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侯府夫人桀骜难驯

更新时间:2020-08-01 13:50:56

侯府夫人桀骜难驯

侯府夫人桀骜难驯 紫色琉璃花 著

连载中 莫未央沈墨

小说主角是莫未央沈墨的小说叫《侯府夫人桀骜难驯》,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紫色琉璃花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外人眼中,她不择手段嫁给尊贵的侯爷。新婚之夜,陌生男人出现房中。她是骄傲的名门小姐,一夕之间成了人人喊打的贱妇。神秘大人物现身,救她于水深火热。“该怎么报答本王?”“当然是以身相许咯。”...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睚眦必报

一个两个三个......几名黑衣人相继倒地。

只剩下最后一人面露惊恐地看着莫未央那邪魅可怕的气息,再也不顾什么的跪在地上,磕着头期期艾艾求饶,“别杀我,女侠饶命,有人花了二十金让我们买你的命,我只知道好像是尚书府的人,具体是谁,我真的不知道,求你放了我吧!”

正要持剑将他解决掉的莫未央放下手中的剑,目光朝下,果真见他哆嗦的从怀中一叠银票,那上面有莫府字样。

莫未央嘴角流露一抹淡笑,那黑衣人见她这样笑便又浑身打着哆嗦,因为她的笑实在太过阴晴不定,别的一言不合就杀了他。

好在莫未央也没有想象中的诡异,她不多说什么,走过去,把吓得半死的杀手直接提起来,丢到马车座上,让他赶马车。刚才她的车夫被杀了,刚好这名杀手能用上派场。

至于那叠钞票,她毫不犹豫的揣在了怀里。原本是用来买凶来杀她的钱,这会却成了她的发财钱了。

直到马车咕噜咕噜的继续上路后,幽静的林间这才走出两个人,俨然是那晚的沈墨以及他的暗卫流年。

见着自家主子盯着马车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流年上前从那死尸身上取下毒针,小心包好。

刚回到沈墨身边,便见他又大步离去,流年只得跟上,这一跟便来到了莫府。

眼睁睁见着主子飞起坐在了人家房顶上,流年心里嘀咕着自家主子又做了梁上君子,这般想着,他也只得翻身上房。

莫未央刚回到府中没多久,就见到莫府后院着了火,熊熊火光,滔天而起。

莫未央心满意足的拍拍手,靠着门口的一棵树上盯着眼前自己的杰作。

李氏被两嬷嬷搀着跑出来,一出门就见到了眉眼弯弯的莫未央。

李氏气不打一处,抬手指着莫未央,“你......”字说了半天,还没等吐出第二个字,便眼睛一翻,头歪向一边晕了过去。

底下人仰马翻,场面十分混乱。

这上方,流年看见自家主子修长的手燃了一块火石,从房顶扔了下去,火势一触即发。

随后,流年又从沈墨面上看见了一丝笑容,那弧度就和下面莫未央适才笑的一模一样。

“越来越有趣了,还真是睚眦必报。”

就这样流年又稀里糊涂的接到了一个命令,去调查莫府大小姐,现今的宁远候夫人莫未央。

二人又身轻如燕的暗中护送了莫未央回宁远侯府,这才离去。

而这一切,莫未央都浑然不知,她只知道自己当晚心情大好的多吃了一碗饭。

只是半夜高烧不退,一连几日,整个人都昏昏沉沉。

睡得稀里糊涂中,她微微睁开眼睛,不时看到大夫进进出出,对着自己摇了摇头。

忽梦忽醒间,她依稀听见什么风寒入体,保养不当,气血不足,精力透支的话。

用她自己总结,便是身子受了重伤,没等好好调养,又着了风寒,现下病情来势匆匆,不容乐观。

偶尔有些苦涩的药被灌入口中,涩的人头皮发麻,但她却连一点拒绝的力气都没有,只得任人摆弄。

耳边经常能听到顾清城叱喝下奴的声音,她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又要在死一次了。

渐渐的,她能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更多时候都是浑浑噩噩,不知今夕何夕。

宁远侯府的上空这些天仿佛一直有阴云笼罩,府内人心惶惶,胆战心惊。

没人敢大声说话,到了晚间更是门都不敢出,生怕走路的声音扰着养病的夫人。

因此,倒是给了一人方便。

夜色中,那人顺利的翻墙而入,一从窗口进来,借着月光能看见莫未央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的身影。定睛看清,那眉目间哪里还有昔日耀眼明媚的光芒。

沈墨皱着眉走过去,靠在床边轻轻的将人扶起,她的身体太过薄弱了,让他不仅怀疑,这真是自己认识的那个身上大放异彩的少女么?

他拿出金针,先封住她几个大穴,在暗暗运气,游走她的周身经脉。

运气入体,对二人都极其危险,稍有不慎,便会爆体而亡。

这些日子尽管有人想到这个办法,却也无人敢实施。

约莫一炷香过后,二人已经大汗淋漓,沈墨更是一点不敢分神,生怕前功尽弃,毁于一旦。

一个时辰后,沈墨安置好莫未央,提气翻身而出,落地的一瞬,整个人往前一倒。

幸有流年搀扶,才免于摔倒。他堪堪站稳后,一股鲜血涌出,喷洒一地。

皎洁月光洒落青砖石瓦上,映出沈墨的面孔青白的吓人。

流年神情一变,正要开口询问他如何,沈墨便微微摇摇头,示意流年莫要多问,径直起身离去。

这些日子他细细查过莫未央的背景,方知她这样伶俐迅捷的性子下,过的竟是那般的日子。

又乍听闻她缠绵病榻,不知怎的便踱步到了宁远侯府外。

这一夜,莫未央难得睡了个好觉,第二日一早,便觉神清气爽,周身有着说不出的畅快。

模模糊糊间,她总觉的昨晚发生了什么,但仔细思索,却又一无所获。

“夫人,您可吓死奴婢了,倘若您真有个好歹,您让奴婢可怎么办?”顾清城派来照顾莫未央的一个小丫鬟是真的吓到,因为莫未央一个万一不好的话,侯爷会拿她试问。

莫未央摇了摇头,安慰一番后,脑中不自觉想到了之前用自己薄弱的身体护着她的丫鬟佩秋。也不知道她的病情怎么样了?那时她报仇心切,只花钱把她交给别人照理,这里也没个电话让她打过去询问什么的。

莫未央想着心事半天,忽地就想起了顾清城这么个人来,她暗自疑惑,他跑哪里去了?自己病了的这些天里,他都伴在身侧,怎的如今自己好了,反而不见了人影?

“夫人,侯爷他…他,进宫了。”

做为侯爷,入宫本是平常事,如何要这般欲言又止,在莫未央再三逼问下,那名叫小红的丫鬟才......

小说《侯府夫人桀骜难驯》 第4章 睚眦必报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