卖棠湾山的别墅和母亲留下来的那套绿宝石首饰?”

“你母亲名下的产业出现了亏空,我不想办法把这笔钱补上,还能怎么办?”程父质问。

傅词昕攥紧了手机,“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吗?那些东西都是母亲……”

程父冷冷地打断,“出现了亏空,就要用钱弥补,你母亲的产业,用你母亲的东西补上亏空,再合适不过,难道要等着公司关门才好?

“可是……”傅词昕内心挣扎着,最终还是对父亲存留的一点点希望站了上风,”赵姨和程诗语花钱还是一如既往大手大脚,为什么母亲的东西就要被变卖?“

电话里久久没传来声音,傅词昕的心也在一点点下沉。

终于,程父的声音隔着电流传到傅词昕的耳朵里,”我手边还有事要忙,先挂啦!“

不等傅词昕开口,电话已被挂断。

傅词昕内心有些崩溃,对父亲给予的最后一点希望也就此幻灭!

太阳还没出来,外面有些凉,傅词昕一个人沿着马路慢慢往前走。

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母亲的东西落到别人手里,父亲那里指望不上,现在只能自己相伴饭,想想如何能把这笔钱尽快筹上。

把东西赎回来,是傅词昕此刻唯一的念头!

天已大亮,傅词昕在马路上拦了辆出租车,将自己送到了昨晚出来玩的会所。

取回了自己的车后,傅词昕将车开回了家。

进了家门,傅词昕准备先在客房挤一挤,一切等睡醒了再说。

不经意间偏过头,就看见唐朗坐在沙发上,一张脸阴沉地可怕。

傅词昕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正准备装没看见,上楼补觉。

就听见唐朗略带寒意的声音,”昨晚干嘛去了?“

傅词昕懒得跟无关人员废话,自顾自地往前走。

唐朗站起身,一把拉住傅词昕的手臂。

傅词昕厌恶地回过身,在看见唐朗脸上昨天被自己抽过的巴掌印后,终究觉得有些理亏。强压着心里的厌恶,在沙发上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昨晚干嘛去了?“唐朗再次开口,声音比前两次重了很多。

傅词昕低头打开自己的小黑包,翻找了一会儿后,从里面拿出了一份协议。

慢条斯理将当初两人刚搬到一起签下的协议读了一遍。

读到双方约定互不干扰时,傅词昕明显停了一下,抬头瞥了唐朗一眼。

见唐朗没说话,傅词昕又将协议收好。

从沙发上站起来,面无表情,”还有事吗?我要上去了。“

唐朗有些恼怒,眉头深深地皱着,沉了声音,“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能允许你在外面放荡,不守妇道,被外人传出去影响了唐氏的股票价格,你负责吗?”

傅词昕怒极反笑,“唐朗,你搞清楚,我们现在住在一起不过是为了骗家长而已。”

“傅词昕,你就这么缺男人吗?”唐朗出声质问。

傅词昕反唇相讥,“比起饥渴,我可比不得你!”

“把人带到家里,还在我房间。”傅词昕想想便觉得恶心。

唐朗嘴角微微扬起,反问道,“所以你这是嫉妒?”

“呵!”傅词昕被唐朗的厚脸皮说得无语了。

唐朗望着傅词昕,开口,“互不干扰可以,但是,协议上要加一条。“

”你不能不守妇道,夜不归宿。”唐朗低沉的声音响彻在客厅里。

傅词昕看了一眼唐朗,实在想象不出眼前的男人是如何长成这般令人生厌的人物!

她冷冷地开口,“不守妇道这种词用在我身上,确实不太合适。”

说话时给了唐朗一个饶有深意的眼神。

唐朗阴沉着一张脸,踱步朝傅词昕而来。

傅词昕也不愿在和唐朗深究,因此开口,“把笔纸拿过来,我们直接签协议吧。”

“在里面加上一条,傅词昕在外面玩,不能夜不归宿!”

唐朗得寸进尺,略带讥讽的声音传出,”这样再好不过!“

傅词昕懒得废话,等唐朗将协议改好后,直接在末尾签上了自己名字。

小说《爱如烈火,夜如歌》 第四章 输人不输阵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宫斗小说
  2. 轮回重生小说
  3. 民国小说
  4. 虐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