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暴力医妃飒且甜

更新时间:2020-02-17 17:42:13

暴力医妃飒且甜

暴力医妃飒且甜 妖六六 著

连载中 云妙音晏季

小说主角是云妙音晏季的小说叫做《暴力医妃飒且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妖六六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初遇,某女擦掉嘴角的口水:“相信我,我是个正经人。”“正经人?”某男笑得邪魅而慵懒,“姑娘,上了本王的榻,岂是那么容易走的?”两年后,某王妃口水滴落:“王爷,上了本王妃的榻,岂是那么容易走的?”...

精彩章节试读:

云妙音面色一变,赶紧将他领口扒开一些。

小少爷虽然呼吸困难,但神智尚清,下意识伸出手抓住衣领,死死拽住。

“快,把他的手按住!”云妙音来不及解释,一把将周礼之拉过,让小少爷靠在他的身上,然后迅速起身。

周礼之不解,但看着云妙音有条不紊地行动,还是照做。

很快,只见云妙音不知从何处拿来一个纸袋,一下捂住小少爷的口:“对着它呼吸,不然我扒了你的衣服。”

小少爷身子一震,但这话当真是比什么都好使。

而没过多久,他竟觉呼吸真的渐渐变得和缓起来。

云妙音终是松了一口气,却听身后一声暴怒传来:“你对我的小楠做了什么?”

眼见小少爷已经可以躺下平稳呼吸,云妙音站起身道:“夫人,方才小少爷哮喘突发,我在为他急救。”

“急救为什么要扒他衣服?他的领口为什么扯开了?”妇人方才在屋外听了个大概,如今满腔怒火,同时也转向周礼之道,“周太医,你也在此,为何也跟着胡闹?”

周礼之一怔,方才之事,的确于理不合。

但刚想要道歉,那边云妙音已经开口:“夫人,这不是胡闹,哮喘发作,病人会喘不上气,这时候扒开衣领,可以帮助病人呼吸畅通。夫人想想,平日若是衣服过紧,是不是会觉得呼吸不适呢?”

古代的衣衫虽然看似飘逸,但很多女子为了显得腰肢纤细,都会在腰上缠上束腰带。

所以,这一通理论,相信她能听得懂。

妇人闻言,神情确实缓和了一些,不过,对于云妙音却依然没有好脸色。

“好,就算如此,那为何我方才在的时候,小楠还好好的,你接近他,他便哮喘发作了呢?”

云妙音皱了皱眉,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周礼之见状,身子挪动,不着痕迹地挡在她身前,对着妇人道:“夫人,小少爷的哮喘本就经常发作,应该只是凑巧。云姑娘方才只是检查病情,我可以作证。”

“凑巧?”妇人却不买账,“哪有那么多凑巧的事?有些人若是不会治病便直说,若是装腔作势,治坏了我的儿子,我一定让她赔命。”

这话虽然没有明确指名道姓,但针对性却十分明显。

云妙音抬起头,神色不卑不亢:“夫人,我是被老将军请来的,你们若是不信我的医术,大可以不请,如今将我请来,却在这里质疑和威胁,又是何故呢?”

“没错,你是父亲请来的,我不该质疑你。”妇人亦是不甘示弱,“可你来了之后,除了关在屋子里做所谓的调查,你有诊断医治过小楠吗?小楠是一条命,不是你作秀的工具!”

妇人说到最后,竟是哭了起来,那哭声里透着伤心还有绝望。

床上,小少爷伸出手,费力地拉住妇人。

他很想说,他虽然不喜欢这个过分的女人,可是,方才他能感觉得出,这个女人的确是在救自己。

可是,他的胸口气血翻涌,实在没有力气说出一个字。

云妙音叹了一口气,原来如此。

可怜天下父母心。

抬头,收敛了方才语气里的锋芒,又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她,才道:“夫人,你的脸色偏黄,按理应该用白色加粉色胭脂微调的粉,可你的粉中只有白色,是因为你的脸在敷了胭脂后不舒服,我说的没错吧?”

妇人一怔:“你怎么知道?而且,这关你什么事?”

“既然不舒服,就说明胭脂里的材料你碰不得,那对你来说就是毒,而我检查所有小少爷的东西,研究他所有的生活习性,也是为了调查有什么东西会伤害到他,在没有查出来之前,我自然不能随意下定论。”

云妙音耐心说着,希望妇人可以理解。

否则,后面她所有的用药都是麻烦。

妇人果然怔住,呆呆地看向周礼之:“周太医,是这样吗?可是,以前任何大夫都没有这样过啊。”

周礼之笑了笑,真诚道:“所以才说,云姑娘的医术高明,周某也要学习。”

“真的是这样吗?”妇人的泪眼中忽然充满了希望,竟是直接跪下道,“那还请云姑娘救救我儿,我在这里和你道歉。”

“使不得。”云妙音一惊,赶忙在她双膝触地前将她拉住,“夫人,我保证会尽全力,只要你相信我。”

“我信,我信。”夫人连连点头。

云妙音长出了一口气,然而,却听“噗”地一声,床上的小少爷忽然吐出一口血,接着,晕了过去。

周礼之立即上前把脉,脸色却是随即变得奇差无比。

“小楠,你醒醒,你别吓娘。”夫人身子一软,直接跪趴在床边,痛哭出声。

周礼之摇摇头,脸上异常凝重。

云妙音赶紧过去为他诊脉,只觉那脉搏异常之弱,完全是危在旦夕之兆。

可是,她还没有查出是什么毒!

一股强烈的挫败感袭上心头,这夫人说得没错,她来此之后当真是毫无用处啊!

看着床上,方才还和她瞪眼的小男孩如今毫无生机地躺在床上,云妙音转身走出!

她要冷静,冷静地将所有的一切理清楚。

很快,将军府便乱做了一团,因为包括周礼之在内,所有赶来的太医们也都表示无能为力,并且,含蓄地让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一直在外寻觅神医的老将军归来,一直在寺庙为小少爷祈福的老夫人也赶回。

将军府上上下下笼罩着悲伤的气氛。

云妙音独自在花园的僻静之处思索良久,总觉她所获得的信息中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可想抓住之时,却又总是差了点什么。

“嗷呜……”忽然,却听角落处,一个细微的声音传来。

循声望去,只见那小狼狗转头朝着后方咬了咬什么,然后转了两圈,接着,又在地上滚了滚。

这行为似乎有些怪异,云妙音不禁走了过去。

小狼狗很通人性,看到是她前来,还摇了摇尾巴。

云妙音温和一笑,试探着朝它伸出手,见它毫无恶意,便轻轻地摸了摸它的头。

“嗷呜……嗷呜……”小狼狗在她手心蹭了蹭,让她下意识顺着头摸下去。

然而,刚触碰到后脖颈,却见这狼狗猛地回头,一口咬到了云妙音的手腕上。

“嘶……”鲜血顿时流出,云妙音赶紧放开,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嗷呜……”小狼狗却没有再攻击,而是后退几步,似是发现咬伤了人,低声呜咽了几声,又在地上滚了起来。

然而,看到它这动作,云妙音的眼前却是一亮!

小说《暴力医妃飒且甜》 第17章 小少爷危在旦夕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