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

更新时间:2020-03-24 16:03:54

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

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 奥特漫漫 著

已完结 夏小沫宇文景灏

《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重生小说,作者是奥特漫漫,主角叫夏小沫宇文景灏,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前世的她,遭最在意的人陷害惨死,再世重生,成了夏家弃如敝屣的二小姐,逼嫁某王爷。 传,王爷性情古怪,冷如冰霜。怪,她惯着就好,冷,捂捂也就热了。天生有疾,不喜欢女的?行,当个异性兄弟。反正她也就借这棵...

精彩章节试读:

“太后出了何事?”宇文景灏神情一紧。

夏小沫的心也跟着悬在了嗓子眼中。

“太后,太后突然咳血不止——”

还未等小太监说完,宇文景灏便已匆匆转动轮椅离去,夏小沫赶紧跟了过去。

“太后不是已经清醒无事了么?”

“太后方才还好好的,不知为何突然咳血不止,又晕了过去,御医说,太后的病情比之前更为严重了——”

小太监紧随着宇文景灏的步子,说的小心翼翼。

太后的病榻前前前后后围了两层人,跪了一地的太医,还有在床边跪着正为太后诊治着的夏家父女。

宇文景灏进门,那围着的人倒是自觉让出了一条道。

“究竟为何太后的病非但未好,还加重了!”龙颜厉声道。

夏兮柔战战兢兢的收了搭在太后腕上的号着脉的手,哆嗦的在地上跪着,她昨夜连夜回夏府,想翻一翻那祖上留下的古籍,也好对太后的病症细说一二,却是翻了半宿没找到便瞌睡的坚持不下去了。

“民,民女不知!”夏兮柔好不容易才说上句了囫囵话。

“太后若有任何差池,朕要你夏家陪葬!”龙颜已然大怒。

夏仲在夏兮柔身后跪着,汗已浸湿了衣衫。

“皇奶奶,皇奶奶,你醒醒——”宇文景灏伸手握上太后的手,焦急万分。

夏兮柔默默的在宇文景灏身后跟着,拧眉细细的瞧着太后面如死灰的面容,光这样看着也瞧不出个缘由,夏小沫微微向前半步。

“不如,让——”

夏兮柔闻声突然抬头,直指向夏小沫:“皇上明鉴,之前为太后治病的方子,是,是墨王妃所写,民女,民女是救太后心切,这才错信了墨王妃。”

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看向夏小沫,疑惑,猜忌。

宇文景灏也遮掩不去那眼底的困惑,看着夏小沫。

“竟有此事?”宇文极目光如炬看向夏小沫。

夏小沫往宇文极面前一跪,还未等开口,夏仲便迫不及待开口:“确实如此,当时小女正为太后的病情一筹莫展,墨王妃主动给了药方——皇上若是不信,药方还在草民这,皇上可查验是否确是墨王妃的笔迹。”

夏仲说着,从怀里掏出那张药方,恭敬的呈上前来。

夏仲的话对夏小沫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夏小沫有些不可置信的转头看一眼夏仲,她自小便知道夏仲不喜欢她,偏袒着夏兮柔,却没想到,却能嫌弃她,嫌弃到这份上。

心头闪过一丝苍凉,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抵赖:“太后的药方,确实是臣媳所写。”

“太后身体如此金贵,怎能由着你们这样胡来,让一个对医理一窍不通之人给太后开方治病!”宇文极盛怒。

“草民知罪,草民知罪。”夏仲头如捣碎。

“民女救太后心切——”夏兮柔也将脑袋埋的低低的,声音依旧颤抖着,却已然心安了一些。

“请皇上准许臣媳为太后把脉。”夏小沫在地上重重的嗑了一下,她的药方无误,她也不知,这太后后来病情的反复和加重究竟是怎么回事。

“胡闹,你一个对医理一窍不通之人竟还敢开口给太后看病,来人,给我拖出去,关进牢中。”宇文极怒不可遏。

“请皇上信臣媳一次!臣媳愿以性命担保。”侍卫上前一左一右拉上夏小沫,夏小沫倔强的想挣扎开侍卫的钳制。

“你的性命值几钱!”宇文极又气又急“拖出去!”

“住手!”一声冷冷的呵斥,顿时惊住了所有人,宇文景灏淡抬眉,看向夏小沫,目光坚定:“我信她。”

继而又转头看向宇文极,作揖:“父皇,不如就让儿臣的王妃给皇奶奶把个脉?”

宇文极微愣,还是点了点头应允了宇文景灏的要求。

“松手,你们都退下。这两个无用庸医,先押去牢中。”

“皇上饶命,皇上——”

夏家父女在哭喊声中被押了出去。

宇文极又遣散了殿内的其他人。

夏小沫感激的看一眼宇文景灏,没想到,在这危机时刻,还是这个才同她相处了几天的人却向着她。

她缓缓在太后的病榻前跪了下来,专心为太后诊治。

许久,她又站起身,转身又在宇文极的面前跪了下来:“请皇上准许臣媳回一趟夏家。”

“儿臣陪她一同去夏家。”

还未等宇文极拒绝,宇文景灏便接了话。

在得到宇文极的应允后,两人马不停蹄赶往夏家。

已入夜,夏家灯火通明,罗玉蛾一听夏仲和夏兮柔被下了牢,更是害怕的不得了,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果真只是咫尺之间。

她让人将夏小沫和宇文景灏引到了藏书阁,便离开了。

夏小沫爬上了高高的梯子,梯子干干净净的,显然是这几天有人用过,架子上好些书籍上并无太多的尘,显然也有人翻过了。

夏小沫从小就喜欢躲在这藏书阁,有时候只是偷偷打个盹,这地方,很少有人会来,夏兮柔更是从来没有来过。

她顺着架子上的书一层一层的找过去,无果,虽然这里的书她基本翻了遍,可日子久了,加上这本就不是属于她的记忆,书的位置,印象颇为模糊,也不知要找到几时。

她调转头看一眼,在不远处坐着的宇文景灏:“王爷,要不你先回去吧?”

话倒一半,她却又立马改了口:“算了,妾身知道,王爷担心太后,若找不到解决之法,王爷也不能心安。”

宇文景灏微滞,依旧淡淡的看着在梯子上努力的翻找着书籍的她。

只是梯子挪了一波又一波,夏小沫依旧没有找到那本记有“梦魇之症”的古籍,她有些泄气的在梯子上坐了一会,又挪了梯子,往一旁积了一层厚厚的尘的书堆里而去。

径直爬上最高处,随手抽一本,铺面而来的尘,呛的她连连咳嗽。

身后坐着的人,微微拧了拧眉。

忽而便听的梯子上的人兴奋的喊了一声:“找着了,找着了。”

夏小沫大概是太过欣喜,忘了自己还在梯子上站着,脚下一滑,整个人便直接高高的梯子摔了下来,迅速的往下坠去。

待夏小沫反应过来,已有人早一步,将她接在了怀中。

小说《重生之倾国王妃有点咸》 第十四章 我信她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