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六年后,她带球归来

更新时间:2020-09-12 09:58:31

六年后,她带球归来

六年后,她带球归来 可乐猫 著

连载中 温浅陆柏年

主角叫温浅陆柏年的小说是《六年后,她带球归来》,它的作者是可乐猫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渣男出轨,温浅被迫净身出户。六年后,她带球归来,男人将她抵在墙上:”孩子都有了,你确定还要跑么?“...

精彩章节试读:

二楼中最大的房间,曾经是温浅的卧房。

知道温浅喜欢钢琴,温妈妈还特地摆了架施坦威在房间的正中央。

可后来自余丽雅母女搬进来后,顾婉儿便吵嚷着搬到了温浅的房间,温浅则住在了一楼与地下室间最偏僻简陋的客房。那架施坦威,自然也归顾婉儿所有。

当时,温浅还热情地教顾婉儿弹钢琴,可教了一个月不到,她发现,她并不是真的喜欢钢琴。

那架昂贵的施坦威,也不过是她炫耀的工具。不到一年,便被她弄坏了。

路过曾经的房间,那架施坦威已经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家漂亮的白色三角钢琴。

温浅情不自禁地走进“顾婉儿”房间。看着曾经属于她的房间已经面目全非,心中泛起一抹苦涩。

看着这架漂亮得钢琴,她轻轻按下琴键。

一股粗糙,劣质的声音顿时响彻整个房间。温浅不禁在内心鄙视一番。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说的也不过是如此吧。

温浅看了看手表,见时间差不多了,打算下楼回去。

没想到在房间的角落,温浅被一个药瓶吸引了注意力。

“迷迭香……”

药瓶刚开封不久,瓶身上似乎还残留着顾婉儿手指的余温。

温浅稍闻了一下药瓶,便感觉浑身燥热。

“**?”便便的男人正坐在余丽雅身旁,见她来了,猥琐的眼神不住地在温浅身上打量。

“温浅,快来认识一下,这是我的表弟刘曼山,比你大几岁,是家小公司的老板。”

余丽雅笑意盈盈,那眼神,却让温浅发自内心的感到恶寒。

“刘叔叔好。”温浅乖巧地打了个招呼,她倒要看看,余丽雅能使出什么招数。

“叫什么叔叔呀?他也没比你大多少,叫哥哥就行了。”

温浅抽了抽嘴角,没有答话。

饭已经做好了,但余丽雅说温如海和客人还在外面堵车,所以晚一些才能到。

便让温浅和刘曼山单独聊一会儿。

“温浅,你说你现在岁数也大了,还带了个孩子,正常人家不太可能接收你这样的。我表弟呢,是个小老板,条件也不错,你要是给他生了个儿子,他不会亏待你的。”

“哦?那怎么不把你表弟介绍给婉儿呢,我看外貌上,他们也挺般配的。”

“瞎说什么,我们婉儿是大明星,现在还不能谈恋爱。”

余丽雅表情尴尬,可刘曼山却不管这些,他见到温浅,眼睛盯得都直了。

表姐果然还是照顾自己。

余丽雅是余家众多亲戚中混的最好的,因此这些年,她也没少往余家贴补。

刘曼山就是她救助的其中一员。

他才不是什么公司小老板,而就是个包工头。之前因为**进过局子,知道内情的人家都不肯把女儿嫁给他,刘曼山这才单身到四十多岁。

前两天,余丽雅打电话给他说要把温浅介绍给他,刚开始刘曼山还不屑一顾。觉得温浅是个弃女,六年前又因出轨声名狼藉,怎么都不肯同意。

但今天见到温浅后,刘曼山彻底改变了她的看法。

即使不能和温浅结婚,能睡她一次,这辈子就算死了也值了。

“我爸什么时候回来?”

联想起刚才在顾婉儿房间发现的**,她渐渐警惕起来。

看来今天想全身而退,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

“嗡——”

余丽雅在厨房中打着果汁,榨汁机震动的巨响在房间内回荡。

刘曼山像温浅越靠越近,身上常年搬砖沁出来的汗味儿熏得温浅直皱眉。

他拉住温浅的手,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黄牙。

“温侄女儿,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呀。”

刘曼山一开口,一股恶臭传来。

温浅想起身,却被刘曼山直接拽住手。

“请你自重。”

温浅脸色瞬间拉了下来,现在顾婉儿和余丽雅可还在边儿上看着呢,她就不信刘曼山敢逾举。

没想到,刘曼山竟然真的拉低了她的下限,他一个劲儿往温浅身上凑。

这小妮子身上带着股淡淡的果香,让一直流连在**店的刘曼山有了全新的体验。

富人家的女人就是好,这皮肤,这腿。

刘曼山已经想象出温浅在自己身下婉转低吟的样子了,温浅快被恶心吐了,一巴掌朝着刘曼山的大脸扇过去,随后整个人直接站起,与他隔开一大块距离。

顾婉儿看温浅吃瘪,在一旁幸灾乐祸。

这时,余丽雅端来三杯果汁。

分别给了顾婉儿和温浅一杯,又给刘曼山递了最后一杯。

温浅心觉不对,并没将果汁喝下,反而余丽雅在一旁悄悄地关注着她的动向。

“温浅,把果汁喝了,你爸他们还在路上堵着,咱们还得晚一点才能开饭。”

温浅把果汁放在唇边抿了抿,身体立马传来一股燥热。

这药效如此强劲……

顾婉儿,余丽雅,你们果真下了大功夫啊。

温浅微微一笑,将果汁放在一旁,问余丽雅:“我妈妈前几年走时留了些遗物在二楼,其中有条黑曜石项链,那个你动了吗?”

余丽雅一怔,脸色顺便变了。“什么黑曜石项链,我不清楚。”

顾婉儿的脸色也瞬间难看起来。

她放下手中的果汁,看着温浅:“你妈都走了多少年了,谁知道那条项链去哪了。”

“那项链挺贵的,余阿姨,你要是没碰的话,我就去问我爸了。”

温浅也不知道项链到底丢没丢,她刚才路过母亲房间时只是隔着敞开的门淡淡扫了一眼。

母亲走后,那条项链一直放在床的正中央。

她是母亲继承温家的信物,也是姥姥当年留给母亲的唯一一样遗物。

温如海当年虽然出轨,但还算有人性,母亲走后,他把母亲留下的每一种物件都放在原位,除了下人打扫,从来不准有人去碰那个房间的东西,包括温浅。

小说《六年后,她带球归来》 第18章 陷害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