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七号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仙道大宗师

更新时间:2021-06-29 10:31:00

仙道大宗师

仙道大宗师 笔下通幽 著

已完结 姜太一秦思远

主角是 姜太一秦思远的书名叫《仙道大宗师》,它的作者是笔下通幽创作的武侠仙侠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梁国以北的边境处,有个叫策马关的地方,一关之隔,两个世界,从这里往北,就是冰天雪地。策马关守城的城头上站着一男一女,这两人皆是身着黑底金边的统一服饰,英姿飒爽,面北而立,看着那茫茫一片的雪白,默然不语...

精彩章节试读:

“咚!——咚!咚!”

“平安无事咯!”

夜半子时,姜太一坐在客房窗前,窗外正好是圆月当空。

看着月亮,他回想起了十八年前的事情。

上一世的他是个根正苗红生长在二十一世纪现代化社会的有志青年,因为一场意外来到这个世界,在北国的十八年里,他和那个叫做孟怀真的老头儿互为师徒,对方教导自己各种奇门怪术和拳脚功夫,而自己则将二十一世的科学和天文地理与其分享。

双方都收益颇丰,只不过老头儿在年纪上倒霉一点儿,老死在了北国,而他依旧年轻,风华正茂。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明之际,秦思远早早便已经置办好了马车,三人立即启程,赶往京都。

秦思远是上一任司座的心腹,他自然希望监察司能够恢复往日的荣光,不再如现今这般受制于庙堂诸多势力。

所以他对姜太一的出现极其看重,马车上,他几乎是知无不言,把姜太一未来将要面临的一切可能都细致分析了一遍。

“此次我们回长安,一路上会经过两州之地,一为如今所在的龙尾洲,和接下来要经过的流州,龙尾洲无需过多担心,但是这流州就不同了。”

听到这,姜太一微微眯了眯眼,接过话头继续道,“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流州是夜王赵迅的封地之一,而且这个夜王和监察司的关系似乎并不怎么和睦,对于我,他或许不会出兵绞杀,但是想要安然通过他的地界想必也没那么简单。”

闻听此言,秦思远先是愣了一下,有些惊讶于姜太一的见闻,此子似乎对天下格局了然于胸,根本就不像是在北国避世不出十八年的人物。

姜太一好似看出了他的疑惑,开口解释道,“不用那么惊讶,孟老头称得上算无遗策,虽然在北国待了这么久,但是天下格局的发展与他十八年前的推算并没有太大的出入……”

听到这话,秦思远才微微点了点头,对于那位几乎可以说是传说般的老人不敢有半点的怀疑。

“阁下说的不错,这夜王乃是我梁国三大亲王之中最为春风得意的实权藩王,掌兵十五万盘踞河西道,说句诛心的话,实打实的土皇帝!”

“而且最重要的是,夜王深得圣上信奈,虽然不在朝中结党,但是就凭他一个人,趴在那里就是一头巨大的拦路虎了。”

说着,秦思远思索了一下,随后才看向姜太一,试探性的问道,“要不,我们乔装过境?”

姜太一笑了,“流州境内必定到处都是夜王的眼线,你我即便是仓促乔装,也必定会留下痕迹,到时候他若是暗中把我们给做了,朝廷那边也找不到任何由头来惩戒他。”

“倒不如大摇大摆踏进去,告诉天下人,我姜太一就在流州,他赵迅有胆子的话,就来杀我!”

秦思远显然吃了一惊,这少年不仅实力高绝,连胆量也都大的吓人。

那可是割据一方的藩王,并非朝中官员,以他夜王的勋位,在自己的封地杀一个还没能坐上正经官位的外域之人还不是轻而易举,就算到时候圣上想怪罪,那顶多也就是扣扣俸禄这等无关痛痒的举措。

“这……恐怕不妥吧,若是明目张胆……”

还没等秦思远把话说完,姜太一撇了他一眼,“你以为,他赵迅真有那个胆子杀我?”

“可……那怎么说也是藩王,要是……”

“真不知道是你太看得起藩王这个勋位了,还是太小看监察司的权柄了……即便我今日还没能真正坐上那个位子,恐怕就是借他赵迅十个胆子,也万万不敢对我下杀手!”

秦思远有些疑惑,“何以见得?”

姜太一咧嘴一笑,“很简单,夜王世子还在京城,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监察司如今再如何的落魄,终究还是有像你这般完全忠心于上一任司座的暗手存在,如果我死了,你们就成了餐桌上任由那些达官显贵瓜分的羔羊。”

“俗话说狗急还跳墙呢,宰了我之后,他就不怕自己在长安城的宝贝儿子莫名其妙被宰了?”

闻听此言,秦思远眉头微微一挑,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像骂人呢?

姜太一继续道,“所以啊,赵迅不敢杀我,不仅如此,他还得捧着我,将我小心翼翼,平安无事的送到京城,这才是上策。”

秦思远有些纳闷,他继续问道,“可是如今朝堂之上权势高于监察司的朋党不说多,但也的确有,夜王就不怕此举得罪他们,让世子陷入危险境地吗?”

“你是不是傻!”听到这句话,姜太一便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就你这猪脑子是怎么当上殿前仆射的?”

秦思远一脸懵。

“我如果死了,你们狗急跳墙那是应该的,可如果我没死,还进了京,在那些官老爷眼里也最多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毛孩子,为了一个毛孩儿去得罪一个手掌十五万兵权的藩王,这事儿恐怕也就你能干的出来!”

说完这句话之后,姜太一一脸嫌弃的训斥道,“滚出去驾车!”

秦思远嘴角抽了一抽,在惊讶于姜太一眼界的同时,也只能无奈起身走出车厢,替换了云知月的车夫位子。

云知月有些懵,不过也没在意,转身进了车厢,坐在了姜太一对面,显得有些拘谨。

瞥了一眼这个女子,姜太一便直接开口道,“你爹是不是刑部左侍郎云龚啊?”

听到这话,云知月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的?”

她当然惊讶了,这一路上她可都从未提起过自己的家室,对方是怎么看出来的!

姜太一轻笑一声,“别那么紧张,我只是好奇,你一个刑部侍郎的千金,怎么就甘愿进监察司吃苦呢?”

听到这话,云知月的倔脾气又上来了,回想起姜太一三番五次的作弄自己,顿时没好气的回应道,“关你屁事儿!”

姜太一坐直身子,后背靠在车壁上,脸上玩世不恭的表情也收敛了起来,他语气平淡道,“上一任司座驾鹤西去之后,庙堂中枢的那些重臣不遗余力的想把手伸进监察司的院子里去,我想刑部应该也不例外,你是刑部侍郎的闺女,如今又是监察司校尉,你说这和我有没有关系啊?”

闻听此言,云知月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怒视着姜太一,“你怀疑我是刑部的眼线!”

姜太一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也不是没有……”

“嘭!”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云知月已经猛地站起身子,双手用力拍在姜太一脑袋两侧的车壁上,身躯前倾,怒火中烧!

姜太一抬头一脸淡漠的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嘴角微微勾起,“你有什么想说的?”

“我有!”

云知月怒喝出声,“你就算再怎么使唤我,再怎么欺负我,我都能接受!但是你要敢怀疑我对监察司的忠心,我杀了你!”

姜太一眉头一挑,“杀了我你可不就已经摆明了背叛监察司了嘛,这难道就是你所谓的忠心?”

“你!”云知月再一次被气的直跺脚,急得都快哭出了声。

姜太一并没有怜香惜玉,伸出一根手指,微微摇了摇,“我不想听你的解释,你只要做给我看就好。”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