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残疾大佬的心尖小妻

更新时间:2021-01-19 14:33:45

残疾大佬的心尖小妻

残疾大佬的心尖小妻 行灯中下游 著

连载中 阮寒星霍沉

阮寒星霍沉是小说名字叫《残疾大佬的心尖小妻》这本小说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行灯中下游,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阮寒星死后才知道,她所在的世界,只是一本以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阮未思为主角的甜宠文。而她,不过是着色寥寥几句的普通炮灰,死得无声无息。重生回19岁,对父爱的渴求全都散去,曾经争强好胜的她彻底佛系了。替嫁?...

精彩章节试读:

阮寒星带着汪助理下楼,等在楼下有些不耐烦的钟少阳听到脚步声,眼睛一亮:“寒星,你终于来了。我……”

然而阮寒星根本没看他,目不斜视地擦身而过,一个眼神都没给。

“寒星,你到底是怎么了?”钟少阳拦在她的身前:“你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冷淡。你……”

“愣着干什么?”阮寒星神情一厉:“霍家是请你们来看戏的吗?”

她长得极漂亮,冷下来的时候很有些不容辩驳的威势。

佣人一抖,忙上前拉开,不自觉地弯腰恭敬道:“夫人您请。”

汪助理看着这位新夫人挺直玲珑的背影,眼底闪了闪,跟上去。

办公室,霍景轩嘴角带着淤青,破洞裤脏兮兮的。T恤的口子也不知道是打架撕破的,还是本来就有,坐在一边烦躁地扒拉自己的绿毛。

伍易站在自家哥哥的助理旁边,笑眯眯地:“霍三,爷时间金贵着呢,你家人什么时候来?不会你哥哥瘸了,连个管你的人都没了吧?”

“你他妈……”霍景轩脸色一变,起身就想再揍他。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有节奏的高跟鞋声,鞋子落在地上时发出的动静像是敲在人的心口上,让人忍不住看过去,想知道来的人是谁。

伴随门被推开,一张艳若桃李的脸显露出来,办公室内陷入了更深的寂静。

“霍景轩。”阮寒星的目光落在了头发染得绿油油、满脸不好惹的男孩子身上,顿了顿,语气肯定。

霍景轩被喊懵了:“你,你谁啊。”

“初次见面。”阮寒星微妙地勾起唇:“我是你大嫂,阮寒星。”

大嫂?

挺漂亮一姑娘,气势很盛,可瞧着还没有他年纪大。

跟他想象中从贫民窟出来的女孩子不太一样。

而且他总觉得,她的目光似乎在他的头发上停留的时间太久,叫他莫名的有点心虚。

他强撑着问她:“你来干什么?”

“我是你大嫂。”对自家人,阮寒星总是很耐心地,理所当然地应了一句,笑着跟老师握手。

霍景轩跟伍易都是有名的阔少,老师也不好处理,见双方来了人,简单说了两句就叫他们私底下协商。

伍易家来的是助理,以阮寒星现在的身份也不好跟他多计较什么,只平静地问霍三:“为什么打架?”

“关你什么事?”霍景轩说话很冲,下意识道:“阮寒星,别以为你嫁给我大哥了就能管我。”

孩子不听话,打一顿就好了。

在贫民窟混成了孩子王,总是管束着自己手底下的一串孩子的阮寒星太有经验了,反手抽出老师放在桌案上的教棍,重重地敲在书面上。

教棍劈开空气,尖锐的破空声连带着落在书上的那一下巨响,叫在场的人都抖了一下。

她却依然很平静,重复了一遍:“为什么打架?”

她什么意思?还想揍他一顿不成?

她穿着高跟鞋还比他矮上一点,看过来的眸光冷湛湛的,泻出跟年龄不符的威严。

霍景轩的心里突然有点委屈,抿了抿唇:“姓伍的嘴巴不干净。”

他不是怕她,是没必要闹起来让伍易看笑话。

“霍三你是还没断奶吗?二十多岁了还玩告家长这一套?”伍易像是被踩了尾巴,猛地跳起来口不择言道:“你大哥瘸了家里连个助理都派不过来,你就指望你这新嫂子,你还是不是男人……”

话没说完,就被横刺里甩过来的教鞭打断。

那教鞭正正落在他跟前,差一点就甩到他的脸上,吓得他猛地跳起来:“你!”

迎上阮寒星带着凉意的目光,一个字都说不下去。

“这位……霍夫人。”伍家的助理硬着头皮拦在前面:“不合适吧?”

一直沉默的汪助理似笑非笑上前一步:“长辈的管教小辈,咱们还是别掺和的好。”

神他妈长辈管教小辈。

伍易有脏话不敢骂,也不管刚打过架,凑到霍景轩面前:“你这大嫂漂亮是漂亮,可也太辣了吧?”

霍景轩懒得理他。

“两次了。”阮寒星意味不明地看看伍易:“这里到底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请伍二少到我们家坐坐。”

“敢吗?”

被比自己还小两岁的漂亮姑娘问敢不敢,就算明知道没好果子吃,伍易也不能说不。

霍景轩莫名,想到她说“我们家”心里又说不出的滋味,别别扭扭地跟着上了车,心想她要是敢跟伍易低头丢他们霍家的脸,他绝不会给她一点面子。

于是阮寒星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就像是带仔的母鸡,屁股后面跟了一串。

到家的时候,钟少阳已经不在了,佣人迎上来:“夫人,您回来了。三少……伍、伍少爷?”

“去健身房等着。”阮寒星抬起下巴。

今天她新婚,就算气她不听话,外婆还是强行让她换了一条漂亮的红裙子,衬得她雪肤凝脂,好看得不得了。

就是不太方便。

在佣人惊讶的目光中,两个人乖巧地去了健身房,阮寒星问了自己的小行李箱位置,换了一身方便活动的运动装,跟了进去。

“我是在贫民窟里长大的。”阮寒星笑眯眯地活动手腕:“从小为了块垃圾都要跟人打一架,也算有点身手,都是野路子。”

“听说伍家的孩子从小就送去学武,今天难得遇见,还请伍二少指点一下。”

伍易瞠目结舌。

这是想打他吧?

看看她挽起袖子后,露在外面的纤细胳膊,白得晃眼,一折就断。

伍易忍不住咂嘴:“我们伍家人不打女人。”

霍景轩也觉得她疯了:“伍家人一个个粗鲁的很,你别异想天开。”

他都被伍易摁着打,她还不得哭?

“切磋而已。”阮寒星依旧带笑,干脆利落地道:“得罪了。”

半分钟后,伍易一边疯狂逃窜,一边嗷嗷大叫:“别,别打了!住手,不要打了!”

这就是贫民窟出来的野路子?长得是真好看,气质也是真的优雅。

最关键的是,打人也是真的疼啊!

伍易眼泪都快出来了,谁愿意挨揍呢?拳拳到肉,比他哥打得都疼。

疼得他那点点尊严碎得七零八落:“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别打了!”

听他认错,阮寒星反剪住他的双手,将他压在墙上,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呼吸都没乱:“那伍二少说说,错哪儿了?”

“我,我错……”伍易大脑宕机。

他错哪儿啦?错在不该招惹这个煞神!

小说《残疾大佬的心尖小妻》 第004章 错哪儿了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