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鹤归于怀

更新时间:2020-04-02 10:53:11

鹤归于怀

鹤归于怀 沈意安 著

连载中 孟靖怀沈知鹤

孟靖怀沈知鹤是《鹤归于怀》里的主角,作者是沈意安,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鹤归于怀》又名《将军妻难为》面对孟靖怀的温柔以待,沈知鹤心中到底是有愧的,虽然她现在是身不由己,可到底因为她的关系,孟靖怀被迫改变了很多,承受了很多,然而沈知鹤就是这样善良的一个女人,她从来不会想到...

精彩章节试读:

良久,久到喜蜡燃了一半,细微的烛破声打破室内沉默,陌生的气息扑面而来,沈知鹤猛地闭眼,却只感觉身上的裹衣被人拉上,带着薄茧的手指划过她的锁骨,激起一阵颤,沈知鹤诧异抬眸,只捕捉到一抹自嘲。

孟靖怀僵着脸,隐藏薄怒,快速将她内裹衣穿好便转身,拎起酒壶走到硬塌边半倚着,紧闭着眼,侧脸灌了一口酒,沙哑着声:“你放心,我不碰你。”

酒渍在他的红衣上氤氲开来,灼伤了沈知鹤的眼。

许是感觉到沈知鹤仍站在那里,孟靖怀将酒壶的酒饮尽,啪地一声重重置在地上,看了她一眼,只一眼,就让她的心狠狠一痛。

“安歇吧。”

说罢侧身,不再看她,似是和衣而眠。

等了片刻,沈知鹤才缓缓脱靴,动作轻微地躺于床上,将喜被拉高遮住脸,轻轻松了口气,压下心底莫名的情绪。

她是知道这样做,孟靖怀肯定不会碰她的,显然,她赌赢了。

酒意渐渐袭来,沈知鹤从未饮过酒,加之今日实在劳累,不多时,便抛开思绪沉沉入睡了。

听到绵长的呼吸声,硬塌上假寐的人轻轻睁眼,转过身站起,没有丝毫声响走到床尾,拿起那方白帕。

而后目光灼灼,盯着另一头的沈知鹤,厚重的光影洒下,他抬手,抚过脸庞,近到能感受到沈知鹤的呼吸喷洒在自己脸上,孟靖怀的眼底是化不开的情愫。

娇人儿睡容恬静,眉目一如当年。

强迫自己收回手,放下喜庆的床帘,孟靖怀执着白帕至案前,眸光黑黯,不带丝毫犹豫地用小刀划破手指,鲜红涌出,滴落到帕上,犹如盛开的佛桑花。

孟靖怀缓缓从内贴的里衣拿出一个半旧的香囊,另一只未受伤的手小心翼翼地用指腹轻轻抚过苏绣的鸳鸯,系带松开,露出里头瑰红的签文。

来日方长,他有的是耐心。

烛影摇红的兰烛渐渐熄灭,天际混浊转明朗,破晓之际,微光散落人间,落在房内坐着的少年眼睫下的乌青上。

床榻上的娇人柳眉一蹙,缓缓睁眼,入目是陌生的装潢,浑噩的脑袋瞬间清醒,她撑着身子坐起,发丝略显散乱,额角阴影斜斜。

“醒了?”

室内未得朝阳睥睨的地方是浓重的阴暗,沈知鹤撩开床帘,被嘶哑的声一惊,随之望去,只见孟靖怀挺直着背坐在书案前。

“你……”沈知鹤迟疑着开口,借离开了被褥后脊背的凉意凝神还色,“你坐了一夜?”

孟靖怀不置可否,只望着她单薄的里衣皱眉,径直起身拿过一旁早已备好的外衣披了上去。

沈知鹤还未来得及反应,高大的身躯已环绕着自己,她身子一僵,心跳于寂静里微弱可闻,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孟靖怀打断。

“进来吧。”

孟靖怀细细将衣扣系好,抚平褶皱后就放开了沈知鹤,清瘦腰身挺拔的像是初雪后的青松,他冲着门外喊了一句,一直候着的媵侍婆子捧着东西鱼贯而入,都低着头没有看他们二人。

“小姐……”莺儿捧着铜盆清水快步上前,双眼通红地望着沈知鹤,称呼刚喊出口,就被一旁的婆子一瞪,她硬生生改了口,“夫人,净面吧。”

沈知鹤轻轻瞥了那婆子一眼,眼生得很,大约是孟家的家生子,她如今刚嫁过来,还不宜轻举妄动。

沈知鹤拘一捧温水清茶漱口,取了那酴醚香露净面后,借着上妆挽髻的间隙觑着铜镜里那人的侧脸。

“少爷,”婆子恭敬上前,最后二字咬了重重的音,“老夫人特意遣了奴婢来,收东西。”

沈知鹤心一沉。

孟靖怀漱了口,接过浸了水的软帕洁面后,才不疾不徐地用手一指:“去吧。”

那婆子撩开床帘,走近塌尾便一眼瞧见那喜帕上一抹鲜艳的红,她动作熟练地将帕子收好,转身出去行了个礼:“奴婢就先回去了,少爷和夫人莫要忘了一会儿要去敬茶。”

孟靖怀颔首,那婆子才离去。

室内除莺儿外,其他侍婢都出去了,沈知鹤容色四平八稳,实际神思还在恍惚。

“这梅花簪衬你。”孟靖怀稳步上前,接过莺儿手中的簪子,轻柔地为沈知鹤簪上,对上铜镜中娇人的明眸,“肤白。”

隐晦的情愫像是被逼进血管里,滚烫的血液让它膨胀,鼓动着,沈知鹤落了眉黛,定了心神:“莺儿,去将我那披风取来。”

莺儿应声,脚步轻盈出去外阁,细心地将门锁上。

门锁一落,沈知鹤就起身,正正对上孟靖怀的脸,语气平静,是肯定:“帕子是你做的。”

孟靖怀低低地嗯了一声。

沈知鹤忽然笑了一声,笑得孟靖怀心神一荡,只看着她。

“孟靖怀,”沈知鹤唤他全名,远山青黛拟她柳眉风姿,眸中却是隐晦的神色,她声音很轻,喃喃着,是叹又像是自问,“你这又是何苦呢。”

你这又是何苦呢。

孟靖怀听她如是问道。

深邃的目色中覆着一层霜般的薄雾,孟靖怀后退一步:“昨日你八抬大轿入我孟府,天下皆知你是我的妻,你又何苦拒我于千里之外。”

“你明知……”

“我不知。”孟靖怀强硬打断她。

沈知鹤静默,他的眼神像淬了血的玉,只睨一眼,便让自己心如擂鼓。

半响,沈知鹤率先移开视线,她扣上妆匣,语气软了几分:“到时辰去敬茶了。”

说罢不再看他,唤了声莺儿。

未等莺儿入内,孟靖怀轻轻留下一句:“母亲性格有些强硬,心是不坏的,你莫怕,我去外头等你。”

说罢转身出去。

莺儿为沈知鹤披上披风,云锦披风上织着金镂彩的繁复妆花,领处系打了极为规整的花结,她吸了吸鼻子,小心翼翼扶着沈知鹤出去。

沈知鹤瞧着她的模样,心情好转了些,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夫人受欺负了。”莺儿喃喃低声。

沈知鹤不禁失笑。

莺儿是从小跟着自己的侍婢,是母亲教养的,比自己还小了一岁。

“我没有受欺负,多大了还哭鼻子。”沈知鹤轻轻打趣了她两句,莺儿才重新展露笑颜。

走到外阁,只见孟靖怀背手站在那里,沈知鹤收了笑,稳步上前,两人向外走去,只是沈知鹤在距他半步之后。

妻不可与夫一般并行,这句话教导嬷嬷可教得清楚。

绕过边角角镂玉雕琼的长廊,直通正房里殿外,殿内整整齐齐地站着两排媵侍,个个都屏气凝神,低头不语。

看来这孟老夫人不是一般地讲规矩。

嫁来前,沈知鹤就听人说过,孟老将军出身寒微,是靠自己双手打下的官职,如今虽被夺了兵权,可帝却仍重任于孟靖怀,而孟老夫人则是出身名门,是正统人家的娇女。

这样想着,沈知鹤已站定在殿内,她守着规矩垂眸没有看堂上二人,直到孟靖怀见了礼,她才跟着行礼,抬起头。

孟老将军颔首,多年征战的气势即使穿着便服也没有消退半分,不怒自威,而一旁的孟老夫人则是手握佛珠,凝眉瞧她。

沈知鹤心一紧。

婆子端上两杯茶,孟靖怀屈身敬上,孟老夫人看着他,眉目间总算露了丝笑意,轻呷一口,婆子在一旁说了几句吉祥话,也就过了。

到沈知鹤,她端起媵侍沏来的茶,是滚烫的,可面上不显分毫,她上身微微鞠躬,垂眸恭敬道:“儿媳敬上。”

孟老将军嗯了一声,接过茶饮下,没有说什么,沈知鹤松了口气,重复之前的动作,却在下一刻感觉指尖一痛。

啪。

上好的白瓷杯碎裂在地,落地声是那么的清脆,滚烫的茶水尽数洒在沈知鹤手上,迅速红肿起来。

新儿媳敬茶时故意打翻茶杯,这是旁人看到的结果。

“我孟家,当真是娶了个好儿媳。”座上孟老夫人嗤笑一声,看着跪在地上的沈知鹤,声响响,“这茶,不喝也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