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宴少的掌中娇是团宠

更新时间:2021-06-15 16:26:30

宴少的掌中娇是团宠

宴少的掌中娇是团宠 干草 著

连载中 沈轻歌晏司寒

沈轻歌晏司寒是小说《宴少的掌中娇是团宠》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干草,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哗的一声,一盆刺骨的冷水浇到身上,沈轻歌狠狠打了一个冷颤。她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中看到一个朦胧的人影,她费力地眯起眼睛,“林曼舞?”“表姐还认得我。”林曼舞价值不菲的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蜷...

精彩章节试读:

“轻歌,是我吖,你怎么了?”

林曼舞捂着脸,委屈地哭起来。

她一袭粉嫩的纱裙,长发披肩,一副稚嫩的模样。

沈轻歌睁开眼睛,看着周围陌生又熟悉的环境,脸上僵硬的表情渐渐松缓下来。

她看着自己微红的掌心,寂然一笑。

她忘了,自己在那场大火里重生了。

老天眷顾,她回到自己车祸之后住的那家疗养院里,在蓝少君找到她之前,回到了沈家。

沈轻歌垂眸看着自己身上缀满碎钻的抹胸鱼尾裙,终于想起来,今天是她和蓝少君的订婚典礼。

重活一世,她当然要把蓝少君和林曼舞加注在她身上的痛苦,千倍百倍地还给他们!

“怎么了这是?曼舞,你怎么哭了?”

听到声音的林母白语琴从外面走进来,可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林曼舞梨花带雨的样子。

看到林曼舞脸上的红肿,就算什么都不问,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在林曼舞开口之前,沈轻歌便淡淡道,“没什么,我睡着了,做了个噩梦,梦见曼舞想杀我,所以打了她一个耳光。”

“你……”

白语琴听到沈轻歌这副轻描淡写的语气,怒气冲冲地开口,但看到沈轻歌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又生生咽了回去。

她清了清嗓子,带着几分讨好地对沈轻歌说道,“轻歌,你这话是怎么说的?曼舞怎么可能会想杀你?”

沈轻歌耸耸肩,“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林夫人,我怎么可能知道曼舞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林曼舞母女俩一听这话急了,正要开口,却见沈轻歌不耐烦地挥挥手,“时间不早了,捧花给我,快送我去参加典礼。”

母女俩只好把满腔的怨愤咽进肚子里,乖乖绕到沈轻歌的身后,推着轮椅。

白语琴看着林曼舞脸上的红肿满眼心疼,“曼舞,外面宾客记者那么多,这事还是妈去做,你先回去,找点冰块敷一下。”

林曼舞却咬着唇摇了摇头,“妈,我没事。”

如果不顶着脸上的红肿出去,她这一个耳光不是白挨了?

她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沈家的大小姐沈轻歌,是个心肠歹毒的女人!

大理石的墙面上,沈轻歌清晰地看到林曼舞母女俩脸上如出一辙的恶毒表情,冷冷嗤笑一声。

心中暗道,“林曼舞,才这样你就受不了了?更让你愤怒绝望的时候,可还在后头呢。”

一路无话。

三人到了举办订婚典礼的大厅,沈轻歌坐在轮椅上,被林曼舞推着入场。

周围的宾客议论纷纷。

“那就是沈家大小姐?可真是美,就是可惜了,这么年轻就坐了轮椅,唉。”

“我听说沈家大小姐四年前回国前遭遇了一场车祸,连人带车都掉进海里了,这还是命大被人救了上来,昏迷了整整四年呢!前些日子刚醒,这才联系了沈家人,把她接了回来。”

“她身后的那个是谁?怎么像是刚被人打了?”

“还能被谁打,肯定是那位沈大小姐被!我早就听说沈家小姐脾气不好,没想到连跟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都不放过。”

“姐妹?沈家不是只有一个女儿么?”

“那是林家的女儿,还是个小有名气的明星呢!今天这么多记者在场,沈家小姐竟然还这么不手软,看来背地里这位林家小姐的日子更不好过!”

“……”

周围的议论声,让林曼舞悄悄勾起了嘴角。

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林曼舞,你不用高兴得太早,就算是媒体报道我暴虐成性,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影响,你明白么?”

林曼舞几乎是立刻下意识地否认,“轻歌,你怎么会这样想我?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

沈轻歌冷哼一声,“你最好没有。”

林曼舞握着轮椅把手的手微微收紧。

她不明白,为什么沈轻歌会在这次回来之后,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对她处处刁难。

她现在只恨沈轻歌为什么没在那场车祸里直接死掉!

沈轻歌目不斜视,她看着站在这条路的尽头的蓝少君,攥着捧花的手用力到指节发白。

她终于又见到了,这个可怕的男人!

他就站在那里,一副温润如玉,人畜无害的样子,一身蓝色的西装,胸前别着一朵白色的玫瑰花,对着她笑。

重生之后,她几乎每天都能见到这个男人,他跟上一世那副心狠手辣的样子,没有半点区别。

可不同的是,上一世,他搞得她沈家家破人亡之后,为了从她手上继承沈家的财产,才跟她结婚。

这一世,她回到沈家之后就用尽手段逼他先跟自己订婚。

她要贴到他的身边去,亲眼看着他处心积虑地策划那些置沈家于死地的计划,再亲眼看看,他在看到那些计划无端夭折的时候,脸上是什么表情。

“轻歌。”

他目不斜视地从林曼舞的手上接过沈轻歌的轮椅,右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你今天好美。”

沈轻歌抬手覆上蓝少君的手。

肌肤相接的一瞬,沈轻歌的心狠狠一颤。

“谢谢,我今后还会越来越美。”

蓝少君笑笑,脸上的表情意味深长。

“轻歌。”

“小妹。”

沈轻歌看着父亲和三个哥哥全都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脸上终于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重生回来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可每每看到他们,她的眼眶还是忍不住发烫。

她生怕自己一觉醒来,自己还被扔在那个不见光的房间里,被一条铁链锁着,动弹不得。

而父亲和哥哥们,也再也见不到了。

还好,噩梦醒了。

她在意的人,都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

沈伯远一身笔挺的西装,厚重的镜片后面已是老泪纵横。

他足有一米八的身高,即使是现在老了,整日泡在研究院里,也是一副精神矍铄的样子,腰杆拔得笔直,身材纤瘦匀称,根本看不出已经年逾花甲。

他轻颤着手,抹去沈轻歌脸上的泪,“你受苦了,爸希望你今后能幸福,快乐。”

沈轻歌由衷道,“我会的。”

从今以后,折磨蓝少君和林曼舞的每一天,她都会很快乐,非常快乐。

“好了,快去戴戒指吧。”

林曼舞伸出手,蓝少君温柔地捻起她的左手中指,一边把订婚钻戒戴进沈轻歌的手指,一边温柔道,“轻歌,我会让你幸福……”

“妈咪!”

蓝少君的话还未说完,一道响亮而稚嫩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堂。

一个小小的身影踉跄着奔来,一头扎进沈轻歌的怀里。

他仰起一张满脸泪痕的小脸,可怜巴巴地问,“妈咪,你不要豆丁和爹地了么?你怎么可以和别人结婚?”

妈咪?爹地?

沈轻歌抬起头,看着正在走近的男人,脑子里嗡的一声,像是炸开了一道烟火……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