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北王狂刀

更新时间:2020-09-11 13:37:11

北王狂刀

北王狂刀 无良道长 著

连载中 宁北苏清荷

《北王狂刀》是由作者无良道长最近创作的都市热血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北王狂刀》精彩节选:他本布衣,年十八,而封王!他名,宁北!十年北境塞外声,待宁北荣归故里,回京这日,他要杀三人……...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汴京才女,只知道他的未婚夫,被奶奶吹捧的很厉害很厉害,仿佛天下没人比得上他。

可苏清荷从没想到,宁北这么恐怖!

苏老太太又说:“让你嫁给他,是咱们苏家高攀了小北,说实话,要不是我还活着,小北是念情的人,他未必看得上你!”

“奶奶,哪有你这么埋汰自己孙女的!”苏清荷都快气哭了。

这话太扎心了!

就在汴京大学,简称汴大,建校史过百年,文学院的教学楼灯光亮起。

在二楼大教室,座位数百个。

在授课台上,一位气质上佳老师,齐耳短发中有也许白丝,抚了抚镜框,声音柔和,不断在授课。

可在她的课上,有学生在进进出出。

本身这就是导师不尊重。

可大家仿佛默许这种状况,在这位老师面前,全无半分尊重的意思,每一次随意进入,似乎都在践踏这位老师的尊严。

或许只因为她脾气好,是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

这件大教室,迎来一位布衣青年,从后门进来,深邃眼睛注视着授课台上的老师。

宁北手指轻颤,记忆中的秦蕙兰,到现在十三年未见,苍老了何止一分!

记忆中的母亲,秀发垂肩,可今天换成了齐耳短发。

特别是座下的轮椅,更是刺痛宁北的心。

若知母亲还活着,他宁北何至于今天才回汴京!

若是知道,十七岁封王那天,宁北就会回来!

现在宁北没打搅秦蕙兰,如同一个乖巧学生,静静听着课。

全场没人比宁北听得认真,听得仔细,一个字都没漏。

可在最后一排,三男一女都是正值青春年华的学生,一人端着一杯奶茶,在下面闲聊。

黑色运动服年轻人,懒散道:“这堂大课得俩小时,真是麻烦,你说秦瘸子累不累?”

“待会你问问她!”旁边皮肤黝黑的男子怂恿着。

唯一的女孩翻着白眼:“别闹,要不出去玩去?”

“我可不想被秦瘸子挂科,更没一个副校长老爹!”年轻人微微撇嘴。

大家都知道女孩的父亲,是汴大的李副校长,就算成绩一塌糊涂也能毕业。

年轻人嫌热脱掉黑色外套,懒散说:“听说秦瘸子家里背景很大,还出来这么辛苦工作干啥!”

“有啥背景啊,他老公是咱们校清洁工!”黝黑男子没好气说了句。

下一刻,女孩爆笑声,还有年轻人都没忍住。

笑声比授课台那边还大!

结果没人意外,仿佛大家都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

换成男教授,早就拍桌子骂人了!

四人谈笑间。

旁边传来淡然声音:“笑完了?”

“你谁啊,要你管!”年轻人一副不屑样子。

下一刻,宁北出手了。

速度极快,残影不绝。

嘭!

宁北握住年轻人的脖子,先是拎起,随后重重摁在在桌子上,桌子爆碎,年轻人身体撞击地板。

一声闷哼,整个教学楼都是一颤。

年轻人眼睛暴凸,满是血丝,开始大口咳血,似乎夹杂着内脏碎片。

这一击五脏受损,纵然不死,减寿三十年以上是肯定的。

后遗症让他一生别想提重物,成为病秧子,在床上整天喝药,便是他的下场!

四人在一旁喝奶茶谈笑风生,宁北管不到!

可他们一口一个秦瘸子,侮辱的是秦蕙兰,宁北王的母亲!

这便是找死!

宁北出手,不需要多余的理由,这一个便够了!

女孩愣了很久,继而尖叫道:“啊,杀人啦!”

不用这声尖叫,所有人目光聚焦过来。

宁北向授课台走去。

唯有秦蕙兰眼眶唰的通红,泪流两行,张开口失声很久,最终终于哭了出来:“北儿!”

一声呼唤,饱含十三年来的心酸思念。

母子分别十三年啊!

人生有多少个十三年,而且分别时,宁北才七岁!

一眨眼,今年满二十,错过了宁北成长。

秦蕙兰日夜担心宁北,可不敢联系他。

宁北步伐很稳,走上前,双膝下跪!

“妈!”宁北声音嘶哑。

秦蕙兰手忙脚乱:“北儿,快起来,不准跪……”

十三年未见,有太多的话堵在喉中,猛然间却无法倾诉。

这一幕让所有学生愣住,谁也没想到,秦蕙兰还有儿子,从没听说过,今天突然蹦出来。

最后排的女孩,尖叫道:“梁浩快没气了,那个谁,你闯大祸了!”

“北儿?”

秦蕙兰回过神,急忙说:“快回北境,到了那里,没人能动你,你三叔会护着你!”

“妈,没事的,爸还好吗?”宁北根本不理会外人。

秦蕙兰焦急担忧全在脸上:“你爸很好,谁让你回汴京的,宁家知道肯定不会放过你,现在立马走,回北境!”

“妈,你想想,若我没护身本事,三叔怎么可能放我回来。”

宁北推着轮椅,带秦蕙兰离开这吵闹地方。

秦蕙兰镇定下来,想想的确是这样,但还是心中担忧。

那个女孩声音尖锐刺耳:“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顿时,整个教室七八个男生蠢蠢欲动,结果被宁北回头一个眼神,吓得四肢冰寒无力。

一个眼神如同死神的注视!

宁北薄唇微动:“我要跑?简直是笑话!”

“记住,我姓宁,名北,我虽为布衣,但这个名字,经得起任何人去查!”

“我宁北王从未逃过,当年我十七岁立于北境,孤身一人面对虎狼外敌七十二万,未惧未逃,持北王刀,尽屠之!”

“那一战白骨成丘山,铸就我镇北王之名!”

……

宁北推着轮椅,离开整个教室。

留下面目呆滞的一群学生,硬生生无人敢拦宁北。

那女孩回过神,已经打了120,转身又打了报警电话。

刚回片区警务所的赵雷,座机响起,迅速接通:“您好,我是汴京新区警务室赵雷!”

“赵警官,杀人了!”女孩故意说的严重。

赵雷一惊:“什么地方,你别怕别着急,告诉我地点,凶手还在原地吗?我这就过去!”

“凶手向外走了,他说自己叫宁北!”女孩捂着手机低声叙述情况。

赵雷本能回应:“我这就赶去……等等,他叫什么,宁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