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小阁老

更新时间:2020-07-31 10:18:25

小阁老

小阁老 三戒大师 著

连载中 赵昊赵守正

主角是赵昊赵守正的书名叫《小阁老》,本小说的作者是三戒大师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站在你面前的是: 大明王朝的守护者,万历皇帝的亲密战友,内阁首辅的好儿子,十六、十七世纪全球首富。 控制吏部三十年的幕后黑手,宗藩制度的掘墓人,东林党口中的严世藩第二,张居正高呼不可战胜。 海瑞的知己...

精彩章节试读:

赵守正痛痛快快交出财权,让赵昊颇为吃惊。

可让他更吃惊的还在后头……

当赵守正将装有两人全部家财的荷包,郑重无比的交到赵昊手里,他只觉轻飘飘没有什么份量。

赵昊心中咯噔一声,打开荷包一看,只见里头只剩二两碎银子了。

“钱呢?!”赵昊难以控制的提高了声调。

“都在这儿了啊……”赵守正有些心虚的,向赵昊展示自己的袖筒。“没藏一文私房钱。”

“父亲不要转移话题。”赵昊捏着手里的二两银子,不依不饶的追问道:“原先你有八两五钱银子,我又问大伯要了五两,所以咱们应该有足足十三两半。”

十三两半虽然不多,但在赵昊看来,父子俩省着点花,捱一年不成问题。

“租房用了四两,买被褥用具花了二两,买吃的花了半两。”赵守正掐着指头一笔笔报账。

“不是说这些酒菜一共四钱吗?”赵昊可不是好糊弄的。

“为父没要找零……”赵守正有些羞赧的低头看向地面。

“咱都穷成这逼样了,你还给小费?”赵昊一阵气急败坏,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措辞。

赵守正虽然搞不懂‘小费’是什么,但约莫应该是打赏的意思。便讪讪笑道:“习惯成自然了……”

“那还有五两呢?”赵昊哭笑不得的问道。

“呃,是这样。”便听赵守正解释道:“在保泰街上,恰好遇到了同窗,求我周济二两。可二两散碎银子,如何拿得出手?便将汝大伯给的那锭元宝,借给了同窗。”

“……”赵昊眼前一黑,哭笑不得。但想到木已成舟,多说无益,只好无力的摆摆手道:“以后还是紧着点吧。”

赵守正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便喃喃道:“所谓穷则独善其身。大不了,为父以后不借人钱了……”

“那也不必,”赵昊摆摆手,勉强笑道:“父亲只是这几日先省着点。放心,咱们家不会穷太久的,我一定能想到来钱的法子。”

赵昊有这个自信。他就不信,自己多了这四百多年的见识,就能捞不着钱?

赵守正却不知道赵昊有这个自信,他自觉犯了错,这一晚上乖得很,竟破天荒的主动收拾起碗筷……

当然,打碎几个碗是难免的。

一夜无话。

第二天,父子俩睡到天光大亮,起床稍事梳洗,赵昊便进了厨房,准备生火热热昨晚的剩饭。

但看着黑黢黢张着大嘴的灶台,他却无从下手。连火都点不着人,怎么可能会烧灶呢?

赵昊正挠头间,赵守正也走进来。

“我儿为何发呆?”

“不会烧灶……”赵昊如实答道。

“这有何难,且看为父小试牛刀。”赵守正又是得意一笑,准备像昨晚那样再露一手。

赵昊马上让开,瞪大眼紧盯着赵守正的一举一动,想要学习一下烧灶的核心技术。

片刻之后,小小的伙房中浓烟滚滚,父子俩灰头土脸的逃到天井里,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咳嗽连连。

“原来父亲也不会啊……”赵昊拿着毛巾擦脸,心情却毫无波动。他在赵二爷的磨砺下,愈发佛系了。

“我看你大伯烧过几回,没想到其中还有些深奥的门道。”赵守正的脸上灰一片黑一块,愈发显得刚刷好的牙齿光洁如贝。“非知之艰,行之惟艰。古人诚不欺我。”

过一会儿,他又感叹道:“看来你大伯还是很强的。”

赵昊翻翻白眼,懒得吐槽。

眼看一时半会儿是生不起火了,他收拾好自己,便出门道:“我去街上买早点吧。”

“我要喝鸭血粉丝,吃南煎丸子……”赵守正马上点餐道。

“美得你……”赵昊撇撇嘴,不理会赵二爷的要求。“有什么吃什么吧。”

昨日上街买笤帚时,赵昊瞥见个早点摊子的招牌,挂在不远处的桥头上。

出来一看,那桥头上果然撑起了粗布拉成的棚子,棚子下白气腾腾,十分热闹。

赵昊寻着香气走过去,见摊子不大,只有四张矮脚方桌。这会儿时候已经不早了,稀稀拉拉几个食客坐在那吃早饭。

棚子另一边支着两口锅,那口大点的锅上,座着三摞高高的笼屉,另一口小一点的锅里滚着油。四十多岁,头发花白的摊主,正持着长长的筷子,熟练的炸着油端子。

这是一直传到四百年后的美食,赵昊当年念书时,没少吃过这玩意儿。他闭目嗅一口那葱花萝卜丝饼,被滚油激出的独特香味,不由深深陶醉。

真好,还是内味儿。

‘噗嗤’一声少女的轻笑,打断了赵昊跨越时空的回味。

他睁眼一看,只见发笑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那女孩有着江南女子常见的白皙皮肤,面颊带着健康的红润,还有点可爱的婴儿肥,就像她手中端着的那盘微微透亮的小笼汤包一样。

“看什么看?”

见赵昊毫不客气的打量自己,少女板起脸来,可她睫毛长长的,眼睛大大的,即使嘟着嘴,也看不到一点凶相。

“呃,看有什么好吃的。”赵昊心说,明明是你笑我在先。

“还以为你光闻味就饱了呢。”少女想起他方才的痴样,忍不住咯咯笑起来。

她一笑起来,两眼眯成月牙,让人感觉多糟糕的心情,都会一下子放晴。

“巧巧,不要欺负人家。”一个头裹棉巾的妇人,一边跟食客会账,一边嗔怪女儿不要吓跑了客人。“这位小哥快里面坐……”

“可以打包带走吗?”赵昊问道。

“当然可以。”送完小笼包的少女去而复返,脆生生的如数家珍。“有小笼汤包、菜包馒头、鸭油酥饼、油端子、油果子,还有白粥、鸭血粉丝、豆腐脑,还有鸡蛋,咸鸭蛋……”

赵昊没想到,这连店面都没有的摊子,早点的样数居然还挺全乎。

他略一沉吟,便道:“两笼包子,两碗鸭血粉丝。”

“一共十文钱。”少女将包子装进了纸袋,又看着赵昊道:“你的碗呢?”

“没带。”赵昊两手一摊,他还不习惯点外卖要自备餐具。

“这次就算了。”少女却没为难他,将两大碗鸭血粉丝折进一个白瓷汤盆中。“记得送回来,下次记得自己带碗。”

“多谢。”赵昊便客气的付了钱,一手拎着包子,一手托着汤盆,转身小心翼翼往家去了。

看着他托塔天王似的背影,那叫巧巧的少女,又是一阵忍俊不禁。

不一会儿,赵昊进了小巷,就看到昨日那刀疤壮汉,提了一柄寒光闪闪的菜刀,冲进了自家院子……

赵昊吓得一哆嗦,手一滑,汤盆摔落在地。

小说《小阁老》 第十五章 证明这不是和尚文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