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原来是我全文免费阅读 原来是我关昕潘晓婷最新章节

时间:2019-03-29 15:33:49编辑:笑红尘

主角叫关昕潘晓婷的书名叫《原来是我》,是作者血月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春节将近,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忙过年,关昕却在家高兴不起来。关昕从小是个单亲家庭,父亲在他出生前就病死了,家里只有一个母亲打零工苦苦支撑开销供他上学。好在关昕也争气,寒窗苦读了十多年,以高考全县第一名的成...

原来是我

推荐指数:10分

《原来是我》在线阅读

《原来是我》 第1章:新年定亲 免费试读

春节将近,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忙过年,关昕却在家高兴不起来。

关昕从小是个单亲家庭,父亲在他出生前就病死了,家里只有一个母亲打零工苦苦支撑开销供他上学。好在关昕也争气,寒窗苦读了十多年,以高考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本省的名牌大学。

大学时候关昕谈了个漂亮女朋友叫林月儿,两人都是东林县出来的,谈得很热乎。今年,关昕寻思着马上大四毕业也快参加工作了,回家可以试试谈婚论嫁,趁着过年见见对方父母,如果能提亲最好。

前阵子林月儿也答应这事了,但最近发微信问她什么时候去,她却总是东拉西扯不定时间,今天更是微信也不回,打了几个电话也不接,搞得关昕焦躁了起来。

关昕正在家里烦着,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是潘晓婷发来的。

潘晓婷是林月儿的闺密,打他们在一起时就瞧不上关昕,平日里没少说关昕的坏话,两人虽然留了微信,但从来没有聊过。

关昕定睛看了眼消息内容,很简单的一句话,就是问关昕是不是跟林月儿分手了。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关昕满心疑惑地回了过去。

“那你心还挺大的,林月儿在朋友圈里发和其他男人的合照都能忍?”

“我怎么没看到?你别胡说消遣我。”关昕握紧了拳头。

“啊?你没看到?不应该啊,你看,就在刚才还发了一张呢。”

紧接着,潘晓婷发了一张截图,是林月儿的朋友圈动态。

关昕斜眼一看,当场懵住了。

那确实是林月儿发的,是一张坐在车里的照片,跟身旁的一个男人挨得很近。

可这动态,他的微信里没有啊。

关昕仔细一想,顿时变了脸,自己居然被屏蔽了。

难怪最近总不搭理自己了,她背着自己做了多少事?

潘晓婷发了个偷笑的表情:“哟,好像还是台宝马呢!啧啧,我说她这几天怎么都不搭理我呢,原来是忙着跟有钱人恩爱呢,只可怜有些人要偷着哭咯!”

“你别再瞎说了!我这次回来过年要见林月儿父母,准备定亲了,她怎么可能移情别恋。”关昕瞪着眼睛发消息怼她。

关昕算是看出来了,潘晓婷是一口咬定他被绿了,所以才故意发信息看他笑话的。

“定亲?”潘晓婷发了个哈哈大笑的表情。

“关昕,你别搞笑了,你真以为林月儿会跟你结婚?玩玩而已,谁会嫁给你这个穷小子?”

关昕气得说不出话来。

等聊完后,关昕拿着手机犹豫了很久还是没勇气发信息质问林月儿,他决定第二天一早去林月儿家找她当面问个明白!

关昕心乱如麻一夜没睡着,第二天一早起来就把衣柜里最体面的一身衣裳翻出来,穿戴得整整齐齐,还对着镜子把头发胡子打理干净,这才出门买了点礼品去了林月儿家。

关昕住在乡下,林月儿住在城里小区,以前关昕在林月儿父母不在家时偷偷来过。

刚到她家楼下,关昕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宝马5系停在车位里。

关昕脑袋嗡嗡乱响,三步两步冲上了楼。

按响门铃后,是林月儿给开的门,她一看到关昕,脸色都变了:“关昕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过年的时候再来的吗?怎么来都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一连串的反问把关昕给问懵了。

关昕正要说话,就听到里面年轻男人的声音:“月儿,谁来了?”

听到那人的声音,林月儿有些紧张,推着关昕说让他改天再来,今天不方便。

“让我进去!”

关昕强硬地推门进去一看,当时就愣住了。

客厅沙发上坐着个年轻的男人,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梳着大背头,长得白白净净,斯斯文文,正在和林月儿父母聊天。

一边的林月儿父母看了眼林月儿,问“这是谁”?

“叔叔阿姨好,我是林月儿的男朋友。”关昕挺了挺胸说道。

“男朋友?”林月儿的父亲打量了他几眼,看到他穿得这么随便,又冒冒失失地不请自来,皱着眉头说:“既然来了就先别在门口站着,进门坐了再说吧。”

林月儿的母亲压根没搭理关昕,从沙发上站起来狠狠瞪了林月儿一眼:

“月儿我告诉你,小金和你的事情,我们两家人可都谈好了!过年我们就定亲,你少给我不知好歹,从哪给我找出来的什么男朋友搅事!”

林月儿从小就怕她妈,急得要哭了:“妈,我没有!他不是我喊来的!”

关昕再傻也听明白了:他和林月儿谈了将近一年的恋爱,怕是对方父母压根还不知道他这号人呢!这会人家都快定亲了,自己居然还蒙在鼓里!

气急攻心正要进门理论,却忽然想起了林月儿在朋友圈里发的合照,照片上的男人不就是沙发上坐着的年轻人么。

想到这,关昕心里的火气起来了,面带不善地问林月儿:“他是谁?”

林月儿说话没底气,低声嘟囔了句“金辉”。

“金辉?”关昕不由地看了西装男一眼。

金辉是县城小有名气的富二代,家里是做建材生意的,最近几年建筑行业大火,他家也趁机捞了一大把钱,身家不知道翻了多少倍。

关昕定了定身子,冷笑着对林月儿说:“难怪你这两天微信也不怎么回了,电话也不接,真是对不住,我关昕打扰你和富二代相亲了吧!”

“关昕,你听我解释,我还没来及说咱俩的事,家里就安排了相亲了,这只是走个过场……”

林月儿拉着关昕的手臂解释,但声音却小得像蚊子哼似的

“所以你就把朋友圈动态对我屏蔽,然后不停地跟他秀恩爱?”关昕讨厌被欺骗的感觉,有什么事可以跟他说啊,大家一起想办法,何必瞒着他?

“我知道跟你说了会让你难过,所以就没说,可我又不好拒绝我爸妈,所以就。。。”林月儿低着头,感觉这事确实对不住关昕。

“月儿,注意形象。”林月儿爸爸干咳一声,林月儿才松开手瘪着嘴没敢再说话。?“小伙子,小金是开着宝马过来的,你呢?不会是大老远坐公交来的吧?”

林月儿的母亲又挖苦了一下关昕。

就是他?开宝马带林月儿出去约会的就是那个穿西装的人,金辉?

关昕拧着眉头看过去。

而这时候,金辉注意到关昕的目光,也瞥了他一眼,然后慢条斯理地从腰间取下宝马车钥匙放在茶几上。

“诶,也就是一辆宝马,没什么好多说的,叔叔阿姨,只要我跟月儿结了婚,我的就是她的。”

“好,不愧是我们挑的相亲对象,跟我们家月儿真是郎才女貌。”林月儿妈妈笑眯眯地,对金辉满意得不行。

金辉挑衅地冲关昕一笑,满脸的不屑。

关昕强忍着怒气把手上拎的礼品放在地上。

“叔叔阿姨,我跟林月儿大学就在一起了,感情很深,虽然我现在比不上金辉,可我一定会努力让月儿幸福的,这些东西是我的一些心意。”

林月儿父母一看关昕带来的礼品,脸色顿时拉了下来,他们家里条件还不错,比较注重面子,可关昕带的东西实在拿不出手。

金辉随意瞥了一眼,不由摇头:“普通货色,连条烟都没有。”

“礼品不重要,重要的心意好吗。”林月儿看不下去了,帮关昕说话。

可她嘴上这么说,心里也是有点意见的,见家长这么重要的事,送得礼品也得多花点心思啊。

“心意?”金辉笑了,“他送的东西这么随便,我看八成是没把伯父伯母放在心上。”

关昕低下头没有说话,双拳紧紧地握着。

林月儿妈妈皱眉地看着关昕:“现在有些年轻人真不会做人。”

“是啊,太不懂事了,那些东西加起来也不过几十块钱吧,叔叔阿姨别生气,看看我给你们带了什么。”

金辉起身从墙角捧过来一堆高档礼盒套装,挨个摞在茶几上。

2条九五至尊香烟,一套兰蔻淡斑去皱纹套盒,2盒西洋参,一瓶飞天茅台。

东西不算多,但是每一样都价值不菲。

光是关昕知道的,一条九五至尊就得上千块,单是一条烟就压得关昕喘不过气来。

“叔叔你爱喝酒,这瓶飞天茅台品质很好,酒香浓醇。阿姨,这个兰蔻套装去皱淡斑很管用。。。”

金辉在给林月儿父母介绍那些礼品,哄得她父母满脸欢喜,不断地点头说好。

“看看,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啊,不像某些人,见家长送礼都不知道送什么。”

林月儿的妈妈斜眼看着关昕,有意挤兑一下,让他赶紧走人算了

“而且你看看,一个穿衣得体,气宇轩昂。一个穿的杂牌,脚上那白鞋都脏成了黑色,穿成这样就过来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林月儿爸爸直摇头。

关昕被说得面红耳赤,整个人都在发抖。

“喂,说你呢,你还杵在这干什么?今天是我们自家人的聚会,跟你没半点关系,懂事的话就赶紧走。”

金辉冲关昕摆手。

自家人,呵。

关昕苦涩地笑着,在金辉这么说的时候,林月儿没有站出来辩解什么,更没有维护他关昕。

关昕的心很冷,两人间的感情不再纯粹,出现了信任危机。

他不是不知道林月儿是个听父母话的乖乖女,可他也渴望林月儿能为他豁出一切,维护这份感情。

“你相信我,我跟金辉没什么,只是相亲见见面,你要是不开心的话,我以后不见他就是了。”林月儿看到关昕这么失落,心里也不好受。

“你说什么呢?”林月儿的妈妈冷声喝问她,她顿时嘟囔着嘴低下脑袋。

“现在这局面没你什么事,你可以走了,还有,你和月儿还没结婚呢,没资格限制她做什么。”

金辉打开大门,冲关昕做了个“请”的手势。

林月儿爸爸看到这里,心里突了一下,感觉金辉的做法不太妥当,可是看到桌上放的宝马钥匙,也只能在心里暗自叹了口气。

关昕回头看了看大厅里的人,只换来林月儿父母的漠视和金辉一句“还不滚?”

“大家都不欢迎我,我走就是了。”关昕深吸一口气,克制着情绪走到大门口,突然回头看向林月儿。

“你跟我一起走吗?”

只要她选择走过来,关昕愿意为付出一切,上穷碧落下黄泉。

面对关昕期待的眼神,林月儿抿着嘴唇,目光一阵晃动,不断地回头看父母,咬牙说道:“你先回去等我消息吧,我一定会处理好这一切的。”

关昕苦笑着摇头,心里失望到了极点,可他不怪林月儿,毕竟另一方是她父母。

关昕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一路上都魂不守舍,感觉跟死了一样,半路上还收到了林月儿发来的信息:

“你别着急,也别乱想,我会说服我爸妈的。”

关昕没回消息,他虽然穷,但他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

可是,哪个父母会愿意把女人嫁给他这样的穷人?

下了公交车,关昕摇摇晃晃地向家走,突然看到家门外停了一辆黑色轿车,关昕揉眼看去吃了一惊,那个晃眼的金色车标他只在电视里看到过,居然是一辆劳斯莱斯!

车旁站着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精壮汉子,个个腰杆挺得笔直,气场逼人。

刚一进门,关昕就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和母亲面对面站着在说话。

听到动静,中年男人转过身来,看到关昕,当时就愣了几秒钟,紧接着脸上露出难以自禁的神色。

“像,真像,跟关总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他眼神温和,微笑着冲关昕点头。

关昕被看得一头雾水,问他道:“你是谁?我好像不认识你。”

这人真是莫名其妙。

“我是你爸的助手!你可以叫我姜叔。”他的声音稳重中带着一丝威严。

“我爸?”关昕愣住了,“我爸在我出生前就生病死了啊。”

“那不是你爸,你的亲生父亲还活着。”他面色凝重,沉声道。

“不,不可能吧,我不信。”关昕眉头紧锁。

“他说的是真的,”关昕的母亲长长地叹了口气,“当年你亲生父亲创业失败欠下巨债,心灰意冷之下决定自杀,刚好我生不出孩子想领养一个,于是他就把你托付给了我。”

“但是关总吉人天相,没死成,而且事业越做越大,涉及到各个领域。功成名就后就一直在找你,然而人海茫茫,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这一找就是20年。”

中年男子边说边捧着一堆文件放在桌子上。

“这些文件里有你的出生证明,关总的身份证,户口本等等,你看了就知道了。”

关昕将信将疑地翻开文件,看到那个名字后,顿时瞳孔收缩,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关天望,居然是关天望!新晋华人首富,关天望!

我的亲生父亲是首富?

原来是我

原来是我

作者:血月类型:都市状态:连载中

《原来是我》这本书看起来很精彩!里面的情节很丰富多彩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