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皇商王妃降夫记

更新时间:2020-02-17 16:45:25

皇商王妃降夫记

皇商王妃降夫记 步九 著

已完结 夏侯念步可衣

主角是夏侯念步可衣的小说叫做《皇商王妃降夫记》,是作者步九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步可衣虽是皇商之女,富可敌国,却是个抠门的主。听说夏侯念是个命不久矣的王爷,手里有金山银山。当她嫁过去,连对方的丧事都已经打算怎么办了之后,却发现某王爷竟然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

精彩章节试读:

成亲了就得入洞房,这是必经的步骤。

步可衣坐在桌前许久,王府的桂花酿很正宗,这是在外面喝不到的,估计也是皇宫酒窖来的酒,光是闻一闻坛子外面的那一层酒香,就知道放桂花酿的地方还放着十里红和青竹酒。

“王妃,该歇着了。”

晋王身边的侍女是四个,春夏秋冬。

这会伺候的是冬梅和夏莹,二人容貌姣好,拉出去一溜达都是个美人。

听了冬梅这话,步可衣打量了她们一眼,见到床上还放了白丝巾,步可衣嗤笑一声:“那东西收走吧!你们伺候了王爷这么久,不会以为明早还会收到落红吧?”

“这....”冬梅和夏莹二人还是个清白之身,听了王妃如此不委婉的话,以及那毫不掩饰的面色不屑之色,让她们面色顿时红的滴血。

此时躺在床上的人,额头青筋凸起,眉头挑了挑,不可察觉的动了动脚指头。

嫌他不能人道?

好!好得很!

“行了行了,不拿走也行,你们先出去吧,我要休息了。”步可衣摆了摆手,本来一早过来,昨天夜里就没睡好。

之前打算跑路,放弃了自己的金银财宝。

但又不准备跑路了,今日嫁过来之后,又回了一趟娘家,将宝库给处理一下。

可没把她给累坏了。

主要还是暗地里的生意不能乱了阵脚,现在兵荒马乱的,那么多难民需要生存。

她手里的这点钱还没捂热就得散出去。

俗话说,有大家才有小家,谁让她好死不死的出身皇商,天启国要真是被灭国,皇商介于贵族和百姓之间,成为头一个被找事的。

冬梅和夏莹微微行礼,立刻出了去。

步可衣累了,吹灭了灯火便躺在了床上,完全没顾得上床里面还躺着的人,一双凤眼带着不悦。

真不知道这一策是对还是错.....

夏侯念神情复杂的看着身边很快进入梦乡的人,白日里没细瞧,光是被她说的话就气的血脉扩张。

眼下不说话了,安静下来了。

巴掌大的小脸,紧闭的杏眸,五官极为小巧,那张小嘴抿着,看上去甚是诱人。

正打量着,夏侯念越凑越近。

“什么味儿?”夏侯念下一刻回过神,皱了皱眉鼻子,凑到步可衣小嘴边嗅了嗅,才知道是一股蒜味。

那股味冲的他面色铁青,当下低吼道:“步可衣,你给本王起来!”

整个王府的都知道,夏侯念饮食极为挑剔,最讨厌的便是这蒜味,何况还是生蒜的味儿。

饶是他心里沉得住气,容忍了她成亲之事的随意,却容忍不了带着满嘴的蒜味躺在他身边。

那股蒜味源源不断的飘进他鼻尖,夏侯念面色越发难看。

见到步可衣熟睡不醒,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肩膀,暗用内力将人直接丢到了床下。

“哎哟喂,我的个老天爷,王爷你是脑门子抽了吗?睡个觉至于吗这是!”步可衣吃痛的龇牙咧嘴从地上站了起来,揉了揉摔疼的胳膊。

夏侯念掩鼻,怒瞪着步可衣:“你给本王出去洗漱,若不去了那味,便在门外过上一宿。”

“啥味儿?”步可衣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故意靠近了夏侯念。

“你别过来!滚出去!”夏侯念面色大变,立刻叫来了冬梅和夏莹。

“王爷,怎么了?”冬梅说着,一靠近,便闻到了蒜味,当下面色一惊,开口道:“王妃,您怎么能如此,王爷闻不得这味儿,这会让王爷动怒。王妃为何要如此歹毒!”

“歹毒?我以前生活在北方,吃个蒜怎么了?犯法了?”步可衣眼神骤冷,看着眼前对她大呼小叫的丫鬟。

冬梅听了这话,顿时凝语,垂头道:“王妃赎罪,奴婢只是一时着急。王爷最厌恶的便是这个味儿,还请王妃随奴婢去洗漱。”

“不去!从明日起,冬梅你就不再是王爷身边的贴身丫鬟了,去洗衣房吧!另外,每日的膳食中,必须加入蒜泥,给王爷每日服用。”步可衣这一交代,夏侯念气的脖子粗红。

“步可衣!”

“不可以也没用!”步可衣轻笑一声,朝门外唤道:“红菱,将她们俩给我送出去。”

“是,王妃!”红菱一进来将人送了出去。

冬梅和夏莹哭的好不伤心,她们平日里一直伺候王爷的。

这王妃一来就将她们给赶了。

夏莹觉得无辜,可这冬梅一点也不无辜。

人走后,步可衣看了正在气头上的夏侯念一眼,开口道:“王爷,你气虚阴盛,是该有些火气。”

步可衣坐了下来,撇了他一眼,继而道:“王爷也不用动怒,这蒜是一味良药。”

“王爷身子健壮,这可不是久病之人,说是双腿已经废,只不过是一条腿罢了。”步可衣不光是行商的,还是行医的。

行商不用学太多,而她的师傅可是她的娘啊。

步夫人好歹也是大名鼎鼎的神医之女,传承了自己父亲的衣钵。

而她作为独女,这医术自然不能失传。

步可衣在进入王府扶着夏侯念的时候,就已经替他把了脉象。

夏侯念听了这话,半米着双眸。

大手拍在了床上,一跃而起下一刻站在了步可衣面前,一只手掐住了她的脖子,面露寒意,一双凤眼内杀气尽显:“你是谁的人?”

“咳咳....我只是会点医术,什么谁的人?”步可衣心里暗沉,证实了这个晋王不是什么半吊子命,让她有点小小的失落。

见过坑爹的,但没见过坑女儿的。

不是说好的半条命了吗,一看这王爷生龙活虎的,哪里像要去世的意思。

步可衣只是这么一说,夏侯念还真放手了。

实在,她一开口,那股蒜味太大....

当然不止如此。

步可衣眼里的懊恼瞒不了他,只是让他心里有些不悦。

她就这么希望他早死?

先前步可衣贪财之事他略有耳闻,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请了父皇指她为妻。

可当她真是奔着他这王府而来时,却又.....有些失落。

“滚出去!”夏侯念大手一挥,背过身不愿看到她。

步可衣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眼珠子滴溜溜的打转,讪笑道:“王爷别生气嘛,凡事好商量。既然你有病,我就给你药。”

“你!”夏侯念气到发指,虽然这话是没说错,可听起来让人别扭极了。

小说《皇商王妃降夫记》 第二章 你是谁的人?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