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与你注定殊途

更新时间:2021-06-15 11:36:09

与你注定殊途

与你注定殊途 嘉莉 著

已完结 阿伶闵君行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与你注定殊途》的小说,是作者嘉莉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阿伶是一只妖,爱上了一个执意要杀死她的人。妖和猎妖师,中间横亘着怎么努力都跨不过的天堑。她问:“闵君行,我是狐的时候你怜惜我,我是人的时候你待我和善,为什么当我们是同一个时,你却厌我至此?”他说:“妖...

精彩章节试读:

这话像是一道惊雷,将阿伶劈了个四分五裂!

---------------------------------

“不,不,你骗我……阿弋已经带着福宝离开了……”

在薛曼曼笃定又看好戏的眼光下,阿伶脸色霎时青白,无法再逃避。

她死死地盯着那碗肉,竟真的闻到了一股属于阿弋的气息!

胃里一阵剧烈抽搐,有什么冲破喉咙,阿伶痛苦地吐出刚才吃的肉汤,吐无可吐,大口的鲜血喷了出来。

这是噩梦,这一定是噩梦,她要醒来!

薛曼曼仗着有猎妖师压制阿伶,肆无忌惮的道:“死了也是一种解脱,你女儿可是在活受罪。”

打击一个接一个,如同惊涛骇浪,打得阿伶天旋地转,肝胆俱裂!

“你说什么?我女儿怎么了?”

薛曼曼存心吊她胃口,邪笑着扬长而去。

阿伶用尽全力挣扎,无奈一条缚妖索就让她不得动弹。

直到一点力气也没有,她神色灰败倒在地上,像是离开水的鱼,绝望呼出最后一丝气息。

阿弋为了救她,没了……福宝生死未卜……

她天真得可笑,怎么会以为母女俩简简单单相依为命,就可以了?

闵君行终究是不肯放过她!

地牢。

闵君行漠然看着被放在石桌上啼哭不止的婴儿。

说是婴儿不准确,应该说是个妖孽,竟然长着狐狸的耳朵和尾巴,真是不人不鬼。

但还有些价值。

“开始吧。”他残酷下令。

“哇哇——”

婴儿凄厉的哭声隐隐传来,虽然很微小,但足以刺破阿伶的耳膜。

是福宝在哭!

“求求你们放我出去……让我见见我的女儿……”

福宝哭得她心都碎了。

可是无论阿伶怎么哀求,都没有人进来帮她。

就在阿伶声音嘶哑,眼泪干涸的时候,终于有个小丫鬟推门而入,替她把缚妖索解开。

缚妖索只对妖类管用,到了人的手里不过是一条普通的绳子。

“多谢……”

待她离开,小丫鬟一改脸上的怜悯之色,走到屋外拐角处,朝在那里等待的薛曼曼说:“二小姐,事情都办妥了。”

薛曼曼满意点头,带着期待说:“接下来有好戏看了。”

阿伶循着福宝的哭声,跌跌撞撞走向地牢。

当她看到那个哭泣的婴儿,一双眼睛顷刻睁得滚圆,震颤得要滴血。

自己看到什么?这一刻她恨不得自己瞎了,聋了!

短短几天不见,福宝就瘦得还不如刚出生时,原本白嫩的小脸变得蜡黄,毛发变得粗糙暗淡。

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她的心口上插着一根细细的管子!

阿伶喉咙发出一声悲惨的嘶鸣吗,只觉得自己被什么从头顶活生生的劈成了两半!

她狠狠掐住看守之人的脖子,嘶吼道:“为何如此?!”

“小妖的血清澈有灵气,心头血更是精华……小少爷自从生下来就先天不足……对他而言,是很好的补品……”

看守哆哆嗦嗦交待,脸色从涨红到青紫……

在阿伶眼里,这张脸幻化成了闵君行的脸,她的恨意越来越浓,手劲越来越大,“咔哒”,将他的脖子扭断。

看清杀的并不是闵君行,她只恨自己无能,道行太低,奈何不了那个伪君子。

闵君行赶来的时候,就看到阿伶抱着福宝,一股透骨的萧索悲哀从她身上里散发出来。

她苍白呆滞的脸颊上,竟然掉落两行血泪!

小说《与你注定殊途》 第7章 两行血泪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