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亡狼调

更新时间:2020-03-24 18:00:27

亡狼调

亡狼调 芜深 著

已完结 牧遥燕锦

独家完整版小说《亡狼调》由芜深所编写的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牧遥燕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流荒沧山,我初见燕锦,叫嚣着将他扑倒,说自己就是被关押在山里的怪物,他则淡然反问:“你是怪物,那我是谁?”往后千千万万年,他比杜康酒解忧,比王位重要,这只孤苦无依的纸鸢等着我带他归家。世间一曲亡狼调,...

精彩章节试读:

他牵着我一步一步往前走,每走一步,面前的水就避让一分,也是极好的。

越靠近那团东西,周边的鲛人就越凶,只是碍着燕锦的缘故,没敢靠近来。

等真的走到那团东西面前的时候,我倒是看清楚了,也是个鲛人,本以为头子至少是男的,仔细了瞧,发现挺漂亮的,还是个美人鲛,我们只与她一水之隔,我同燕锦笑笑,说:“还是个雌的,你不是说鲛人的首领嘛?”

“鲛人自古雌的短命,不能为主,阿遥,他不是雌的。”

我惊的张了张嘴,蹲下身去看,他是闭着眼睛的,脸的轮廓分明,唇薄,白皙皙地,怎么看都是雌的啊。

“燕锦,莫不是你弄错了,他真的是雌的,你也蹲下来看看。”我抖了抖同他拉着的手。

“你才雌的!”那本闭着眼睛的鲛人突然的睁开,猛地朝我撞来,我吓得半死,转身就搂了燕锦的腰:“活了!燕锦,他活过来了!”

燕锦闻言,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脑袋,小声地提醒道:“怕什么呢,还隔了一层水墙,碰不到咱们。”

也是,还有层水墙呢!

听着这么说,才睁开眼,我是最怕这种鳞片巴拉的玩意儿,这回跟着燕锦下了河底来纯属是好奇,哪想碰到个这么缺德的玩意儿,当真是毒瘤!

待他直起身子,我才是看了个清清楚楚,他全身呈蓝紫色,耳鳍是尖的,除了额头中心镶嵌了一个很小很小的紫色半珠,长得比较妖艳,和其他的鲛人一般无二。

“龙?这流荒居然还有龙?我睡了一万多年了,你这族居然还活着?还没灭干净啊?”这鲛人会说话,瞧得出来是活了很久的,道行不低,许是在这河里的缘故,还留有一尾没有完整地化了人形去。

燕锦只将我拉到一边,干脆利落地跟他说:“带你上岸,光复鲛族,我有办法开了你尾上的锁。”

还真有锁?我只探头往他尾上看去,结果他一缩,吼我:“你可知男女授受不亲?谁准你乱看了!生的貌美如花,规矩都不懂!”

我便有些生气,拉了燕锦的手就想上岸去,“这种东西救他干什么?我们早的上去罢!”

“阿遥,鲛尾上的锁,只有你开的了,你若不救他,此后生生世世他都得活在这河底,连同着他的族人离开不了河,你可真的忍心?”燕锦这般说,我倒是楞了,他只伏在我耳边又道:“你每年遣人送草药过来给他们的事情我是知道的,半人半鱼,在河里没有大的空间游动,尾部是要退化腐烂的,你那些草药就是救他们用的,既然救了,何不救到底呢?”

我同他对视,半分心虚半分复杂。

那鲛人朝我看来,打量的叫一个仔细,“你的原身是一头雪狼,还是无杂纯到极致的那种极品血脉,莫不是狼姬?怎的你和他二人还能并肩而立,携手同行呢?倒真是稀奇稀奇。”

“你怎么比洛前川的废话还多还招人厌!”

“洛前川?开河的那头雄狮?”

“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的事情多着了,不知狼姬殿下指的是哪一件?”

我望了望燕锦,实在是又气又恼。

燕锦瞥了眼那死人鲛:“我也说了,只有殿下救的了你,你若是耍嘴皮子将她气上岸,苦的是你自己,上岸后,我们助你修成人形,你也得让你族人去海里,不得为祸流荒,且你须得听殿下调遣。”

我安安静静的听着燕锦说,也拿了几分架子出来,目不斜视,昂了昂下巴。

只见着那鲛有些心虚,问:“怎的算调遣?”

“也不算得调遣,全流荒的子民都是应听殿下的命令,老实本分,你先通了这条河罢了。”

“于我有什么好处吗?”

“好处就是助你修仙,你就说肯不肯跟我们走?”

他思索一番后终是点头,浮起来,同我对视,懒懒地抬手作揖,“我乃鲛族逾离子,从今往后,只听殿下调遣,还望殿下发发善心,救我出了这河,但凡有用的到我的,我定帮忙!但是能不能只听你六千年?”

我瞟他一眼,迅速还价:“七千年!”

逾离子突然笑眯眯,甩了甩那漂亮地尾:“殿下请开锁!”

见他这样好说话,我突然就觉得自己亏了,燕锦笑的有些无奈,小声同我说:“本来是要他听你永生永世的,谁知你这么快就跳到他的套里去。”

我吸吸气,无言以对。

燕锦又道:“你该是知道如何开锁的。”

此前当燕锦说出,只有我才能救那逾离子出去的时候,我便知道是要用我那玉笛了,不渡,可解世间万物之锁,是把绝妙的钥匙。

我只退后两步,施法祭出玉笛,逾离子睁大眼睛,看着我手里的东西很是惊讶,“这可是好东西啊!殿下,你是哪里得来的?”

没理会他,我只迅速将笛子朝他鲛尾甩去,一道白光乍现,众鲛掩目退避三分。

光芒褪却,玉笛倏地回了我的手,逾离子欣喜,在原地转了两圈,迅速往上游去不见了影子。

河道却忽地窄起来,燕锦带着我往上,只是河道窄的速度实在太快,我攀了他的衣袖,忍不住问:“燕锦,怎么了......”话还没说完,就灌了一口水,已然不存在什么通道,全身都没在水中。

我只苦的心里痛骂洛前川这个不靠谱的东西!

周围的鲛人见势如此,有意无意地朝我和燕锦聚集过来,而那说要听我调遣的逾离子早就游不见了,我只憋着一口气,手指乱捏诀,就想着说不定那个避水诀就给我捏出来了。

燕锦突然松开我的手,我一慌张,抬眼瞧去,他已然化作了大金龙,盘旋起来,将我护在中间,那些个鲛人忽地退开老远,恐惧的望向这边。

在水里头,我是弱的不能再弱,那南池教我的避水决我硬是练了快三千年也没学会,不然也不至于拖了燕锦的后腿。

被燕锦护在中间慢慢上岸,我伸手抓了岸边的什么东西,洛前川伸手来拉我,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自己往上爬,燕锦也上了岸,与我不同的便是他身上干爽,我却湿哒哒的厉害

“我以为你俩下河捡到什么宝贝了,原来就这么个玩意儿!”说着,洛前川从他身后一把将逾离子扔过来,“这么个怪物,方才还想逃了,我就是想着逮他,忘了你们在下面,法咒不小心给撤了。”

“阿遥,你可还好?”燕锦走来,扶了我的肩膀。

我咳了两声,吸了吸鼻子,连连摆手,“就是喝了两口河水,没那么娇气,这鲛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逾离子坐在地上,扑打着他那鲛尾,朝我靠来,“殿下殿下,不如你收了我在身边?我教你如何养我啊?你只需施法变的一口灌满水的小缸,然后将我养在里头,几好!”

“几好?我可有答应带着你?”我只使了法决,算是弄干了这么一身的水,燕锦递给我一样东西,我捏在手心里一瞧是条吊坠,蓝色的晶石,指甲盖大小,玲珑的很,我望他,“你给我这个作什么?”

燕锦还没张口,就见着一旁的洛前川一把将吊坠从我手里夺了过去,端详感慨道:“这个不是海纳百川吗?燕锦,这可是好东西啊!当初我寻遍了六界都没找到!”

“这本是我龙族圣物,一代传一代,在如今,却跟着我在沧山埋没了两万多年。”燕锦望着那蓝色的晶石,淡淡的说道。

我倒是没有听过这是什么东西,洛前川递还给我,回忆道:“几千年前,我往缥缈海过,救了一只海鲤,想带它回流荒,奈何那鲤修为低,离了海活不了,我就找海纳百川,最后还是没找到,那鲤也被其他海族的吃了。”

逾离子扯了扯我的裙摆:“殿下,你要用这海纳百川收了我?”

燕锦踢他一脚,“总的来说,海纳百川都是我龙族圣物,仙气重的很,你要是进去了,有两个结果,一则被仙气溺死,二则反引仙气,助你化了人形。我如今给了阿遥,便都由她做主,她水性不好,带你在身边,也需你护着无恙。”

逾离子丝毫不作思考,立刻一口答应:“行行行!以后殿下要下水,跟我招呼一声,我便出来护你!”

我没想着要时时刻刻下水,其实留这么个荒唐的逾离子,我总是不放心的觉得没什么用处,但恐是燕锦见我三番四次落水,要让他保我罢了。

“那你便进了这海纳百川,也让你那些个族人去到海里,莫要害了两岸流荒子民!”我拿了吊坠晃一晃,那逾离子笑的谄媚,瞬间闪成一道蓝色的光钻进项链里。

燕锦将吊坠戴在我颈上,语重心长地对我嘱咐一声:“这里面是漫无边际的海洋,只收得道行高深的水物,此后你有难事唤一唤逾离子就好,他不敢不帮你。

这话听的古怪,我没大懂得是什么意思。

小说《亡狼调》 十章:雌雄莫辩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