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奇幻 > 开局奖励一个荒岛求生系统

更新时间:2021-04-06 11:38:33

开局奖励一个荒岛求生系统

开局奖励一个荒岛求生系统 潇湘夜雨 著

连载中 许阳于婷

主角叫许阳于婷的小说是《开局奖励一个荒岛求生系统》,是作者潇湘夜雨所编写的都市奇幻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公司举办技能大赛,实力获奖,游艇海岛七日免费游,一场风暴来袭,五百多人下落不明,游艇被撞的支离破碎! 【叮,恭喜宿主,首次激活荒野求生系统!】 拥有了荒野求生系统后的许阳,不断获得新的求生...

精彩章节试读:

她抬头正好撞到了许阳那灼灼的眼睛,许阳嘿嘿一笑,也不再多说什么。

心中也终于明白过来,难怪早上醒来后没看见于婷言的身影,而她居然还不辞而别,独自一人跑进了山林。

当然,她看到自己和陈青两个人相拥的情景,心里就不好受了。

此时许阳虽明白过来,却仍装糊涂。

既然一旦打破了这层窗纸,那么按照他现在的情况当真有一点无法解决的呢?

如今摆在众人面前的是生存而非爱情,许阳把这些都分清楚了。”“那么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太平兄弟,”陈青双手捧着腮,面无表情地问。

许阳皱眉,沉思了一会儿。

看起来林子里的蚁群已经不能随意再进了,也许就是因为这些幸存者来来去去奔腾翻腾地冲进了那些行军蚁的巢穴,才使他们的性格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两个姑娘坐在一起,许阳把她们叫到一起,开了个别开生面的会。

对于这三个人所面临的情况,他们作了一番分析。

如今,它们就是一贫如洗,而这地方不能再住下去了。

而最大的威胁,就是许校长他们三个乘皮筏艇逃走了,等再碰上岛那边的人后,他们可能又要回来了。

那时那么多人都不说话,也不好判断他们什么时候会偷袭过来。

许阳纵然觉得自己是个好人,但万一有什么疏忽,不好好照顾这两个姑娘,那就更糟了。

如今他把两个姑娘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吃喝倒还其次。

想起这事,许阳拍了一下胸脯说:”“他奶奶的,这些日子受了不少气,与其战战兢兢地担心他们何时偷袭过来,不如我们主动过去。

等我有机会再碰头,趁机拉拢他们,说不定他们也能听我的命令,到时大家都化敌为友,真好。”

二姑娘听了不由得眉开眼笑,仿佛许阳的这一决定让她们十分意外似的。

"太平兄弟,要是去了,那就有一帮人,我怕自己和于妹妹会有危险。

难道你们没有看到许校长他们那天都眯着眼睛吗?”

听了陈青的话,看着两个姑娘都愁眉不展的样子,许阳此时刚坚定下来,心中的想法又开始放松起来。

他在心里琢磨着道,也是啊,就算过去了,那帮家伙也可能已经吃过喝过了。

如果有人不听自己的调遣,那么仍然要面对艰难的局面。

就这样,他再一次陷入了沉思之中,这时他的大脑不由自主地闪过了一道闪电。

又拍着胸脯对两个姑娘说:“有!这是我想出来的

「什麽?马上说.”

于婷言带着好奇的表情问。

所以,许阳笑了笑,说:

"我们可以再开辟一个新的栖息地,现在既然已经揭晓了,我们就要开辟另一个栖息地,最好选在他们没有想到的地方。"

于婷言听了觉得有理,不由微微点头。”“使他们感到出乎意料的地方,必定是离他们更近些。

可是到那儿去,林子再也走不动了,我们怎么办呢?”

于婷言把这个疑问抛了出去,许阳此时却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有办法,旱路不行,我们就走水路,当然也走不了沙子,那我们就造一条木筏,三个人一起慢慢地向北划去。

要不要找个安全的地方在这里驻扎一下呢?”

二姑娘听了,此时思量一番,不由得连连拍手。

可是还没拍两下,陈青便又皱起了眉头,对许阳说:”“太平兄弟,说的容易做起来难啊,皮筏船已经被那两三个人拖走了,我们怎么能在海岛上过日子呢?

总是游不过去的吗?不能游啊!」

听到陈青的话,许阳嘿嘿地笑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他向洞穴后面的山坡望去,眼睛一亮,便带着两个姑娘向后山走去。

没多久,几个男人就把十几根粗壮的木柴抬了下来。

这些木料比较轻,而且还可以漂浮在水面上支撑几个人的重量。

然后许阳又在椰林后面砍下了几根藤蔓,用法律炮制好了藤条,不一会儿又把那一排排的枝条捆牢,做成了一排木筏!

接着,许阳又带着两个小女孩在沙滩上转了一圈,捡回了几十个大小塑料瓶。

看起来这是由人造成的垃圾,经过海浪的拍打,也算源源不断地把人带到这个荒凉的地方。

环保,真是人人都有责啊!

许阳不由得心中冒出这样的话来,想到这里他嘿嘿一笑。

一刹那间,瓶子都扔到了筏子旁边,两个姑娘也大概明白了,他是想把瓶子系在筏子上以增加浮力。

那也算是增加了保险的作用。

但接着又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摆在众人面前,怎么把这些空瓶子系在筏子上,总不能用绳子吧?

此时许阳抬起头来,最后却将目光定格在两个姑娘纤细**的玉腿上。

看到许阳脸上竟露出了一丝难以捉摸的微笑,两位姑娘不由对视一眼,俏脸刷得顿时通红。

"太…太平兄弟,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时陈青看起来可怜地看着许阳,惊讶地问。

转过头,看到于婷言也是一脸的不高兴,没想到这个家伙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在想自己和对方的歪主意!

真不知道他那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许阳,你还有什么丢脸的,难道你不想做木筏吗?"

于婷言严厉地斥责了他一顿,但此时许阳那贼溜溜的眼睛却没有离开那两个姑娘。

见许阳紧紧地盯着两个姑娘那双裹着**的漂亮腿。

此时,两条**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白皙水嫩,布满一层诱人的光彩。

这时,许阳看得有些呆滞,但想到自己还有事情要做,于是一拍脑袋对两个姑娘说:

"你们不要误会啊,我有个小小的请求,不知你们是否答应了?"

这时两位姑娘对视一眼,然后由于婷言领头惊奇地问道:

「什麽?如果您再想歪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于婷言说着,举起粉拳对他使劲摇晃,许阳立刻嘿嘿一笑,搔头对两人说:

这几瓶什么都没有,用绳子拴起来又不太合适。

你俩穿着**,我看到了,要不是…你把**脱掉给我用吧?

那么我们的木筏就会有大用了。”

听到许阳的话,两位姑娘此时都看着疑惑的自己,看着自己那双漂亮的**。

缓缓地听了半天,终于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

结果他想用这些**,把那些空瓶子装进去,然后围着这个木筏转一圈呀,成了游泳圈的形状。

这样,就有了浮力,再也不用担心在半路上这些瓶子会散掉,这倒真是个好主意!

并且自己买的**质量都很好。

所以于婷言抬起头来,对许阳说:“是这样的,你本来就认为自己是在策划破坏。

陈青忍不住捂着嘴嘻嘻笑了起来,于是两个姑娘就转身往洞口走去。

再由内而外,两人手中便多了两只原味**。

许阳接过**,挑逗似地故意凑到鼻尖上嗅了嗅,只觉得原味扑面而来。

这两个女孩一见到她就禁不住呕吐。

许阳一脸得瑟地嘿嘿一笑。

于是两个姑娘就耐心地蹲下来,把一个接一个的空瓶子放进**里。

这些瓶子很快就都装满了。

许阳在木筏筒口处打了个死结,又用藤绳直接把木筏周围拴得结实。

看,只要功夫深,铁棍磨成针,车子就行了。

许阳得意地拍了一下胸口说:

木筏就算好了,虽然不能远渡重洋,也不能飘得太远,但至少围绕着这座岛屿说还行。

过了一会儿,三个人也觉得饿极了。

“我们要动身了,一定要带足粮食和饮用水,”许阳转身说。

因此,三个人便按照先前的法则,各自进行了分工。

不久,蒸馏水设备安装完毕,他们又做了一些熏鱼,用塑料袋把它们层层包裹起来。

外面有几个许阳,三个人都在吃着溜圆的肚皮,然后又在椰子树的阴暗处歇了一会儿。

等太阳下山的时候,他又在树林里找了几根腐烂的木头,然后把瑞士军刀像船桨一样劈成碎片,分发给两个人。

于是三人把木筏拖到海滩上,再往上推水,许阳第一个跳上船,试了两次,十分满意。

就这样,两个姑娘拉着手,也把她们拉了上来。

于是三个人开始了他们孤独的漂泊之旅。

尽管周围都是岛屿,但也要分外小心。

此时远方晴空万里,蔚蓝的大海翻腾起朵朵浪花,不时在沙滩上拍打。

小筏子摇摇晃晃的,今天天气特别适合下水。

假如是遇上坏天气,比如那天的雷雨,那真是令人难以置信,许阳在心里想道。

这个岛是典型的热带岛屿,树木葱茏,再往里望,只见枝桠交错,那里面隐藏着无数的凶险。

3个人拿着木板不停地划。

在岸边,许阳用一双眼睛仔细观察,竭力找出一个可以三个人居住的地方。

可是花了足足半个小时,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许阳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

海上飘来阵阵腥味,水汽蒸腾,三人这会倒让人觉得有点闷。

所以许阳便将塑料袋一层一层地打开,然后三人一起补水。

每人又吃了两条熏鱼,这才恢复了些体力和头脑。

「太平兄弟,我们还能走多远啊,不要再去找许校长,他们那帮人太危险了。」

此时许阳听着陈青的话,伸长了脖子,望向远方的海天。

长长的海岸线,似乎一眼就看不见尽头,也许离那边还远吧,许阳放下心来。

瞧,是什么东西?

于婷言突然一声惊呼,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许阳和陈青二人看见海滩上靠近树林的一棵大树下,竟然停着那只黑皮筏。

这种地方不可能有第二个座位,只能说这肯定是许校长坐的座位。

想起这儿,许阳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三个人难不成也在这里开辟了根据地?

那么现在自己三个人到底是继续向前滑,还是在这里一探究竟?

正在这时,他凝视着前方,看见皮筏船旁的一棵树下匍匐着一个人,看上去一动不动。

死了?!

许阳心中纳闷,这时想,这帮**的自己能治住他们无数次,怕他们像鸟儿一样!

再说,他们还是自己人,想到这里他便给两位姑娘下了指示。

不一会儿,三个人就把筏子拖到了沙滩上,又把它拖到了干沙上。

三个人放下行许,踮着脚尖走到树下的皮筏旁,等着靠近看时不由得目瞪口呆。

看到皮筏上还有一些熏鱼干和几瓶蒸馏水。

剩下的物资大概都掉到海里去了,许阳心里想着。

此时许阳才反应过来,三人离开的那天下午,也就是暴风骤雨之时。

也许他们只是为了躲避大雨,才匆匆忙忙上了岸。

一想到这儿他就觉得一切都说得通了,便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大树下那个趴着的人身边。

向下细看,不禁心中大惊。

就是那个大腹便便,二三百斤重的许校长!

就在这时,他上半身趴在那儿,整个双腿和衣服都空了。

上身匍匐在沙地里,双眼圆睁,早已失去了生气,双手里紧紧抓着一条熏鱼干。

"哦,这个…"

二姑娘凑过来一看,陈青第中的一位大叫起来。

就在这时,许阳把许校长的上身一翻,

立刻,已经过世的许校长的半具尸体便呈现在众人面前。

死亡!多么令人痛心啊!

这三个人禁不住一阵唏嘘。

看看这种情况,他应该是在林子里受了伤,被咬掉了两条腿,然后再艰难地爬到这棵大树下,也许最后会因失血过多和疼痛而死。

许阳在心中暗自思忖,他对自己的侦破推理能力还是相当自信的。

现在看来,似乎也只有这样一种解释才能把所有因素综合起来。

在许校长肥胖的身体下,他弯下身子仔细辨认了一下,只见那些地方看上去就像是被什么啮齿性动物咬过一样。

可是为什么要啃这儿?这个问题,许阳纳闷不已。

此时他不由四处张望,只见树下还长着些杂草,但仔细一看,不由得“哎呀”一声惊呼出口。

见那些草丛里居然长出一丛丛蒿草,这种草平时在驱散蚊虫方面效果很好。

也许是被太阳一晒,然后这些啮齿动物就来了,就像进了雷池一般不敢再往前走了。

许阳想起这里,便弯腰向树林里走去。

「太平哥,你别管了,这有多危险,说不定里边还有危险的东西没有走呢。」陈青此时慌忙劝道。

许阳朝她拍了拍她的肩膀,说:

"我只是盯着看,不要往里边走。

他心里想,至少要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就在他往里边走的时候,身后传来异响,回头一看,两个姑娘也紧跟着自己进来了。

许阳不由皱了皱眉,但想到她们也许也是怕离自己太远会出危险才跟过来的吧。

这三个人站在那儿,向树林里望去,树木繁茂,藤蔓缠绕,有些草地已经翻倒了,好像是许校长跑过来的路。

但另外两个人又在哪儿呢?

就在这时,陈青突然发出一声“哎呀”的尖叫。

许阳低头一看,此刻她正蹲着,用手揉着脚踝,一脸痛苦的表情。”“什么事?脚脖子又疼了?”

许阳慌忙冲过来问,但仔细一看,不由得面色惊愕,只见一只赤红色的蚂蚁趴在她脚上。

就这样,关于许校长和那两个人的遭遇,瞬间他就完全明白了。

它们一定遇到过这些行军蚁。

这两个人的尸体永远都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许阳此时不由分说,将赤蚁一把弹落在地上,然后大叫道:

坏了,是行军蚁,快吃下撤去!

接着,他便带着两个女孩儿从林子里往外走,走得很慢。

走出林子,于婷言浑身一软,想栽倒在地,转过头,只见她光洁的小腿上也竟爬起了两只蚂蚁。

许阳慌慌张张蹲**把那些蚂蚁一枪打落。

接着,命令似的对他们说:

"快点,抓住,不要让它们缠绕在一起,一旦缠绕就不好了。"

就这样三个人立刻来到了许校长趴在地上的那棵树下,许阳在树下伸手拔出一把蒿草,然后塞进裤腰里。

然后他和两个小女孩又来到小艇旁,把小艇连拖带拽地拖到沙滩上,最后一脚就把它踢进了海水。

第一个跳上船来的许阳,向两个姑娘伸出手来,好不容易三个人上了皮筏。

此时不能确定那些行军蚁是否已经附着在三个人身上了,许阳把手中的蒿草揉烂,然后把每一个人的腿都擦干净。

这些绿色的蒿草被涂在它们光洁的小腿上,从它们洁白的大腿上滴下绿色的草汁。

最终,许阳把这些蒿草都用完了,草渣被扔进了皮筏艇里,用来驱散潜伏的蚂蚁。

就在这时,三个人伸手扒水,皮筏迅速离开了沙滩。

早些时候,桨是不动的。

最后,三个人终于离开了这片水域,此时才在身上查看一番,发现没有行军蚁的痕迹后,都松了一口气。

刹那间,他们全都瘫倒在皮筏船上。

此时,阳光灿烂,海风吹拂,皮筏艇被波涛托着,在海面上缓慢地滑行。”“太危险了,太平哥,这只蚂蚁差点儿就被蚂蚁咬死了,那位许校长他们三个人一定是躲到这里的,然后又碰到了那些蚂蚁。

这些蚂蚁现在都藏在这片树林里了,它们可真吓人了

陈青说完,皮筏上的两个人也吓了一跳。

这三个人瘫软在独木舟里,只觉得无比惬意。

天啊,真舒服!

这时陈青伸了个懒腰,继续躺着。

当许阳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却看见了不远处海面上竟然飘来一片乌云。

这些乌云看上去像是晴天,没想到这个岛屿上的天气竟然这么变化无常!

“腾”的许阳坐直了身子,转过头,不由得心中大惊。

不料才放松了那么一会儿,皮筏上的船竟然飘离了海岸,足足有两三里地。

又望向对岸,那边好像是大海与天空的交界处,云层已开始不断地滴落雨点。

还有一道闪电划过,风暴很快就会下到这里!

要是在暴风雨过后,三个人还没把皮筏艇送到岸上,那情况可真是太严重了!

想到这里,许阳忍不住大吼:

快,暴风雨要来了,快划到岸上去!

“噼里啪啦”,像豆子一般的雨滴就像雨点一样落下来了,许阳看着天空忽然大变。

一点蓝色的影子也没有了。

此时此刻,整个天空乌云密布,阴郁异常,似乎以一种压迫性的姿态悬在众人头上。

"哗啦啦"的雨水,此刻打人睁不开眼睛,波浪似乎被激发了,此时也忽然之间又改写了刚才那温柔的模样,像一个狂暴的巨人一般不停地颠簸起来。

他们的皮筏在颠簸中左摇右晃,几次几乎都要被掀翻。

啊,哥,哥,我都快抓不住了。

小说《开局奖励一个荒岛求生系统》 第19章 赌气出走,独入森林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