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贵女谋

更新时间:2020-05-23 10:00:20

贵女谋

贵女谋 十七 著

连载中 言锦以萧止苏

新书推荐,《贵女谋》由十七所编写的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主角言锦以萧止苏,书中主要讲述了:人都说当朝唯一的女大将军易昭靖居功自傲,手握兵权,胆大妄为,府内养了十几个面首不说,放眼建京无人敢惹,好在多行不义必自毙,终于死在了贤王剑下。只是易昭靖死后大家才发现,欢喜之人不敢露,忧愁之人不敢言。...

精彩章节试读:

“在说什么?”话落,一个身穿浅青色布衣,身段娇小的女人含笑走了进来,冲着言锦以福了福身子“四小姐。”

言锦以看着这个脸色苍白的女人,挑眉,没答话,而是看向青娘。倒是青娘见了来人,脸上的笑容更深“孙姨娘来了!快来坐!”

孙姨娘见了青娘神情更加开怀“没想到青娘姐姐又到了四小姐身旁,若夫人有知一定会很开心的。”

言锦以在一旁看着,似乎也看出了些门道,怕是当年言夫人看中的便是这个人,看着与青娘的热络程度,应该是极好的关系了。

“锦以见过姨娘。”言锦以也福身回了礼。

“姑娘快别多礼。”孙姨娘看着言锦以微微红了眼框“都已经长这么大了,当年你母亲走的时候托我好好照顾你,是我没用,没能护住你。”

“没事,都过去了。”言锦以笑着,让孙姨娘坐下,看她脸色苍白的样子就知道,这些年,估计她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吧!

“就是,姨娘切莫在说些这样的话,现在姑娘好了,老爷也会常常踏足后院,单凭一个钱氏,也不会翻起怎样的风浪的。”

孙姨娘浅笑着点头,眼中的焦虑没有丝毫松减,言锦以自然知道这虑从何而来,毕竟言书瑶已经指婚二皇子,钱氏被抬正也不过是迟早的问题。

“莫要悲春伤秋了,还不如将眼前事办好,我们现在不是挺好的吗,以后也一定会更好的。”即便是不好,她也要给她闯出一个好来!言锦以看着青娘“我们的东西收拾好了?”

“瞧我,竟然还忘记了正事!”孙姨娘站起身来,走到屋内,看着躺在床上的从霜,叹道“这个从霜,是个好的!”

言锦以对于从霜也是有所感叹的,她和飞双一样,有一颗护主的心,可惜她的主被她......

“姨娘,东西女婢已经收拾好了,再找几个婆子抬着从霜一起过去就行。”

孙姨娘转过身,点头笑道“这我想到了,特意带了几个粗使婆子。”

青娘也笑,帮着几个婆子将人搬到了一块宽木板上,木板上还放了一床软被。众婆子将人抬起时,言锦以在一旁不紧不慢的说道“我们家从霜伤的重,你们可要好好抬,抬得好每个人都有赏,若是不好,从霜身上的伤你们每个人都要来一遍,然后扔出府去。”

几个婆子看着言锦以的眼神,竟然从心底冒出一股寒意,齐齐俯身称是。

孙姨娘在前面带着路,言锦以跟在她后面,再后边便是抬着从霜的几个婆子,诗锦园离原来的言锦以住的地方不是很远,穿过府中的小花园和一个长廊便是。刚入府园就看见远远而来的言秋涵,身后只跟着两个丫鬟。行至跟前时,孙姨娘笑着行了礼,“二姑娘是要去何处?”

“哪也不去,只是在园子里逛逛。”

“那就不打扰二姑娘的雅兴了。”孙姨娘也不恼,依旧微笑告辞。

言秋涵冷哼一声,昂着头越过众人去。众人才浩浩荡荡的启程。

“小心!”身后青娘一声惊呼,言锦以向后望去,只见一个婆子被撞到在地,幸好青娘眼疾手快,接住了担子,不然从霜必定再受重创。

“你这婆子,走路不看路吗?竟然敢往本小姐身上撞。”言秋涵见从霜竟然被接住了,眼中闪过一丝戾气。“来人,给我打!”

“住手!”言锦以上前,站在言秋涵对面,“妹妹这就不对了,这个婆子手里抬着病人,本就走的小心翼翼,妹妹不避着点,这么宽的路,倒是自己往上撞去,难不成是故意的?”

“言锦以!你说什么?”言秋涵看着面前这个人,虽然还是穿着那一声粗布衣裳,但身上的气势却突然让人害怕。尤其看着那个明明笑眯眯却泛着冷气的眸子,言书瑶突然就想起了昨天母亲和姐姐竟然没在这个女人手中讨到好处,不由得心生退缩。

“二姐姐还想说什么?”言锦以也不急,静静的等着眼前人的下文。

“哼!算了,本小姐不和一个婆子一般计较。”

“二姐姐大度!”言锦以笑眯眯的,身上的气势徒然一收,似乎又成了那个软弱可欺的言锦以。

言秋涵瞪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孙姨娘送了一口气,“好了都别愣着了,赶紧去诗锦园收拾收拾。

“是!”身后的丫鬟婆子轻声应道。

众人才走了没几步,身后的言秋涵又嚎叫了一声。孙姨娘皱眉向后看去,言秋涵竟然摔了一个狗啃屎,她身后的两个丫鬟手忙脚乱的扶人。

言锦以对孙姨娘说道“姨娘,你先抬人走着。”又顿了顿“从霜放我屋。”

孙姨娘微愣,眼底闪着笑意,点了点头,也没管后面的人,继续向诗锦园走去。

“现在我相信刚刚二姐姐是无心之失了,毕竟好好的一条大路,你也能走成这样,也是实属不易了!”

“言锦以!你......”言秋涵推开身边的人,气呼呼的向言锦以走来。

“看来二姐姐没有什么大碍嘛。那锦以也无需担心了,先走了。”言锦以施施然转身,似乎像是想到什么,又转身回来“二姐姐,我看你还是多学学礼仪吧!这么平坦的路你竟然也能走趴下,你要是跟着大姐姐出门,会被比下去的,毕竟大姐姐可是建京的第一才女呢!”

“你!”言秋涵在身后气的直跺脚,见言锦以走远才恨恨的转身离去。

言锦以拍了拍刚刚抓石子留在手中的尘土,微微笑着,她这个人吧,没什么特点,就是记仇,人若来犯一尺,必还其一丈。

孙姨娘进园没多久,言锦以便跟了上来,一进园就被眼前的景象惊住,诗锦园是极大的,她没想到一个言明远在十七年前就能买下这样大的一座宅子。进了拱门门入眼便是一片兰花园,园中一隅还种了一片小竹林,虽然已经出现凋败的迹象,但一点也不妨碍从中体会出房主人的温雅。围着房子还有一溜特制的花盆,不少花盆只剩了一盆土了。

孙姨娘和青娘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一抹怀念。

言锦以走到石桌旁坐下,石桌上并没有很多灰尘。

“这个地方有专人看护,后院没人敢踏足一步。”孙姨娘看着熟悉的一草一木,心中五味杂陈,遥想起当年的事,只是轻轻叹息一声,起身告辞

“从霜已经安置在房内,屋内所有的东西都是夫人在时的模样,也不需要打扫,今夜还请青娘受累打理照顾,明天我会带几个丫鬟来供姑娘挑选。”

“那辛苦孙姨娘了!”言锦以笑着,逆着光的脸上满是柔色,看的孙姨娘愣住了神,但是没多久就反应过来。

“那妾身就告退了!”

言锦以看着孙姨娘的眼中雾蒙蒙的,有些不知所以的看向身边的青娘。

“我去送送。”青娘安慰的看了言锦以一眼,跟在孙姨娘身后,转脚便走到了园门口“姨娘不要这样,会吓到小姐,现在小姐好了,以后一定会更好的,这些年我们终归是愧对夫人的,好不容易有了机会......”

“青娘姐姐不必多说,我知道,以后无论怎么样我都会好好护住小姐的。”刚刚还雾蒙蒙的眸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凝结成了珠,顺着白皙的脸颊缓缓流下,孙姨娘赶紧拿帕子擦了“你瞧我,聊天就聊天,说这些总多出些伤怀的感情。”

青娘笑着推她“年轻时就这样,行了快去吧,改日带三小姐来玩,切记,那个人无需再让着了。”

孙姨娘微愣,随即笑出声来,“我可没有咱夫人那样的好脾性。”

说罢,便头也不回的匆匆离去。

三月的天说到底还是冷的,前几天下了一场雨,这几日天气都是阴沉沉的,只有中午的时候这天才会出点太阳,却也不是很暖和。此时已经接近傍晚,屋里只有她和青娘从霜三人,这房子虽时时有人打扫着,终归是没有人气,整个房间透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该交孙姨娘送些碳来烧烧的,房间总归是冷了些。”青娘一边检查这屋内,一边说道。

“从霜,冷吗?”言锦以走到从霜身边,从霜药效过了,脑袋清醒了点,又因着才受了伤,体抗力不比常人,也不知是心里作用还是真冷,此时已经微微发抖了。从霜看着自家小姐,眼眶微热“我没事小姐。”

“我还是去要点吧!”青娘看着从霜的样子,也有点心疼。话音刚落,外面便响起一道女声

“青姨在吗?”

青娘开门出去,看着一个身着藕荷色薄布袄的丫头在外面站着,年纪不大,一双圆圆的眼睛水润润的转着,手里拖着一个布包,见青娘开门出来就咧开嘴甜甜的笑着“请问是青姨吗?我是三姑娘身边的阿元,我们姨娘让我来送点碳,暖暖屋子。”

“你来的可真是时候,我正巧要去拿点呢,你就来了!”青娘上前一步接过碳“要进来坐会儿吗?”

“不了,天不早了,小姐还在房里等着我呢!”女孩圆圆的眼睛弯弯的笑着,让人一看就生出了亲近之感。

青娘目送着丫头走远,关上门“真是要什么来什么!”

“是啊!”言锦以心里也有点高兴,扶着从霜的背道“一会儿就不冷了!”

从霜埋着脸点了点头,悄悄用手指抹去眼角的泪水。

青娘看着两人的模样,笑道“你们在那里说什么悄悄话呢!我一会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顺便把从霜的药端来。”

“好!你快去吧!”言锦以笑眯眯的目送人离开。原本就有些恹恹的从霜又昏睡过去。言锦以替她掖了掖被子走进里屋

“竟然知道来这里!今天怎么这么早来了?”言锦以靠在铺好的床榻上,有些困得不想说话。

“我回去就查了言家。”说完顿了顿,言锦以知道,这事要说正事了。

“今天又死了一个!”楚航的声音低沉,冷冷淡淡的口气要不是她早就已经习惯了肯定要被他冻着。

“这回,又是谁?”言锦以正了正神色,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来人。

“右都候,郑远。”楚航眸色暗了暗,言锦以说的没错,这京城是要起风了!

小说《贵女谋》 第五章 建京风起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