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

更新时间:2019-03-14 16:02:25

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

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 色迷心窍 著

连载中 刘歌杜宇飞 冤家科幻惊悚悬疑灵异

独家完整版小说《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是色迷心窍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歌杜宇飞,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本是大家闺秀,却被他劫上山做了压寨夫人。结果洞房一过,官兵就杀了上来。他说是为了夫人能过好日子而投降,却又骂她只是一个悍匪之妻,比不上皇亲国戚的郡主......当个土匪老婆,就这么难吗?...

精彩章节试读:

等到下了车,才发现,原来沙漠的另一头还有这么风景秀丽的一面。

天是瓦蓝瓦蓝的,草地长得又乖巧又可爱,嫩绿嫩绿的,不远处还有一条腰带一样精致的河流,还有很多牛儿和马儿在吃草。

还有妇人在歌唱,一群群的孩子在玩耍。

如果不是大军回来的话,应该也不会卷起风沙吧。

刘歌看着这样的景色,顿时精神面貌都好了很多。杜宇飞放开了她身上的被子,有些尴尬。

刘歌不去笑他,只把他紧紧的抱在怀里。

然而黑脸骑着一头特别帅,浑身披着金色的大马走了过来。

刘歌吃了一惊:“黑脸!你做了驸马了!”

多罗气呼呼地一鞭子抽在马车上:“你说什么呢!”

杜宇飞忙把她护在怀里。

刘歌觉得没事儿,从他的怀里挣脱开来,嘿嘿一笑:“对不起郡主,我就是比喻一下,打个比方而已。”

曹岩也骑了一匹披着银色盔甲的大马走了过来,见到杜宇飞立即翻身下马,笑的一脸朴实厚道:“大哥。大嫂。”

刘歌不可置信的眨巴眨巴眼睛,说道:“你们能活着我都以为是奇迹了,没想到你们还立了大功的样子,快跟我仔细说说。”

然而这时候黑脸也翻下了吗,不好意思的只会傻笑,还是曹岩说:“先进去吧,大汗应该还在等我们。”

“哼,就是。”多罗骑在马上,自认为高人一等:“驾!”走在最前面:“你们还不快跟上!”

刘歌笑看了一眼杜宇飞:“你喜欢这样的郡主吗?”

杜宇飞的满眼只有她一个人:“不喜欢。”

刘歌笑了,笑跟着杜宇飞一起,穿过了静止的整个骑兵队伍,走到了最前面,入眼是错落不一的,但是能看出有一定规律的大大小小.帐.篷群。

他们一行人,十五个再加上多罗和她的几个随从,一起走向了其中最大最华丽的一个。

“父王!”多罗奔向一个坐在次位的长辫子满人,撒起娇来。

老王爷点点她可爱的小鼻子,宠溺着说:“哎,你已经是一军将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爱撒娇啊!”

一屋子的虬髯大汉笑了起来。

多罗俏皮地说:“我不管,我没有夫君的说,就只能对自己父王撒撒娇了!”

“这......”这时候大家才注意到,那一行几个人中居然有一个小个子是女扮男装,全都安静了下来。

杜宇飞立即带着众人行礼:“拜见大汗。”

“拜见大汗!”他身后的人全都照着他的样子给大汗行礼。

看他们折服的样子,大汗很满意,点点头:“你就是那个杜宇飞?”

“是啊是啊!干爹,你可要好好赏赐他呢!”多罗又蹦了过去,这时候杜宇飞一行人才知道,这个郡主,不仅仅有一个皇亲国戚的爹,还有个做大汗的干爹啊。

“是是是,好好好,你先坐下来,听我慢慢赏赐他们行不行啊?”大汗完全拿这个小丫头没有办法的样子,他有六十几个儿女,而老王爷却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骄横霸道,常常让他觉得头疼不已。

“那好吧,多罗不说话了,您说。”多罗也是有些分寸的,立即坐在了大汗的脚边,乖巧的闭上了嘴巴。

“你的黑脸和曹岩先锋,突入重围,直杀了那个叛徒,算是一等功,但是你却没有,我就算你做二等功吧。”

曹岩第一个不乐意了,上前几步,嚷到:“那不行大汗!要是没有我们大哥和嫂子,我们两个人连第一道关都走不过!你必须给我大哥一个特大头等功啊!”

黑脸比他慢了一步,体重也不像他那么轻快,往前迈两步,感觉地都在轻颤,在座所有人都为之汗颜:“大汗,我大哥才是一等一的人物,我们两头烂蒜算个屁啊!”

然而他言语里的勉强,不熟悉他的人看不出来,熟悉他的杜宇飞怎么可能会没有察觉。

大汗点点头,算是答应了,赏赐给了他们三个人一等功,还有千人千马千毛千金,其他人算作二等功。到了刘歌,大汗有些生气:“你一个女人,跟着凑什么热闹?”

这话说的不合时宜,蒋沈韩几个听了十分不开心。

多罗添油加醋到:“她是个军妓,是要随行的。”

杜宇飞眉头一凛,上前一步:“我与夫人天涯海角不能分离,只好扮作军妓如影随形,夫人对我情比金坚,还请大汗不要妄言。”

“你说我妄言!”不好,大汗生气了,连脚边的多罗都被一脚踢开,多罗知道自己说的过分了,赶紧话锋一转,把话聊到别处去。

杜宇飞几个退了出来。黑脸啐了一口:“憋气!”

“就是,”蒋沈韩也说。

杜宇飞回身瞪了他一眼,蒋沈韩赶紧闭了嘴巴。他们一行人四处奔波,终于在不同人那里,将所谓的人、马、羊、金子全都在天微微黑的时候领到了手。

却没有安排住处,几个人试探着去买别人家的帐篷,好不容易才在夜深之前安顿下来。

大家围坐在一起,全羊在火上烤着,心里却不甚痛快,都不吭声。

“大哥,不如我们回去吧!”蒋沈韩最是耿直,最受不了这种白眼的苦,第一个跳出来说出不满。

其他人能活到这个时候,也是各有本事,有本事的人就会有些傲气,再不济也会有些骨气,所以都不想留在这里寄人篱下,都在等杜宇飞做决定。

只是这时候,刘歌已经熬不住的睡着了,杜宇飞说话的声音特别的小:“还劳烦各位忍一忍,等我与科尔沁将军通信,还要等我夫人身子养好些。”

大家下意识的都去看了一眼另一边木板床上躺着的嫂子,没别的意思,就是有些心疼,都叹着气不再说话了。

只有蒋沈韩心直口快的说了一句:“哎,明明是立了大功,却连个,却连个帐篷都没有,我睡不着,我出去透透气。”

蒋沈韩第一个走出去了,然后很快曹岩成了第二个,黑脸成了不情不愿的第三个,之后大家都陆陆续续的走了出去,把帐篷留给杜宇飞和刘歌两个人。

杜宇飞却把帐篷里收拾了一下,也走了出去,躺在十几个人排成一排的末尾。

“大哥!”大家注意到杜宇飞,都喊了一声。

“你怎么也出来了?”躺在他身边的蒋沈韩,嘴里叼着一个不羁的野草,侧过脸去看他。

杜宇飞笑了:“突然想跟男人睡!”

蒋沈韩一愣,嘴里的野草掉了,惊讶的看着刘歌也走了出来,和他们一样躺在了草地上,对着草原上空密布的星星,脸上的笑容灿若星河。

“嫂子!”大家忙把身上的衣服裤子理了理,手忙脚乱的,甚是可爱。

蒋沈韩睁大眼睛问了一句:“您怎么也出来了?”

刘歌躺在杜宇飞身边,把他的一条胳膊扯过来做枕头:“突然想和一群男人睡。”

“咳...咳咳咳咳!”这一句话差点儿没把那群男人咳死。

杜宇飞转过半个脑袋:“夫人此话当真?”

刘歌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眼眸,赶紧否定:“当然是随便说说的啦。”

“呵呵。”蒋沈韩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小声跟躺在自己另一边的曹岩说:“曹岩,你虽然叫我一声哥,但是我知道你比我大,哎,你在家里是不是也有老婆啊?”

曹岩闭着眼睛,笑的无比得意:“嗯,还有一个六岁的儿子,和两个小女儿。”

“哇!”不只是蒋沈韩一个,就连没有哇出声的杜宇飞都好生羡慕。

在这群臭男人中,活成曹岩这样的,简直就是人生赢家啊有木有!

蒋沈韩嫉妒的又拔了一根野草咬在嘴里,避免自己把自己的后牙槽给咬碎:“哼,等我回到胡阳,我也要找个媳妇。”

“难哟!”曹岩感叹了一句。

蒋沈韩翻了一个白眼,差点儿气晕过去:“我也是铁铮铮的一个汉子好吗?我长得不好吗?”蒋沈韩整个人蹦了起来,站在刘歌对面:“嫂子你看看我,我长得除了比大哥差一点儿,难道不是这几个人当中最年轻,身手最好,最帅的吗?”

刘歌被他的样子逗笑,所有人都被他的臭不要脸逗笑。

“是,你最帅,你大哥都跟你比不了。”刘歌笑着说了一句,其他人跟着附和:“对对对,你最帅你最帅!哎呀没人跟你争,你快睡吧!愁死我了你可!”

就这样,战后的第一个晚上,大家凑合着一起睡了,还蛮开心的,之后的一个月里,大家陆陆续续搭起了四个帐篷,方便多了。

刘歌看见杜宇飞在读科尔沁反回来的信,把水送到他手边:“怎么样?将军怎么说?”

杜宇飞的整张脸永远都是风轻云淡的,完全看不出心里在想些什么,他接过刘歌送来的水,凑到嘴边,小喝了一口,反问:“夫人不喜欢这种天高云淡的草原生活吗?”

说实话,不太习惯。但是刘歌不敢说实话,她知道,爱情是需要一部分心机来精心保养的:“喜欢,只要有夫君的生活,刘歌都喜欢。”

猜你喜欢

  1. 冤家小说
  2. 科幻小说
  3. 惊悚悬疑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