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之凤鸾天下

更新时间:2020-02-16 15:29:00

重生之凤鸾天下

重生之凤鸾天下 绛珠梅心 著

连载中 凌雪林嵩

主角是凌雪林嵩的小说叫做《重生之凤鸾天下》,是作者绛珠梅心所编写的重生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前世种种,譬如昨日死;今世种种,譬如今日生。当她一心忘却前尘,决心辗转于新的天地间,又何曾料到,昨日依旧是无法磨灭的昨日……红尘似水,他们都在这红尘间沉沉浮浮,不知何日为尽。...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日阳瑾离起了大早来密室中探望,走过了长长的通道却发现密室的入口被一道光幕所遮挡,怎么也进不去,于是他猜测师父正在闭关。他一低头拾起了地上的白纸,只见上面画着一些草药的形状。

阳瑾离顿悟,拿着白纸出了密道找阳家主去了。

凌雪在封了密室之后,就开始了结丹。她体内的阴阳之势早已圆融大成,就等着融合了肉体就可以跨出那一步。最基本的金丹大道乃是将体内最初的真力大道五行平衡,然后不断地演化五行真力,使其与自然为一,即将五行真力修到圆满之境,然后达到神而明知的境界,就可以结丹了。

但是凌雪的阴阳木灵诀是五行金丹道的演变,天地万物,初生阴阳,凌雪以青鸾之身,生机之魂,体内木行真力化阴阳两极而生成的金丹,然后再借助五行相生演化出阴阳火行金丹、阴阳土行金丹、阴阳金行金丹、阴阳水行金丹,阴阳五行金丹将在丹田中自成平衡演化小世界。当然阴阳属性真力不是一般人都能有的,魂族之魂乃生机之魂,天生掌控着天地的一丝阴阳生机,这样一来,其灵魂所捕捉的阴阳之力便可通过一定的方式融入转化到真力之中,这其中的媒介,就是阴阳木灵诀。

不得不说,创出这功法的人物,也当真是奇才了。

凌雪“注视”着体内的深绿色和淡绿色的真力缓缓流转,如今真力已成液态,甲木和乙木之力相互均衡流转,阴动阳生,阳极转阴,就在这绵绵不断的流转中,凌雪冥冥中感觉触到了一层先天膜胎,凌雪心神沉下,不断地感悟,外界的时间也是缓缓地流过。

就在凌雪触碰到了金丹结成的前一步时,外面已经又过了一天了。阳瑾离正拿着通过了父亲的许可从账房支出的一袋子金币,准备上街去买清单上的草药。阳家的家业并不涉及到炼金,青峰城的药材市场是杜家和李家一起把持。阳瑾离正是要去外面买药,想来药铺的掌柜自然是认识这些药草的。

就在小桃推着阳大少爷的轮椅经过了练武场往大门走去的时候,练武场上此时聚集了许多的少年在练武,其中鹤立鸡群被众星拱月着奉承的,便是趾高气昂的阳瑾松,阳瑾松的父亲是阳家家主的亲弟弟杨泽沐,同样是大斗师,不过实力略逊了阳泽泻一筹。阳瑾松继承了父亲的天赋,只比阳瑾离小两个月的他,如今已经是斗士了。斗士已经初步拥有了斗气,能够修习简单的斗气招式,有了斗气加持,攻击力自然非同小可。

仅仅九岁便是斗士,相比起来,阳瑾离这个永远都无法修炼的甚至一辈子都要在轮椅上渡过的废物,简直如同地上的尘埃一般卑微。

阳瑾松享受着族人的恭维,要知道族中同辈的斗士也不过是三个,另外的两个,也不过是家族中供奉的儿女,说得好听了是供奉,也不过是吃着阳家的饭,受着阳家的使唤罢了!他才是族中同辈的佼佼者,那个阳瑾离,就因为是家主的儿子,即使是个废物,也要排在他的上面,凭什么!

他一转眼就远远地看到阳瑾离被推着轮椅经过,脸色苍白仿佛一碰就会碎的模样,他都不屑去他面前耀武扬威了!不过就在他看到账房分发下的钱袋的时候,他脸色顿时变了。去账房支钱,按数目的大小账房会分与不同颜色的钱袋。像族中他们这样的小辈,每次支钱不得超过五个金币,别看只是五个,神泣大陆上一个金币就能让一个普通的家庭生活一年。他出去打赏的小费只要十个桐子就能让人千恩万谢了!

可是,阳瑾离那个废物腿上的钱袋竟然是紫金色底银色光线的纹路,那代表着里面是至少一百个金币!

瞧那鼓囊囊的钱袋,那沉重的模样!也不怕压断了他那双虚弱得路都走不了的腿么?想他族中同辈的第一高手,最多的一次支钱也不过是父亲帮他才从账房支到的唯一一次的十五个金币,相比起来,简直太穷酸了!他一个废物,凭什么?就凭着是家主的儿子么?!

阳瑾松阴翳的目光紧紧地盯着从演武场边缘经过的阳瑾离,面色阴沉,拳头紧握,满脸的不甘。他身边的阳鸣歪着头看到了阳瑾松的脸色,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顿时恍然大悟,眼中透着些轻佻和幸灾乐祸探头喊道:“哎!那边的大少爷!”语气阴阳怪气,极尽讽刺。

阳瑾离似是没有听到一般,倒是小桃迟疑着放慢了速度,犹豫着要不要停下来。阳瑾离感觉到轮椅慢下来,皱了皱眉,沉声道:“小桃,继续走!”

小桃吓了一跳,暗暗责怪自己的疑虑,大少爷没有发话,她自然要继续往前走的。

阳瑾松看着那个废物无视自己继续往前,心中窝火。父亲总是交代他不需要和那个废物起冲突,万事忍让为先。只是他不过是个十岁不到的孩子,冲动、不平和嫉妒,压抑得太久了反而容易更加猛烈地爆发,他气势汹汹地冲了过去大喊:“阳瑾离!”

这回动静大了,整个演武场都察觉到了。在角落中默默练剑的少年抬头望了望,又低头继续舞剑,旁边的劲装少女也慢慢停下了步法的练习,望着阳瑾离一言不发。就这样一群少年冲到了阳瑾离的跟前,阳瑾松握着拳头大喊:“我在叫你!你为什么不理我!”

阳瑾离淡漠地抬起眼,问道:“你有何事?”

“不管我有什么事,你这个废物,我叫你你停下来听我问话也就是了!”阳瑾松一脸的轻蔑和嘲笑。

阳瑾离抬头扫了一眼起哄的人群,都是半大的孩子,有的十几岁,有的是庶子有的是家奴,不过即便如此,他们脸上也都是对他这个家主嫡出大少爷的嘲笑。他冷笑了一声,不去理会他们,使了眼色让小桃继续往前走。

阳瑾松一看他淡漠得仿佛谁都不放在眼里的表情更加怒火中烧,看着小桃推着轮椅要往前走,他伸手一推,嘴里喊着:“谁让你走了!你一个丫环也敢无视我?!”

小桃被他推得一个踉跄摔倒在地,阳瑾离就跟被点着了似的突然就抬起头来眼神如同鹰隼一般盯着阳瑾松,阳瑾松被他看得浑身发凉,但是偏偏梗着脖子强行与阳瑾离对视,脸色倔强而恼怒:“怎么?你待如何?”

阳瑾离心中愤怒,但却无可奈何,他手无缚鸡之力,怎么教训刚刚晋入了斗士的阳瑾松?他压下心中的无奈,看着阳瑾松的眼缓缓道:“无。我还有事,不欲与你们纠缠。”说完转头看着地上坐着的小桃:“伤得如何?若是重了,便回去休息吧,父亲交代的事情,我自己去就好。”

一句话,点出了他膝上金币的来源——这是为家主办事,不是他父子徇了私,事实上徇私了没有又有谁知道呢,扯虎皮拉大旗的事儿谁都会干。

小桃听到话赶忙爬起,除了**上有些伤她也并无大碍,于是依旧上前推了轮椅:“少爷,老爷让奴婢照顾您呢,奴婢无事。”

阳瑾离缓缓向前,留给还没反应过来的众人一个背影,随着淡淡的声音飘来:“诸位,我先走了。”

阳瑾松不过是少年一时的冲动,此刻却也站在原地没有了动作,突然不知为何他的身体向前冲去,半空中身上也亮起了斗气的光芒,——一群人傻站在原地看着阳瑾松运起了浅红色的斗气炮弹一般地向阳瑾离冲去,皆是大惊,但是也来不及阻拦,便听到一声碰撞的声响——小桃首当其冲飞了出去,轮椅翻到压在了倒在地上的阳瑾离身上。

远处擦剑的少年抬头忘了肇事现场一眼,又低下了头注视着自己的剑;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劲装少女却在第一时间飞奔了过来,抬起了轮椅,查看着昏迷过去的阳瑾离的伤势,抬头对着傻愣愣的几个少年喊道:“还不快去找家主!你,去找医师!”

人群顿时一哄而散,阳瑾离身边的还有阳瑾松,他依旧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一脸惶然地解释道:“妙妙姐,这,我不知道的,对不起……我……”

名唤妙妙的少女抬头瞪了他一眼道:“好了,有什么事情一会再说,先把他带回房间。”

于是等到匆匆赶来的阳泽泻到了阳瑾离的房间,随同而来的还有一位教堂的祭司。

“安格大人,拜托你了。”

“赞美光明神,阳家主言重了,我自会尽力。”

身着白袍的安格祭司一脸的虔诚和圣洁,随着晦涩的咒语从口中念出,手上一道柔和的白光洒在了阳瑾离的身上,洗涤着阳瑾离身上的伤口。

由于多是内伤,安格祭司的治疗持续了半个小时,直到他额头见汗,才慢慢停下来,松了口气,转身对满脸焦急的阳泽泻说道:“赞美光明神,他已经没事了,阳家主尽管放心,只是他身受重伤,还需要好好调养才是。”

阳泽泻行礼谢过,端起笑容将安格祭司礼让出去。回过头来已经是满脸阴霾,扫过房间里面一干低头沉默不语的孩子,沉声问道:“你们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房间里的气氛更加压抑,所有人低头不敢说话,连呼吸都是轻轻的。先前被叫做妙妙的少女抬起头正要说话,忽而外间传来一道轻柔女声:“我也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声音轻缓,但是隐隐中含着一股凛冽的气势。

阳泽泻一凛转过身来,所有人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惊讶地看着从门口踏进缓缓而来的绿衣女子,一头黑色的长发垂在腰后无一丝装饰,轻袍缓带,无风自动。静如春水的面庞上一双眼同样的沉静,带着迫人的气势,朱唇轻启:“阳家主,在下凌雪。”

小说《重生之凤鸾天下》 第13章 瑾离遇险废脉伤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