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这个王爷我要了

更新时间:2020-02-13 17:07:32

这个王爷我要了

这个王爷我要了 辣椒女王 著

连载中 江袭月宫晟轩

主角叫江袭月宫晟轩的小说叫做《这个王爷我要了》,是作者辣椒女王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某人说,我家王妃性子憨厚,你们切莫欺负她。众女想着自己被偷的只剩肚兜的场面,无限悲哀道,这是谁欺负谁。某人又说,我家王妃胆子小,你们手中的刀呀剑呀什么的,离她远些。众人抹汗,王爷,脸是个好东西,你能不...

精彩章节试读:

江袭月一听,扭着腰肢就迎了上去,她奶奶的,她就不相信今日恶心不走他。

只见她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巾帕,使劲一甩,嗲着声道,“呦,看王爷说的,臣妾都害羞了,来,臣妾服侍王爷睡觉。”

江袭月边说还边不怕死的朝着宫晟轩的身子摸去。

心里默默想着,快,一脚把我踹开。

可那宫晟轩仿佛木雕似的,静静的站在那里,任由江袭月将他浑身上下摸了个遍,却纹丝不动。

眼看着就要脱到x裤了,江袭月终于忍不住道,“王爷,你可有什么书是今晚必须看的?”

宫晟轩挑眉,声音听起来很是正经,“没有!”

江袭月咬了咬后牙槽,继续道,“臣妾今日不舒服,可否改日再洞房?”

宫晟轩上前一步,,“春宵一刻值千金,王妃莫再浪费时辰!”

江袭月皱了皱眉毛,正想着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就看见宫晟轩的手已经落在了她上,惊得江袭月下意识的伸出脚,一脚就朝着他踹去。

让江袭月意外的是,宫晟轩竟然不躲不闭,硬生生的被江袭月踹了一脚,身子更是飞快的朝着后面倒去,带倒了满是碗筷的桌子。

随着‘乒铃乓啷’一阵巨响,门‘砰’的一声就被人踹开了,一个黑衣人飞快的走进来,“王爷,你怎么样了?”

宫晟轩伸出手,有些虚弱道,“扶本王起来!”

黑衣人狠狠的瞪了江袭月一眼,这才连忙将宫晟轩扶起来。

江袭月有些傻眼的看着这一幕,一双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她发誓,她刚才那一脚,根本没用那么大的力气,这位晟王竟然陷害她。

好,很好,今天她算是遇上硬茬了。

“王爷,这个女人怎么办?”

“她是父皇赐给本王的,且留她性命,明天等父皇发落!”

永安宫内,皇上甚是无语的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宫晟轩和江袭月,着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的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腹黑了一些,这一点也不知道是像了谁。

倒是皇后黛眉一皱,厉声开口道,“晟王妃,此事你作何解释?你可知殴打王爷乃是死罪!”

江袭月心里叹了口气,想着若是她说这位长得清新俊逸的晟王竟然学女人陷害她,不知有没有人信……

“你若是说不出个什么,就别怪本宫不客气了。”说到这,皇后看了皇上一眼,继续悠悠道,“你虽然是皇上赐给晟王的,可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即便是你,也不能例外!说,你是不是对赐婚之事心怀不满,所以才对晟王下了这么重的手。”

江袭月听见皇后无形中竟然给她加了罪行,忍不住抬头看了她一眼,标准的鹅蛋脸,一双漂亮的丹凤眼微微挑着,带着几分凌厉。

江袭月想了许久,也想不起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她。

最让江袭月郁闷的是,这皇后的头上依然插得是一支九尾凤簪……

“来人,晟王妃殴打奢华晟王,罪不可赦,拉下去……”

“慢着!”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就见江袭月向着皇后行了个礼,悠悠道,“回皇后娘娘的话,臣女是踢了晟王不假,可事情并非别人猜想的那样!”

皇后挑眉,声音听起来极轻,“哦?那你就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皇后娘娘的话,是臣女……是臣女和王爷洞房时,王爷动作太狠了一些,臣女一时没忍住,就……就踢了他一脚!”

“咳咳咳……”江袭月的话音刚落,就看见皇上端着茶,正剧烈的咳嗽着。

宫晟轩则阴阴的看着她,脸上是一副想将她千刀万剐的表情。

“胡说,晟王阅女无数,怎么会……”皇后沉着脸说道,额头上偶尔还有青筋暴起,让江袭月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挖了她的祖坟。

“皇后娘娘要是不相信,可以传晟王府的下人问问,王爷被他身边的侍卫扶出屋子时,身上还仅着x裤!”

哼!她就不相信,他匆忙之间,能将此事也给做圆了。

“晟儿,事情果真如晟王妃所言吗?”皇上放下手中的茶盏,沉着声问道,不过嘴角却不可控制的上扬着。

传言这丞相府的大小姐乃是一个不懂冷暖的傻子,没想到却是一个厉害角色,他的晟儿算是遇见对手了。

宫晟轩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一步道,“晟王妃所言……不虚!”

“哈哈哈哈,既然是闺房之事,那便算不得大事,来人,把南沼国进贡的散瘀丸拿来。”

“是,皇上。”

片刻之后,一个小太监就捧着一个镂空的精致木盒走过来。

皇上示意他递给宫晟轩,然后才道,“此药膏十分的神奇,你只需仔细的涂在伤口处,不出几日,淤血便会散去。”

宫晟轩上前,眉目低垂道,“谢父皇。”

皇后的嘴巴蠕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马车上,江袭月看着宫晟轩精致的侧颜,心里一阵骂娘,他奶奶的,想不到堂堂王爷竟然也学会了碰瓷这样的无赖行为?最让人郁闷的是,偏偏她还有求于他,真是气人。

“爱妃这样盯着本王看,莫非是想起了昨夜本王动作凶狠之事?”清冷的声音传来。

就见宫晟轩扭头看着她,一双暗涛汹涌的眼睛,有意无意的睨着她,带着几分寒意。

江袭月想起自己的皇上面前让他丢脸的事情,忙朝着旁边移了移,脸上堆起个笑道,“是王爷陷害臣妾在先,咱们这算是扯平了。”

“扯平?”宫晟轩冷笑,如瀑的发披在身后,带着几分清冷疏离,他道,“王妃想的还真是有趣。”

就在江袭月琢磨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突然看见宫晟轩伸起脚,一脚就将她踹下了马车。

江袭月坐在地上无语的望着天,正在默默问候他家祖宗十八代的时候,马车里传来轻飘飘的声音,“别人要是问起,就说王妃和本王亲热时,咬了本王一口,被本王一脚踹下了马车!”

“是,王爷!”几个侍卫的声音传来。

江袭月看见他们的肩膀还一抖一抖的,显然是在使劲憋着笑。

江袭月叹了一口气,然后乖乖从地上爬起来,一步一步的朝着晟王府走去。

边走还边走自己满头摇摇欲坠的簪子拔下,任由满头的乌发披在身后,她想她上辈子一定是偷东西偷多了,被老天爷惩罚,所以才会出现在这里。

否则她怎么会遇见那么变态的人呢?

回到晟王府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春柳看着江袭月的样子,忙惊慌失措上前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江袭月找了个椅子坐下,揉着自己的三寸金莲道,“没什么,就是被狗咬了一口,春柳,给我倒杯茶来,我快渴死了。”

春柳一听,忙将一杯茶递给她。

江袭月‘咕咚咕咚’的喝了好几口之后,这才拿起一个糕点,狠咬了一口,然后一双眼睛阴阴的望着外面的某个地方。

他奶奶的,等她找到凤冠之后,定将这王府偷的连跟鸡毛都不剩,以报今日被踹之仇。

到了中午时分,一个小宦官过来躬着腰道,“王妃娘娘,该用膳了。”

江袭月瞪了春柳看了半晌,后知后觉的问道,“我是不是要和王爷一起吃饭?”

春柳很是欣喜的点了点头道,“小姐,你且等一下,奴婢这就给你拿披风去。”

外面突然下起了雪,江袭月举着二十四骨的油纸伞出现在偏厅时,宫晟轩已经面无表情的坐在了那里。

在他的对面,还坐了两位女子。

那两位女子一个柳眉杏眼,身上有着江南女子特有的韵味,一个长眉入鬓,英姿飒爽,眉宇间隐隐有着男子才有的霸气,不过两人皆是难得美人,以至于她们齐齐看来时,江袭月竟然有一种鸟语花香,百花齐放的感觉。

这两位应该也是府里的夫人吧!不得不说,这位腹黑的晟王艳福着实不浅。

“臣妾见过王爷!”江袭月行礼,眼睛瞄见宫晟轩正眼观鼻,鼻观心的坐在那里,脸上依然端的是一副华贵疏离之态。

“起来吧!”

“谢王爷!”

江袭月起身后,看见宫晟轩旁边似乎给她留了一个位置,只好一步一步的走过去坐下。

旁边伺候的丫鬟则急忙给她盛了一碗饭。

江袭月刚刚拿起筷子夹一口放在嘴里,就看见那个柳眉杏眼的女子盛了一碗汤放在宫晟轩面前,吴侬软语道,“王爷,如今天寒,先喝些汤暖暖身子。”

另一个女子则用一双干净的筷子夹了一筷子墨鱼丝放在了宫晟轩的碗里,声音如她的长相般,带着些傲气,“王爷,这是你最爱吃的墨鱼,臣妾特意嘱咐膳房做的。”

江袭月嚼了一口嘴里的饭,不知为何,总觉得所有人都有意无意的扫了她一眼。

好在江袭月当小偷当习惯了,最不怕的就是被人盯着,于是她摸了摸摔得依然生疼的**,又夹了一口菜,大口大口的吃着。

她这具身体本来就孱弱,今日又生生的跑了一个时辰,如今早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哪还管得了别人的眼神。

吃饱喝足之后,江袭月这才发现那两女人都只是略略都吃了一点,其余的时间都只是痴痴的看着宫晟轩,偶尔还会用一双干净的筷子给他夹一筷子菜。

江袭月看着她们的表情,突然替她们累的慌……

晚上依然是四人一起用膳,用过晚膳后,江袭月正准备离开,突然听见那柳眉杏眼的女子望着外面白茫茫的雪花开口道,“今天的雪可真大,在我们那里,可很少下这么大的雪,天气也不会这般的冷!”

江袭月正在回味这话里的意思,突然听见那个长眉入鬓的女子,冷冷的站起来道,“矫情!”

江袭月眨了眨眼睛,本来已经抬起来的**又重新坐回了椅子上,现场直播的甄嬛传呀,不看岂不是可惜了。

那柳眉杏眼的女子仿佛没有听见似的,依然执拗的看着外面,似乎在等着什么。

良久后,一个清冷的声音道,“王妃昨晚踹了本王一脚,今晚可愿补本王一个洞房花烛?”

小说《这个王爷我要了》 第十四章 踹下马车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