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大宋安国侯

更新时间:2020-08-03 15:20:53

大宋安国侯

大宋安国侯 鸦杀尽斩生 著

连载中 徐杀生慕容飞花

主角叫徐杀生慕容飞花的小说叫做《大宋安国侯》,是作者鸦杀尽斩生所编写的武侠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仙道自后唐没落,武道由此在宋时兴起。少年书生,徐杀生生于乡野,遇魔教妖女慕容飞花,拜为师姊,后闭关三年,下山后独闯江湖,在铸剑山庄勇夺巨阙剑,又统一江南丐帮,成为江湖上极盛一时的风头人物,自此各类人物...

精彩章节试读:

“方才老夫所言,除出身来历,句句属实,如若老夫有害人之心,单凭老夫的草乌烟,今日你们三人恐怕走不出这间宅院。”

老者语气愈来愈傲,颇有龙困浅滩之意。

“只要你们放了小女,自行离去,那我们便不再追究。”

”否则,我墨家弟子成千上万,隐于民间,墨家黑墨追杀令一出,任你是王侯豪侠,都必死无疑。”

“是吗?好久没人敢同我这般说话了。”

慕容飞花语气一凝,面色不喜,剑锋向前递了一分,便见白衣女子的羊脂脖颈上渗出一滴血珠。

“别,别。”

老者方才蓄起的气势荡然无存,忙急声叫道。

“我说,我说,只要你放了小女,老夫便告诉你一切。”

“爹爹,不要管我,快杀了这恶女人。”

白衣女子饶是脖颈有三尺青锋,却也不愿自家爹爹受此威胁。

老者为了自己的小女,终于服软了,断断续续讲出了他们的身世。

墨家始自春秋,至战国七雄争霸达到顶峰,墨子死后,墨家分为三大派别,分别为相里氏之墨,相夫氏之墨和邓陵氏之墨,分别以谈辩,从事,说书为长。

墨老头属从事一支,在秦汉之后又一分为二,一者转为游侠,劫富济贫,除恶扬善,一者,专攻墨家机关术,以木匠手艺人的身份隐于民间。

每逢王朝寿终之时,天下烽烟四起,墨家弟子便会投奔自己选定的天命之人,为其建造攻城器械和军中兵器,推动天下重新一统。

至于他们为何躲避在此,皆因川蜀太守李神奴起事兵败所致。

墨老头原本居住在川蜀一带,自李神奴揭竿而起之后,墨老头便带着二子一女去往南陵城毛遂自荐,为李神奴建造攻城器械,穿云梯和床弩。

随后助李神奴攻城掠地,曾在三日之内连下五城,随后占领大半个巴蜀,立大蜀国,李神奴自称蜀神宗。

而后大蜀国久攻天蜀巨城,十日不下,墨老头献策可建巢车,攻取天蜀城。

不料巢车还未曾建成,朝廷五路大军便已杀到,大蜀国大将独孤未雨叛出大蜀国,与朝廷大军前后夹击,李神奴兵败,由亲卫守护,遁入深山,不知所踪。

兵败如山倒,短短不过四五日,大蜀国便四分五裂,残孽很快被朝廷剿灭,墨家三人借着还未成型的巢车进乌江,才得以逃生,后一路向东南,来到孝泉县。

此地民风淳朴,又处深山,消息不通,正巧听说了此处鬼宅,心道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吴员外虽靠鬼宅蒙骗外人,但却并不知个中内情。

原来以前每次有人住进鬼宅时,吴府里的家丁都要偷偷潜入园中,装神弄鬼,吓退买宅的人。

自墨家三人来到后,无意间得知了吴府的把戏,三个月前,一家胆大的豪富来此买宅,差点将吴府的诡计识破,最后还是墨老头三人在戏园里唱鬼戏,才将那家人吓跑。

后因不放心吴府家丁,干脆在有人住进鬼宅时,用毒烟将吴府家丁迷晕,自己三人唱鬼戏吓人。

吴府家丁不明真相,每次进园都是眼前一黑,糊里糊涂在院中枯睡一夜,醒来时,买宅的人保准已经离开,他们乐的领赏,也不去管顾是否真鬼怪现身唬人,后来干脆便不来了,串通一气,将吴员外蒙在鼓里。

听罢墨老头所言,慕容飞花忽然有了主意,一指点在白衣女子神封穴上,对方猝不及防,面露惊愕之色,转眼便面容扭曲,痛苦难当,墨老头也急了,怒道:

“你对她做了什么?”

“不过一丝青冥真气罢了,要救你女儿,便要跟着我们,不然她活不过三年。”

慕容飞花淡淡地道。

“你这恶女人,快把解药给我们?”

另一个年轻男人举着手里的诸葛连弩,对准慕容飞花,怒道。

“恶女人,呵呵。”

“我慕容飞花杀人,全凭喜好,今天只是我心情好,放你们一马。”

“再有下一次,便不是这般结果了。”

“你,你,你是潜龙教的余孽,慕容女魔!”

老者大惊失色,指着慕容飞花颤抖道。

慕容飞花的恶名,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此真气无药可解,除非你们跟着他,等他的心法练到第三层时,便能化解那一丝青冥真气,不然她活不过三年。

“还有,以后这倩女离魂还是别唱了,人鬼终究殊途,人死,便是天堑难渡。”

慕容飞花没有理会对方震惊的模样,话罢,便离开了。

徐杀生立在一旁,不知所措,慕容飞花竟这样放过三人,且不说对方是正是邪,唱鬼戏吓人,单单凭他们助李神奴造反,就是死罪,绝不应该如此轻易放过他们。

不过慕容飞花决定的事,任何人都难以更改,无奈,徐杀生只能随其回屋。

墨家三人受制于人,环卫着白衣女子,皆面容铁青,对慕容飞花离去的背影怒目而视,却又不敢妄动。

一夜无话。

清晨金乌初升,已在院墙在酣睡一夜的吴家家丁终于苏醒,身上皆是露水,寒意逼人,与往常不同的是,今日他们身旁站着一大一小两人。

其中身形较小的少年,负手在后,朗声道:

“回去告诉吴员外,此园已归我所有,有契为证,再莫要打什么歪主意。”

“不然,下次就不是让你们昏睡一夜了。”

“你们,你们是人是鬼?”

其中一个猥琐家丁,磕磕绊绊问道。

“嘿嘿,你说呢?”

徐杀生嘿然一笑,藏在背后的手露了出来,将昨夜白衣女人所御使骷髅傀儡的头颅扔在对方怀里。

“妈呀,鬼啊。”

接住骷髅的家丁大叫一声,骨碌起身,朝着鬼宅的后门跑去,其余两个家丁也皆胆寒双双逃了。

原来这鬼宅有一处极隐蔽的后门,直通城外的寒山潭。

“希望吴员外能收手,不然,慕容师姊恐怕要杀人了。”

瞧着三个家丁狼狈逃去的模样,徐杀生低声道,他知晓慕容飞花性情,随心所欲,善恶不分,杀人如屠狗尔。

吴府,正堂。

“什么,他们竟然不怕?”

吴员外凝声问道。

“据陈大说,那三个外乡人对他们装神弄鬼非但不怕,反而不知从哪里寻来一个骷髅,扔在江三的怀里,江三被吓破了胆,叫他也不应,现已送回家去了。”

黄管家回道。

“去城外两棵松寻熊老灰,让他去一趟,解决了那三个外乡人,将地契拿回来,赏银二十两。”

“记住,此事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如果教古县令发觉了,老夫的铺子恐怕又要少一间了。”

“老爷,此路恐怕不通了。”

黄管家将城外两棵松三贼被杀,松树上刻字的事与吴员外讲了。

“熊老灰他们被路过的强人杀了,那强人还在松树上刻了八个大字,贼人害命,替天行道。”

“该死的强人!该死的外乡人!”

吴员外猛地挥手,桐木八仙桌上的茶水摔在地上,碎了一地。

“都行道到我吴文禄的头上了,又少了一处银子的进项。”

“你去古县令的府上,告诉他,熊老灰已死,以后每月的孝敬解除三成。”

“知道了,老爷,那鬼宅里的三个外乡人如何解决?”

黄管家点头应承,又问。

“这个我自有办法,别怪我吴文禄心狠,只怨你们撞在这当口惹我。”

“既然他们想要这处鬼宅,那便作个野鬼罢。”

吴文禄阴冷一笑,道。

小说《大宋安国侯》 第十五章 三年之期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