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侯门恶妇又开始得宠了

更新时间:2021-06-08 16:21:23

侯门恶妇又开始得宠了

侯门恶妇又开始得宠了 程简 著

连载中 苏禾许戈

小说主角是苏禾许戈的小说是《侯门恶妇又开始得宠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程简所编写的古代甜宠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为大龄医科剩女,穿越后成为有五个前任的渣女。丈夫是侯爷不假,却是反贼余孽,双腿被废落魄如乞丐,总暗戳戳想搞死她。对这个面如奶狗心如毒蛇的小鲜肉,她左手一鞭子右手一颗糖,不分日夜调教他。等等,刚把他...

精彩章节试读:

一夜无梦,睡到日上三更。

许戈穿着新衣在院子里晒太阳,她选得墨绿色不错,不但朝气有精神,还透着几分沉稳。

简单煮了两碗荷包蛋青菜面,苏禾还特意多夹了个鸡蛋给他,“多吃点。”

许戈没吭声,满满一大碗面全吃光,差点还把碗给舔得发亮。

苏禾不觉明厉,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亏待他了,果然是擅长卖惨。

天生丽质,苏禾将自己打扮的美美哒,打算出门碰碰运气,或许能找到赚钱的门路。

许戈见不得她花枝招展的样,讽刺道:“又去见哪个野男人了?”

“嗯。”见他阴阳怪气的,苏禾也不生气,“我去找姘头了,你好好看家哈。”有这么高的颜值,她肯定要尽情绽放呀。

“他还真读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连你这种货色都要。”身体残废,嘴巴越来越恶毒。

苏禾停下脚子,俯身捏着许戈那张绝世惊尘的脸,“你倒是中看不中用,不过有很多富婆就是喜欢看脸,要不我给你介绍几个,到时你就不用上街乞讨了。”

许戈脸黑,拍开她的手嫌弃道:“别碰我。”

调/戏完小奶狗,苏禾心情爆表,得瑟地哼着曲走人。

家养的就是好啊,可以任意蹂/躏。

沙县很大,才逛一个时辰吃不消了。刚要找地方歇脚,只见不远处的公告墙围着一堆看热闹的。

是重金求医的公告,沙县的首富夫人得了怪病命在旦夕,急出白银五百两跪求神医。

“胡夫人哪里是病了,分明是怀了鬼胎。”

“我听说呀,她是招惹了邪神,肚子里的鬼胎怀了十几年就是生不出来,腹如斗大呀。”

“我觉得是胡家是昧良心的事做多了,才会招来鬼怪报复……”

吃瓜群众正在热议,而苏禾已经抬手将榜揭下来,引得他们连连诧异。

“小姑娘,你会医术?”

“胡家的钱可不是那么好赚的,他们家把附近州县的大夫都请遍了,连什么病都没诊出来。”

“可不是呀,昨天还有揭榜自荐的,结果被胡家人拿乱棒打出来,差点连命都没了。”

苏禾笑笑道:“我乃神医后人,刚出来行走历练的,多看看也无防。”

刚好胡家下人在四处贴榜求医,听到有人揭榜,也不管她是公母,二话不说立即领了人就往胡家带。

胡家是首富,宅院建得气势宏伟,两进两出的漆金红门。

苏禾刚踏进大门槛,只见两个下人拖着山羊胡须的老者,猛地丢出门外,好一顿脚打脚踢,“呸,亏你还敢自称神医,就是个坑蒙拐骗的庸医。以后胆敢在沙县行医,咱胡家非拆了你的档。”

老者被打得鼻青脸肿,哀嚎不已。

光天化日,竟然敢草菅人命,真是低估胡家的粗蛮不讲理,苏禾后悔自己草率揭榜,“哎呦,我肚子疼,要不让我方便一下再进去?”有命赚,也得有命花才行。

这半个月来,像她这种临阵退缩的,胡家下人早已见惯不怪,岂容她反悔。

两个人,一左一右连拖带拽,走廊绕巷将她扔到胡家主母的院子。

排在苏禾前面的,还有三个大夫,依次进去给胡夫人看诊。

三个大夫,快进快出,不到半个时辰左右,全被下人轰打出去。

“全是废物。”厅内传来摔杯子的声音,男子怒道:“我就不信,天下的大夫都死光了,你们再出去找,不管花多少钱,只要能将我娘的病治好就行。”

苏禾很快被请进去,胡狄看到她时微愣了下。闵朝少有女子从医,更何况是乳臭未干的小丫头。不过,事急从权,只要能救活母亲,管她是谁呢。

“这位姑娘,家母的病就拜托你了。”怒归怒,胡狄的性格向来是先礼后兵。

苏禾在下人带领下走进胡夫人的房间。

胡夫人腹大如斗,脸色蜡黄,呼吸粗重不均。一番仔细检查下来,跟自己之前的料想不差,不由多了几分信心。

“我母亲如何?”见她走出来,胡狄即紧张又带着希冀。

“夫人身怀寄生胎,危在旦矣。”

“寄生胎?”胡狄一愣,随即又道:“你是指类似石头的硬物?”

“可以这么说。”

“你可有办法医治?”胡狄对她并没抱多大希望,毕竟不少大夫都诊出来了,却束手无措。

“办法是有,不过有一定的风险。”

胡狄眼睛一亮,激动道:“什么办法?”

“开刀,将里面的寄生胎取出来。”而且要快,胡夫人已现衰竭之相,拖不了多久。

胡狄愣住,她的话简直是天方夜谭。将人的肚子剖开,还能活吗?

“我以前遇到相同的病人,都是开刀治好的。”苏禾对手术很有把握,但该走的流程还得走,“开刀不难,但任何事都有风险。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还要签一份术前协议,以保障双方权益。”

苏禾将术前协助跟他讲清楚,总而言之是开刀有风险,以防造成医患矛盾。

胡狄顿时怒了,真是岂有此理,哪有治死人不担责的。这丫头,绝对是忽悠人,庸医!

他瞬间变了脸色,要叫人将她轰打出去。

“少爷,夫人……夫人快不行了。”伺候胡夫人的张妈慌张地跑出来,语带哭腔道:“求求少爷快想想办法呀。”

数年下来,请不下数百名大夫,吃的药不计其数,母亲的病却越来越严重。

胡狄心乱如麻,不停在厅院踱步,然后抬头问苏禾,“你有多少把握?”

“八成。”苏禾催促道:“你快点决定,再拖下去我也不好办了。”

“好。”胡狄咬牙道:“我就信你这一次。来人啊,准备笔墨。”签了契约又如何,若是开刀有闪失,他照样有办法弄死她。

小说《侯门恶妇又开始得宠了》 第六章 有办法弄死她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