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奇幻 > 归来之魔尊战皇

更新时间:2021-04-21 17:38:59

归来之魔尊战皇

归来之魔尊战皇 海拉鲁 著

连载中 寒傲天夏婉柔

主角是寒傲天夏婉柔的小说是《归来之魔尊战皇》,本小说的作者是海拉鲁写的一本都市奇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作为九州战皇,寒傲天一直都知道,自己过得就是刀尖舔血的日子,再加上独特的血统,让他更加不愿意成家,当然最为重要的,还是他忘不了多年前的那个女人。所以当他得知自己有了一个女儿,并且看到女儿的照片时,寒傲...

精彩章节试读:

“是啊,我来了!”

孟无涯笑了一声,然后神情肃穆。

他用仅剩的独臂贴在胸前,深深的弯下腰去。

“孟无涯见过战皇,战皇无恙,吾心方安矣!”

一众特警被寒傲天禁锢,无法动弹,可是却掩饰不住自己的震惊。

北荒神主孟无涯,率领二十万将士镇守北荒,立下无数汗马功劳,在他们心中乃是神一样的存在。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居然对着另外一个人深深的弯下了腰。

而且,还称呼他为“皇”。

若是其他人这么称呼他们一定嗤之以鼻,封建王朝早就结束了,现在哪里还有什么皇?

可是说出这个字的乃是北荒神主,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振江何时出现了如此恐怖如斯的存在?

孟无涯直起身子,虽然不多言语,但看着面前强颜欢笑的男人,虎目中就流出了滚烫的热泪!

他从未见过战皇如此虚弱。

千里袭杀,万里奔袭,无数次的浴血奋战,不仅是他的性命,北荒无数的战士也同样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才活了下来。

可不论是何种大战,面对什么样的敌人,受了多重的伤,他依然是屹立在众将士最前面的一道旗帜,从不曾动摇。

可是今天,战皇的身躯却在寒风中摇摇欲坠。

能让这般强硬的男人露出疲态,可想而知,战皇必然是被伤了本源。

“无涯!”

寒傲天拍了拍孟无涯的肩膀,让这位老友不必担心:“不必多想,我没事!”

然后他冷着眼,杀气凛然地问道:“前因后果我便不说了,你可知道,这振江顾家的庄园在哪里?”

顾家!

孟无涯的眼神也冷了下来。

事情的经过他大致已经知晓,原来真正的幕后黑手就是顾家吗?

谋害战皇爱女,导致战皇险些殒命,顾家……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说!”

他独臂一挥,解开特警队队长刘越的禁锢,语气肃冷:“没听到战皇问话吗?顾家庄园在哪里?”

“在……在……”

禁锢解开的时候,刘越就瘫坐在了地上,他颤颤歪歪地指着北边的方向:“战……战皇,顾家庄园不再振江市内,向北走二十公里,就可以看到一座非常豪华的庄园,那就是顾家……”

轰……

音爆之声响起,一阵飓风刮来,寒傲天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无边的夜色中,只有一句带着霸气的声音从北边传来。

“尔等且等,此事本皇亲自解决。”

声音低沉,果断,且带着一种决然的自信。

包括孟无涯和所有的战士神色都没有一丝变化,他们对于战皇无比的信任。

战皇亲自出马,从未有搞不定之事。

“神主!”

刘越终于颤抖着身子站了起来,他的眼神看着已经不见人影的北方,忍不住问道:“敢问神主,这位战皇……”

他咽了一下口水:“这位战皇是何方神圣?”

孟无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

他和白虎青狼对视一眼,紧接着一跃而起,直接返回了轰隆作响的战机之内。

战机调头,直接向着北荒而去。

孟无涯离开不久,刘越也带着自己的特警队员离开了别墅。

不离开能怎么样,他们在这些一看就是身经百战的战士面前就如同是老虎面前的绵羊,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早点回去汇报情况。

只是,在离去之前,被称之为青龙白虎的两人再次让他们惊呆了眼。

只见青龙白虎一手一个,几秒的时间,就将这些被翻到在地的机甲车扳了回来。

“唉……”

刘越叹息一声,再次认清了自己和他们直接的差距。

同时对那个能让这些战士死命追随的战皇充满了畏惧。

他们都这么强了,战皇又会有多强!

半个时辰之后。

刘越站在振江市市长的办公室内,将今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汇报给了市长。

同时,将自己的疑问再次问了出来:“市长,这位战皇,究竟是何方神圣?”

何方神圣?

呵!

市长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夜色,夹着雪茄的右手剧烈的颤抖,嘴角忍不住一开一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顾家少爷顾巴居然敢绑架战皇的女儿,而且还企图谋杀?

战皇重伤?

呵呵……

他手中的雪茄终于承受不住跌落在地。

市长扭头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刘越,微微抬头右手,想要吩咐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啪……

“市长!”

刘越惊呼,他看到市长转过身来,右手刚刚抬起整个人就失去了力气,然后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他慌乱之下连忙过去扶住了市长,却发现市长虽然双目紧闭,但嘴里却在念叨着什么。

他微微低头,终于听到了市长的喃喃自语。

“战皇没死,太好了……”

“振江保住了,太好了……”

刘越陷入了深深的呆滞当中。

他发现战皇的身份恐怕比他想象的还要重要!

……

天色漆黑如墨,漫天的繁星似乎也感应到了今天杀死纷纷隐匿起来。

出了振江再往过而二十里地,一座占地极广的庄园立在此处,高巍的砖墙将整个庄园都包围了起来。

庄园之内,数不清的灯光霓虹亮起,将黑夜照的宛如白昼,来来往往的人们推杯交盏好不快活。

庄园之外,一门之隔的地方,凄惨的哭声已经带上了沙哑。

夏宛柔已经在这里跪了好久,从女儿消失的时候她就跪在了这里,一张不施粉黛的俏脸上梨花带雨,本来白净的额头已经磕出了深深的红肿,

身上的衣服早已沾染了不少的灰尘,显得整个人都狼藉无比。

可是夏婉柔并不在乎,现在她心心念念的,只有自己那个只有五岁的女儿。

在夏婉柔的身旁,一个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紧身裙的女子皱着眉头,完全不嫌弃夏婉茹身上的狼狈,一下一下试图将她拉起来。

“婉柔,夏婉柔,你给我起来!”

语气虽然严厉却带着掩藏不住的关心。

可是每一次夏婉柔都是温柔的摇头,然后无力却坚定地将白衣女子的手挣脱开来。

然后一下一下磕着头,苦苦哀求住在这座庄园里的哪位可以发发善心,让她们母女团聚。

哪怕里面并没有人在看着。

砰!

砰!

砰!

……

不知道白衣女子拉了多久,也不知道夏婉柔磕了多久。

终于……

“现在知道后悔了?”

庄园的大门开启,一个略显轻浮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夏婉柔身子微震,抬头看去。

顾家少爷,顾巴。

他倚在门框上,身边是几个同样举着酒杯的世家公子,院内一个个仆人来来回回,显得异常忙碌。

“夏婉柔,你区区蒲柳之姿,我丝毫不嫌弃,追求了你五年,还对你的孩子视如己出,结果你却毫不领情。你说,早知道现在是这个样子,你之前就答应我不就好了?”

顾巴的脸色是毫不掩饰的讥笑,想他堂堂顾家大少爷,想要什么拿不到,就偏偏这个女子,对自己不假辞色。

哼,现在还不是乖乖地跪在了这里。

看着夏婉柔没有以前高傲的模样,他的心中充满了快感,同时也升起了一股想要狠狠蹂躏她的冲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