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邪医娘亲腹黑娃

更新时间:2021-06-15 14:42:09

邪医娘亲腹黑娃

邪医娘亲腹黑娃 一品香茗 著

已完结 李云舒星墨

小说主角是李云舒星墨的小说叫做《邪医娘亲腹黑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品香茗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本事神医圣手,魂穿傻女身上,不料喜当了娘。于是她带着小宝闯荡异世,斗渣爹后娘,斗心机莲花婊,斗乐无穷。五年前她被挟持,救了一人,明明带着面具,却美的好似仙人,皮肤比她的白,肌肤比她的光滑,情种种下却不...

精彩章节试读:

到了宁园,这里的人看见云舒的时候都有些惊讶。

“你是何人?来我宁园干什么?难不成是……”

一个身高一米六不到,穿着白色长衫,长得极为肥胖的男人色眯眯的看着云舒,和猪头没有什么区别的脑袋上两个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

“我娘给我的宁园,什么时候变成猪的了?”云舒美艳的脸露出一抹冷意,让她好似不可冒犯的仙子一般。

“你说什么!”洪图眼睛一瞪,那肥胖如球的身体蠕动到了云舒面前。

这身白衣不知道为什么让云舒有些厌恶,这白色的衣服也唯独那人穿着的时候好看。

抬手,一抹黑色的药粉瞬间飘散在空中,洪图一愣,想躲开,奈何身体太肥胖,根本躲不了。

不过很快,他发现那黑色的药粉落在身上并没有什么感觉,正要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

“现在开始,宁园是我云舒的,我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凡是继续留在这里的人,我不介意让你们和他一样!”

此时,周围早已经围上了不少人,这些人大多是一些管事,他们看见云舒的时候都是一愣,随后目露惊恐,那洪图脸色发黑,好似中毒一般。

只有其中一个年迈的老管事眼睛一红,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老泪纵横。

“小姐……老奴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小姐了……”

老者一身灰色粗布麻衣,头发花白,佝偻着身体,看起来十分苍老,他此时却好似小孩一样嘤嘤哭了起来。

云舒却是见过老人的,这人正是当年掌管这宁园的大管事,只是后来宁园落到了李洪氏的手里,他若不是还有些用处,早就被打发了。

“罗叔,我回来了!”云舒和铃儿拉起罗叔,铃儿和罗叔的眼睛都有些通红。

洪图在一旁手舞足蹈,他想叫人收拾云舒,赶走这个和自己抢宁园的女人。

一刻钟过去了,这里的人却没有几个动的,云舒看了一眼众人,嘴角露出冷笑。

然后这里瞬间被蛇虫鼠蚁围上,甚至还有一些野蜂毒虫,那些管事面色大变,一个个好似看见鬼了一样,连滚带爬的跑掉了。

洪图差点吓尿了,被心腹架着逃出了宁园去搬救兵,在他们眼里,云舒就是个妖女,不然怎么会召来那么多的毒虫。

偌大的宁园变得有些空旷,索性云舒也不太在意,她让铃儿和罗叔先去休息,她则是回到房间里。

突然她伸手,一根银针朝着房梁刺去。

一道白色身影从空中飘落,黑发如瀑,面上带着金色面具,只露出薄唇和白皙的下巴,白衣在空中轻轻舞动,如同一幅美男图。

“公子,别来无恙啊!”云舒咬牙切齿的说道。

欠了她一百两黄金,说跑就跑,害的她最近买药的钱都不够,这次看他哪里跑,她在心里腹诽,脸色透着怒意。

星墨抿唇,星辰般的眸子看着满脸怒意的云舒,莫名的突然唇角扬起。

“和李家作对,对现在的你可没有什么好处!”他难得说出如此关心人的话。

云舒撇嘴,语气不屑道:“那又如何!”

她不在意的,有空间存在,她不怕自己没有立足之地,而且她算准了李家的人可没有那么有魄力的。

“他是知府,而且身后还有一个靠山,至于你……”星墨眼底带着轻视,五年了,她虽然有些小聪明,但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都是空谈。

云舒瞥了一眼他,懒得继续这个话题,挑眉道:“还钱!”

她**的手落在他面前,如同羊脂白玉一般,看的星墨一阵晃神。

他突然拉住她的手,将她一下子扯到了他身旁。

云舒玉手一动,一股无色无味的药粉瞬间抛洒出去,但星墨却更快,身体瞬间消失在原地,她那药粉直接落到了自己身上。

“你!”

云舒咬牙切齿的看着不远处站着的男子,眸子里闪过懊恼。

又输了!

五年了,足足五年的时间,她每一次想看看那金色面具下的脸,都被他挡下,下药,偷袭,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然而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

“要么还钱,要么让我看一眼你的脸。”她盯着他眨巴了下眼睛,这模样和小宝几乎一模一样。

她好奇这个仙气十足的男人到底有着一张怎样的脸。

星墨盯着她,淡淡说道:“把你儿子给我,我就让你看我的脸。”

云舒一愣,然后倒退了好几步,警惕的看着他,摆摆手道:“算了,还是给钱吧!我儿子那么金贵,肯定不止一百两黄金的,你就不能换一个么?”

“钱!”她摊手,眸子里泛着金色的光芒。

星墨看着她,心底莫名的感觉到了一丝轻松,他薄唇轻启:“可以,帮我救一个人!”

云舒皱了皱眉,打量了他一眼:“多久?”

她还记得,上次自己为了给他解毒,可是花费了足足五年时间,对他们已经有了心理阴影。

星墨好似没有看到她那纠结的眼神,搂住她的腰,两个人的身影已经掠出。

在宁园一处工人屋子外停下,推开门,一股血腥味冲面而来。

“女人?”

云舒挑眉,她看了一眼星墨,又看到床上的女子,她此时脸色煞白,嘴唇却发黑,全身上下到处都是伤口,看起来极为狰狞。

不过那张脸却极美,比她也不遑多让。

走进去,看着女子,她眉头微皱,心情莫名的有些烦躁,深吸一口气,将那种感觉甩出去。

回头看着他道:“一千两黄金……”

星墨一怔,眉头却忍不住皱了一下。

“好!”没有犹豫,他看了眼女子,某种闪过一抹忧色。

“先给钱!”她看着女子,背对着星墨淡淡说道。

一个黑衣男子不知何时出现,伸手,一沓金票递给云舒。

收了钱,云舒面无表情的走到床前,看着女子绝美的脸,她突然很想打人。

“出去!”云舒冷声道。

星墨感觉到云舒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太对,不过如今他也没有什么办法,一招手,和黑衣人消失在房间里。

云舒感觉到周围没有人监视,这才看了一眼刚才星墨所在的地方,一声清眸掠过复杂的情绪。

摊手,白色布包出现在手心,抽出银针,平心静气。

猛地,银针好似银色的小龙一根接着一根扎在女子脸上,撕开女子衣衫,只留下白色肚兜。

几乎将女子扎成了一个刺猬她才收手,而此时她的脸上已经毫无血色。

小说《邪医娘亲腹黑娃》 第7章 公子,别来无恙啊!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